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wu (书号3465)

第8章 寻不知

随一些农民的正确指引,我终于来到这座云雾缭绕的深山。说是“云雾缭绕”,似乎还有些美化了它。单独行走着,哪处都无法望到青天,来之前应该是接近正午,今天天气晴朗,本应该有强烈的阳光,现在却无处可寻。不只是天空,地面也是一片黑色,也许是地上会时不时冒出缕缕黑烟的缘故,只有蹲下身子仔细看才能明辨脚下到底只是铺满了的枯烂枝叶和零零星星的石子。
如今看不清前方,也摸不清身后,我再怎么镇定,但毕竟只身一人,现在心里也有些后怕。
我从随身的包中翻出司南,希望能找到点方向感,但是竟没什么作用——它在不停摇晃着。忍不住撇了下嘴,又将司南收进包里,想着带来的粗绳子也没有什么用处了。脚步没有停滞,眼睛不转移地盯向前方。
我脚步一直不敢停下,生怕一停就会有什么东西窜出来突然来个偷袭,越走越急,但是由于一直没有休息过,体力无法支撑自己,身上的食物也在绕山路的过程中渐渐吃完,水也喝光了,现在嘴皮也开始迅速干裂。
我心里开始发慌,这山太诡异,往常的山在如此黑灰的情况下应该是有些鸟兽的叫声,不过从进山到现在,除了自己脚踝上的叮当作响声外,没有听出一点其他声响,我告诫着自己,平静下来。
我尝试自己冷静下来,思忖起来,或许还有些办法,当务之急是必须先试着减少我的体力消耗。我又不敢停顿,心里越发矛盾,边走边想。
“啊!”想到我可以我运用祭天来使脚步轻盈,我便激动得叫了出来,但随即又懊恼自己并没将祭天铭记于心,灵活运弄。
想着也就换了个行走方式,走了许久,果然体力回升,走路竟也不费分毫气力。我有了一直将这种轻盈进行到底的打算,心里也轻松了不少。
等等——
仔细上前观察,这棵树是我方才经过的。
“看来传闻并非虚假。”我谈道,一路的寻找,多少也见过听过今夕山的故事。也有不少人劝我这一小毛孩童别去冒险。
“何夕山,只因为其中的人一直盲目行走,周围又灰蒙一片,不晓得现在何年何月,不晓得几时几分能出去才取的名字吧。”
没有听说过有谁能从山里走出,只听各族人民只要谁走进了山,那人的家人便可以开始办丧事了。
“呼。”叹了口气,我挫了下衣服的边角,撕成小片系在眼前的树上,不断向前径直走着,顺手就扁系上了经过的树木。这像是个阵子。
依照我内心所想的,果然回到了那棵刚开始系带的参天古木前,只是好像比方才所处位置偏折了角度,我想了会儿,再拾起脚边的三两石子。
假设原所处位置为A点,现所处位置为B点,以A点位轴,则B点就在A点的大约北偏东30°,然又站在B点,径直走下去,似绕了个圈地回到距B点西偏南60度。
“唔。”闷哼一声,如此计算类推,若要绕出此圈,就要从北方绕回南方从A点的北偏东60°一直志正南方向,还需走个四圈左右。
想通了就好办了,我按这想法走,没绕一圈天色就明亮些,终于到走最后一圈,尽管雾气仍浓,但是也从黑、灰转为墨、白了。
在走一圈,白昼就尽展出来。
我——就这样误打误撞出来了!
终于停下脚步,打量着身边的山石,这才发现我到了山顶。
只是山顶不是很尖,上面竟有一平地和一座梨园子。
正想着,一只手突的搭在我的手腕上,我吓得立即挣脱,想看清身后的来人,利用几天连连用脚点地退了几丈远。
上一章第7章 踏出红墙
下一章第9章 遇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