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看着眼前洁白的信鸽,手指微微的颤抖,可是,就是没有勇气去解开它,里面,会是怎样的真相?如果是真的,自己能接受那样的真相吗?还是,就这样,碌碌无为的,终其一生呢?
  定定心神,下足决心,伸出柔嫩的小手,将信筒取了下来。
  只见上面写着寥寥数语:
  千丝万缕无从解,如海深渊不得入,铁桶守卫镇心神,得窥一斑不知否?与家老爷关联紧,必是同足相残时,还请小姐明决断,我等遵从小姐令。
  看完后,絮儿将近虚脱,难道到最后,自己还是不能确定他和父亲的关联吗?可是,看着上面字里行间的意思,应该差不多吧?虽然不是太过于确定,也应有一丝的眉目了。
  难道?自己必须去证实吗?自己有证实真相的能力吗?
  看着絮儿突然瘫软无力,几个丫头全都束手无策,而身后突然走出来一个人,上来抱住絮儿就往屋里走,将几个丫头吓了一跳,反射性的去抓絮儿,定眼一看,居然是殷皓飞,慌忙将手全都撤了回来,脸也全都红了。
  看着依然没有知觉的絮儿,殷皓飞将她抱到床上,她就这样,呆呆的望着床幔,将自己封锁在小小的思想领域中;而他,也呆呆的望着她,心中多少怜惜,多少辛酸!
  轻轻的关上门,让絮儿一个人独自思索,没有任何的打扰,只因为,心中,依然有她。
  刚出房门,就看到传令官在外面焦急的等候,殷皓飞冷静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传令官抱拳回道:“启禀将军,皇城派兵前来围剿,我等是否立刻反击?”
  殷皓飞听了,思索一会儿,问道:“来兵多少?”
  传令官回道:“有五万人,并不是倾巢而出,据我判断,只是一部分的精兵强将,说不定只是为了刺探我们的虚实,再有就是,为了某个目的而来。”
  殷皓飞略微思索一下,笑道:“既然别人都送到门口了,再不出手,就显得我们胆小怕事了,不管他们是为了什么,先打下去再说,我与他们势不两立,今天就是决绝的时候。”
  即刻便命令道:“关上城门,让大家整装待发,我和萧亦然到城楼上先观测虚实再说,你去传令,让李慕新带重兵来保护柳小姐,再传令给宫南飞,让他保护好粮仓,这两个地方若有什么损失,唯他们是问。”
  传令官虽是不解,可是还是毫无异议去办了。
  城楼上,殷皓飞看着城外浩浩荡荡的人群,俗语说得好,人过一万,无边无沿,而今天,则是五万大军,阵势真是齐整,而他们好像并不急于进攻,而是悠闲的埋锅造饭,招猫斗狗的,一点大战即将来临的紧迫感都没有。
  萧亦然淡淡道:“看来,他们只是一个阵势,应该为了一个目的,说不定已经有人潜入西城了。”
  殷皓飞冷冷道:“也许,是为了一个人,很有可能是絮儿,絮儿掌控着我们所有的军饷,如果她不再资助我们,我们就等去断了后援,想要灭我们,就轻而易举了。”
  萧亦然立刻说道:“我带兵去保护小姐。”
  殷皓飞不紧不慢道:“没事,来的时候我已经让李慕新带兵将整个徐家包围住了,如果没什么事情,应该不会有意外。”
  萧亦然担忧道:“我怕他们派高手进来,到时候,进入徐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万一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可能全都不得好死呀。”
  殷皓飞安慰道:“别担心,夏麦已经全部进仓,这附近方圆百里的粮食已经全部被絮儿购买,就算絮儿有什么不测,也够时间让我们将她救出来,再说了,徐随风肯定没有购买太多的粮食,皇帝一定很生气,知道是絮儿购买,一定会来打粮食的注意,我已经让宫南飞把守粮仓,只要这两个主要的地方没事,其他的就好办了。”
  萧亦然无语了,自己想到的,殷皓飞已经先一步做到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第二日,只见城外官兵将一封信绑与箭上,射入城楼木柱之上,士兵看到,慌忙解下来,封于殷皓飞。
  殷皓飞正在议事厅和他们议事,看到此物,稍微犹豫一下,便打开要看,而旁人提醒他小心有诈,而殷皓飞只是微微一笑,便毫不介怀的就打开了。
  看过之后,殷皓飞怒气冲冲的将它丢掷于地上,气愤道:“痴心妄想。”
  众人不解,慌忙捡起来,只见上面写道:“殷贼听令,皇上喜你是人中豪杰,不忍杀害,而皇上近臣徐随风之妻柳絮儿,不守妇道,私自逃离家门,近闻是尔等藏匿于西城,若将她交出来任由皇帝发落,则饶了尔等性命,而尔等则可多活几日,若不然,即刻攻破城门,取尔性命,到时后悔莫及,思虑周详,万务后悔。”
  众人看过,全都不语,虽然皇帝美其名曰是为了臣子的一个女子,可是真正的目的,一定还是为了夺得西城,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依现在兵力的悬殊,如果硬碰硬,西城是必输无疑的,这,也是毋庸置疑的。
  而絮儿也是西城最大的军饷供应商,如果失去她,西城,照样,不复存在。
  全都看向了殷皓飞,殷皓飞几乎眼中喷火,大吼道:“我与狗皇帝势不两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真小人,你的狼子野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想要我乖乖投降,门都没有,我势要与你决一雌雄。”
  正当他们义愤填膺之时,突然有人来报:“将军,大事不好了,柳小姐被人劫走了。”
  殷皓飞大吃一惊,不经思虑,便跑出了议事厅,而他们也是一愣,赶忙跑出去了,邱融白本来也是跑出去的,可是他看了一眼报信的士兵,稍微一愣,继而问道:“你是那班的?我怎么看着你那么面生呀?”
  士兵慌忙答道:“我是三班的,刚刚收到消息,便来通知将军了。”
  听了此言,邱融白更是大惊,他大叫道:“来人呐,见此贼子给我拿下。”
  左右答应一声,不一会儿便将来人五花大绑起来,那人惊慌道:“我是来报信的,你们为什么抓我?”
  邱融白抓住他的衣襟,厉声问道:“是不是狗皇帝让你来的?他是不是就在城外?他为什么要让你调虎离山?是不是对殷将军不利?”
  士兵听了,稳住心神,不慌不忙的答道:“参谋,小人不知道您为何对我产生怀疑,可是,我真的是西城将士,还请明察。”
  邱融白冷笑道:“别在我面前耍花招,西城士兵从来不分班,你居然说你是三班的,你不是奸细是什么,快说,要不然我剁了你,将你大卸八块。”
  士兵听了,耷拉下了脑袋,慌忙说道:“参谋饶命,我只是一个小卒子,是奉刘将军之命来报信的,至于皇上在不在城外,我就不知道了。”
  邱融白大惊,难道徐家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殷皓飞去钻了吗?
上一章第91章
下一章第9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