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夜晚的海边,异常的宁静。
从车上走了下来,孤恋沁伸伸懒腰,望着前方一片无际看不着边的大海洋,深吸一口气,随意往沙堆上一坐。
炎热的夏风徐徐地飘来舒服的微风,虽然现在是8月份,但海风依然的强劲,但却不觉让人感到寒冷。
杉泽皓也默默的站在孤恋沁的身后,默不吭声的陪着她吹着海风。
没有任何的胡思乱想,只是单纯的吹着海风,望着漆黑的海洋,聆听着那一浪接一浪的呼萧声。
好美,好动听!
沉静的心灵在这一瞬间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
好安祥,没有任何的烦恼,单纯的欣赏着那波浪的悦耳声音。
孤恋沁双脚屈起,双手圈在漆盖上,静静的望着远方,而脑海得到短暂的休息。
不再胡思乱想,不再感到痛心,不再感到…茫然!
杉泽皓也点燃一根香烟,坐在孤恋沁的身边,陪着她默默的沉思。
“冷吗?要不要穿件衣服?”收回远去的视线,杉泽皓也体贴的问道。
“…谢谢!我还不冷。”现在的她,只想吹海风,将那烦恼的事情吹走,将那些围绕着她转的悲伤飘离她的身边。
杉泽皓也静静地瞅着她,一副沉思起来。
一个花样般的少女,是什么事情会让她变成一副那么忧愁的样子?是她的男朋友吗?
男朋友?那么这意味着他是不是没有那个机会了?
他不是单纯的看了她的履历表跟证件才录用她的,也不是她是孤家的独身女,才录取她的。而是基于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他会录用她,是因为他想凭着自己一种感觉走,他想让这个女孩待在有他的视线范围内,他想每天都能看到她。
但他并没有去细想,这种感觉是人们所说的一见钟情!
海风依然的呼萧而过,也把她那把乌黑亮丽的秀发吹乱了。
杉泽皓也很自然的伸出手,帮她那些顽皮的发丝抚到耳后。
“…谢谢!”孤恋沁并没有转头瞅他,眼睛依然望着漆黑一片的大海。
“不用客气!这个星期天有空吗?要不要到海边玩玩?”好有诱惑的邀请啊!该答应吗?但是后天她要到韩毅晟的公寓照顾他。
“没空?”是因为要陪男朋友吗?
孤恋沁视线一转,视线落在一脸期盼的俊脸上。“不是!…那天只是…”只是什么?都被他伤成这样,难道还是要去照顾他吗?
难得有人约,何不让自己好好玩一天?
“可以!后天你到我公寓来接我,我们一起去。”这是不是间接给了杉泽皓也的机会?是也好,不是也罢!
只要两人高兴就好了!她没有想别的。
“好!”听到孤恋沁的答案后,杉泽皓也高兴的倾头在孤恋沁的额头上烙下一吻。“还要吹海风吗?”
突兀的吻让孤恋沁顿时烧红了粉颊。
孤恋沁转过脸,望着看不着边际的海边,说道:“走吧!”再吹下去难保她不会病倒。
晚上的海风是很强劲的,但可以吹走炎热的暑气。
孤恋沁从沙堆站起身,拍掉沾到衣服上的沙粒。一只大掌向她伸了过来,孤恋沁抬头望着大掌的主人一眼后,没有多想,伸出她白净的小手交到他的大掌上,让他牵着她走向路边停靠的黑色法拉利。
坐上副驾驶座,扣好安全带,一股睡意侵袭着她。
杉泽皓也绕到另一边坐上车,望着晕晕欲睡的她,提议的说道:“累的话睡吧!到了,我再叫醒你。”
“谢谢你!”话落,孤恋沁毫不客气的睡了起来,让自己的背靠在椅背上,寻找周公去了。
杉泽皓也望着沉入梦乡的孤恋沁好一会,才发动引擎,驱车而去。
半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在一处公寓对面的路边停下,杉泽皓也并没有立刻叫醒她,而是让她多睡一会儿。
她太累了!除了白天上班外,晚上则照顾韩毅晟,最好的身体也有受不了的一天。
究竟这些日子,才能结束?
结束后,她的心是不是她所想的那样,毫无牵挂的离开,走出他的视线,将对他的爱冰封?!如果那么的舍得,这还叫做*爱吗?
杉泽皓也望着熟睡的她,依然的眉头深锁,究竟她做了什么梦?该叫醒她吗?再这样睡下去,难保肩头,腰骨会疼。
最后,杉泽皓也轻摇着她的肩膀,唤醒睡梦中的她。
“恋沁,醒醒,到家了!”
“…嗯!”孤恋沁睁开蒙胧的睡眸,望着眼前俊帅的男人。
一下子的瞌睡虫烟消云散。
“到了?”
“是啊!你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累的话进去睡吧!明天我可不想看到自己的秘书顶着一双熊猫眼上班啊!”杉泽皓也打趣的说道。
“才不会咧!”孤恋沁立刻反驳他的话,还调皮的向他吐吐舌。
好可爱的孤恋沁!
如果没有韩毅晟的出现,她应该是活在无忧无虑的世界的。
“小心开车,明天见!”孤恋沁打开车门,踏出双脚,转头对杉泽皓也说道。
“嗯!明天见。”杉泽皓也回以一抹耀眼的笑容,跟她摆摆手,驱车离去。
孤恋沁目送杉泽皓也离去后,才转身往公寓走去。
深夜了,若欣应该睡了吧?!
抽出一串钥匙,打开门,凭着微弱的月光以及一盏小台灯看到一抹倦缩在沙发上的身影。孤恋沁并没有开灯,缓步来到黎若欣面前。
轻摇着熟睡的她。“若欣醒醒,别着凉了!”
黎若欣睁开充满睡意的双眸,望着站在她面前的孤恋沁,“你回来了!吃过晚餐了没有?”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晚餐咧!
都深夜12点钟了!
“回房睡吧!别着凉了!”孤恋沁再一次提醒她,将手上的一串钥匙放在小茶几上,放自己的房间走去。
黎若欣并没有立刻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尾随孤恋沁进入她的房间里,只是站在房门边,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你去海边了!”
“你怎么知道?”从她踏进家门口,她都没有说过自己的去处呢!这女人怎么会知道的?
黎若欣赏了她一记白眼,说道:“闻到的!从你进门到叫醒我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你跟谁一起去海边了?”
“……”
这女人什么时候学得那么三八?
孤恋沁的无言,看在黎若欣的眼中就是:要死了!恋沁什么时候学会了一脚踏两条船?
“恋沁,你是不是交了男朋友?”她该不会想要瞒住她吧?
交男朋友?她的想象力真丰富,不去当小说作家,真是浪费人才啊!
孤恋沁将那一记白眼偿还给她,一副没好气的说道:“工作刚刚上了轨道,我哪有美国时间去交男朋友啊!赚钱还来得重要吧!”对于现在的她经济来说,赚钱是最重要的。
虽然,表姐跟姐夫在临走前,给了她一笔钱,当短暂的生活费花用,但她觉得自己赚来的钱花得最值得,最有价值。
经过这一切后,她真的学会了很多东西,也成熟了不少。
以前,什么不懂的千金小姐已经不复见了,现在的她是一名落难千金后的重生吧!虽然这段时间经过了很多波折及打击,但她知道只要过了这段时间后,什么都恢复了!
“恋沁,你总不能照顾一个行动不方便的男人吧?你应该趁年轻的时候,交个男朋友啊!”站在朋友的立场,她当然想恋沁能跟那个男人走在一起,可是这一段时间他们两人并没有任何的进展,每次从那男人的家里回来,不是受到伤害,就是郁郁寡欢,好几天都默不吭声的。这样还能期盼他们有所进展吗?
她真不懂她为什么要那么劳心劳力的去照顾讨厌她的男人?
都被伤成这样了,还那么的接受,她真是无可救药的了!
“安了!等我赚到钱了,我再考虑一下交男朋友的事情。”现在的她可没有心思想这些,她只想韩毅晟的双脚康复了,她就能过自己想要过的新生活。
所谓的新生活没有他,没有他给予的伤害,没有他的视线。是的!她所想要的就是要这样的生活。
从她拔下戒指的那一刻开始,她不在是那个爱他的孤恋沁。
现在的她,是一个向往自由自在的孤恋沁。
照顾他,只是还清对他的情债,情债一旦结束后,他们就恢复到一条没有任何交集的平衡线,两人井水不范河水。
黎若欣翻翻白眼,不再在这话题上打转。
“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有课,我要去补眠了!”
“去吧!别累了才好!”孤恋沁目送她离开,才带上门。
拿着睡衣走进浴室将身上的海味冲洗干净。半小时后,一个干净清爽的孤恋沁从浴室走了出来。将那把乌黑的发丝吹干后,才躺上舒服的床上,闭上眼再一次往周公的家里而去。
次日
“孤秘书,整理一份宋氏的合约给我,待会要用。”杉泽皓也打了个内线给孤恋沁,语气颇为沉重。
“…噢!好!我现在就去整理给你。”说完,孤恋沁挂上电话,手脚利落地整理宋氏的资料跟一份合约。
五分钟后,孤恋沁拿着合约来到总裁室轻轻地敲了下门,扭开门把,走了进去。
“总裁,这是你要的合约,我都整理好了!”公私分明的她,在公司一向直呼杉泽皓也为总裁的,私底下则叫杉泽先生,或者在他的要求下叫他一声皓也。
有时候,他比任何一个小孩子来得任性。
所谓相处久了,就知道人的正真本性吗?
孤恋沁甩甩头,将那些疑问甩出脑海里。
“很好!效率不错,待会陪我到宋氏一趟,将这份合约签了,我们公司就能跟宋氏可以长期合作了!”杉泽皓也站起身来到孤恋沁面前,说道。
“真的吗?”宋氏?!陌生的名词,她应该要见识一下大企业的公司的。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见识一番,她当然不会推拒咯!
“什么时候过去?”她有些迫不及待了!
杉泽皓也望着一脸兴奋的她,沉思了一会,说道:“现在吧!你去整理一下,可能下午不回公司了!”
大公司的总裁都是那么多聚会的吗?签完约,还有事情要做?
“今天是星期六,签约成功了放你半天假,你说还要不要回公司?”杉泽皓也瞅出她脸上的疑问,解释的说道。
“…噢!”一副了然的孤恋沁点头对着他说:“我还以为你还有事情要处理,所以不回公司。”想不到她这个上司不单为人好,还那么的体恤他人。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上司,领导!
“没有!”
“那我先出去了!”孤恋沁说完,不等他的回应,离开总裁室,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整理一些琐事,直到一抹高大的身躯出现在眼前。
两人才相偕离开办公室,往电梯走去。
半小时的车程,法拉利在宋氏的地下停车场停下,孤恋沁率先步下车,手上则拿着一份与宋氏的合约。
“走吧!别让宋总裁久等!”杉泽皓也越过孤恋沁,往宋氏的大楼走去。
孤恋沁则尾随跟上,一路上,对宋氏充满了好奇心,两人走进大厅,接待小姐便走了上来,知道对方得罪不得的接待小姐引领着杉泽皓也来到电梯。
打量着华丽的大楼后,孤恋沁小心翼翼的问道:“宋氏很大耶!不认识路况肯定会迷路。”
杉泽皓也低声笑了一下,取笑的说道:“你是路痴啊?不认识路况可以问人啊!”
孤恋沁抬头对上一脸忍着笑意的杉泽皓也,鼓着腮帮子的啧道:“笑笑笑,笑死你好了!”他好可恶耶!人家只是随便的说一说,他就那样取笑她,真过分!
“好好,我不笑就是了!别生了好吗?”话虽是这样说,但杉泽皓也并没有将笑意收敛,反而不受控制的大笑出声,“哈哈……恋沁你好可爱!”
她可不可爱?关他什么事噢?好讨厌噢!
“不准再笑了啦!再笑把你笑死算了!”哼!那有人那样过分的?明明说不笑的,他还笑得那么狂妄,啊——最讨厌他了啦!
叮!一声,电梯门往两边打开,孤恋沁气鼓鼓的踏出电梯,看也不看身后依然在笑的男人。
脸上的笑容看到来人后,收敛了起来。冷声的对来人说道:“宋总裁在吗?”
“在!我们总裁已经等你们很久了!”秘书小姐一板一眼的说道,脸上的神情如寒冰般的冷寞。
这里的人都是这样的吗?很骇人耶!
最骇人的莫过于她这个顶头上司,刚才不管她怎么要他不要笑,他就跟她作对般的越笑越大声,到最后笑得更加猖狂,但他的笑容却那么让她怦然心动。
不!不会的!她怎么可能会对他的笑容有感觉?这一定是错觉,不会真的!
但,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他改变了她很多啊!
在他面前,她很自然的恢复到读书的时候,那无忧无虑的日子,以及她的生气!
他总有办法会让她气个半死不活。
虽然两人认识不久,但在他身边,她就会很自然的流露出自己被埋没的纯真。
因为有他,不在那个没有灵魂的孤恋沁,在他面前,她都会表露出自己最生动、最调皮的一面,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这一切都在告诉她,她没有韩毅晟,她一样活得潇洒、自由、幸福吗?
杉泽皓也停下往前走的步伐,转身往呆愣在一旁的小女人走去,说道:“怎么了?还在生气?”这小女人怎么老是记仇?
玩一下也不能玩吗?那么小气真不干爽!
“哼!”孤恋沁给了杉泽皓也一个脸色看,越过他,跟上正在等候的秘书小姐走进总裁办公室。
杉泽皓也摸摸鼻子,跟了上去。
总裁室里,孤恋沁默默的坐在杉泽皓也的身边,倾听着他们的签约内容。
敛去刚才的捉弄,在工作上,杉泽皓也是如此的让人着迷的。男人在工作上都是如此的吧!孤恋沁视线一转,双眸不经意扫到对面的宋宣寒身上。
她表姐夫的弟弟,应该也算是一场亲戚关系吧!不过在关系上,好像疏得很远,两人都扯不上边。
望着同样认真的宋宣寒,孤恋沁对他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可能在接触上少吧!对于他个人,她不好给予评论。
半小时过后,孤恋沁被杉泽皓也捏了一下,吃痛的孤恋沁惊呼的喊叫出声,“啊——!我的妈啊!痛死了啦!”
孤恋沁气鼓鼓的望着罪魁祸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杉泽皓也再一次毫无形象的大笑出声,“哈哈…”
取笑的笑容让孤恋沁的额头顿时出现几条黑线,极力隐忍的火气终于要爆发了!
孤恋沁抬手,拿着一份资料往杉泽皓也的头顶上大力拍去。
啪——!
响亮的声音并没有立刻让杉泽皓也扯住嘴角的笑意,虽然这一下是孤恋沁使尽吃奶的力度拍过去的,但对于杉泽皓也来说却是不痛不痒的。
“亲爱的,你想谋杀亲夫啊?”
望着那吊儿郎当的杉泽皓也,孤恋沁恶狠狠地泼了他一盘冷水,“谁是你老婆啊?不知羞耻,哼!”
“刚才是谁回应了我的话,那就谁是我的老婆。”杉泽皓也撒赖的说道。
越捉弄她,越感觉生活上增加了不少乐趣。
这小女人真的太过可爱了!越来越喜欢跟她相处的日子了!
一直不吭声的宋宣寒将这对欢喜冤家的相处情形尽收眼底,鹰眸微眯,一抹算计的光茫掠过,两秒钟不到,消失得很彻底,让人感到措手不及!
上一章第89章
下一章第9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