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地牢再会老妖骨

上回说道:七叔的恩人留下的石板居然开启了月洲涧的“飞船”模式,竟拔地而起,驭空飞行……于是我和轩辕策将月洲涧安顿到了圣界临近的一处安全的陆地上。
  之后,我们与七叔等告别,从云门回到嫫宫。
  之前在碳谷分开后,温拿等人都各自回到其所在等待我的归来。回到嫫宫我就立刻召来大家议事,将温拿也唤了来:
  “全际图上还有三处标有吸地垅的地方我们没有去,温拿你带两个人去看一下!等你回来我们在商议结果。”
  我随后对轩辕策和广祺修说道:
  “走吧……,我去会会那老骨头,看能不能找出些破绽!”冥姥是至关重要的人物。不管有没有收获,也得先去磨磨嘴皮子。
  轩辕策顿了下身形说道:
  “那老妖我看了恶心,我还是和暮去看看那些吸地垅吧……”
  我扬眉笑起来:
  “你是怕那老妖骨看你时的那淫荡的眼神吧?!”
  我话音一落轩辕策已欺身上来,拿着一柄挑灯的金杆子作势要打我,我嘿嘿笑着拉起广祺修跑开了去……
  冥姥被关在地牢里,那炽熔笼胄是将她禁锢的老老实实的。一路上我和广祺修聊了聊嫫宫现在一众人等的生活起居的近况,不得不佩服他的统理能力是真的很强,关键是所有人对他都是全心意的信服。
  “跟我这一路来,你毫无保留的为我筹谋运作,其实还真的是委屈你了,好歹也是那么大家大业的,如今到似我的跟班一样……”
  “汐怎么又说这没意思的话,就算不提你公主与这一宫之主的位阶,单凭你这无人能及的性情,便已经让我拜倒了,更何况和你在一起又总是那么快乐,这岂不是至真无价了?!”
  “我和你们在一起也是真心快乐的,修,你不知道我有多珍惜和你们在一起。”我仰起头细细看着他的模样,小四的音容也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突然我又想起一件事:
  “对了,当初骗我去你府上的广巍真是你儿子吗?他可说是他家父要见我呢!”
  “他是我的义子,原本也没差几岁,但因为有些恩情就偏要如此,也就随他了。倒是跟了我许多年,算是我最得力的心腹之人了!我的心思行事他尽数知晓,我能放心出来,也是有他。”
  “哈哈,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合着是复制了个你自己,然后就撒手一走了之了!”
  “这难道就不能说是冥冥中的安排?让我遇到了汐儿你,若不是遇到你,我又怎会有如此绝妙的经历?!如今因为汐儿荣耀之冠的亿铩之威所造就的我们一干人等,皆易体成为殊胜一族,这是何等的殊荣,可遇不可求啊!”
  “嘿嘿,缘份确实是个有趣的东西,还真是可遇不可求!噢,对了,大家习修得阶段这么快,你再安排一下,找个合适的时间我们再用荣冠为大家升修吧!你们快点强大起来,我也省了好多心呢!”
  “好!只是……汐儿,那样耗大的施功,真的不会对你有伤害吗?”
  广祺修的话让我心底一荡——怎么会没有伤害,上一次施功之后,可是耗空我一阵子呢,现如今他们的级阶又进了,内功和基质都强劲了好多,我再为他们升修就要耗费更大的功力和元气,耗损那是想当然的!可是我之前就说过做事总得有始有终,趁着现在还运作得动,就多为他们做些事吧,必竟他们跟了我这么久,我们是一体的,本就不应该有他分,我得了即是他们得了,少不得我吃些苦头就是了,也早就习惯了。
  我们聊着,脚步已经走到了地牢入口,地牢直入地下千米,差不多可以说是地心之牢了,通往下面有藤索侧壁还有一些错落的平台,我和广祺修依着那些平台点跃着下落到牢底。
  “这里倒是比上面暖和呢。”嫫宫终年积雪自然环境冷峭,这里倒是有些温暖如春的感觉。
  “这里我着人稍微改建了一下,原本是为备以危难之时不时之需,不想如今倒真成了囚禁之所。”
  “呵呵……也是,若不是这老妖骨出现,我们一时还真用不上这个地牢。”我们正说着,地牢深入传也一阵阴森的“桀桀”声,我俩加快了脚步,可见那老妖骨也知道我们来了。
  “小丫头,你可知道,世间万物万道轮回都是有定数的……”我们还没到跟前,冥姥的哑暗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
  “你这话我还真不跟你犟!这个世间万物众生皆是有因果之缘,有相生就有相克,有相遇就有分离,有得到就得有失去,有恶人就一定有惩恶扬善的正义之士……定数固然决定着结局,但事在人为,逆天之事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了。”
  说着已经到了跟前,那炽熔甲胄依旧发着紫色幻彩光芒,诧一眼好看非常。
  “嘿嘿——小丫头你本身就是逆天之人,但也终究逃不过命里的定数。”
  我径直走到冥姥的面前,与她直视,她的眼睛如同枯死了一般泛着一种让人发麻的白茫茫的雾气,
  “如果说一切都有定数,那么你定数的使命是什么呢?”虽然我的话语法不通,但我想她是懂得的。
  “如果说命中注定我的使命是帮你完成你的使命呢?丫头,告诉我,你怎么想?”
  冥姥的话虽然无厘头,但却听得我心惊不已,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内心,我暗暗压下内心的惊异,扁了扁嘴角不以为意的说道:
  “哎哟喂——我才活了几岁啊,你堂堂万万年老妖骨头一把,筹谋置备的那样精工细作的,如果当真是为了我,那可真是大才小用了,也真真的折煞我了呀!”
  说实话这个冥姥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很不舒服,一来她的模样枯瘦苍老的快成干尸了,二来她周身散发的阴寒之气让人一接触她就不寒而立,浑身难受。为了不让她看出来,我还真是故作轻松之态。
  “小丫头,如今恐怕只有你能做到了!”那妖姥突然向前一扑双手抓在笼杆上,结果被那炽熔之光灼得一声怪叫。向后滚了一滚口中却继续高声喊到: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机会是多么难得,万万年不遇啊!能集齐那几样至尊之宝的人只有你!也只能是你!就算玄祖来临也不会得到全部咒力,只有你!只有你——!!!”冥姥激动起来,在笼风手舞足蹈,我被她嚷得心烦意乱,
  “老妖精,你说清楚些!我一介凡人,哪会有那么大的能耐能集齐唤醒黑暗之灵的力量!你分明是想假借我的手来实现你的宏图霸愿吧!”
  听了我的话,那老妖眼睛突然精光四射,居然又“桀桀”的笑起来:
  “你已经知道了?你真是绝顶聪明!我没看错,我没看错!丫头,我终于找到你了!”那老妖精体系十足啊,活活把我弄得快对她的真情信以为真了。
  只见她突然扯开胸襟,用长长的指甲在胸前一划,然后一道血光随她的指尖弹射向我,这个情景我甚是眼熟,如今的我可不是从前的我了,哪里能让她如此就得手,我极速一个闪身就躲开了那血光,正得意的想显摆我英明神武的反应,却见那道血光不知怎么就突然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并且化作一条极细小的发着红光的小蛇“嗖”的钻进了我的额心。
  “我呀我去——”刺痛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我摸了一下额头没有任何痕迹,我怒火直逼脑顶,冲到笼前一计圣舞呼了上去,
  “你大爷的!居然陷害老子,你弄了什么肮脏东西在我脑袋里?若不立即弄出去我……”
  眼前的情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一时顿住愤怒的言语,张大了嘴……真的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