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擒拿婆娑湖灵体

上回说到:魔铘到圣古来见我,交谈中对灵涯的身份可疑达成共识。后来又谈到圣尊老头儿和那婆娑湖显圣…魔铘便决定带我去圣界看个究竟。
  我交待凤灵唤来灵女们,又命它去知会温拿,我有事先走了,回头再来找他。
  我的灵女们懂事的很,见到魔铘没有一丝不解的神情,施礼后便垂首立于一旁。虽然她们并不认识魔铘,但魔铘那样不同寻常的威慑力不可能令人忽视,我一时好奇心泛起,瞪着眼歪着头走近她们,作势压着声音说道:
  “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里,怎么你们好像没看到?也不问问你们主子我这是谁?哪里来的?!万一我引狼入室、铸成大错呢?你们瞧瞧他长的这么妖孽,难道不像祸国殃民的坏人吗?”
  秋意微微蹙眉,屈身一福说道:
  “能近得尊主身侧的,自然得是主上熟识之人,婢子等怎敢冒犯!再则…这位尊者以入无化之阶,如今世上恐无人能及,如若他有歹意,我等皆是在劫难逃的,既是如此,婢子等便更不敢多言。”
  秋意语毕,魔铘喉间哼笑一声说道:
  “你这侍女倒机灵,竟能看出我的级阶,看来也非凡品。”
  我仰头看向他,挑眉说道:
  “她们六个是大万罗圣女的专属灵女,且见过劳多世面了呢!个个儿都是极精致的角色!你千万别小瞧了去!”
  魔铘听了我的话居然也不烦感,反而扬着眉随着我的心意说道:
  “哪里敢小瞧你的人,你中意的必然是极非凡的,也要恭喜上神得此良品!只是你身边的人如若誓死效忠你--便是好的!如若不然,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我转身噘嘴瞪他一眼说道:
  “不要总是这么凶!动不动就要灭了全世界似的…”说着我回头令秋意安排云门:
  “你们也有些日子没回家了吧,主子我再带你们回圣界耍耍去!”说完便拉起魔铘的手与他一同走入云门,同时在他耳边叮嘱道:
  “到了哪里不许打架!好歹我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圣女,别管他有何目的,毕竟我应下了这差事,总要顾全大局,顾全颜面的!”
  魔铘点头应着又皱眉问我:
  “你可不太像顾全大局,顾全颜面的人,可是这些经历让你转变了?”
  “变化肯定有的,而且那种转变是质的转变,是飞跃!是生华!”我灿烂的仰头冲着他笑着,魔铘又抚了抚我的头发说道:
  “不论你怎样变都还是这个你!只要你觉的有趣就好!”
  一行几人一出云门踏入圣界就看到一众纱衣飘飘、如仙如幻的人儿飘然而至,为首的竟是圣尊老头儿。
  “干嘛呀?迎接我还需要这么隆重的架势?都是自家人了,何须您老亲自相迎,这让我多惭愧呀!”我心知他此行绝不是为我,便有意拿腔作势的调侃他。
  “嫫丫头越发没大没小了,在无尊面前也不给老朽留些颜面!”说着向魔铘一抱拳:
  “尊上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老不正经!数万年不见还是这个德性,若不是这圣界里的子民资质好,恐怕早让你都给带坏了!”
  “哈哈哈!无崖峰一别至今,铘子你可是变化不小啊!再修成无阶如同仙凰涅槃,法力更加强醇已是无人能及了,老头子我是可望不可及喽!这一声‘尊上’也是肺腑之呼啊!”
  “修行至顶级阶是人人可为,只是你放不下眼前的虚名而已。我且问你,你明知道她是我的人,因何不阻止她与我对抗,还去除了我合在她身上的福应?”
  “我不去除福应,你能让她去婆娑湖吗?我知道你担心她安危,不也在之后合了我的血符替你看着嘛!你不领情倒还罢了,居然强行用骨咒剃了去!害的我周身绞痛了好几日!再者说,你都任由她这么任性的以诛杀你为乐趣,我为何要多此一举去阻止?看热闹总比坏了你好事被你灭口强吧?我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你的!”
  圣尊老头儿边说边亲自引领我们去往圣殿。
  “你们那婆娑湖的灵体还是那般没人管教的样子吗?”魔铘冷冷的问道。
  “额…,实则无人能管教的了!”
  “那你还真敢带她去?!若她有闪失你可知你圣界会怎样?!”魔铘眼中阴沉之气一闪,那圣尊老头儿一眯眼,吸口气陪笑都说道:
  “既带了丫头去少不得拼命护她周全!况且这丫头天资聪慧,机巧的很,还真是少有人能伤的了她!”
  “她确实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了,加上你们给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异能功法,如今想要伤她的人确实难有!但灵体就难说了,她毕竟是凡人易体。”
  听魔铘把我身上的至极功法都说成是乱七八糟,圣尊老头儿明显鼻子一歪,自然不敢多言,怎么说面前这位,也是当今三界九天第一高阶了!实在惹不起!
  “这个你放心,余下的事我等也只得待观其变,绝不敢再讨扰圣驾了!”说完又是朗朗一笑。
  “不用你讨不讨扰的,我既来了,便要去讨扰讨扰它了!”
  我听这意思魔铘是要去婆娑湖会会那里的什么灵体,便急急的抓住他的衣袖在他耳边说道:
  “上次去,那个旋风水柱子就让我吃了好多苦头,还扯碎我的衣服,弄得我衣不遮体、春光乍泄!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魔铘听我说的很委屈气愤的样子,尤其听到衣不遮体,顿时沉下脸:
  “它算是个什么东西!今后也不必再出来祸乱了,一个仅仅可以显些影像的潭子修成了灵体也敢如此作为!本尊便让它知道什么是天外天?神外神!”
  说着竟不用引路,徒手在空中一抓便将空中撕出一个口子,拉着我隐没其中,瞬间那口子便合拢,而我和他已经身在那婆娑湖上的岩峰上。
  魔铘展开衣袖一只手臂将我拥在怀里,另一只手衣袖同时向湖中一挥,看似没施几分气力,可湖面却立时激起千丈水浪!
  水浪尚未平息,便自湖中骤然升起夹杂着炽蓝电光都水柱向我们袭来!
  “魔铘!就是它!”
  魔铘收紧拥着我的手臂,嘴角冷笑一声:
  “找死!”
  说完挥起衣袖在空中一卷,那水柱便被禁锢在半空中,发出,阵阵挣扎的雷电般的轰鸣声。
  “教训一下就好了,我们还要问它那显圣的事呢!”我怕他再真把这婆娑湖的灵体给灭了,这可是圣尊老头儿的命根子啊!
  “好,随你!”说着魔铘收回衣袖将那电光水柱向上一扯,那水柱就化做一团蓝汪汪的水气落在我的脚下,我好奇的蹲下身看去竟然是……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