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冯程程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绝密宠爱:整容鲜妻有点猛绝密宠爱:整容鲜妻有点猛冯程程现言完结未婚夫与小三联手,害死她的父母,抢夺她的家产,毁掉她的容貌,孟浅浅发誓,一定要让这对贱人生不如死。为此,她不惜惹上江港最可怕的暴君。所有人都劝她早点卷铺盖跑路,然而,事实是——“老婆大人,要抱抱。”“老婆大人,要亲亲。”“老婆大人……”孟浅浅崩溃:“唐季之,你能不能像个男人?”唐季之猛地将她抱起:“能,我马上让你感受我最男人的一面。”孟浅浅:“唔——”--情节虚构,请勿模仿第282章 圆满2020-02-16 16:35:39
热门推荐
  • 透视之王透视之王虎眸|都市一个普通的宅男意外开启了透视眼,从此他的人生变得不同。赌石,鉴宝,治病,看风水,玩转的风生水起。一切,从透视之王这个故事说起……
  •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默菲1|现言小三挺着肚子上门挑衅,婆婆在家朝她耀武扬威。唐洛然的婚姻一路磕磕绊绊,最终她递出了一纸离婚协议书。然而,全江城最有权势,同时也身为唐洛然丈夫的傅子琛对她说,“我的字典里,没有离婚,唯有丧偶!”丧偶?于是隔日,一条新闻消息传遍江城——“地产大鳄傅子琛妻子,唐氏千金唐洛然疑因抑郁选择轻生……”傅子琛从没有想过,五年前一心一意想要嫁给他的女人,在五年之后,竟然选择用这样偏激的方式逼他离婚!
  • 超级零工超级零工专心码字|都市打零工的胖子得到史前文明传承神器,需要什么会什么,无论武术、医术、艺术、技术还是高科技想到就能会。他拯救美女,拯救企业,走上了专治各种不服的嚣张道路,然而,嚣张的生活却只是开始……
  • 邪帝狂妻:绝世废材大小姐邪帝狂妻:绝世废材大小姐时遇未遇|古言她,是二十五世纪神偷杀手,一朝穿越,她换做她强势归来!所到之处,啪啪打脸!什么?废材?草包?不受宠?不好意思,这些标签你们统统拿回去自己用吧!太子退婚?又不好意思!是本姑娘退夫才对!捡萌宠,扒东西,炼丹药,手到擒来!且看她如何一步一步傲视九天!不肖想,穿越来的第一天竟惹上一只甩不掉的妖孽?某男邪魅一笑道:“晚上记得早点回来,陪我。”某女柳眉一挑,横眉冷对,“那谁!出来,我们聊聊人生!
  • 豪门缔造者豪门缔造者龙们客|体育这一年,雷哈格尔高唱希腊神话,温格教授演绎不败夺冠,利兹联降临英冠元年,球队面临托管的危险。于此危难之时,一位灵魂来自后世的球迷接手风雨飘摇之中的白衣军团,亲手缔造着一个又一个的青年近卫军神话,将利兹联打造成为一支传奇豪门。我,即是豪门!
  • 天才剑仙天才剑仙枫吟紫辰|仙侠修仙少年重生都市,持最锋利的剑,凭巅峰的速度,穿墙、隐身、飞天,纵横都市!看天才剑仙降临花都,谱写出一段霸气而香艳的传奇旅程,众生膜拜,神鬼颤栗!
  • 王爷撩妃成瘾王爷撩妃成瘾妖妖|古言宁思君刚回帝都没多久就冲撞了战神的轿子,结果被正大光明的非礼了。伤一好,宁思君夜入战神府想替自己报仇,仇没报得了,反被人下毒长了一脸的疹子。当她知道自己被赐给了战神之后,一哭二闹三上吊下毒刺杀,次次都以失败告终。一次醉酒宁思君迷糊中不小心睡了个男人,一不做二不休,宁思君直接来到战神府。“白离墨我给你带绿帽子了,快休了我。”手臂高举,那里早已经没了守宫砂的痕迹。白离墨一身杀气的出现在宁思君面前。“绿帽儿你怎么在这里?呵呵再见。”反应过来的某女人撒腿就要跑。“跑一个试试,看本王不打断你的腿。”白离墨阴森森的道。从那之后,宁思君成了风国的传奇,所有人都知道宁思君上了白离墨不认账。
  • 我的鬼胎老公我的鬼胎老公金子就是钞票|悬疑在我很小的时候,被村里人喂下了鬼胎血,我成了那鬼胎的娃娃亲。不过令我高兴的是,那鬼胎男从七岁被一个老先生接走之后就没出现过。不过高兴的事情总是不长久的,我实习的时候,他回来了。一出现就是一双血瞳,在我梦中,在镜子里,他的身体穿透我的衣服,肌肤贴着肌肤,汲取我的气息。我无法挣脱。他腹黑,强势,恐怖,但是也很特别。他告诉我什么是五行咒,什么是鱼眼短命,什么是诈尸像,等等。在我感觉自己有点喜欢上他的时候,才知道,他只是为了汲取我的气才靠近我的。他注定逆天,他就是一把划开人间地狱的刀,而我就是他的刀鞘。
  • 现代武神录现代武神录奋斗的筷子|都市农家少年误入神奇池水,逆天武功惊现现代社会。山中寻宝迹、海边战强敌,现代高手兼神医,誓死守护华夏神州!阴阳之变、孤本太极、五行飞针、逍遥圣酒,奇人就此诞生;军事训练、生死磨难、华夏龙组培养一代天骄!且看秦轩如何从平凡的农家少年成长为叱咤风云的一代武神!
  • 溺爱成婚:首席的追妻令溺爱成婚:首席的追妻令榴芒|现言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女人跟老公搞在了一起,不仅每天给她下避孕药,还怀了老公的孩子。她不忿,却不想被老公一巴掌打晕,在医院里昏睡了三个月。三个月后醒来,一切翻天覆地,她从天堂,坠入了地狱。为了惩罚那对狗男女,她不惜和整个京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做交易,闯入另一个地狱。那晚,她从枕头下摸出他的手枪,抵在他的胸膛,“一年的同居期限到了,你可以放过我了吧?”男人扬唇,笑颜魅惑地在她耳边呵气如兰,“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还走得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