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同时沈玉也不忘跟着起哄,跪到老相爷的面前,梨花带雨般楚楚可怜道:“求爹爹成全!姐姐她除了是沈家长女外,哪样比得上玉儿,爹爹您可不能偏心啊!”

老相爷也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说,如演变到如此田地,更没有想到二夫人竟会如此看重那太子妃之位,难道就不知一入宫门深似海,真忍心将涉世未深的玉儿送入宫中不成?他可是为此事思滤许久,两个女儿都是自己的骨肉,他都不舍得,如今宫中以皇后,梅贵妃和李妃三人为首的嫔妃整日明争暗斗猛烈,难保不会拿自个女儿当作争权夺势的棋子,到头来自己的女儿最后怎么死的都无人知,亏二夫人平时精明能干,为何连这一点都想不明?

“夫人,这宫中复杂凶险,你真忍心让玉儿涉险?”老相爷想了想,试着提醒道。

“看老爷这话说得,这素儿自小就缺根筋不能应付宫中的凶险倒也说得过去,咱们玉儿可自小就在夫人我的精心栽培下生得聪明伶俐,又怎会不知如何应对?”二夫人边说嘴角边泛起讥诮,恨不能一脚便将碍眼的沈素踩入泥泞,从此永不翻身。

却见老相父一抱袖,朝着天子的方向作揖,“此事无须再争辩!为夫并无权力嫁素儿或是玉儿,一切还处决于当今圣上,总之在圣旨未下之前,无论太子妃最终是素儿或是玉儿,夫人切勿妄自菲薄,坏了女儿们的名声!”

老相爷说完,显然不想再与二夫人周旋下去,撇下一三人,甩袖离去。

沈素一见老相爷走了,自己怕留下来会遭到二夫人报复,自是匆匆向二夫人行礼后,便追着老相爷而去。今日之行,老相爷虽未能扳倒二夫人,但是就太子妃一事,明着否定了玉儿的梦想,对二夫人母女二人定是不小的打击,怕是这几日她俩也无心找自己麻烦,该是一门心意都扑在如何怂俑梅贵妃与皇后娘娘对恃,拿下太子妃一职之事。

说到皇后娘娘,沈素的脑中还残余着这具身体的记忆,印象中的皇后是位贤良淑德的大美人,对自己虽是疼爱有加,但总归感觉有一丝疏离,不过,人家好歹是这具身体的亲姨母,怎么着也应向自己才是。只是,这太子妃自己果真要去争取么?太子就是日后的帝王,后宫定是少了嫔妃佳丽,她真的要与一大群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么?

这个严峻的问题沈素暂时无心去想,她目前最想要的,就是如何让玉儿的太子妃梦破碎,至于自己当不当太子妃等解决了玉儿与二娘再做打算。

且说太子爷对于母后有意将丞相府的傻表妹许给自己,也颇为恼火。七年前,那年他年仅八岁,曾随还是贵妃娘娘的母后一起去过相府一趟,与沈素与沈玉都有一面之缘。

印象中的沈素蓬头垢面,脸上像涂了锅烟灰,很难分清五官的轮廓,最让他难以忍受的便是,那时的沈素还两眼发直,流着恶心的鼻涕紧盯着自己傻笑,令他见之便不顾母后的呵斥避之老远。倒是二小姐沈玉,生得玲珑剔透,一双水灵灵的眼眸,令太子爷当时见了便甚是喜爱,不由自主拉着沈玉的手在相府的假山游玩嘻戏了一整天。

太子爷越想越就有些沉不住气,特别是脑海中浮现沈素昔日那张“恶心”的脸,就怒从心来,直怨母后定是魔障了,竟敢公然与父皇叫板,说什么也要自己娶那个沈素为太子妃。

那个沈素不爱整洁,不讨人喜就算了,居然还是个十足的傻子,又怎与自己相配?

“不行!孤一定要劝醒母后,绝不可以迎娶相府的傻表妹!”太子爷一拍桌案,再也沉不住气,在几个太监与宫婢的拥护下,直朝紫云宫而去。

一树芬芳扑鼻的月桂树下,一翩翩白衣男子负手站立,凝神昂着那一树月桂,一望便是几个时辰。

不远处几名正在犯花痴的宫婢太监们,不时地小声指指点点,“你们看,大皇子连背影都如此迷人,如若转过身来正面示人,定有不少人会为大皇子仰慕倾心而死。”

太后身边的二品官婢翠珠见大皇子又被一群奴才围着指指点点,不由得皱起眉头,厉声说道:“你们几个奴婢奴才,有正经事儿不做,居然在此打扰大皇子雅兴,一会儿让太后娘娘见着,仔细你们的皮。”

一干奴才听罢慌忙低下头,逃的逃,躲的躲,只消片刻功夫,便只剩下翠珠一人留在当场。她强压着从大皇子身上传来的那股仿佛要把她吸了过去力量,细步走了过去,轻声说道:“大皇子,太后娘娘请您过去!”

男子仿佛不曾听到般,仍旧凝望着那棵高耸入云端的桂花树,任醉人的芳香随着呼吸灌遍全身,俊美的脸上却不见任何情绪,动也不动,就不怕长期保持一个姿势,会扭到脖子。

翠珠知道殿下定是又在思念被困冷宫的前皇后。一时不忍打扰,也是静静地陪着站在那儿,更是带着一点点私心,希望能够与大皇子多一些单独相处的机会。

“轩儿……”大皇子直到听到太后娘娘在唤自己,这才从沉思中醒过来,一个悠悠然转身,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微微眯起,轻抹着一抹迷倒众生的笑容,明明是个男儿身,偏偏生着一张比女子还要美的容颜,每到一处总是惹得在场的宫女太监们,两眼发直,挪不开眼。

“轩儿这几日似是满腔心事,可是为了与相府沈小姐婚事而烦恼,你若不愿娶,奶奶我……”

“那女子,孙儿喜欢!”不等太后说完,大皇子便着急地截了口,同时白皙如冠玉的脸庞,泛起朵朵红潮,眼神更是涣散悠远,仿佛此时那女子就站在他在面前,朝他微笑。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同类热门
  • 废柴逆天:第一惹火狂妃废柴逆天:第一惹火狂妃夏云锦|古言被同伴陷害,她侥幸穿越却穿越到了一个“死人”身上,为了不死,她不得不和魔鬼签订不平等合约。他助她重生复仇,合约结束之日,他还是要她的命。不想死?怎么破?逃她逃不了,杀他她又没他厉害,最后她决定直接扑倒,给他生猴子!谈个恋爱,一不小心虐了渣男白莲花,修炼最强法术,还多了一帮神兽和宗师当跟班,追着她身后叫她王妃。她不乐意了,男人却是眼神一凛,“本王曾立下誓言,等到重掌天下之日,必定与王妃君临天下,你要么嫁,要么死!”“嫁嫁嫁!”
  • 丑女惑世:不屑为皇妃丑女惑世:不屑为皇妃执迷不悔|古言穿越之前,她有着绝代容貌,穿越之后,却不得不将自己给装成了丑女.刚醒来的时候,她居然是被人给扔在了乱葬岗里,而且还稀里糊涂地被一个戴着冰冷面具的王爷给捡回了家中。而他娶她的目的,只是为了要无尽地羞辱,折磨于她!这一切,到底是因缘巧合,还是天生注定?
  • 倾世霸宠:绝色太子祸水妃倾世霸宠:绝色太子祸水妃梨小妆|古言嗨,小妆的新书《军长大人,不服来战》于2017年7月21日正式发布啦!考古系天才VS腹黑军长,一对一,宠宠宠!欢迎入坑!欢迎入坑!!欢迎入坑!!!另外小妆其他的完结文也值得一看的哟!
  • 萌妃带球跑:王爷求和离萌妃带球跑:王爷求和离迷橙|古言坊间传摄政王不近女色、洁身自好,景曦只觉得这都是些狗屁之言!这个男人把她吃干抹净连渣都不剩,还无耻地求圣上赐婚!逼婚是吧?那就别怪她带着他的种高调逃婚!新婚之夜,新娘子落跑,只留下一张纸:“王爷,求和离!”三年后,她带着宝宝重回帝都,某只饥渴三年的王爷望着母子俩的背影,嘴角微勾:“女人,这次别想跑!和离?休想!”
  • 月下残阳:玉萧萧风兮兮月下残阳:玉萧萧风兮兮星海琴怜月|古言原是雪山孤女,终生守护在雪山与人为善可好景不长,天劫落入世俗,碰到命中的他而他却处处防备着他,直到他回头却回不到那份殇璃,命运交织缕殇,早已回不到当初的那份倾心,梅雪纷飞似看到了初见的那份奇景……
  • 书香嫡女:一代贤后书香嫡女:一代贤后之荼|古言若君持耕,我则种若君敛财,我尽奉若君慕权,我便争若君为龙,我成凤待有生之年,尽毕生之力,倾心浇筑,得见你君临天下。那时我必凤袍加身,与你并肩笑傲。本文小虐/男主开始不爱女主系列/俺的渣浪(懒癌晚期的飘零)求关注
  • 卿本红妆,皇家特级美颜师卿本红妆,皇家特级美颜师九夜君澜|古言她本是二十四世纪受千万同性推崇的顶级美颜师,一场意外,她变成了撻月王朝最后的亡国公主。女扮男装,以一身惊华男装响彻整个大陆,天才之名响彻之上九重天,周身美男无数,权位加身,天灵地宝随手可得,这样的美好生活却在刚刚萌芽中就被暴王无情掐断。他当着她的面,霸气宣布:“地位,金钱,势力,力量,本王都可以给你,但野男人!哼,休想!”她眨巴眨巴眼睛,开口问道:“那我把他们都娶回家,不就不是野男人了吗?”这是一个本性腹黑的伪白兔与睿智霸道凶残的大灰狼‘相亲相爱’的‘美好’故事。本文大宠小虐,男女主角身心干净。
  • 与君一世欢与君一世欢荷叶心|古言他身为太子,多少贵女想嫁他,偏偏他唯一中意的人视他的真心如敝屣。既然要他绝了念,她就该有多远滚多远,可她女扮男装当起赏金猎人,丰功伟业连众臣都夸赞。这回为了替个叛国贼洗刷罪嫌,更是直接出现在他面前,令他如何不恼?为留下她,他力排众议延后叛国贼的刑期,结果她一心只想赶快功成身退离开他。哼,她太天真了,自投罗网的凤凰哪有放走的道理?这一次哪怕得对她使计,他也要教她成为他的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坏坏爱:诱人小皇后坏坏爱:诱人小皇后七七姐|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他身边伺候的小太监。小太监不好当,陪吃陪喝,陪沐浴更衣。什么?还要陪睡……她吓得逃之夭夭。“跟朕回宫吧。”某皇跟出宫,手指轻轻把玩着她的长发,诱哄道。“朕许你做皇后。”某女瞄他一眼,得意洋洋:“我可是太监。”某皇似笑非笑:“太监是吗?朕要验货。”……此文欢脱,欢脱到底,喜欢请到碗里来。
  • 幽帘惊梦幽帘惊梦payne|古言女鬼幽幽穿到弃妇于梦瑶身上,新仇旧恨,猜疑嫉恨,如影随形,哪怕舍了这三魂七魄,也要将原本属于她的,和她的,一并夺了回来。机关算尽,将年华付予流水,得失难辨,到底是在得到中失去,还是在失去中的得到,只怕梦醒时分,惊起了帘外的一弯冷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