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韩毅晟点燃了一根烟,轻云吐雾起来。深沉的黑眸隐忍着丝丝的痛苦。
回美国?怎么如此的突然?端木琳微愕过后,一脸的不赞成的说道:“为什么?你不爱恋沁,还是恋沁一直不肯低头答应你的婚姻?”
韩毅晟轻吐一口烟雾,白茫茫一片的烟雾随着微风的吹拂,沿着往夜空飘散。
“不是!我想让两人静一静,有个私人的空间,我想让恋沁好好的想一想……”
端木琳摇头打断韩毅晟未说完的话语,急切的说道:“你这样做,不怕恋沁会胡思乱想吗?说到底美国还有一个爱你的女人在等你回去,我认为这是一个借口,借口离开恋沁的身边。”
韩毅晟将抽了一半的香烟丢掉,烦躁的转过身面对一副咄咄逼人的端木琳,“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这样想,回美国真的想让两人想清楚,我不想恋沁将来会后悔,说到底恋沁对这桩婚事很反对,所以…我在打赌…”韩毅晟烦躁的揉乱着一头黑发。
端木琳没有反驳韩毅晟的话,她在分辨韩毅晟所说的话里的真假;打赌?打赌恋沁会不会到美国追回他?要是恋沁不去美国呢?他岂不是打赌输了吗?
端木琳无奈的摇头,微扯着娇唇,揭了开,开了合,如此的重复着。
“离开美国的这段时间,恋沁要拜托你这个表姐照顾了!认识你,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这段时间帮了不少的忙,有空的话很欢迎你到美国作客。”韩毅晟抓起端木琳的雪嫩小手,在手背上烙下一个温柔的轻吻。
端木琳并没有缩回手,因为她知道这里美国人应有的礼仪,就因为端木琳的一派闲适,导致刚醒过来的孤恋沁误会了这一幕,因此她对端木琳起了怨意跟妒忌。
翌日
在半夜醒过来没有睡过的孤恋沁,在清晨时分小睡了一会。
对面卧房的端木琳也一夜无眠,睡不着的她梳洗完毕,换上外出服追上刚走到花园的韩毅晟。
“我送你到机场,免得浪费时间招部计程车,赶不上往旧金山的班机。”端木琳匆忙的交待了一声,急急的往车库走去,开出她最喜欢的红色跑车。
从她到舅舅的公司上班第一天,她就开始去学考车牌,学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端木琳终于拿到了车牌,在舅舅经过人脉关系的介绍下,她买了部自己最喜欢的跑车作为上下班的待步工具。
端木琳将跑车驶到韩毅晟的身边,按下车窗,说道:“上车吧!我怕你赶不及班机。”
韩毅晟看了手腕上的名表一眼,端木琳说得没错,坐计程车的时间只怕会赶不上班机,既然端木琳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好拒绝。
韩毅晟坐上端木琳的跑车,黑眸仍不忘往孤恋沁位于二楼的卧室。
恋沁,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是不是?我会在美国等你来的。
端木琳闲熟的将跑车驶上道路,在转角处恰巧与一部黑色的法拉利往相反的方向碰撞。
专注在开车的端木琳并没有发觉黑色法拉利的男主人带着一道灼热的妒意往他们投射过来。
心思比较细腻的韩毅晟适时与男人的怒眸在空中交汇,韩毅晟抿着性感的薄唇,给予男人的一个浅笑。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男人肯定跟端木琳脱不了关系!
韩毅晟收回玩味的视线,闭上黑眸假寐。
梳洗完毕,换上制服的孤恋沁,背靠在阳台上的栏杆。脸色疑重的看着端木琳将跑车驶离花园。
昨晚那刺眼的一幕一下子窜进脑海,孤恋沁神色苍白的凝视着转角处的一部黑色法拉利跑车。
没有心思细想的孤恋沁,烦乱的折回卧室,慢吞吞的拿着背包走出卧室,往一楼走去。
餐厅里早坐着她挚爱的父母亲,毫无心情的孤恋沁淡淡的向孤家夫妇打了声招呼,吃着管家递过来的早点。
没有韩毅晟坐在身边的孤恋沁显得十分难过,她草率的吃完早点,跟孤家夫妇打了声呼吸,便拿着背包出门了!
一直垂下头走路的孤恋沁,在转角处不小心与人撞上了,被撞疼的地方隐约间传来痛意,孤恋沁揉着被撞疼的地方,脸色显得有些难过。
男人将孤恋沁掉下的背包捡起,渡步到孤恋沁身前,交还背包给她,“你掉下的背包。”
孤恋沁隐着痛意,神色不悦的抬起头瞧向来人,“该死的你,撞到人了都不会说声抱歉的吗?”
男人挑起一道眉,依他没有记错的话,被撞到的人应该是他吧!想不到这个高中女孩却恶人先告状。
男人的脸色虽有些不悦,但对孤恋沁来说却没有对他产生惧意,反而对他充满着怨气跟漫天的怒火。
孤恋沁虽对男人充满着怒意,但当她跟男人接触的时候,心中涌起一股熟悉感,但这股熟悉的感觉只停留一分钟的时间不到。
孤恋沁气愤的接过背包,脸色极为难看的从男人身边走过,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男人冷视着越走越远的纤细背影,性感的唇瓣微微扯出一抹浅得不能再浅的笑痕。
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好像某一个人……而那个人,却背着他跟另一个男人走在一起,这莫名的背叛,他一定要让她尝试背叛他的下场,有多么的凄惨……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