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无尊竟然就是魔铘

上回说到:我拿出娜娅的特酿将刀骨灌醉,本想借此打压打压他,不想意外听他说到月洲涧的恩公竟然是刀骨的主人……魔铘!
  刀骨醉倒了,我却因为他的话而失去了原本想有的成就感。七叔安排人将刀骨扶入客房休息后再回到我身边时,我已经无心饮酒,而是急不可待的询问起他:
  “七叔!刚刚刀骨的意思是说他的主人便是你们的恩公,那人可叫做魔铘?”
  七叔一怔说到:
  “嫫姑娘……恩公不曾留下姓名,我也并没有听说过魔铘这个名字……”
  “那祠堂里那个人像呢?”我琢磨着祠堂里的那个穿着与现代人近似的人不像魔铘啊……
  “那是恩人的塑像啊!”
  “你们的恩人是刀骨的主人对吧?可是刀骨主人就是魔铘!……”我突然想到什么,拉起七叔,
  “带我去看看你们恩人的塑像!”七叔被我冷不丁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又不好拒绝,一时僵在哪里。这时轩辕策起身说到:
  “七叔,你带她去走走也好,不然这样喝下去,一会儿就要耍起酒疯来了!”说完,他淡淡笑着轻轻拍了拍七叔的肩膀示意七叔按我的意思去做。
  七叔立刻了然的伸出一只手臂引领,并告知其他人继续……
  到了祠堂,我性急的也不顾失仪,径直快步走进后堂到了那塑像前,虽然雕塑的并不十分精致,但那俊毅脱凡的熟悉面孔已是一目便可了然……魔铘!果然是他!
  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尊雕塑,除了容貌可以辨别出是他,其他的神情、装束都是截然不同的,雕像的他完全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既不是这个三界九天之中的人亦不是我那个世界的人,那他究竟是谁?难道他也是跟我一样,是从另一个陌生的不知名的世界穿越而来的吗?
  我仔细看了雕塑的穿着,手腕脚腕有雕着花纹的镯状饰物紧箍着,腰间扎着宽宽的护腰一身劲装,并不似如今的他每次现身都是飘逸轩昂之气的样子。而且雕像上的魔铘是诡异的光头……要知道在这个时候的古代是没有人会剃头的!
  “七叔,你与你们的恩公见过几次面?当时的情形都是怎样的?他……一直都是这样光头的吗?”
  七叔虽然之前说过不便提及过往,但因为我如今也是他们的恩人又与刀骨相识,七叔自然没有了顾虑,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问,但出于恭敬,便也对我一一道来。
  “我们是竺源筱域的移民,第一次与恩公相识,是恩公在西海与极渊钟海飓博法三日最终将那魔飓镇压,我受我们老域主派遣将恩公请回竺源筱域稍事休息,恩公极少言语,只静养一日便离开了,走时留下一枚石笛,告知危难时吹响,便可得救。果然一年后大难而至,竺源筱域遭受灭顶之灾,天降磺火地暴山洪!恩公应约而来,只手将竺源筱域拔地而起,直托至安全的海域安置,便有了姑娘看到的月洲涧!”
  “只手将月洲涧拔地而起?那得多强大的功力?!”我回头看了看轩辕策,他也微皱着眉,要知道当初我俩那是拼尽全力抵制那场中级海飓,而七叔所说的极渊钟海飓,轩辕策已经传音我那是终极的魔飓。
  “让我有些想不通的是,救你们时他是短发,可我认识他时他就一直是长发长袍,而且就是在圣古时,他的功力都不能与元老神兽相衡还得借助魑蠕之力……这似乎有些对不上啊。”我拼命的搜刮脑子里对魔铘的记忆,也无法拼凑:
  “如果说救你们的另有其人,那刀骨的出现又怎么解释?难道魔铘有个双生子兄弟不成?!”
  显然我的话七叔完全不懂,他遇到的恩人就是这个样子,他当然不知道也不能知道为什么我们遇到的魔铘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是一个人!只是不是一个阶段!”突然的,一直跟在我旁边的灵涯开口说到。
  “什么意思?你认识魔铘?”
  据我所知灵涯应该没见过魔铘,她又怎么会知道魔铘的情况呢?一时间我脑子晕晕的,
  “我并不认得他!但听姥姥说过,万年前有位绝世高人去过亡冥渊际,意欲唤醒黑暗之灵,但终因法道相殊又曾被人毒害而功力大减,在最后关头被暗灵的守护际法博出渊际……那人……姥姥说:就是九天第一阶尊被称为无阶的铘子!如今看来,倒像是此人呢!”
  “无阶?”自从出来容訫在空间中静修,便没有发声过,这会儿听到“无阶”二字,倒立时与我说到:
  “阶士攻修已知最高便是玄阶和无阶,而目前能知行踪的只有神阶及以下者。在宗祠法典中记载的玄宗仙侣及从未与生众谋面的无宗都已隐去踪迹数万年……不想,今日却能得知这样的消息!”
  关于玄宗和无宗,但是他们从前就与我说过,只是如今又跟魔铘联系起来,我这脑子便开始消化不了了!
  我拉过灵涯问到:
  “你怎么就能确定是魔铘呢?你又没见过那个去暗冥的人?”
  灵涯眨着大眼睛看了我一会儿,我还以为她要说她见过呢,她却低下头淡淡的说了句:
  “姥姥说,无宗所修也是火系,而且是至极火种,衣着都是特制的必有蔓藤咒的束箍保护,而且留不得长发!”
  灵涯的话似乎让我恍然大悟,如此说来倒还真的很好认出来了!
  “魔铘是无尊?无尊……就是魔铘?!”我迅速的将所有知道的细节都连贯起来,心里渐渐明朗了:
  “也就是说,当年的无尊被人所害,追踪到亡冥渊际意欲夺取黑暗之灵,却被守护暗灵的界法赶了出去,过程必然使之身受重伤……”
  “应该是被废去大部分法力!”容訫补充说到。
  “所以我们遇到的魔铘便法力平庸,却功法十足,短短数年已经又是功力超凡!”轩辕策说到。
  “他不断升修,不论是摄取灵物精华还是扩充军团,他这次恐怕还要大展报复……恐怕能知晓当初谁伤了他的仇家的只能是他自己了!”因为我最初认识魔铘时,他还只是孤身一人带着魑蠕,那时的宫娆都还没有变作人形呢!
  “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本人了,不知他现在已是什么级阶了!”一切还都只是推论,究竟魔铘是何身世,未来又意欲何为,眼下众人皆茫然……未知……
  这一章就到这里,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