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无冕战帝 (书号128046)

第8章 就凭你?

柳家一众子弟听闻龙战回归后,大为震惊,纷纷赶来围观。因为规矩所限并没有靠近议事大厅,而是一个个在远处探头呆脑的偷听,期许能够听到点什么。
其中就数柳阳柳天等几个嫡系子弟较为胆大,就在门外旁听。
当然,他们也是刚刚赶到,暂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只看见龙战胆大妄为的坐到了家主和大长老的对面,对他们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这才被撤销继承之位多长时间,怎么还能坐在议事大厅,而且还如此不敬。
且不说威严四射的家主不管,可保守腐朽的大长老怎么会忍受此事发生,若是以往早就将龙战重罚关禁闭。
“龙哥真牛掰,要我早就吓得一屁股坐地了。”由于柳月的关系,柳阳对龙战没有恶感,眼中反而重现出一丝崇拜,感叹道。
“哼,看他能嘚瑟多久,八成和十年前那样,过两天魔病发作就有他好受的。”柳畅一想到被龙战暴打的事情,气不过,诅咒道。
柳丁在一旁默不作声,眼神复杂,可胆小的他不想掺和其中,不过心中却想有人出头打压龙战的风头。
他余光一扫,发现了柳天的异常,嘴角微微翘起。
当听到龙战再次回归前往家族的议事大厅时,柳天脑中炸开了锅,双眼通红,满是愤怒与敌意。
原本今天应该讨论继承人事宜,有着他爷爷也就是大长老的运作,他有八成的把握成为继承人。
可现在出这档事,他心如死灰,自知仅凭自己的那点资本是争不过龙战的。
脑中本能的闪过有爷爷为他撑腰,还整不过一个过气的废物,没来由提振了信心。
自私且为权欲的渴望使得他失去理智,已经顾不上家族规矩,誓要搅乱这次会议。
“继承之位是我的,谁也不能夺去!”柳天捏紧双拳,双臂青筋暴起,满是狰狞之色。
现在的柳天如同发狂的野兽,只要龙战出现一丝错误,他便会奋不顾身的扑上去。
议事大厅内,龙战一开口便点出了双方结盟的要点。
“我和柳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东阳帮。”龙战慢条斯理的叙述道:“所以,合则利,分则弊。”
“切,现在东阳帮追杀的可是你,似乎现在是你龙战更为危险,也最为紧迫,再怎么说我柳家堂堂的一个大族,不是谁能灭就能灭的。”一位柳家管理层不屑的反驳道。
“不不,看来你们还没弄清楚状况。”龙战扫视长桌上的柳家高层,眼神是如出一辙的不以为然,他摇了摇头,道:“既然我能出现在这,说明我有实力能够甩掉东阳帮的追捕,大不了往落日森林一躲,再凭借白妖虎的本事,我有把握活得好好的。”
“至于苦苦追寻不到我的东阳帮积郁怒火谁来灭,八成就是你们柳家,一个曾经收留我,且最有可能与我结盟的家族。”
“要知道,东阳帮并不希望看到这一幕,先灭了你们最为保险。”
柳家高层被龙战这么一详解,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瞬间热议起来,就连柳奎也皱起了眉头,感到棘手。
他们自然知道东阳帮对其虎视眈眈,说不定这一次就是决裂的好时机。
因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龙战与柳家藕断丝连,至少外人看来是这样。
而龙战胆敢虎口夺食,能不算在他们头上!?
说不定整个绿水镇都以为柳家指使龙战这么干的,毕竟龙战与柳家的关系才断了那么一天,不能不让人遐想连连这其中的猫腻。
正如龙战所说,他一人躲进深山老林,柳家独自承受的东阳帮的怒火,到那时还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可这么被一个年轻人轻易说服结盟,他们柳家也太过没面子。
要知道前一天龙战还是自家人,现在却要结盟,被外人知道,柳家的脸面往哪放?
这不是自找没趣,自个抽自个的脸,闲的没事干?
再不济,也不能如此被动不是。
“白妖虎的伤势看情况不容乐观,战斗力得减半吧?”
一位眼尖管理层看出问题,他很清楚,在这些细枝末节上,家主和另几位长老是不会出声的,一般都会交给他们处理,自然不能白白错过表现的机会。
柳家高层们望眼一瞪,果然如此,纷纷点头同意,随后一致看向龙战,向其施加压力。
龙战怡然不惧,同时也明白来虚的也没用,要来就来点实在的,要让刘家无话可说。
“我和白妖虎对付杨霸天,其他的杂碎你们打包。”
此言一出,一下子震住在座的刘家高层,纷纷表示不信任的眼神,都觉得龙战疯了。
他们清楚的知道刘家家主与大长老联手才堪堪与杨霸天打个平手,更别说打败,甚至灭了他,那是想都不敢想。
如今年纪轻轻的龙战,前两天还病怏怏的他居然说联合白妖虎就敢挑战杨霸天,并且还扬言杀了他,简直是痴人说梦。
在场的柳家高层沉默寡言,都在思考龙战此话的分量,他们大多沉稳老练,而且在如此紧要的谈判关口,谁都不敢轻易开口反驳,因为说错话是要担责的。
说不定还真行呢,因为他们深知龙战潜能可怕,前车之鉴让他们谁也不愿出这个头。
本来就得罪过龙战,这又一次往枪口上撞,明摆着吃亏的事他们可不干。
最先发声的不是在场的柳家高层,而是场外的柳天。
兴奋的他以为抓住了龙战的破绽,几步走向前去,指着龙战,眼中带着疯狂之色,肆意出声。
“哈哈,且不说白妖虎受伤一事,就凭你也配挑战绿水镇第一高手杨霸天,天大的笑话,这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柳家众人齐刷刷的看向龙战,意思再明显不过,默认柳天莽撞冲出来提出的质问。
未等龙战出声,柳萧站起喝道:“退下,哪有你说话的份!”
一个年轻子弟未经允许强闯,这可是坏了家族的规则,是要受到杖刑的。
柳天深知自己理亏,不守规矩,不敢与之争论,避其锋芒,别过头一脸希冀的看向大长老。
如他所愿,对其疼爱有加的大长老自然不愿看到这一幕,睁开双眼直视龙战。
“龙战,对于这番话,你如何看?”
很显然,是为柳天撑腰来着,同时也顺道问问龙战的底子。
有时候规矩也不顶事,因人而异,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一切规矩都建立在强权之下,自然能够肆意玩弄,柳家大长老显然是这么一位。
柳萧不岔的坐下,而柳家高层默不作声。
在他们看来,无论声望实力,质疑之事大长老是最好的人选。
没有回避大长老的目光,龙战掷地有声。
“第一,我不出三天便能重回战士初期,第二,我独自一人杀了张权,也就是东阳帮的副帮主。”
“呵呵,杨霸天失去一臂,不疯狂也成魔。就不知道杨霸天会不会效仿,也让柳家大长老步张权后尘呢。唉,都怪我太冲动,还好跑得快,差点被围了个圆,不然见不到你们呢。”
从始至终,没瞧柳天一眼,身具的实力不同,他观察的角度自然发生改变,柳天之流已本能的忽略,只要不自个作死,投靠东阳帮,没必要对一个不构成威胁的人物过多关注,那是浪费时间。
柳天简直气炸,被人当成空气,这是莫大的耻辱。
可他又能怎样,被柳萧喝醒的他自知闯入议事大厅已是大不敬,若不是大长老帮忙掩盖过去,铁定被拖下去受杖刑。
所以,只能敢怒而不敢言,不甘的低下头颅。
已经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地位差距,可他不能接受,明明前几天还半死不活的,怎会这样!?
柳家高层自然没人顾及柳天的感受,而是思量龙战此话的含义。
诸多信息让他们惊定不疑,战士第一人的张权死了?而杀人者却出现在这里与他们谈判,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龙战的实力。
原本还以为靠着白妖虎在撑腰,谁知也不净是那么一回事。
是了,没个斤两,白妖虎又怎会跟随,他们顿时清明。
对龙战的话信了八分,可他们还有一丝疑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见到柳家高层眼中的顾虑,龙战洒脱一笑,对柳萧道:“叔,咱们切磋切磋。”
说完双脚一蹬,后跃至厅外。
柳家高层纷纷看向柳萧,要说战士级别谁最接近张权,就数他了,实力只差一筹,是一个测评的好例子。
柳萧一阵怪异,前不久还想保护龙战这个后辈来着,今天却被当成龙战的实力的试金石,好不适应。
他别扭的走到龙战身前,脸色一正,不敢大意。
他看过龙战对战杨威和其随从战士中期,知道龙战的实力不差,而且从那时起看出其是一天一个样,谁知现在又提升多少。
柳萧刚做出防御姿势,正要进攻时,龙战率先出动。
他不愿花费过多的时间在这上面,深知东阳帮必会收到消息赶来,需迅速解决。
“影龙拳”
脚下一加速,瞬间临近柳萧,使得他没有回避的余地,然后拳头覆盖金色灵力,猛然再加速,拳影随现。
猝不及防,柳萧本能的抬起双臂,拼命阻挡。
刹那间,他能感受到龙战这一拳的威力,足够摧毁自己的防御,顿时大惊。
不是他不想躲,而是龙战的速度太快,居然能够比肩战师。
嘭!
柳萧应声倒地,虽然没有受伤,却也惊出一身冷汗。
明白是龙战手下留情的缘故,没有再一次进攻,默认结果。
柳家高层看到这一幕,被深深地震撼。
柳奎与大长老对视,他们看出这招式威力程度战士级别无解,除非能够快过龙战的速度,不然只能硬抗。
而承受的结果就如同他们所见,柳萧败了!
“这只是五成力量,如何?”龙战巡视一遍早已站立的柳家高层,淡淡的询问道。
上一章第7章 今非昔比
下一章第9章 如此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