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亡冥渊际

上回说到:果然灵涯是暗冥大军的幕后角色,我被她施计弄到吸地垄中禁锢,说要带我回亡冥渊际,被她弄晕后醒来一睁眼——好家伙,那场景…无比惊人!
  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场景,那应该是穿越以来最让我无比神往和震撼的了——只见满眼星光,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那种满眼!目光所到之处都是璀璨的星光,星光的背后是漆黑的天幕,我竟然已经身处于浩渺的宇宙之中,我依旧被那万道光线束缚在那块冰凉的石板上,悬于半空之中,在我的背后是阵阵阴风吹过,因为我的功力被那光线封住,所以我的身体便有些禁不住阴寒之气的侵入,我开始瑟瑟发抖。
  冷不丁看着是挺过瘾,感叹自己居然有一天可以这样毫无防护的身居在这神奇的宇宙之中,从那星光产生的涡轮轨迹可以看得出,我目前处在一个独立的旋涡样的空间中,这个空间中几乎什么都没有,因为最近的星星也只是闪闪发亮的样子,而不是我们科普中看到的石头的形状。
  这应该就是全际图上的那个亡冥渊际了。真是意外——居然连个挡风遮雨的地方都没有,就算这里没有风雨可是这个铩骨的冷也真够我呛啊!我用力挣扎了一下……发现我身上这东西肯定是捆妖锁之类的,因为越挣扎越紧,我的五脏六腑都快被勒出道子来了。
  我做看看右看看,也没见个人影儿,本想扯脖子喊两声,结果功力一没,喉咙又发不出声音了!那孤零零又冷又无助的滋味儿也真是令人憋屈到一定程度了!
  “这里怎么样?和你想象中的一样吗?”灵涯飘乎乎的出现在我面前。
  “不怎么样!我原本以为好歹也得有个嚣张些的宫殿才对味儿!谁想到这样冷清!”我一边冻的牙打牙,一边哈声哈气都说道。
  “是冷清了些,也该变个样子了。”灵涯在空中缓缓的转着圈,眼神流转着看着四周的星空,似乎有些不舍。
  “不舍得就别折腾了,这样安安静静的挺好的,战争多劳心费力啊!何况还是星际大战?!你们倒是忠心信仰那黑暗之灵,但你们有没有问问它的意愿?人家到底愿不愿意出来?也许它沉睡着挺好,根本不想到这世俗中来面对这争斗呢?!”
  “她哪里还有意愿?况且也已经无法再像从前那样沉寂下去了。”
  “黑暗之灵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你们一定要释放它?”
  “没有为什么!使命如此!”
  我看着灵涯的神情总有种怪异的感觉--太过平淡了,平淡到让人感觉里面蕴藏着无法遏制的汹涌!
  “你把我弄到这里,好歹给我加件衣服好吧?你封住了我的功力,我没法运功暖身子啊!”
  “何必多此一举?反正都是要吃些苦头的…”灵涯的声音比这星空都还要寒冷。
  “你什么意思?不是说我的身子还有用吗?为什么还要让我吃苦头?”一听到要吃苦我就立即下意识的浑身疼痛不已,真的疼怕了!
  “不让你吃些苦头,怎么能逼那个圣界的人自愿交出圣咒之灵呢?!”
  灵涯的话如同千年寒冰狠狠扎进我的心脏,霎时心都凉透了。我不由自主的又挣扎一下,结果越发收紧的禁锢让我痛呼出声,灵涯面无表情的面向我,我看到她的眼底是一片冰冷死寂…
  我再次咬牙暗暗尝试运功,心里期盼出现奇迹来拯救我,结果是更加惨不忍睹:那些越发收紧的光线直接将我的皮肤连同衣服“啵呲”一声,勒出无数伤口,鲜血立即将我的白衫染成一片片的殷红,我都不敢想像我那平凡的肉体体无完肤的样子了!
  “那是‘捆仙索’!越挣扎…它就会吸收你的元力而越紧固,反而是你不施半分力,一段时辰后它认为你是无害的,就会自动化解。”
  “那你不早说?!我这会儿都挣扎三次了,我说怎么一次比一次严重!”那嵌入我皮肤中的‘捆仙索’像是浸了毒液一样,灼噬着我的血肉,我浑身上下开始奇痛难忍。
  “灵涯!你大好年华何苦沉迷于那残酷的信仰里!我们在嫫宫过的轻松快乐的不好吗?你为了这个冷酷世界里的一个幽灵而最终像冥姥一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值得吗?!”我浑身颤抖撑着最后的意志企图劝服她。
  灵涯飘到我的面前,面色惨白,盯着我看着的瞳孔像融化了一般扩散成流动的蓝紫色,她脱掉衣袍,她的皮肤竟然也变成了那流动的蓝紫色,逐渐的蒸腾出蓝紫色的雾气!
  我想起曾说过灵涯被人用残忍的手段封住了法力,那么此刻的她是解除了封印了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突然有种从未有过的恐惧的感觉,我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的喉咙已经开始发不出声音。
  “我?你们不是称我为黑暗之灵吗?我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我不喜欢再做一个幽灵了!…不过,我马上就可以重生了…”说完她伸手托起一抹紫色光团,在我身围一罩,然后向夜幕中一抚,那空中便出现一个如镜般的显影--是轩辕策。
  显然他也可以看到我,他先是一怔,随后便身影一晃自那显影的中心穿了出来,随后那显影便消失了,一切发生只在一刹那,当轩辕策真真切切的站在我面前时,我顷刻间泪流满面,而他也瞬间红了眼眶。
  我边哭边拼命的摇头,我的喉咙发不出声音,功力全无又被奇痛搅得魂神不宁,根本无法与他传音沟通,他声音嘶哑开口问我:
  “你还好吗?”我拼命地摇头,我知道他是问我是否还坚持得住,我知道他现在也是心如刀割,可是我只想他知道,他必须离开!然而,我这一摇头他便立刻理解为“我不好”便突然转头面对灵涯而不再看我,我一时绝望的呜咽着,牙根都咬出了血。
  “你想要我的圣咒之灵?”
  轩辕策声音冷峻下来,俊逸的脸孔带着一丝轻蔑。
  “既然你这么在乎她,那把你自己祭献给她,你应该不会不愿意吧?只要你将圣咒之灵心甘情愿的易传给她,她便可以炼就圣玄冥体,便是界宇第一至尊,难道不值得吗?”
  此时的灵涯已经恢复了寻常模样,一副一切只是为了我炼就至尊之体的面孔,我双目滴血却无法阻止她那样伪装纯良的欺骗轩辕策,我眼睁睁的看着轩辕策嘴角扬起一抹无憾豁然的笑意,说道……
  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