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明和叶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为你,倾尽今生为你,倾尽今生明和叶现言完结夏阮死了,是顾晓雨害死的,全青城的人都知道。唯独顾晓雨不知。结婚三年,顾晓雨每天都活在煎熬中。直到某天,她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厉慕然,我们离婚吧。”“离婚?你!还!不!配!”有种婚姻,可以由你来说开始,却从来由不得你去说结束。第35章 连本带利要回来2020-02-16 16:34:56
热门推荐
  •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海底两万里 神秘岛(超值金版)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海底两万里 神秘岛(超值金版)(法)凡尔纳|小说《凡尔纳科幻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是“现代科幻小说之父”儒勒·凡尔纳三部代表作品的合集,分别讲述了三段海上探险故事,人物也互有穿插。作为科幻小说的鼻祖,凡尔纳想象力丰富,文笔细腻,构思奇巧。难能可贵的是,他的想象不是异想天开,而是以科学为依据;当代的读者们可以从书中学习到有关海洋生物、气象、地理等各方面的丰富知识。
  • 仙人球仙人球六虫|仙侠地球巨变,妖兽横行。地球是什么?宇宙是什么?我们人类原来如此之弱?家人和爱人都要保护,邹龙在这个修炼的世界慢慢的看清楚所有,只是真的是邹龙想看到的世界吗?与你相遇千万世,我与你有个约会,你可知?
  • 阴阳道士阴阳道士五华神|灵异我行走在这繁华都市,也是不为人知的清理者。在我也眼中有人也有鬼···在我眼中不分善恶,只有活着与死后···正如信念驱使···我也相信孟婆水上停留的百鬼都有过往···也是在此时一幕幕信与不信皆而来···
  • 天命嫡女:盛宠傲娇小萌妃天命嫡女:盛宠傲娇小萌妃萌萌哒年年|古言第一世,她心思单纯,与人为善,却落得家破人亡,惨死当场……第二世上天眷顾,她重生了,这一世她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要反击!于是她在敌我之间游刃有余,为报前世之恩,竟被刺杀而死,她究竟还是棋差一招……因老天安排再次重生,第三世她将如何行事?霸道的他,独爱她,他说:你只能是我的!温柔的他,只为成全她,他说:你幸福就好!冷峻的他,只是默默的帮助他,他说:只要你需要我,我随时都在你的身边!
  • 修真狂少混花都修真狂少混花都临窗听雨|仙侠筑基成功的这一天,十九岁的苏阳按照仙女姐姐的安排离开仙女山来到都市和自己的老婆见面,从下山的那一刻开始,一段段意想不到的经历便接踵而来。当金钱,权势都唾手可得的时候,还有一个更大的谜团等待着主角去亲自揭开……
  • 感情杀手感情杀手月色人生|历史《感情杀手》:人是自私的还是无私的?人是坚强的还是脆弱的?人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其实感情就是一把双刃剑-------。第一部《悬爱》:爱是折磨是痛苦还是笑着为她死去-----。第二部《夺恨》:恨是疯狂是不可理喻还是剜心的疼-----。第三部《孽情》:情是缠绵是揣测还是生与死的抉择------。第四部《缘愁》:愁是关爱是无奈,还是下一代刻骨铭心的痛------。余下四部为发展版:人类文明是在原始社会的合作团结中长大。难道我们现在就不能在竞争中进一步的融合?难道我们就不能在最短的时间踢开宇宙星际的大门?其实这是一把解开阴暗心灵的钥匙。这就看你如何领悟了。
  • 宠上毒辣小狂妻宠上毒辣小狂妻云瑾茵|现言意外失身,恶毒后妈还要把她嫁给传说中翻手云覆手雨的阴狠帝王。他,帝国总裁,大婚当日,他的心还全部都在那夜的女人身上,不断凌辱着自己的妻子:“果然是个不知羞耻的!”他以她失贞为由,百般折磨。她却不知,这场婚姻只是一个惊天阴谋罢了。“荡妇,我们离婚。”“好”她潇洒离去,在华丽转身的回归时,她身边竟多出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坏宝宝……
  • 麒麟之王麒麟之王蓝叶虫 |玄幻石头村的一个男孩常梦见一个火兽,总是在梦里毫不留情地痛杀他。这都与他脖子上挂着的獠牙有关。獠牙由白变赤之时,男孩就抽搐高烧不止,他却不将这相伴多年的獠牙弃之,因为是爷爷留下的东西。村还有一叫“天玑石”的神奇石头,吸收月光之精华,是镇村之宝。村的不远处的树林里有一怪湖,没有任何倒影,除了月亮的。一天,山贼为得到天玑石联军血洗石头村,男孩和他同伴带着它逃离,当它投进湖里的一瞬间,一奇幻之旅从此开始。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重生之网络娱乐重生之网络娱乐天下第一白|都市重生回到2000年。QQ有了一个山寨版本,他的名字叫TT。韩国再也不是网络游戏出口大国,而是进口大国。当然,现在的网络YY小说当中,将出现一位名叫"陈佳一"的大神。
  • 少女鉴宝师少女鉴宝师明月仙子|现言神秘的古玩店,美男如云,珍宝如山,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梅先生看着端木宝莲,说道:“你不喜欢古董,你喜欢珠宝?翡翠,黄金,和田羊脂玉,南洋大珍珠,都给你!”宝莲:“不要!”梅先生:“那你到底要什么啊?”宝莲:“我要你!”梅先生头上青筋暴起,把他温雅高贵的形象破坏不少:“我是你老爹的朋友,我和你爹平辈论交……”宝莲揉着他的脸,乐呵呵的笑道:“你又不是我爹,既然你和我爹平辈论交,我吃点亏,叫你大叔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