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wu (书号3465)

第19章 第二次那么宝贝个人儿

“主子。”后背一阵清风吹过,我转头回看,是炎连。眼睛扫过石桌,饭菜已经端上了桌子。
撇了撇嘴:“炎连的效率还是没人比得上呐,功夫也有不少进展了。”从摆菜的声音大小就能听出来她的武学确实有了进步。我坐下来,看着这桌上三两的清淡小菜,拈起筷子吃起来。不论菜种、菜色、香味儿都是上好,但这明明只是几盘清淡和朴素,正合适沐完浴后我的胃口。宫里除了爹娘,也就是炎连懂得我的口味。
想着吃了也差不多了,站起身子来伸了个懒腰。
“炎连?”
“主子。”她闻声上前一步。
“领我去孝瓘爹爹那儿。”
“主子请。”她微微测了下身子指向北殿的方向,我迈开步来,炎连尾随着。
——
刚跨入北殿大厅,就听见一声爽朗的笑声。
一席奢华的膳食还摆在圆桌上,桌边有两对夫妇在谈笑,不用多想,这一对是孝瓘爹爹和鸢娘亲,另一对就是息夫夫妇。他们对望着,是不是揶揄几句,像是现代的同学聚会,久违,而又自然。
孝瓘爹爹像是注意到我进了殿厅,向我招手示意让我过去。
我顺着他的意思过去,这才仔细瞧见息夫夫妇的模样。
男的就是息夫大夫吧,不得不承认他也是美男一枚,且和孝瓘有得一拼,就是书卷气重了些,又不像孝瓘的骁勇霸气,还有丝隐约的绝尘之意。
息夫夫人长得更好,直发被绾成妇人的式样,眉眼间还透着英气。
真是对怪异的夫妻,我是这样认为。
“孝瓘!”我一来到爹爹面前就扑在他身上。
他顺势将我抱起来坐好,让我面对着他:“没大没小的,说了要叫爹爹的。”他宠溺地刮了刮我的鼻子。
“呜。”我有些扫兴地梭下他的身子来哼哼,在别人面前十足做了个娃娃。
我很少叫他孝瓘,一般也要加上“爹爹”二字,他听过我这么叫他,也时时纠正,可我死也不改。
“哈哈,在隐居这几年里我就十分想看看君上一直不让露面的小宫主,如今见着了如此灵秀的她,也是息夫家的幸运啊!我我息夫旻在允弟身边多年,除了在‘乱劫’大发雷霆,发了疯地保护鸢弟妹,这回倒是第二次那么宝贝个人儿。”原来是叫息夫旻啊。
我也没向息夫旻搭话,朝孝瓘看过去:“乱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