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冥姥留下的丫头

上回说到:七魉因为我把它扔到空间中无用武之地,便动了小心思,竟私自用邪术升级,险些入了魔。我琢磨着它也闷的慌就带它出来玩儿,正看到被温拿找来的暗影,它对于我施用亿铩会反噬提出了警告,我内心也是无奈……
  我们一起到嫫宫正殿看到温拿和轩辕策已经在那里等待,在他们旁边还站着一个头发短短的纤瘦的人,听见我进来的声音,那个人“刷”的转身看向我……我只能这么形容了,因为他转的很突然,就像是吓了一跳似得,看见我的瞬间,他眉头微微一扬,然后……露出了谜一般的笑容。
  谜一般的笑容!……刹那间我竟有种被猎手捕捉住了的感觉,我当然不喜欢这种毛渗渗的感觉,我“嗖”的跃到他面前,同时也看清了,“他”是个女的!
  我歪着脖子与她对视着,她的笑意竟缓缓的加深了,直到她有些调皮的眨了下眼睛,我才从不知不觉的错愕中醒转过来,
  “我们认识吗?你这笑是什么意思?”
  那像个男孩子一样的女孩儿似有所悟的吸了口气,收起笑容,正色道:
  “意思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认识了!“
  “嘿——跟我玩儿语法是吧?”我转过目光问轩辕策:
  “她哪来的呀?什么意思啊?看得我毛愣愣的。”轩辕策还没开口,温拿见我有些不爽,就已经抢着说道:
  “汐儿,她是我们从塔都崖的吸地垅里抓回来的!我们去到过的所有吸地垅都是静止的,只有她在的那个法场在运转,而她就在那个吸地垅的法场中,被轩辕公子给抓住了。”
  “塔都崖?那里的吸地垅正在运转?……”我的各种念头在脑子里迅速飞过:冥姥已经将功力传与我,她已经成为一个无法的凡人,吸地垅是她所设,她应该已经没有能力再去催动法场,而如今却有一个吸地垅动用起来,那是不是说明冥姥之前的计划已经开始了呢?
  我将目光再落在那个女孩儿身上:她的穿着很有趣,浅棕色的上衣宽松至膝上,下身是同色的紧身绑腿裤,脚上是一双不分左右的细绒的靴子。有趣的是,上面的格子形的图案,是用黑、红、金色的布条缝上去的,很有立体感,在古代格子花纹还真没见过,诧看之下象极了Burberry的招牌图案。
  “你和冥姥是什么关系?你在那个运作的吸地垅里做什么?”这个女孩子的身上没有法力流转的痕迹,似乎也是个普通的凡人,可是她却有着傲视苍穹的异常坚定的目光,那目光让我有些震惊!
  “姥姥?姥姥是我的亲人啊……她是我第一眼见到的人!姥姥让我在那里等她的,她说会有人来接我。”她的话很干脆,眼神也没有一丝闪烁,倒不像是说谎。
  “不是亲姥姥吧?你姥姥现在的模样可和你不相上下!……”我靠她更近些问到:
  “你在那里等了很久了吧?你姥姥有没有告诉你,在那里等谁?等到了又要做什么呢?”
  听了我的话,她又谜一般的笑了:
  “没有等多久……姥姥也没说等的是谁……我只知道她来了,我就安全了。”说到“她来了”时,她看我的眼神闪出兴奋的光芒。
  “你的这个‘她’,不会就是我吧?!”这样的情节在本剧中,我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我都能勾勒得出,应下这种事后,我一定会遭受一系列的痛不欲生的经历!
  “她给了你,自然就是你了。”这丫头说话还真是简捷,但我当然听得懂了,那冢怨之功已由冥姥注入我的体内,如果这丫头和冥姥有那样的渊缘,又怎会不知道呢?
  “她可没告诉我,要照顾你这么大个孙女儿。“
  “她不需要告诉啊!因为只要我们见面了,便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挠我们了。”
  “我们?为什么会有人阻挠?阻挠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这丫头的话让我不得不想到黑暗之灵,只是她在这里面又是什么角色呢?
  “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即便说了你也不一定能懂。你只要知道,从今后你我形如一人便是了。其他的都无关紧要!”
  嘿——!好狂傲的口气,好象她已经掌控我的命运一样!
  “小丫头!是你那姥姥教的你这么大的口气?你多大本事啊?要和我形如一人!就我这道行粗浅的看起你来,可是凡胎肉体一个!我好歹也是个半仙之体,咱俩怎么能形如一人呢?莫不是你有什么通天的本领,可以变身?或者你有先知的能耐可以操控别人的思维?哦——确切的说是你认为你可以操控我的思维?”
  这话一说出口,我自己心底都微微一颤——冥姥将毕生精法加之冢怨之力授予我,便已是认定我是成就圣玄冥体的人,不论她是怎样的目的,她都用她自己祭献了黑暗之灵,她是黑暗之灵极致的信徒。那么这个神秘的女孩儿呢?她也是信徒吗?她说与我形如一人,分明是知道我此后极有可能集全重要因素而成就玄冥之体开启黑暗之灵,那么她究竟与黑暗之灵是什么关系呢?她会不会在最终时加害与我呢?我带着疑虑夺夺逼人的走进她:
  “你我思维同源,为什么要操控?你想的就是我想的,我想的自然也会是你想的,无需任何外力的操控,更何况是任何人!”她没有一丝惧怕,反而一直保持那样让人无法理解的——单纯的、亮亮的笑意。
  “丫头啊!你说得太悬了,你这思维就象是你身上的衣服一样,有点和这个世界不同频啊!你说的这些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只是想我把你带在身边给你安全给你依靠?……如果不是,那我可真得考虑一下,是不是得把你送到我看不见的地方以防后患了!”
  我的话让她眼睛大大的睁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我对她的怀疑。
  这时一团影子突的窜出来,冷不丁的还真的吓了我一跳,别说这个功法世界里应该有的常识和警惕性,老子很多能力都已经透支!
  “七魉!你干什么?”凤灵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我这时也才看清是七魉窜到了面前这个小丫头的怀里。那丫头倒是一点惊奇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环抱着它,低头喃喃的说着什么。
  我可——!这都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丫头也是圣界的?我转头看了看轩辕策,但见他对我摇摇头便又把目光放回在那丫头身上。
  而这时,我的脑子里居然闪出一些念头,那些念头不是我自己的产生的,是那个丫头!——也就是说,那丫头竟然与我有了神识上的沟通,大概意思是让我不要声张,防范有心人!
  我垂下眼,脑子里快速的琢磨了一下,这里面主要是轩辕策目前不可以知道,那还真的会产生不必要的麻烦,我吐了口气拿出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行了,行了,我有点厌倦这样的谈话了!我的时间虽然有的是,但这么无聊的浪费我觉着自己都是在犯罪!”我转身向拓娜雅挥了挥手。
  “赶紧着,给这丫头安排个稳妥些的窝儿,好生款待着,别让她看底了我们!……不许任何人与她接触!”我用余光看了看轩辕策,他显然已经察觉我的波动,似乎在想着什么,我若无其事的补充了一句:
  “不要小看了这丫头,她即便没有法力,她的这张嘴也够妖言惑众的!给我看好了,任何想要接近她的人都得经我同意方可,我决不能让她成气候坏了我的威武之风!”
  说着,我跟大家挤眉弄眼的,逗得大家捂嘴乐着,那轩辕策也露出些笑意,大概又在嘲笑我了。
  我边往出走,边用眼瞄了下七魉,它又窜回我这里,我们一对视,便传给我信息,我也立时明白了,七魉并不熟识那丫头,只是它的技能之一是可以瞬间提升他方的法力,一定的条件下甚至可以无限提升放大。也就是说它刚刚将那丫头的某种能力提高放大了,所以她可以与我神识沟通!换句话来理解,这丫头的法力有可能被封了!那么她刚刚所说的,就不是什么大话了,难道她是想借我的力来还原她的法力?
  这个冥姥倒底打的什么算盘?!原本我也不认为她能这么好心将她必生所修之精都奉于我,如此看来要么我是救公主的青蛙王子,要么我就是被她们利用的试验大白鼠,搞不好她们过河就拆桥!看来我得好好筹谋一下,才行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