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入欲的魔铘

上回说到:我同圣尊携圣界界卫军抵达魔域,进入魔宫大殿赫然看见灵涯稳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四周空无一人…亦是不见魔铘的踪影。我心头一紧,怒火和一种无法言述的痛由心底升起。
  圣尊将手轻轻的抚在我的肩上,暗暗抚平我的躁怒。我将目光从灵涯身上移开,也不顾忌她如何看待,长长的吐了口气,扯出一抹自嘲的讥笑环顾四周,开口说道: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真的是万万没想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竟然就是暗冥的统治者!更没想到,这个世间竟然有如此精于谋略心机的人存在!如今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之中了对吗?”我将眼神最后投向灵涯,与她直直的对视。
  “他呢?”
  灵涯挂着纯纯笑意的脸上微微上扬显出一抹了然的神色,
  “果然你与他是一样的心。说来…若不是你,我还真不太容易能困住他!”
  “他还活着?”
  “这个人的命可不是谁都能取走的!”
  “那你把他怎么样了?”
  “虽说是我困住了他,但此刻恐怕是他最惬意的时光!说不准这会子已经如愿以偿的与佳人成就鱼水之欢了!说来我也是成人之美呢!”
  灵涯的话听得我有些糊涂,虽然知道她是在卖弄计谋,但不免又有些浮躁,刚愈发作,圣尊老头儿已经抢先说道:
  “暗灵的紫灵咒果然厉害,连铘子都会被此所惑,若说是因嫫丫头而得逞,本尊倒想知道,你是如何做到能惑住已入无阶的铘子的呢?”
  灵涯娇俏的一笑说道:
  “用她的血和泪啊!肉身之血可塑幻身,悲绝之泪可幻化以假乱真的神识,这是紫灵咒造极之术,幻化出的人形一般无二,尤其在他毫无防备下,那日魔铘见了我紫灵咒幻化出的她,一丝迟疑都没有呢!此刻被我封在幻识里,看他造化吧!如若他经不住那幻识的诱惑而溺于情色之中,那就等着精尽殆竭吧!
  至于如何取得她的血泪…在亡冥渊际时那捆仙索可是吸了她不少血呢!原本以为最难的是她的泪!不成想竟一并得了,那圣咒之灵的寄主倒是给我换来足够用的她泪了!”
  灵涯轻描淡写的讲述着我无法言说的痛苦,还时不时的用挑衅的眼神瞄着我,我知道她想激怒我!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浪费这精神头儿折磨我干嘛?直接了当点不是会省去很多麻烦?!你想要我这一把身子骨儿,便来拿啊!哪里那么多废话!”
  “急什么?你我合二为一是早晚的事,倒是如今相对而立成了难得。何不好好聊聊天?”
  “你这是好好聊吗?!你句句扎心,是很喜欢看到我悲痛欲绝的样子吗?!”
  “不能说很喜欢看到,应该说很好奇!从我听到有你这个人开始,我就对你很好奇!”灵涯从王座上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
  “我很想知道,究竟什么样的人或者什么样的事可以击垮你!”
  “我这种贱命、贱肉、贱骨头的生命力是最顽强的!恐怕你是见不到我垮的那一天了!”我扬头与她对视。
  灵涯的眼神无一丝闪动的说道:
  “你很顽强这个我知道!但你的弱点我也知道!”说着她露出不同寻常的笑意,那神情让我心头一凉,来不及反应她已经伸手指向我身后的灵女,圣尊立时出手阻止,然而灵涯的紫灵咒已经登峰造极,一切都在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发生:灵女佩玥不知为何突然向我袭来,而秋意等人亦是同时出手仅仅几招便将其毙于掌下。待众人反应过来,看清已毙命的血染衣襟的佩玥,亦都是目瞪口呆,剩余的五名灵女更是惊慌失措霎时赤红双目,泪流满面,显然她们刚刚并没有意识到与她们动手的竟是她们的姐妹!
  圣尊出手都没能阻止这一切发生,可见灵涯的法力实则深不可测,我攥着发抖的拳头拼命平稳自己的心绪,那一刻我甚至不敢去看无辜陨命的那可怜的姑娘,也无力去安慰秋意几人的悲伤。我深知此刻燥怒无用,我深深吸了口气,将手放在心房手指不由自主的微微抖了抖,便再次将目光与灵涯对视,她微皱了皱眉,然后轻叹口气,喃喃的说道:
  “何苦?!”
  说完她腾展衣袍将一股阴源之力团融于胸前,双目寒光一闪,身形向前顿力一挺,那团阴寒之气便迅猛向我袭来,我挥动圣舞盛击而上,就在二力相交之时,圣尊突然厉声一喝,腾现在我们面前,而我与灵涯那两股至极的力道尽数击于圣尊的身上…
  圣尊高拔的身躯如遭雷击,轰然跌落,我下意识的扑过去接住他,圣尊高大的身躯我只揽得住他半个肩膀,落地后圣尊已是肢节皆损、七窍出血!
  “老头儿你这又是何苦?!为了我怎么值得?!!”
  圣尊奄奄一息的说了句:
  “傻丫头,刚才她那一击你承受不了!快离开!我们不是她的对手!”
  “凤灵--!!”我唤凤灵来医护,自己腾身跃到灵涯面前,
  “已经这样还怎么离开?!”话音未落我便已经出手与灵涯近身相搏,我因知道灵涯紫灵咒的威力便全力迅猛与她搏击缠斗,灵涯的肉身在渊际以外是不很强实的,与她肉搏有绝对的优势!
  眼见灵涯屡屡被我重击,口中也流出血丝似乎要得手之势,突然她指尖在她眉心一挑,一道极细的血丝掬于她的指尖,随后她疾速一弹,冷不防的射进我的眼中,一时一抹温热充斥着我的眼眶,而眼前也渐渐被血色模糊。
  紧接着一股阴冷之气逼近,轰然撞没入我的身体,而我的魂神又再次被驱禁入我的元神空间内--灵涯再次附体!
  一切猝然恢复平静,灵涯轻叹口气说道:
  “你这性子我是真的很喜欢!待他日功成之后,我会给你个保全之法!你且先在里面待些时日,也无需为这些个俗事烦心,只好好等着我带你问鼎九天之巅!!”
  说完伸手在王殿空中一抚,一道水汪汪的屏帐显出,她一跃而入。里面赫然是一座挂着玄色络丝珠玑缦帐,燃着龙涎庹熏香的气派珐度的寝宫,在缦纱绫罗的锦床上与一名乌发齐腰的女子赤裸着纠缠一起的正是被紫灵咒惑控的--魔铘!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