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从此世上再无玄尊

上回说到:在我的挑拨下,樱舒与奉迌大打出手,为了以防万一,我又推波助澜的说出樱舒被魔铘拒绝一事,惹得樱舒欲对我下杀手,而奉迌出手救了我。
  我睁眼看到将我抱住的是奉迌--而他的嘴角也涌出一缕鲜红的血丝,再望向他的身后:樱舒正睁大不可思议又绝望的眼睛看着他,一动也不动。
  凤灵将我的气脉运通,我挣扎着起来,抓住奉迌的胳膊轻声问道:
  “尊上可有伤及根本?是弟子连累了尊上!”奉迌轻轻摇了摇头,眼神露出难以形容的悲哀之色,这时他身后的樱舒“嘤咛”一声衣纱飘然倒伏在地上,口中呜咽的喊了声:
  “奉……迌--!”
  听到樱舒唤他,奉迌背部一僵,脸上的悲伤表情更甚,我心知他为了我怕是痛下杀手了,不管怎样毕竟他们没有真正的伤害过我,我的心里不免有些不忍,我轻声对奉迌说道:
  “去吧!”
  奉迌抬眼与我对视,那眼神中竟是那样的不知所措,我握住他的手,对他用力的点了下头。奉迌猛的深吸一口气,似是得到了赫令一般,松开我就转身扑到樱舒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我看到他一瞬间眼角闪烁的湿润,心里也不由轻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终归是在失去时才懂得珍惜。
  “为什么连你…也不喜欢我了?我…真的…不好吗?”樱舒一开口便从口中涌出鲜血,流洒在她青纱的衣襟上片片晕开。
  “你没有不好…没有。”
  “那…为什么…你为了一个凡人…”樱舒轻咳着自嘲的笑道:
  “我这一世…也是白活了!”樱舒眼中的泪水凄然而下,神情已经没有了至尊之位的肃冷,如今仅是一个伤情的女子模样。
  “当年,我是曾经爱慕他…甚至想与他一同加害与你,可如今陪了我数万年的人却是你!只是最终因果报应…还是让我死在迷手里…奉迌…我也无怨了!”
  奉迌缓缓的将樱舒的脸贴近自己的脸庞,泪也已经滴落,嘶哑的声音说道:
  “当年的事情提他做什么,你我被他禁锢在这里,也是他有意成全。若说是因果报应…我又何尝不是?!我明知他是无辜受累,却仍与你一同加害于他,也是私心:一来不想你心里再有他;二来也是妒忌他居然再次登顶。然而这次没能阻止他破关,便是天意!”
  “你早就知道?”樱舒的泪滴滴落下,那是数万年的心结。
  奉迌点点头说道:
  “知道!早就知道…原以为可以与你就这样直至身归混沌,不想…造化弄人!”
  “奉…迌!我问你?”樱舒用力撑起自己的身子,抬起头与他对视,眼神充满急切之色:
  “如果当年铘子没有将你我二人禁于这里,你…可还会…陪我四海八荒浪迹天涯?…可还会…与我不离不弃,相依相伴?”
  奉迌眼眶通红,额头布满青筋,喉头哽咽不能言语。
  “奉…迌!你说话呀?…你告诉我…告诉我…可否…与我…不…离……”樱舒的头缓缓垂在奉迌的肩上,一双美目至死未合,终究她是没能懂,这个世间有情众生的命运是会有多曲折!
  奉迌将樱舒紧紧搂在怀中,将头埋在樱舒发间,不能自制的痛哭…
  我实在不忍在看下去,就和凤灵退出了无崖峰的二度空间。
  “主人,我们回嫫宫吧。”
  “在等等吧,好歹和他最后再见一面。”我没有多说…这个离间计干的算是漂亮了,可是心里却空空的。
  “主人啊,他…会不会,恼羞成怒对你不利?”
  “就算是,我也不能躲啊!实在糊弄不过去,大不了让他揍一顿,他总不至于杀我吧!再说,就算我躲了今天,它若认真计较我也躲不过明天,他人出不去,可人家能力超强,魔铘都差点没挂了。何况咱们,躲有个p用。”
  凤灵不再作声,只是拿出些吃食给我,活像个小保姆一样,还拿了件披风给我披上。
  我摸着披风上柔软的皮毛,心中一暖:
  “娜娅真的太温暖太周到了,就像当年我的美景!”
  “就是主人从玄砻带出来的那个近身侍女?我听吴中子他们说过,说她与主人情义甚深!”
  “是啊!我视她如亲人。”凤灵见我微微红了眼眶,忙转移话题说道:
  “奥,主人啊!娜娅主司说了,离开了嫫宫就少些吃饮食,怕你水土不服…”我知它心意,却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
  “既然主司大人说吃了不好,那你干嘛还拿出来给我吃?!”
  “主人,我不是怕你没意思嘛!一般解决空虚无聊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嘴忙碌起来!”
  “哎嘿…!似乎没毛病啊,飞禽!”
  凤灵听到我的称呼,不由垮下小脸儿嘟囔道:
  “主人啊--!人家是神兽好不!”
  “那不也是飞禽吗?难道你是哺乳的吗?你有轧轧吗?”
  凤灵做了个惊恐万状的表情,然后垂下头缩成一团。我一撇嘴回到空间去找容訫。
  进入空间容訫依旧已经在那里等候,脸上依旧温暖的笑容。我一吐舌头,有些尴尬,毕竟对于善良的容訫来说,我的做法太过卑劣了。
  我跳到藤椅秋千上,垂头问容訫:
  “我这样做,你一定不理解对吧?”
  “嫫,你无需顾及我,我始终都是依着你的。况且你如此做必定有你的道理,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我傻笑着点头,喃喃的说:
  “希望我没有做错。”
  容訫也不再出声,我们就那样安静的两个魂灵坐在一起。
  过了许久,我感应到来自外界的波动,便回神。居然看到奉迌已经站在我面前,
  “你怎么出来的?!”要知道我见他二人生死离别,便知趣的躲出了那无崖峰的二度空间,原本合计着等奉迌平复了心情,必然会召唤空间外的我,那时我再进去。谁知如今他竟走出来了。
  “我原本就是可以出入自如的。”奉迌微微眯着眼看着远空,
  “数万年了!这里的天空还是雾蒙蒙的。”
  “你原本就可以出入自如?也就是说魔铘只是封住了樱舒,而没有封住你?而你却在这里默默的陪了她数万年?”
  “铘子用数万年参破这二度空间,最后不得已用尽毕生修为将樱舒封印其中,他知道我对樱舒的情义,便留我一条通路,以备不时之需。估计他不会想到最终我还是会纵容她去加害于他,我却也未曾料到这数万年她都不曾放下。”
  “樱舒至死都不知道你对她的这番情义吧!唉…不论是仙还是人,终难逃出这个情字!”我走到他的身边,做了一福,恭敬地问道:
  “如今一切都结束了,尊上今后有何打算?”
  “打算?自然还是在此陪伴她,终究还是不忍她自己在这里孤单。”
  我轻叹口气,起身在一旁等候他可否还有话讲,奉迌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许久才说到:
  “给我带句话:奉迌就在这里,若有用得着我这一身修为的地方,让他尽管来取!今日果报奉迌无一丝怨言。”
  “话--有机会一定带到!但我并不是魔铘指使来的,只是知道了你们之前发生的事,心中不平!你若要给樱舒报仇我也是无怨言的。”
  “没有什么仇!一切都是因果。我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只是没想到竟然是我亲手杀了她!”说着奉迌垂目转身,
  “回去吧,从此世上再无玄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