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wu (书号3465)

第16章 我一直在这里

娘亲自然得给你配了个武器,”我不禁红了脸,哪能告诉她使用Internet偶然知道的,“是从民间的书上看到的。”在宫里面闲着无聊不仅学习了多门课程,时有翻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籍,我想,这样说也就不会有疑吧。
果然,大家都没有疑意,只是看着娘亲想让她继续刚才的话题,娘亲这才道:“既然找来了不知火,娘亲自然得给你配了个武器,这是精神所化,可刚可柔,也极富灵性,加上这不知火...”她顿了顿,偏头看向凌空的孩子,“只是,你可愿意?”
山童·不知也不说话,瞧了我一眼又转回头,半天才回答:“既然来了,便是愿意,言姬是我的主公,我自然听她的,她说什么,我便做什么。”
我有些不忍,毕竟只是个孩子,让他在一个冰冷的器具里带着。
“不知...”我起身想拉他,可是手却从他手边穿了过去。我有些呆愣,在山上的时候,明明可以牵起他,手就这样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背对着我的他似乎感觉到我的尴尬吧,他转向我,继而牵起我的手来“这不是我的实体,山上的时候是因为我并没有与你融合,现在...”他的指腹抵在我的心口上,“我一直在这里。”
原来是这样,朝他笑笑,表示自己不在意了。但突然有感觉到,他的手..
我忙退了一步,虽然这身子才有14岁,但毕竟灵魂还是成年了,有那么些意识。
这次换他的手停在空中,我脸红的将他的手抓下来牵着,这样一个孩子,我想一直心疼他。
沉默了半天的娘亲又出了声“那么请到这里面来。”她抬手示意向弓。
不知看了我一眼,我自然放开他的手,他抬起手来在我额上一点,不知的身子就从透明清楚了些,再看着他走向娘亲。只见他在弓上摩挲了会儿,转头对我说“只要你唤我,我便会幻化出来。”一阵清风吹了过来,不知随风散了开来化成红色的数万粉末朝着弓迎了过去。
过了半晌,娘亲举起弓翻转了下面对着我举了一下,“快快回归汝主身边。”只见那张弓就直朝我过来,带起了一阵强风,正想反射性的闭眼,就从眼缝里看见它停了下来,弓黑了大半,渐渐地,就成了深黑,至纯黑。
我抬手接下弓,朝它念到:“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疯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我摩挲着它,心中蓦地想起李白的《侠客行》,这张弓从内到外散发着一股霸气,尽管意境不匹配,但是我也希望将来我也会运用它至“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潇潇洒洒活过我自己。
我来了兴致,对它道:“今后我便唤你拂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