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显圣原来如此

上回说到:我在一处别院内找到了据说:是在第一天渡天劫时立下汗马功劳的游陀舍利。我计划着将这舍利偷走,用以逼迫第一天的人帮我,至于后果怎样:再差也不会有比最后被灵涯团灭更糟糕的结局了!
  回到延摩殿,正赶上诵经结束。我像模像样的跟着读了回向文,然后恭恭敬敬的三拜九叩后,带着秋意六人退出正殿,由瑶提二人引领到了我们来时的那个界门。
  “有劳二位尊者了,此番得有殊荣于圣堂诵习精典,甚感殊胜,真乃三生有幸!愿我佛慈悲体解众生六道轮回之苦,早日度脱罪苦众生,令其早日离苦得乐,往生净土,阿弥陀佛!”
  我双手合十施礼,那二人见我口中念念有词,倒也像回事,便收起了些不耐烦的神色,将界门打开,双手依样合十侧身示意我们离开。
  我抱拳叨咕着:“叨扰叨扰了!”便赶紧跃进界门中,刚一进入,还没等穿回圣界呢,第一天的人便追了过来,直接把我堵在云门里。
  “无耻狂徒,竟敢窃取本界圣物!速来受死!”
  我见路被堵死了,便索性转身站定与他们相对,而秋意几人也立时将我围在中间。
  “东西…我确实拿了!”我琢磨着他们没拿到东西应该不会冒然出手,而我脑子一转便开始与他们周旋起来:
  “但可不是窃取!是它自己寻的我!”
  “胡说!你一介凡民,圣物怎会与你有关联!”为首的是瑶提和青台,想必是刚送走我们就接到了消息,便追了过来。
  “那你就得问问圣物自己了,是它发出哨音异彩引我前去的,不然我初次到贵天,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在这么繁大的空间中准确的找到它呢!再说了,一介凡人怎么了?游陀本人也是无名无界的,不一样渡你们于危难?!它现在不想在你们这里了,所以一直在等有缘人将它带走!”
  “休要妖言惑众,立刻交出圣物,否则…”
  “否则什么?我不信你有本事杀了我还能保证完好无损的拿到舍利!”
  我一边说着一边暗自问容訫,动起手来有多少把握,容訫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如今已炼成圣玄冥体,借七魉之力合以亿铩之威,应当可以击退眼前这几人…但我实在担心你一旦施用起来,能不能操控的了这暗冥之力!”
  “我们哪有退路了?先拼了再说!”我一时也发现自己的手在与容訫的沟通中一直在胸前无意识的敲着,便想起婆娑湖显圣的最后一幕便是这样了,那时我圣舞激发的样子似乎威力极大!
  于是我依照容訫所说,借七魉用亿铩催发圣舞,果然像显圣所示--我的圣舞在炼成玄冥之体后威力暴增。而那瑶提几人见我动手,立刻怒目圆睁向后一闪,呈三角状队形与我对峙。
  我的圣舞已是那样的耀眼,华艳的焰羽异常夺目。
  对方也不含乎,一道炽白的光柱从他们为首的体内爆出,弹射入空中刹时化作一只傲展鹏翅,身披绝美的雪白羽毛的凤鸯,那凤鸯向我俯冲而下,我艳丽的圣舞雀焰也迎头而上,刹时在半空中似雷电般击碰在一起,骤然爆发出灼眼的白光…来不及反应,我就被那相击撞的力道给活活从云门空间中给撞了出来,秋意几人也被震的跌跌撞撞而出,又强忍着伤痛过来扶持我。
  我被她们扶起站定,凤灵边极速为我修护边告诉我无大碍,稍后便可处理好。我稳了稳心神,将圣舞再次结印,心想婆娑湖显圣就到这里了,鬼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总之我的目的就是要拼尽全力逼他们出手去对付灵涯!
  正在我欲再次动手时,一阵悠然的转经轮声响起,“嗡嗡”的宛如佛子的低声吟唱声,那声音虽柔绵悠长却让我徒然感觉魂神一倦,我竭力克制不让对方看出,这时容訫也告诉我,那是摄魂铃并不是我说的转经轮。
  而这时那第一天的尊主也从天而降,手拿着一个巴掌大的雕刻着莲花的铃铛,从那铃铛镂空的外壳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发光都球体在旋转,发出类似转经轮的“嗡嗡”声。
  这声音让我越来越烦躁,我暗暗问容訫如何克制,不被那摄魂铃控制住。容訫也感到阵阵恍惚,
  “嫫,我来试试!这摄魂铃是九天六灵神器之一,可摄三界六道轮回中的生众之魂,威神之力不可尽说,你单独的法力根本无法抗衡,一旦魂神被摄便会堕入六道轮回。为今只有你我魂神交替与之相抗,希望可以破解摄魂铃!”
  “懂了!凤灵做好复修准备!”说完我和容訫默契的一退一进,容訫一现身,我的容貌立刻焕然一新,原本被毁的肌肤顷刻光滑娇嫩,荣耀之冠随即如同绽放的花朵向我的头上蔓延形成妖娆尊魅的王冠,闪着玄紫色的光芒。
  容訫魂神落定便闭起双眼,口唇轻启,开合间低柔的反复诵念起一句咒诀。容訫说那是安神定魄的咒法,片刻后果然有了些效果,那摄魂铃的嗡嗡声便不再刺耳。
  那第一天的尊主看到摄魂铃已经不起作用,便徒然出手向容訫一挥,容訫也没躲闪,将双臂展开挥成太极混圆,硬生生接下他的这一击!随即身形一顿,虽体内也气血翻涌一番,但究竟是稳住了。
  那第一天尊主见状也不由皱眉收手,凝神相视了片刻方才开口说道:
  “你们是这天下第一个能破我摄魂铃的人,也算是机缘!那游陀尊者的舍利确实不是谁人都能碰的了的,就是第一天的人也无法将它易换所在。而你却可以将它取走,这确实是冥冥中的神意!然而你不告知…便有窃取之嫌了,况且尊者的舍利乃是圣物,岂能让你带回三界恶道!”
  “尊上!既然你也说三界是恶道,为何不解救众生远离此恶?游陀尊者当日能护持第一天渡天劫,尊上因何不能在今日渡三界苦难?”
  “你怎的如此固执?界有界法,天有天规,怎可相混而行?”
  “我不懂什么天规戒律!我只知道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无辜的人被残害,路见不平还得拔刀相助呢!何况是这些同甘共苦的人!”
  “那你就可以为了让我出手帮你而如此下作的盗取圣物胁迫?!你就不怕我恼怒杀了你们一干人等?”
  “横竖都是一死!回去是被那暗灵诛杀,在你这儿起码还有一线生机,好歹你也是大智大慧、慈悲为怀的圣人佛者,死在你手里我们也算超脱了!”
  那第一天的尊主被我这又吹捧又泼皮的话,说的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说道:
  “你只一人随我来吧……”说完向一侧内院轻跃而去,我也不再多想示意秋意等留守,而我则跟随他进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