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半月鱼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武道神荒武道神荒半月鱼玄幻完结万千武域,强者为尊。天骄并起,万世争霸,聆听着自己的葬歌。是时代的泯灭,还是强者的归来?一切尽在武域之中。第314章 大结局2020-02-16 16:36:18
热门推荐
  • 掌控九重天掌控九重天抽烟的比目鱼|仙侠爵,侯爵,公爵,亲王,帝王个级别,男爵,子爵都相当于华夏不入流的修炼者,甚至连C级的异能者都不如。而从伯爵开始,和世界上的C级异能者对应……
  • 网游之无敌战神网游之无敌战神誓不跑步|游戏半年前,他是游戏中的巅峰王者,女友失踪让他一蹶不振。半年后,王者归来,顶级任务,极品女仆,众美环绕,公会无双。如今,女友现身,情路崎岖,富家傲娇女,成熟美御姐,迷糊小萝莉,何去何从。无敌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放弃执念,放飞人生,看昔日王者如何成就新的巅峰!群号:194053972
  • 强行染指:总裁好心急强行染指:总裁好心急晚天欲雪|现言结婚三年不会怀,婆婆骂我是不会下蛋的母鸡。终于怀孕却生了个女孩,老公将我扔在医院里不管不问。逆来顺受只是为了稳定的婚姻,但虐待却变本加厉。终于在那一晚,我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装醉,看着一个不是我老公的男人脱我的衣服。还眯眸浅笑,“是不是第一次玩一夜?”我无法回答,有夫之妇玩一夜,那叫出轨,要在以前,这是要浸猪笼的大罪。他爬起来凑近我,“睡都睡了,现在哭有什么用?难道要我给你办个假的烈女证?”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后,他抱着我说,“离婚妇女是个宝,身体丰满经验好。”且看离婚女人如何挣脱束缚,逆袭豪门!
  • 混沌轩辕诀混沌轩辕诀飞云飘雪|仙侠他为杀而生,为毁灭而存在,他走过的路是血腥和杀戮铺就他的成长从来不缺少生命的消失上天注定了他的一切,上天也赋予了他越常人的一切。杀,毁灭,也许只是他存在的理由。生与灭共存,灭还是生,也许他很矛盾,但真的矛盾吗?
  • 战神不灭战神不灭落叶风葬流水|仙侠九州大陆的守护战神,千万年前一战陨落,传承守护消失,落叶做为最后一代战神遗留的最后一丝血脉,却生来遭受迫害!丹田被毁,战神血脉精气流失殆尽,九州大陆的守护职责谁来传承?一剑重创三界神魔,荡平九洲神府,经历无数生死领悟出的终极剑道,笑傲苍生,建立落叶不灭战神神话。
  • 神宠哈士奇神宠哈士奇六尺相|玄幻奇禽异兽,神兵利器,灵物仙种,此为兽兵灵三系守护。武者各修一系,千古如此。身为当世唯一一位三系同修者,温千岚抱负远大,却时有揪心。吃喝偷赌,装神弄鬼,坑蒙拐骗,耍赖碰瓷,撩闲追妹,犯贱臭美,装傻充愣,吵架斗嘴,撒泼发彪,散漫放荡,狗仗人势,见利忘义……谁相信这些是守护兽干的事儿?在遇到哈士奇之前,他也不信。现在,“二狗子,你又从哪偷的肚兜,咱俩绝交吧,绝交!”
  • 谋爱成瘾:双面娇娃攻心计谋爱成瘾:双面娇娃攻心计素年锦时|现言她爬上了帝都权少的床,却被狠狠的摔下。结婚一年他都没碰过自己的妻子,没想到一旦沾上,却是致命的毒药。我的妻子可能是个精分——北宫大人后来是这么对医生说的。冷漠的可以将他踢下床;热情的半夜偷偷潜入房;仙女时不食人间烟火拒人千里;逗比时敢上爬房梁下钻床底。假面千金苏雪熙怒摔桌,放屁,你才精分!“看,偶尔还敢以下犯上,医生你看可还有救?”“精分哪里不好了,高冷御姐活泼少女清纯小妹妖娆女神你都有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说,今晚要哪个!”
  • 商女魔妃 商女魔妃 祁晴宝宝|古言宁静琬,出身商贾之家,自幼由外公抚养长大,生活在富甲天下的锦绣山庄。渐长至风华初现的少女,却因一个意外,得知自己的生父尚在世,宁静琬难耐心中的好奇,假意答应父亲的请求,谁知却被卷入了一场意想不到的争斗之中。皇上赐婚,宁静琬一跃由一个地位低下的商人之女成为凤临国最尊贵的景王妃,顿时惹来无数双嫉恨的眼睛。尽管没人看得上宁静琬,可是凤临国几大豪族却都盯上了这富可敌国的财富,先后开展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财富争夺战。宁静琬为了保住宁氏的产业,与这几大势力展开了斗智斗勇的角逐!景王爷凤君寒,深沉优雅,心高气傲,风采绝世,对出身低下,名声不堪的宁静琬根本不屑一顾,大婚当晚便毅然出征边疆,坦言宁静琬这样无德无能的女人根本不配做他的正妻!然而,随着宁静琬进入景王府,一件又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凤君寒竟开始正视这个一直以来被他无视的女人!看一个深藏不露的妖孽女子,一个深不可测的妖孽男子,如何在这权力,财富,爱情的角逐中最终成为赢家?
  • 五行元灵五行元灵血友人生|玄幻文昊,一个被称为废物的五行之体,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武者的小孩,却莫名的得到所有武者都为之疯狂的五行神玉,并拜一名存在于五行神玉中两万年的灵魂为师,一个废材、一个两万年前孤寂的灵魂、一个世人都想得到的神物,当这种奇异的组合遇到一起,大陆必定会因为他们而颤抖。
  • 试婚,男人你压线了试婚,男人你压线了洛安宁|现言神秘集团的大总裁整天缠着她怎么办?还总说自己为了勾引他,用尽各种手段。特么的,自己连他这个人都不认识,勾引他卖钱啊?最后,说好的试婚呢?怎么可以越线?看着步步逼近的男人,念小安颤栗的说:“男人,你过了啊,这不是你可以做的事,这是老公……”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霸道的堵住了嘴。吸吮着甜蜜水汁,男人恶劣的解释:“试用期已过,提前行使老公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