首页 > 历史 > 九鼎记 (书号10671)

第169章 过把瘾就死

是夜,京都御所!
曼妙的舞蹈、华丽的服饰、多彩的化装、悦耳的音乐、隐约的丰乳、修长的大腿
的歌舞妓一个古老未曾衰落的职业。
首座上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沉吟地望着望着座下的美丽舞姬,沉静如水的神情,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一旁陪坐的是的高层官员,大约仅仅有四成的高官在座。
革新派与幕府派之间的钩心斗角已经愈演愈烈,从各方面权力的角逐,这已经是全人所共知的事,但是目前看来以皇子中正君为首的革新派处于劣势。
“皇子殿下,镰仓幕府掌握了国内近七成的兵力,我们可要及早防备。”正一位的关白大人沉吟道。
在的官制中,关白乃是正一位的官职,掌握着太政宫,地位举足轻重,就相当于现在大隋******院长。革新派能死死抗住,关白大人的作用绝对是不能少的。
“关白大人,这一点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当初我就劝谏父皇,镰仓此人狼子野心,留他不得,没想到父皇仁慈,才有今日之祸。”中正皇子沉静道。
“皇子殿下,如今我们的优势只在江湖上,武士流大部分都站在我们这边,还有五行忍者,镰仓这一次突然举行那什么比武招亲,背后肯定有阴谋。”
“阴谋是一定的,镰仓这个没有信誉是出了名的,当初他亲口将晴子许配于我,现在竟然发出招亲的公告,他将我们皇家当什么了?”中正皇子狠辣道,“根据消息晴子在两年前神秘失踪,不知道去做什么了,前几天突然出现,身旁还有几个陌生人,今天中午时候他们到了京都,同行的居然还有法隆寺的长眉老僧。”
说到长眉老僧,中正皇子脸色变了变。
“皇子,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天皇陛下一直那么礼遇那老和尚,他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看起来很粗暴的将军不解道。
“住嘴!”中正皇子厉声道,别人不知道徐家的作用,但是他却依稀知道,能有现在徐家的作用简直可比天照大神。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阵的兵戈之声响起,京都御所周围到处都是杀喊声。
“怎么回事?”关白大人惊讶地站了起来,凝望着夜空。
“跳?还跳滚!”中正皇子一把将酒杯摔在了地上,怒视着堂上娇俏的歌舞妓。
“关白大人是不是镰仓提前动手了?”中正皇子问道。
“按道理不应该啊,镰仓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会这么莽撞呢?”关白沉吟道,万分不解,脸色凝重,“不管怎么说,有备无患,现在只有死守京都御所,再作后计,都去准备吧,记住只能死守不得进攻。”
现在,关白大人更有国家领导人的气度。
“皇子殿下,我们一起去觐见天皇陛下。”关白凝重道。
注定这是一个血腥的夜,兵戈战马声,百姓惨呼声,妇孺哭喊声交织在一起。
京都御所,后面的山丘上立着两个人,赫然就是戊柔皇赫丽卡和巳盛侯杀破狼,两人都凝望着山下刀兵四起的场面。
“狼兄,我劝你一句,你千万要慎重,光看这一出就知道杨郁这个人多阴险,而且他这个人好色、贪财、丑陋”
杀破狼兴奋地望着山下四处喊杀的场面,连连摇头,笑道:“这就不对了,对待这些杂碎就应该这样,嘿嘿,让他们杀去吧,我对公子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赫丽卡无奈地看了一眼杀破狼,不禁郁闷以前挺爽快的一个汉子,怎么和那家伙没呆几天就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实际上,赫丽卡不得不佩服杨伟这一招够狠,他先是禁锢了镰仓,又盗了他的兵符,召集他手下的军队一股脑去攻打京都御所,两方面的人打了起来之后,他倒是人影也没了。
“哎,狼兄,那家伙和长眉大师呢?怎么一直没见他们的人影呢?”赫丽卡疑惑地问道。
“杀,哎呀,这样都杀不死?”杀破狼兴奋地挥舞着拳头,随即感受到一股杀气涌向自己一转头正看到戊柔皇面纱上那双愤怒的眼睛,不好意思道,“呵呵,我太兴奋了,可我也不知道公子和大师做什么去了,只吩咐我们今夜子时在法隆寺会合,晴子母女已经押着镰仓过去了。”
“还看什么?走吧,有什么好看的?”赫丽卡没好气道,说实话她真担心晴子母女押着镰仓那头恶狼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杀破狼嘀咕两声,拄着拐杖,一跳一跳地跟了上去。
一个接着一个噩耗传进了的中央枢纽,镰仓的突然发难让原本就处于下风的革新派有一种发怵的感觉。
推古天皇虽然年纪老迈,没有了年轻人的冲劲,但是说他是老狐狸一点不为过。
“镰仓纠集十几万军队围攻御所”
“南门军官反叛,守军全军覆灭”
“御所内的武士已经牺牲了两成”
推古天皇闭目坐在睡榻上,一眼不看下面焦急等待中的中正皇子和关白大人。
“主人,我们控制中的武士流和五行忍者正在向京都集结,包括甲斐,越后,信浓等武士流,只是第一武士流武藏流一只没有任何动作。”
一个如同幽灵般的影子落在了推古天皇睡榻旁,恭敬道。
“镰仓那边有什么动静?”推古苍老的声音。
“镰仓的发难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可能有什么古怪,镰仓的府邸没有任何动静。”
“好了,你下去吧,擒贼先擒王,你吩咐下去,将所有叛军首领的首级一盏茶的时间送到这里来。”
“嗨!”幽灵般的影子就仿佛蒸汽一般消散在空中。
中正皇子和关白大人震惊地对视一眼,他们仿佛这一刻才认识推古天皇一般,那种稳坐钓鱼台的淡然气势不是什么人都有的。他们也依稀知道天皇的身后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但是除了天皇以外,其他任何人都不清楚这个组织有什么背景什么来历什么势力。尤其是推古天皇那句“将所有叛军首领的首级一盏茶的时间送到这里来”深深刺激了两人。
“呵呵,来,坐,”推古天皇睁开眼,望着目瞪口呆的两人,笑道,“任何人妄图篡权的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中正皇子和关白大人浑身泛起一股寒气,他们曾经一度认为推古天皇已经老了,但是此刻望着推古天皇那看似慈祥的笑容,他们却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他们的观点是多么的可笑。
“八噶!”原本笑的推古天皇却突然脸色剧变,怒骂一声,“何人坏我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