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圣古神兽潭瓮谷遇险

上回说到:鵟衍爝助我们加强了对冢怨之威暂时的封制后离开,并叮嘱时限只在三百天。
  我当然不能伤了轩辕策和萝儿,但我心里也琢磨着应该告诉他们实情,好让我死的可以相对光荣些。
  “凤灵,如果我们真的只有三百天可以活,那我们该做些什么好呢?”
  “主人,当然是用这三百天想办法活下去了!”凤灵难得也有这样肯定干脆的回答。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我怎么就感觉不到一点希望呢?!”
  “嫫,王兄一定会帮我们想办法的,再有……我所修的无相神功是极精深的绝学,我学之不过棱角尚未参透精髓。卷籍上说:初始级阶它不过是一行事的功法,与其他功法无异,深修醇青之时它便可以化无为有,亦可化有为无,对万事万物相生相克有制衡之力,乃是宇界善修之最大法!嫫……我会尽全力在这三百日内参悟,也许可以除去这冢怨之力!“容訫的眼神满是疼惜和自责,他又在为自己无力解决而忧心忡忡。
  “容訫啊,你不要为难自己,你我如今生死相依的,是我连累了你们,我们也真是命运多折,这会儿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且走一步看一步吧,都说船到桥头自然直,也许到时候就迎刃而解了?!”我装着无所谓的对他笑着说:
  “我这么聪明,又这么好命,且要活的长着呢!你先休息吧,我去找娜娅要吃的去!”容訫温暖的点点头,我们都心照不宣彼此疼惜。
  出了寝宫,我趴在凤灵身上让它在嫫宫上空随意的飞着:
  “凤灵羽啊,从圣古出来至今咱们两个经历了那么多,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有时都感觉是做梦一样,真的就好像是一场永远都不会醒来的梦!总想着能活着就不错了,还管他什么未来怎样……可是如今真的知道只有三百天了,心里就真的有点没着落了呢!”
  “主人不要这样悲观,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趴在凤灵软软的羽毛里,向下俯瞰着嫫宫,真的好美啊!银装素裹如仙幻境……突然一大片黑压压出现在视线中,我心一惊,难道是魔铘的人攻来了?!
  来不及多想我将凤灵的头向下一按,凤灵默契的向来者冲去,近前一看我和凤灵同时脱口喊了声“咦……!”
  你们猜是谁?……七八十头神兽!圣古之都的神兽!
  没等我开口,凤灵已经抢先问向领头的一个身披青甲云鳞的峒冀兽:
  “你们来做什么?圣古出事了吗?暮王呢?”
  那峒冀兽向我一拜,开口说道:
  “暮王听闻嫫主要攻打魔域特率领我等前去为嫫主助战,不想半路遇到一个骑着雪狮自称是白祉族的人,说嫫主在潭瓮谷遇险将我们骗至那里,那潭瓮谷早有埋伏,暮王杀出一条血路让我们前来投奔嫫主,还请嫫主速去救暮王!”
  我“嗖”的从凤灵背上跳到那头峒冀兽面前急声说道:
  “带路!”那头峒冀神兽昂首一声长啸,屈膝将背送与我面前,我一跃而上,同时命凤灵速去告知广祺修召集人马随后跟来。
  那峒冀兽极速奔跃,虽是在陆地腾驰却一点儿也不比天上飞的慢,后面跟它来的一众神兽也都近近远远的相继跟随着,原本想让它们去嫫宫守候不必前来赴险,转念一想这个时候它们也该有与温拿荣辱与共、同生共死的信念,所以也就没有多言任由它们跟了回来。
  领着这为数不少的一帮子神兽赶到峒冀兽所说的潭瓮谷时,远远就看到很多人兽的尸体,让人心寒的是明显兽的尸体比人的多,也就是说温拿的状况一定不乐观!
  我从峒冀兽背上跃下,脚尖一点向谷内极速飞去,穿过谷口便一眼看到一袭白衣沾满血迹的温拿正与数名果然同白祉族人衣着相似的人在厮杀着,而在他们不远有一个怪异的山洞,洞口四周积着皑皑白雪,洞口内有股夹杂雪花的旋风正在将倒在地上的活着的神兽吸入其中,而温拿也已明显有些体力不支!
  我立即将结印满的圣舞接连挥出数计,圣舞立时如同万道燃烧着的光剑射向那群人,那群人显然一惊,虽不至于立刻将他们斩落,但也将他们全部的战力移走,温拿一时失控的单膝跪地,似乎已是无力支撑站起,我落到他面前将他扶住:
  “坚持一下,凤灵马上到!”说着,我又用一条手臂挥出数道圣舞,力道一旦减弱,那群人便借机攻了上来!
  温拿急忙推开我:
  “不要管我,他们功力很强的!不要轻敌!”说着那峒冀兽已经过来倚住温拿,温拿就势俯在它背上,
  “峒冀兽,带他走!”一时我便全力扑身应战也不管温拿嚷着要与我共战之类的话,只一挥手着力推送了峒冀兽一把,那峒冀兽自然会意,极奔而去。
  稳下心应战才发现,这群人果然不一般,表面上好像我以一敌众,似乎还可以应付,但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功力被他们纠缠的耗损严重,而且那边积雪怪异的山洞的旋风对我竟也有越来越强的吸力,而与我回来的那些神兽功力弱的已经被吸了进去!
  我的动作也渐渐被那山洞的吸力弄得迟缓无力,身上立时被刺斩出数道伤口,眼看着自己就跟个血人儿似的了,空间中的容訫也猛的发出音讯,只是我一旦已经受限,他的功力便也大打折扣,何况他正在闭关……我寻思着我的人也该到了,便向谷口看去,还真没让我失望,果然已经浩浩荡荡的扑了进来,更令人惊喜的是,打头的竟然是轩辕策!
  我这一分神,身上便又被砍了数刀啊剑啊的,我奋力向外冲出,奔着轩辕策的方向跌进迎上来的他的怀里,他一条手臂揽着我,另一只手一挥,我便听“噗通”一声,想然是击退了那群人。而同时广祺修等也从轩辕策身后齐整有序的一拥而上,
  “我这是又欠你一个人情吗?”这一张嘴竟从嘴里涌出一口咸腥的鲜血来,我急忙用手捂住,嘴里嘟囔着:
  “我的天使大叔,我这是伤的有多重啊?!”
  轩辕策面色一沉,边用双指在我身上戳了几下,估计是止血,边说到:
  “你是真不怕死吗?单枪匹马就冲上来了,我若再晚些,恐怕就得来给你收尸了!”
  “谁知道他们这么邪门!”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总得谨慎些吧?!”
  “哪里有时间考虑谨慎啊,神仙大叔!”
  “刚路上看到温拿伤成那样,我就猜到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果然就看到你这个鬼样子!”
  这时凤灵早已经为我修护疗伤,我也渐渐恢复了些元气!
  “你且先去收了这些妖孽吧,也不知是些什么人,那个山洞吸走了好多神兽!”听了我的话,眼见我也已经无大碍,轩辕策将我扶坐到一边,便向那群人跃去……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