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有事?”萧尘俯身,看着知道自己腰间的孩子,不由得皱了皱秀眉。这孩子当真是轩辕清的儿子,轩辕凌的侄子么?实在是太弱了。萧尘不喜欢孩子,所以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无子而遗憾过,但是她更不喜欢懦弱的孩子,这轩辕余到底还是皇室子弟,从小跟着苏颜,怎么这么懦弱,声音怯生生的小的像蚊子,如今连与她对视也不敢,只是拼命地往后缩,既然如此,他又来找她做什么?难道是太后和苏颜对他不好?很快她就推翻了这个猜测,太后生性平和善良,绝不会无端伤害一个孩子,苏颜也不屑此事。轩辕余靠着假山,咬着薄唇可怜兮兮的望着萧尘,“母……母后,儿臣……的亲娘在哪里去了?”
  萧尘看着他,“为什么这么问?”轩辕余含着泪道:“宫女说母后和父王不喜欢瑜儿,瑜儿不是母后的儿子。那……瑜儿的娘呢?瑜儿想要见娘。”萧尘正要说话,几个宫女嬷嬷急匆匆的过来,“小殿下,你怎么在此?急煞奴婢们了。”然后才连忙向萧尘行礼,“王后娘娘千岁。”萧尘挥手示意她们起身,领头的嬷嬷上前道:“娘娘恕罪,小殿下从书房偷跑出来,太后娘娘和太妃娘娘都担心得很。奴婢……”萧尘也不为难她们,“你们带他回去吧。”
  “是,奴婢们告退。”看着几人拉着轩辕余离开的背影,萧尘淡淡道:“这几个宫女对轩辕余倒是尽心。”这么急冲冲的赶来,又急忙拉走了人,想必是怕轩辕余惹怒了她吧。秦洌淡淡道:“清王在宫里并不是完全没有势力。”萧尘了然的点头,“这几年清王到是安分不少。想必都是为了这个儿子。叫苏颜盯紧一些,轩辕余若是一直安分守己也就罢了,不然的话……”秦洌点头,“主子放心,我会处理。”
  “王后娘娘,陛下和玉相有请。”匆匆而来的是千秋殿前服侍的宫女,萧尘点点头,也不答话,带着秦洌往千秋殿而去。
  轩辕凌和玉连城坐在御书房里,玉连城依旧是一脸淡然的微笑,轩辕凌悠闲地坐在书案后面,眼里却带着笑意,很显然,他现在心情不错。看到萧尘进来,立刻迎了上去,“尘。”萧尘不理会他的殷勤,径自看着玉连城,“有什么事?”玉连城点头笑道:“确实有事。”见萧尘挑眉,慢悠悠的补充道:“对咱们来说是好事。”被轩辕凌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萧尘道:“说来听听。”玉连城看着她,平静的道:“沈瑜入狱了。”
  萧尘一愣,端着茶杯的手却稳稳地连晃也没有晃一下。垂下眼,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才道:“怎么回事?”轩辕凌笑道:“还能有怎么回事?功高震主啊。你那个三哥从来就不是什么用人不疑的人。再加上有人在身边煽风点火,沈瑜那性格想不倒霉都难。”看到萧尘的眼神忙举起手叹道:“尘,不管我的事啊。”萧尘弹指,沉吟片刻,“尉迟龙?”玉连城笑道:“不错。尉迟龙等了三年想必也耐不住了。因为地理原因,不动龙腾,他无法他出逐鹿中原的第一步。”萧尘眉间闪过一道冷光,“先除了沈瑜再进攻龙腾?确实是不错的计划。可是……尉迟龙太贪心了。”轩辕凌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你也想分一杯羹?”萧尘冷笑,“不是分一杯羹,龙腾就算我们无法全部吃下来,我也不会留给尉迟龙。”玉连城皱眉,有些疑问的看着她,“尘,你很讨厌尉迟龙?”萧尘点头,大方的承认,“没错。”尉迟龙或许雄才伟略,也算是个绝世的人物,第一次见面萧尘对他印象也算不错。可惜,见过夜色之后萧尘对他就只有不屑了。利用一个女人的感情,却又同时放不下另一个女人。这样的男人在萧尘眼里比那些平凡无用的男人更讨厌。
  “既然如此,咱们也准备着吧。正好该看看老七在边境有没有进步。”轩辕凌很好商量的同意萧尘的打算。萧尘摇头,“不行。”
  “不行?”轩辕凌不解。萧尘道:“尉迟龙暂时没空对付龙腾。我要去一趟龙腾国。”玉连城明白萧尘的心思,俊眉轻皱,有些担忧的看着她,“你想救沈瑜?”萧尘道:“沈瑜是个人才。若是能为我所用有何不可?”玉连城摇头,“沈家对龙腾国忠心耿耿,就算杀了他他也绝不会背叛龙腾皇室的。”萧尘并不在意,微笑道:“那是我的事。我既然去了自然会有办法。”轩辕凌撑着额头,无奈的看着她,“尘,你若是一定要沈瑜,我请诚王叔走一趟就是了,不然我亲自去也可以啊。不还是留下吧。”萧尘摇头拒绝,“你和诚王去不仅更加危险,而且沈瑜是绝不会听你的。哼,杀了你倒是很有可能。”轩辕凌傲然睨着她,“沈瑜杀得了我?”不是他自负,就算是在完全公平的情况下,沈瑜也不可能杀得了他。何况现在不过是个阶下之囚而已。萧尘淡淡道:“总之,我去。”
  气氛有些古怪,轩辕凌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尘,萧尘冷冷瞥了他一眼,低头喝茶。玉连城眉毛挑了一下,轻咳一声,见两人都同时望向他,才笑着起身,“臣好有些事情待办。陛下和王后娘娘慢聊。”说完,从容不迫的退了出去,随便将站在一边的秦洌拖了出去。房里只剩下两人,但是谁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愿。萧尘悠闲地喝着茶,轩辕凌拿起朱砂笔批起了奏折。时间慢慢的过去,萧尘觉得茶已经喝得够多了,起身拂了拂衣袖,准备离开。轩辕凌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拉住她,“一定要去。”萧尘点头。看到轩辕凌眼中的忧虑,怔了怔,才抬手轻抚他额上的发,“你放心,我会小心的。”轩辕凌搂着她,深深地将脸埋进她的腰间,有些闷闷的问,“要我做什么?”
  “你同意了?”萧尘有些意外。轩辕凌无辜的抬起头看她,“你要做的事我有反对过吗?自己小心一点。还有……离沈瑜远一点。”萧尘一愣,许久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你……在吃醋?”轩辕凌白了他一眼,“不然你以为是为什么?有秦宫主跟着你,我可是一点也不担心你的安全。”萧尘只觉得一股气从胸间迸出,挥掌向着他的俊脸打了过去,“轩辕凌,你去死!”轩辕凌连忙侧脸让过,抬手接住了她的玉手,带着不正经的笑意轻轻一吻,“娘子,尘,生为夫的气也不用动手吧?”萧尘瞪着他,眼神看似冰冷轩辕令却能从里面看出一丝暖意,“我是去办事。你以为我是去做什么?”
  轩辕凌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招蜂引蝶。尘,你要不要回想一下你到底招惹了多少人?”
  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她什么时候招惹过谁?见她茫然,轩辕凌自然也没有笨的去告诉她,一个秦洌每天跟她同进同出已经够然他心里酸的仿佛天天喝醋了。若是再告诉她燕希和玉连城也同样对她情有独钟,那他的日子还要不要过啊?“总之,你记清楚了,救沈瑜可以,把他带回北晋也可以。就是不能跟他太亲近。不许对他好。”萧尘浅笑,“是不是最好不要对任何男人好?”轩辕凌心情愉悦的亲吻着她的秀发,理所当然的答道:“我活着就不可以。”
  无奈的避开他的骚扰,萧尘冷笑道:“陛下莫忘了,后宫里还有一位爱妃等待你的宠幸。”五年前,轩辕凌登基不久,萧尘就依照当初的约定迎林佳瑶进宫,封为淑妃。而原本林佳瑶掌控着的轩辕凌手下的情报组织则交由秋景天负责,并且等到轩辕凌的同意与血刹楼的情报组织合并。轩辕凌无趣的搂着她,“人是你弄进宫来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五年来,轩辕凌从不曾踏进淑妃宫里半步。萧尘非常不负责任的道:“那有不是我的妃子。”轩辕凌笑道:“可惜你是我的王后啊。王后,后宫的事,该是由你负责的吧?”萧尘秀眉一扬,轻轻弹了弹指,“没问题啊。臣妾这就去传旨,今晚就由淑妃侍寝。陛下好好享受吧。”
  轩辕凌苦笑,再说下去就麻烦了,“尘,我错了行不行?咱们不是该讨论你要去龙腾国的事么?那个林佳瑶她该在哪呆着就在哪呆着吧。你去龙腾国一切放心。我会帮你牵制尉迟龙的。”见他一副委屈的样子,萧尘无奈的摇摇头,靠在他的怀里静静地享受着这闲暇的一刻。
  回到离开了将近十年的龙腾,萧尘不由得也有些感慨。龙腾帝都的变换并不大,萧尘已经记得那些自己幼时曾穿梭其间的街道,天然居如今依然是龙腾数一数二的高级茶楼。但是萧尘并没有住进去,而是住在天然居对面的一家不起眼的客栈。这家客栈也是血刹楼名下的产业,就是因为天然居如今已经太热眼里,才刻意从新开的一家,店里的掌柜是苏颜手底下收集情报经验极老道的人,看到萧尘亮出的白玉兰花,便什么也不问,恭恭敬敬的领着两人到客栈后面的院子住下。
上一章第174章
下一章第17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