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wu (书号3465)

第4章 知晓鸢之身世,姬言泪饮祭天

刚刚跑进南殿门,一路地就有淡淡的梅香扑鼻而来。
说来也奇怪,整座宫殿里每一株植物不论春夏秋冬,始终开不败,而宫中分东、南、西、北四殿和接见外宾的前殿都各有各殿的花色,我住的东殿是帅旗主打,爹娘所住的即是南殿,虽然夏天即将过去,但栽种着的梅开得正盛。
一阵风正吹拂而去,花瓣随风飘落,好不惬意。
我东窜西窜,边跑变笑,十分享受这种氛围。
“小言言,快到这来。”
我抬头就见着孝瓘爹爹搂着鸢娘亲的小蛮腰笑得万恶地看着我。
我身上一阵恶寒。
什么状况?派人来召见我,还笑得那么阴。但还是迈步向那边走去。
“孝瓘爹爹,召我何事?”
见他们旁边有碟梅花糕,我就抓了一块吃起来。
他也不答,只是看着我吃着。
我有些奇怪,直到感觉到什么,就终于不吃了。
“言言,如今已有14了吧,若是没有我们,你是否能活的依旧潇洒呢?”鸢娘亲走过来蹲在我前面,刚好和坐着的我一样高度,拂去我嘴边的糕渣子,银色的发落了地。
“鸢娘亲?”我有些愣神了,她从来没有这般不爱惜自己的头发,定是要发生什么了。我急地抓住她的手看着她。
“言言,是该告诉你了。你不是一直好奇娘亲打哪儿来么?”
“我不感兴趣了,我不要听。”我打算跑开,但发现我根本动不了。是孝瓘爹爹点了我的穴。
“放开我。”我等着他。
“言言,娘亲不是本族人呢。”她理着我被风吹得微乱的头发。
“...”我该说什么,该答什么,已经不晓得了。
“娘亲是从死里面爬出来的人啊,我来自一个被占领了的种族,我则是和你有如今相同的地位,当年我的父母拼了命的让我逃走,可惜还是被发现后又被逮了回来。我和王室亲戚们一同关在一间宽大的密室之中,当我还处于被抓回的万分惊恐时,人群中走出了一人,我认出了他,是我族祭司。他送我一杯银色的茶,告诉我喝下去,这样便会活下来长生不老不死,且具有相当惊人的技艺。但是在拥有这些记忆之前,必须见血,必须要看到自己至亲的人死去。”她顿了顿。
“当然他也是有条件的,他让我活下来,然后将害死我族的种族全部杀死。为了我的王室,为了能活下来,我自然是答应了。我喝下那杯茶。直至第二天,敌人将我们带到另一间密室,一一杀死。我气急,尖叫着,发现头发疯长,也变了颜色,那时我才想起我昨晚喝下的那杯茶水。敌人惊于我的变化,而我在愤怒中用这一根根活活将敌人全族给杀死。但因为时间的消逝,始终淡化了些愤怒,我渐渐消停下来。但我无法停止杀戮,直到...”
她看向孝瓘爹爹。“我遇到姬允。他将我带离人群,直到成亲,我变得平静,我享于姬允给我的一切。然而我也才发现,我竟是如此可怕。我不希望将来我的孩子会惧怕自己,因此我才迟迟不愿告诉你。”说完又看向了我。
“那为何现在才..”
“因为来不及了呢。”没等我说完,孝瓘爹爹就说了出来。
“言言,一山更比一山高,被更强的种族所压制,我族始终会将落没。然,我们不希望你死。”
然,我不希望你死...
“我要亲手毁了你!”从前的那个女人是这样说的,如今,他们却这样待我。
“所以我们要告诉你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凉凉地看着他们,哭了起来。
“因为你叫姬言。你是我们的儿。”
“言言。”鸢娘亲扯下一根发丝,手指绕了几圈,幻化成一杯朽了的器皿装的茶水。
“喝了吧。”我知道,那是母亲所说可以长生不老不死的茶。
我惊慌着:“我不要,我要和你们在一起。”我试图扭动身体挣扎逃跑,但始终徒劳。
“我不要一个人!我不要!”我开始尖叫。
“言言,喝了吧。”美髯公爹爹挥了下锦袖,我便张着嘴不能动,不能呼喊了。
我看着母亲抬手将那茶水倒入我的嘴里,我的眼泪顺着脸棱就滑了下来。
-----------------------------------------------------------------------------------------
帅旗:菊花的一种。
上一章第3章 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