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wu (书号3465)

第20章 无从开口,亦是不值开口

“当年我的武艺不晓得是被谁发觉,一时就传开了去,各族名门的练武之人都纷纷寻找我以求切磋学习。虽是小道消息,但武林中人对更上乘的功夫本就有着执着的追求,不论真假也要求个亲眼证实。我也本想掩掩就过去了,毕竟总归是传出去的小消息,哪知追来的武林武士竟是那般穷追不舍。当是时,我已与姬允相惜,我碍于掩藏,但姬允的武力终归有限,寡不敌众,眼见姬允有些损伤,顾不得什么,便与其相博,料想了必会暴露自己,后头我也并未伤他们的人一寸一毫,饶他们不死,想他们或有退辞之心,怎想变本加厉,竟打起族人的名号,来一致逼我。姬允甚怒,被激得与那些大大小小各色种族搏拼。至今未了,但毕竟牵扯了种族的利益,在最盛时期也被称为‘乱劫’。”鸢娘亲知晓孝瓘不便解释,便接了话。
“如今虽也过了近二十多年,事也淡了大多,可许多种族不惜以‘乱劫’为籍口,挑拨种族关系,以达吞并其他。”息夫旻插了句话。
我淡淡看他一眼,他曾今毕竟是孝瓘的左右,知晓其中的利害也可想通,‘祭天’鲜为人知,鸢娘亲方才的答话以常人角度并非有所异常,但我明白她口中所谓“武艺”是什么,也明白他孝瓘们除却我对外界的他人关于“祭天”只字未提,如此,息夫一家即使再与我们亲密不过,也不知鸢娘亲是祭天者。
我点点头,许多事,还有许多,他们并没有告诉过我,可大概或是无从开口,亦是不值开口吧。
“不是听说伯伯家还有个小哥哥吗?”我有意转移话题,欲让气氛回转些。
“一路奔波,我召他去西殿歇息了。”孝瓘俯身抚了抚我束起的发。
“西殿?”我挑眉看他。
访客一般被置于专门为其建制的院子,西殿从没有打算让人呆上段时间。
“我同鸢已认息夫家的儿子为义子,而息夫夫妇归隐不再出山,其子留在宫中从此与我们生活。非客,理应住进西殿。”
我抿嘴不答,我心中自是讨厌息夫旻这人,但有未瞧见他们的儿子,也没有理由的去评论,他们两个认他做儿子是看在息夫旻兄弟一场,兄弟进山,又要让儿子见世面、长长见识,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心中那莫名的欣喜与彷惶,使我顿感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