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言 > 爱妻如命 (书号117864)

第71章 我喜欢你

‘啪’的一声响,慕容雨挂上了电话,脸上平静如奇,心脏砰砰砰的跳动,心情难免会因为沐瑾宸的话而期待。
窗外的雨一直下个不停,秋天泛黄的树叶随着风吹雨打,而飘落而下,慕容雨环抱着双肩,轻咬唇瓣,墨色的眼眸透过玻璃看向外面滴滴答答的雨水,透过一丝迷离和茫然。
“小姐,天冷了,多加一件衣服吧!”老管家拿着一件风衣走到了慕容雨身后,微微弓身道,苍老的声音满是慈爱。
慕容雨转过身,走到两边拉上落地窗帘,然后结果老管家手里的风衣,浅浅的一笑:“谢谢管家伯伯。”快速的穿上衣服,管家也有点没有反应过来,那速度,非常快。
“小姐哪里的话,恕我多说两句,小姐,好好对少爷,希望你能给少爷幸福。”老管家意味深长道,话语中不由得沉重。
慕容雨把手放在衣服的口袋里,听了管家的话,不由的蹙起了眉头,口袋里的手不由的攥紧了拳头,脸色也不由的沉重了一番。
管家面不改色的看了看慕容雨,心里也叹息道,沉重的呼吸了一声:“小姐,不要在意以前的事情,要珍惜眼前人,老头我是过来人了,我这一生,都是在沐家度过的,我并没有觉得我的青春浪费在这里,反而我觉得很幸福,少爷就像我的亲孙子一样,虽然他是少爷,但是他一直很尊重我,两辈了,是夫人救了我,我才能活到现在。”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眼神里面有感激,有辛酸,也有感动,才幽幽开口道:“夫人已经去世了,在二十年前,少爷不是不近女色,那是没有遇到对的人,自从遇到了小姐之后,少爷变了,变的爱笑了,我也死而无憾了,自始没有愧对夫人,夫人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看见少爷能够幸福的生活,也是没有能照顾到少爷,他过的太辛苦,真的太辛苦,有的时候,不能用眼睛看,要用心去看。”管家用手拭擦掉眼角的泪水,触景生情,看着慕容雨沉默的脸色,继续道:“我相信少爷是爱小姐的,只是小姐一味的芥蒂少爷的感情,只是希望小姐能看开,以前的事情都会烟消云散,不管小姐是否恢复记忆,希望小姐记住Marcus的这句话,Marcus不会伤害小姐,只希望小姐……能看开。”老管家深思熟虑,老管家的心思细腻,让慕容雨不得不佩服,还有那说服人的能力。
慕容雨脸上动容的神情被管家看在眼里,慕容雨紧紧的攥住拳头,指甲陷入了手心,但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她在徘徊,她在挣扎,终于,抬头,直视管家的眼眸,坚定的道:“我答应你。”
管家满足的笑了笑,继续道:“希望小姐能做到,少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冷漠,那只是对不熟悉的人,如果他真心诚意的对一个人,就不会这样,老爷、夫人都已经双双去世,我只能算少爷的半个亲人,主人,始终是主人,奴仆始终是奴仆,这二十多年里,少爷从来没有把我当下人看待,但是我依旧知道自己的身份,我老了,人,总有一死,就算时间倒流,始终会死,希望小姐不要把今天的对话告诉我少爷,拜托小姐了。”管家深深的给慕容雨弯身鞠躬,慕容雨深深吐了一口气,越过管家,走在前方,给管家留下一个坚定的背影。
管家年迈衰老的身体,转到慕容雨的方向,在消失不见的时候,捂住自己的心脏,一下子不能喘息:“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严重的咳嗽了起来,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手帕,捂住口鼻,拿着手帕上面红色的血迹,苍老的脸多了一束担忧,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不知道何时才能看着少爷幸福,不知道何时才能死而无憾。
管家慢慢的走了下楼,二楼安静了下来,在一个转角,慕容雨的眼角滴落出一颗滚烫的泪珠,眼睛朦胧,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东西,眉宇间多了复杂的情绪,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已经答应了,但是要告诉瑾宸吗?
眼眸里的眼泪越来越多,心里的感触也越来越多,心脏有些刺疼,外面的雨已经快停了,慕容雨吸了吸鼻头,然后擦干脸上的泪水,走进卧室,到了洗漱间,连忙洗脸,把脸上的泪痕和红肿的鼻头给处理一下。
雨停了,秋雨霏霏,飘飘洒洒。如丝,如绢,如雾,如烟。落在脸上凉丝丝,流进嘴里,甜津津,像米酒,像蜂蜜,使人如醺,如梦,如痴,如醉。
三辆兰博基尼停在沐家别墅外,首先映入眼前的,就是一身黑色西装的沐瑾宸,手里拿着一束兰花,走进了别墅,管家已经面不改色的在楼下等候。
外面的秋风吹了进来,穿的稀少的人,会不经意的打一个颤抖,秋的来临,时间的推移,沐瑾宸拿着兰花走上了楼,看着沐瑾宸这段时间表现和那些不经意的动作,管家都看在心里,衰老的面容,苍白了一下,唇边浮现了一抹满意的笑容,然后转身进了厨房,人老了,没用了。
沐瑾宸小声的走上楼,脚下沾了水滴的鞋子也没有脱掉,心里就焦急一片,生怕手中的花损坏了,这是他第一次买花,走到了卧室门外,轻轻的按住门的手柄,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呼吸也有点急促。
按了门外的手柄,然后走进了房间,慕容雨正站在窗台前,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沐瑾宸轻声走了过去,从后面环绕到慕容雨的腰间:“怎么了?一个人站在这里。”
“没什么,瑾宸,我们早点结婚,好不好,不订婚,直接结婚。”慕容雨淡然一笑。
沐瑾宸的心里一跳,心一惊,焦急的放开慕容雨,拉着她的身体与自己对视:“你是不是记起了什么,你要离开我,是不是?”抓着慕容雨手腕的力度也不禁的加大,眼里多了份孤独和寂寞,痛苦地看着慕容雨。
慕容雨眉头稍皱,抿了抿粉嫩的嘴唇:“我没有想离开,我没有记起什么,我没有要离开你,我只是想给你更多的温暖,想给你更多的爱。”话落,慕容雨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手腕上面一轻,就没有了任何的疼痛。
“你在同情我,是吗?”凌厉的扫视了慕容雨,沐瑾宸苦涩的开口道。
沐瑾宸痛苦的样子,霸道的样子,凌厉傲然的样子,一个一个映入了慕容雨的脑海,看着苦涩痛苦的他,慕容雨大吼道:“我没有同情你,我只是喜欢你,我喜欢你啊,我从来没有同情过你,是你给了我温暖,沐瑾宸,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眼睛里面噙满了泪水,沐瑾宸从来没有想过慕容雨也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一时之间呆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