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may默默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蓉儿蓉儿may默默古言完结原来,破相是这样的令人恐惧,这样的让人撕心裂肺,啪的一下,她把铜镜狠狠地扔在地上,看着那铜镜四分五裂,彷佛是她的脸,裂成了四瓣。她甚至还听到馨瑶在她耳边大笑,“我看你还美,我看你还怎么魅惑大少爷,我看你还怎么能独占大少爷的心。”是啊,这样的她再也回不去了,她疯狂地砸着屋里的东西,撕扯着所有能撕扯的布料,好像撕碎她的脸一样,比起脸上灼热的阵阵痛痒,她的心烧得更厉害。这样的她,再也不能回到洛家庄了,再也不能呆在他身边了,他大概也认不出她来了。她想大喊,想哭号,可是发不出声音来,连日来的高烧不退,她的嗓子干涸得发不出半点声音。彷佛,她还听到那夜的雷声,还淋着那夜的滂沱大雨。她呜咽着,哭得撕心裂肺…………突然,她的肚子动了动,她如着雷击般地抚上她的肚子,是他的孩子,小小的生命已经有了很强烈的征兆。对,她还有孩子,他的孩子。她笑了,静静地她坐在地上,笑了。第26章 十里红妆2020-02-15 16:16:11
热门推荐
  • 旧唐书旧唐书(后晋)刘昫等|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劫天运劫天运浮梦流年|灵异我从出生前就给人算计了,五阴俱全,天生招厉鬼,懂行的先生说我活不过七岁,死后是要给人养成血衣小鬼害人的。外婆为了救我,给我娶了童养媳,让我过起了安生日子,虽然后来我发现媳妇姐姐不是人……从小苟延馋喘的我能活到现在,本已习惯逆来顺受,可唯独外婆被人害死了这件事。为此,我不顾因果报应,继承了外婆养鬼的职业,发誓要把害死她的人全都送下地狱。
  • 升职宝典升职宝典牛不起|都市讲述一个落魄青年捡到一本升职宝典进入外企之后的故事。。。PS1:现实类作品PS2:用事实证明,只要努力,屌丝也有未来PS3:看过的,据说都升职加薪了PS4:本书慢热,越到后面越精彩
  • 鬼谷奇侠传鬼谷奇侠传Spring来了.CS|武侠秦汉时期是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经历大变革的时期,同时也是一段非常精彩的历史时期,在这段时间涌现了太多的英雄人物,有我们耳熟能详的始皇帝、祸国殃民的秦二世、单手举鼎的楚霸王、机敏果断的汉高祖等等。本书借这段历史时期为大背景,塑造了一个南方小子楚勋策如何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成长为一代豪侠,在国家危难时期挺身而出,挽狂澜于即倒,拯救国家百姓的英雄事迹。小说更新周期为每周3次,定为每周二,周四,周六更新(多数时间为前一天晚上10点左右),小说同步更新在三大小说网站上。注:持续的连载更新过程中,容易出现错别字等小问题,这些问题将在完本后,进行统一的校正!
  • 神级狂少神级狂少九阳神鸟|都市身穿虎皮衫,头留趴脑辫,强少妖孽下山,扬善除恶,攀爬强者巅峰,怀揣大梦想,拳扫花都,驰骋商海,受尔等仰望!铁拳,辉煌!热血,沸腾,打下一片天空。
  • 韩娱之宇宸韩娱之宇宸洛尔达|现言叶翔,一个孤儿,因为一次在家玩电脑,被闪电击中而死去。神仙看他可怜,便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重生成一个名叫韩宇宸的中美韩三国混血的帅气蓝眸少年,但是母亲生他难产而死,父亲把他托付给母亲生前的好友照顾,而这正是少女时代徐珠贤的家。之后在美国成名后,到韩国加入SJ,成为SJ的第十四人。
  • 魔池传说魔池传说明癫|仙侠阴森的孤林,一口古朴的大鼎内,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在这满是鲜血的鼎中熬煮着。“妹妹!坚持住!”男孩很坚强,虽然虚弱,但还是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拼命的支撑着女孩,想让她爬出这满是鲜血的地方。大鼎四周,几名鬼面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切,鼎内的挣扎,没有让他们生出一丝一毫的怜悯,在他们的脚下,足足上千个孩童的尸骨,横七竖八的摆放在那里。显然,鼎内的两个孩子,已经不是第一批了。“很好!”一名鬼面人满意的点头,盯着鼎内的男孩,开口道,“就是他了!”
  • 毒医嫡小姐:妃常倾城毒医嫡小姐:妃常倾城钱羊羊|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最具正义感的刑警,不料抓捕毒枭之时飞机失事,她穿越到了灵云大陆。因家有一宝,引无数家族垂涎,被灭满门,而她九死一生,躲过坏人,并茁壮成长,修习神功,召唤神兽,报仇雪恨,最后还勾搭了一国之主,成为了天下无双的毒后。
  • 骗婚总裁,老婆很迷人骗婚总裁,老婆很迷人程小奈|现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娶一赠一,老婆别闹娶一赠一,老婆别闹沅苏|现言新文:十年如故,裴先生你火了(文名暂定)http://novel.hongxiu.com/a/1285510/喜欢的亲可以先加入书架,等过段时间填坑。腹黑教主裴靖远的故事。。。暗恋三年,结婚一年,还是逃不开离婚的下场。“这是给您的一点补偿,总裁希望,您永远不要对第二个人提起这段婚姻。”大雨,高烧未退的她被赶出别墅。五年后。再度重逢,他依然高高在上、万众瞩目。而她,跌落尘埃,曾经的乔家大小姐为了一千块,带伤追贼跑了六条街。“乔默,你这又是演哪出?”......醉酒,他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强留在房间。翌日,他冷漠的拂过她小腹上的伤疤,眼底蕴藏着万年冰川的寒意,“我记的五年前我并没有碰过你,别告诉我,这是子宫肌瘤留下的。”乔默倔强的仰着头,“是,我生过孩子,剖腹产。”一个月后,他与夏家千金的婚期被提上日程,第二天,关于他和她的绯闻闹得满城风雨。“慕锦年,你什么意思?”他将她抵在昏暗的楼梯上,“告诉我,乔乔是谁的孩子。”“与你无关。”“乔默,我等你主动告诉我,但记住,我耐心有限。”翌日,报纸上登出了她和他出入酒店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