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荃瑰封存灵力

上回说到:轩辕策离开几个时辰后,云门再现时,他手里托着一具辉映着异彩的斑斓的棺椁走出来,他将棺椁安放妥当,便来到荃瑰姑姑面前:
  “姑姑……会很疼……准备好了吗?”说这话时,轩辕策的眼中已是泪光闪闪。
  这一次荃瑰姑姑并没有睁眼,只是眉头一舒,微微合眼笑着点了点头。轩辕策这时才抬头看向我,眼神中满是忧伤:
  “给姑姑换一件衣裳吧,让她可以舒服一些。”
  我忙点着头,让凤灵自空间格子里取出一件娜娅为我准备的天蚕丝内衬丝棉的长袍,在轩辕策运功摧温的泉水中为姑姑沐浴更衣,姑姑浑身软软的竟似一丝力气都没有了。换好长袍后,我将姑姑轻轻的抱进怀里,与轩辕策一起走到那异彩斑斓的花冢棺椁前。
  那花冢棺椁内流转着柔和五彩的光影,如同彩虹中的云柔柔的攒动。我虽然没有见识过这花冢会如何残忍的虐噬人的身体,但从轩辕策的表现和神情便可以知道姑姑接下来要经受的痛苦一定是极其巨大的。
  “丫头啊!花冢里的光影是不是非常美?我是见过的,我知道!放姑姑进去吧!”荃瑰姑姑的语气柔和的仿佛再说一件极美的事,我明白她的意思,当年她的母亲也是如此这般,她自然是亲眼见到那光影,更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
  我抱着姑姑的手臂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我无助的看向轩辕策,不忍心将姑姑放进去。轩辕策上前伸出双臂与我一同扶抱着姑姑的身体,慢慢的引领我将姑姑放进了花冢棺椁中。
  在姑姑的身体接触棺底的一瞬间,棺中流转着的斑斓的光影便开始迅速向姑姑的身体吸附而付去越聚越浓、越聚超紧凑,像是一件束缚衣将姑姑紧紧勒箍,姑姑的身体被那花影噬灼得向上弓起,喉间发出一声怪异的呻吟,
  “姑姑——!”我心内一紧,下意识的伸手去想要将她拉出来,却被轩辕策快速的拉回:
  “不要动她,必得要冢气与她的周身的脉络全部融通方可以封存住她的灵力,不然姑姑会灵脉溃泄而亡!”
  “我们就没有办法可以让她好过一些吗?”此时的姑姑眉头紧锁,脸上是异样的紫红色,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我急得抽泣着抓住轩辕策的手臂,
  “快想想办法吧!她一点功力都没有了,我知道这样的痛苦,我经受过好多回了,可是我必竟是好好的一个人,可以忍受,可是姑姑她现在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怎么熬过去啊!”我是真的好心疼好心疼,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是之前神气活现的她,经历这花冢中的煎熬倒还可以,可如今这样虚弱的她怎么能经受得住?!
  看到我急得泪流满面的样子,轩辕策眉头一沉,松开我的手,而向花冢棺椁突的将双手探入那依旧攒动的光影中,那五彩斑斓的光影渐渐变了颜色——由原本的五彩渐渐溶汇成鲜红的血色。
  花冢内姑姑的脸色回转过来,虽然没有睁眼出声,但也可以感觉到她轻松了许多,我一时哭笑着回头看轩辕策,竟吓了一跳——只见轩辕策此时眼、耳、鼻、口都有血丝流下。
  “凤灵,快!”凤灵极速而出将轩辕策扶坐在地面上,一边修护轩辕策的元脉,一边让我助持它为他输入元气。而这时姑姑的声音也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回头看见姑姑并没有睁眼,也没有开口,是在用神识与我沟通。
  “丫头……给他输你的血!他刚刚用圣咒之灵将花冢的冢气溶炼了……这是逆则之法,反噬极大……快!”荃瑰姑姑在神识中传来的音讯有些断断续续的,显然也是费了心力的。我忙应着,又问了凤灵输血的方法,便依着凤灵的指示将自己的掌心划开与轩辕策也划开的双掌对接,运功将血管中的血缓缓经由掌心输送入他的身体。
  输血的过程除去身体有些隐隐的眩晕倒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不适,我能感觉到血管中的血在向掌心流动,也能感觉凤灵为我用医护养血的过程,只是心里想着我和他的手掌上又没有大血管连接着,只是肉挨着肉就能把血输进去吗?我皱着眉头盯着我们掌心接合的地方,倒不见有丝毫流出的血迹。
  这时轩辕策也睁开眼有些虚弱的看着我说道:
  “怎么?心疼了?”
  我见他好了起来,心里不由舒了口气,嘴上也嬉皮起来:
  “嗯,心疼!我那么精贵的血浪费在你身上,这让我心疼到无法自拔了都!回头我得割你块肉炖汤补回来才行!”
  “只要你吃得下,我倒愿意以身相许以报你的救命之恩!”
  “以身相许是这么用的吗大叔?!”眼见着轩辕策脸色红润起来,凤灵也示意我可以了,我收起双手,凤灵即刻为我将伤口愈合。
  我连忙起身伏在花冢棺椁上,看向荃瑰姑姑,但见姑姑的面色也好看了许多,之前紧箍着她的冢气如今也弥漫开来,在那棺中如云般流动着,鲜红鲜红的,我想着那是轩辕策的血倒也不觉得瘆人了。我将手伸进去轻轻的握住姑姑的手,她的手冰凉冰凉的,
  “姑姑,你还有什么心愿要我云做吗?”
  许久都没有回应,轩辕策过来对我说道:
  “姑姑累了,让她休息吧。眼下我们先去把那颗魂晶给圣尊送去,我想他可以告诉我们可以为姑姑做些什么!”
  我点着头拿起那个紫檀罐子依依不舍的对着姑姑的花冢鞠了一躬,然后与轩辕策穿过云门回到圣殿去见圣尊。
  一出云门便到了圣殿外的白晶石的长阶下,
  “你就不能直接穿到那老头儿面前去?非得让我再爬这一段子的台阶,我可是刚刚输过血的人!身子骨乏累着呢!”
  “你且收敛些,规矩总是要守着的,圣尊必竟是一界之尊主,万不可再唐突不敬!”轩辕策拉着我向上走着,我倒也省了些力气。
  “那老头儿一肚子鬼心眼儿,我真心有点跟他规矩不起来。”
  “不要胡说!你以为他的圣尊之位是虚晃的?三界九天也唯有他配坐这个位子!”
  这话谁信啊?我瞪着眼睛说道:
  “他又没在跟前,你拍什么马屁?!”
  轩辕策见我又不着调起来,便不在理会我,只加速带着我进了圣殿。一进入圣殿那阵势就把我震住了,我竟不知道原来圣界竟有那么多的人在!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