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1章

丝丝麻痒扫在脖颈上,沉星战栗了一下,咬着唇道:“脏!”

“呵呵。”他压着声音轻笑,那笑声仿佛是从他的胸腔里直接传来的,徐徐的回旋在狭小的空间之内,却无法让人听懂那笑声的含义,他突然探起身体,就在沉星以为他要起身离开的时候,他却只是扬手弹灭了床头的那一只小烛。

那白璧无瑕的胸膛只是在沉星面前只是虚杳的一晃,两个人便一起没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剩下的只有激情的绽放。

抵死的抗拒和志在必得的占有里,风光在看不见得地方如莺飞草长,一室炽烈弥漫。

沉星不想回应却又无法反抗,于是紧紧的咬着唇,却觉出身体正在发生细微的变化,仿佛有什么即将破茧而出。

“你是我的。”他的齿缘利利的勾勒过她的锁骨,“永远。”

声音有些沙哑的出现在耳际,在暗夜里格外清晰。

一种被戏弄的恨意,突兀的逼入胸口。

楚君焕突然停止了动作,微微的抬起头来,黑暗中,可以清楚的听到他的喘息声,他静静的抬头看着沉星的眼睛,一束微光斜入,可以看到她脸上泪滴。

他的眼睛很亮,即使在一片黑暗中也分外明晰,仿佛是海底的墨玉,只等潮汐褪去的此时才能看到那惊鸿一瞥的幽冷光泽。

他的身体紧贴在她的胸口,他的心跳强而有力,可是沉星却没有觉得压迫感,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直到那黑眸在眼前被水汽冲淡成了一片模糊。

沉星慢慢的侧过脸去,不想去看他,可楚君焕又将她的脸又扳过来,固执的让她和他眸底交织。

怎么不去陪她,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关雎宫,留在他心爱的人身边。沉星想问,唇刚一张开,却是眼前一黑,是他的吻再次落了下来。

直到今日,才知他也有这样的温柔,好像乍现的一缕曙色,幽幽的落入耳根,蔓延过后颈,发鬓厮缠锁骨敏感,接着却又寻回嘴唇,舌尖肆意,耳眼鼻喉,处处都留下了他琐碎贪恋的印记。

碎雨纷纷,顺着下颔的轮廓,徐徐的滴落在枕衾之上,身体被他吞噬,既不偏激,也不肯手软。

沉星好恨,恨这一刻的无法拒绝,恨他的喜怒无常,恨不能掌控的他,也恨他的吻,那样的吻总让她从无力反抗到永世的沉沦。

唇齿间轻轻的触动,便似刹那十方,惊现苍兰,一切犹如少年时间,恍惚前世间流光倒影,周围不再是废殿寥落,而是那片烂漫石竹花,双双倒卧在花海深处的瞬间。

手指环扣,宁愿这样,不再醒来。

黑暗中,墨痕的眼睛晶亮,低低的叫着,那声音似乎也多了些柔和轻靡。

清冷的阳光斜射入户,沉星从睡梦中醒来,身上十分疲倦,坐起来,她掀开被子,环抱着膝盖坐了起来,初时有些茫然,慢慢的才回忆起来昨夜支离破碎的片段。

他来的奇怪,走的也未曾叫她知觉,恍然昨夜如一梦,他只在梦中出现过,一切都是她的臆想。

可是,榻还没冷,颓靡的气息也没有散。床榻衾褥上处处都是他的痕迹,他的味道,还有滴滴的殷红……想起来,该是昨夜刺他那一刀而留下的。

心里模模糊糊的疼了一下,为什么对自己反反复复的说不要,仍然会放任他再次得到自己,为什么不会对他的身体有丝毫的排斥。

沉星突然觉得自己很脏,很肮脏,她立刻下了床榻,腰间还有些酸痛。她挽了挽头发,到井边打了一桶井水,提到了殿里,解掉衣衫,便开始擦洗。

沉星抓着自己的肩膀,轻轻的抚着那深深的齿痕,细细触摸下去还能感受到他唇落在上面时候温热,这让她一点点的回忆起来昨夜,记起每一个细节。

一面是昨夜的缠棉,一面是倒在血泊里的爹娘。

沉星咬着唇,身体颤抖了两下,泪水涓然而下。

他是她的魔,她的劫。难道注定要和他纠缠下去?和一个杀父杀母的仇人?

沉星将整桶水都浇淋在自己身上,从头到脚都是一片冰凉,冷的她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栗,似乎这样,才能褪掉他留下来的炽痕。

她有些闷闷的擦掉自己身上的水,换掉了那身被揉搓的皱皱巴巴的衣服,坐在榻上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废殿透风,加上浑身湿透,她不禁就打了个寒噤,便细细的咳嗽起来,咳嗽声越来越厉害,她用手压着床面,勉强支撑着,那身体却还一阵一阵发冷。

心里明白,这是她旧疾又发的先兆,每年到了入冬的时候,她都会发旧疾,听师父说她的旧疾是先天里带来的毒气,畏寒,一到天寒,尤其是夜里经冷,必然重犯。

旧日在家或者在山里的时候,一到了转凉的时候,点翠定然不会忘记给她捧上暖暖的手炉,出门一定会披上白貂披风,再加上师父为她配的药,方可过冬。

可是现在……

沉星蜷了一下身体,搓了搓手心,勉强的维持着热度,回顾了一眼四处透风的冷殿,苦笑,看来,只能捱一时是一时吧。

可是经过这一阵冷,混沌的思绪却就渐渐清明起来,昨日是宸妃公孙倩入宫的日子,一起进宫的还有贵妃德妃等一帮子大大小小的嫔妃,对楚君焕来说,正可以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再不济也要和公孙倩共赴巫山。

可是没有,他竟然跑到这荒僻的冷宫里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心思莫测的男人,行事让她实在是无法揣透,难道他一点都不顾忌公孙倩的感受,这件事,今日一旦传开的话……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同类热门
  • 废柴逆天:狼君快到怀里来废柴逆天:狼君快到怀里来凡城不凡|古言“本姑娘有飞天青凤青羽在上,狼犬之子白羽在下,五大美男左右护卫,你等奸诈小人速速纳命来!”“哼,那又怎样!”“青羽远程攻击,白羽近身格斗,五大美男乃是最绝美男计!而本姑娘,手执鸡腿回旋标,还怕打不过你?”“美男计?!”“哼,温柔冷酷腹黑暴力阳光五大美男齐齐勾引,看你哪里逃!”“确定要孤去勾引?”某男一脸黑线。“不不不不,你是我的!狼君快到怀里来!”
  • 冷王的小蛮妃:绝色炼金师冷王的小蛮妃:绝色炼金师幽怜思|古言她是现代默默无名的替身特技演员,她是异界大陆名扬远播的废物三小姐。她意外重生为她,高调又放肆的重回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谁说女子必须贤良淑德、温柔如玉。不好意思,她都不会!她敢养劣兽,敢上冷王。玩得起扮猪吃老虎,忍得了冷嘲跟热讽,能击退过死皮赖脸的蛇蝎美女,躲得过不怀好意的风、流浪子。某位下人禀告:“王,有男人对王妃图谋不轨。”“谁吃了熊心豹子屎?站出来,孤王保证不打残他!直接打死。”“王,不好了,王妃去邻国杀人放火了,您看要不要派人劝……?”“蠢才,愣着干嘛?赶紧增添援手,杀个片甲不留。”冷王上去就是一脚!【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弃妇太逍遥弃妇太逍遥蓝婴|古言堂堂都市白骨精,竟穿越成受气正妻,面对无良的夫家人,她只求和离。就在人人都为之叹息的时候,她却在一次次的机缘巧合下崭露头角,让多少王孙贵胄为之倾心。但世人却不知,那万丈荣光背后,她所求的,只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 如果记忆随时间风化如果记忆随时间风化彼岸樱开|古言我又看见你了。还是那副在米兰市集淘来的老黑框眼镜,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安静地注视着每个人。三年了,三年前这双天堂来的的目光就在人海中洞穿了我的心;三年了,当我背负着沉重的记忆在旅途中走了好久好久,你却只在一转身的瞬间全部遗忘。我原以为我把所有的伤痛遗弃在了沿途的二十座城市,只是当我再次看见你忘记一切的眼神,才明白我们三个就像三个在海滩上写字的傻子,一边写下你我的回忆浪一边将一切都冲刷感觉。记忆早已被时间风化,而我只是败给了命运。三个性格迥异的优质男如何重获失忆女神的欢心。如果重来一遍,你还是否接受我的一切。
  • 大唐穿越生活大唐穿越生活炒饭萌萌哒|古言有一天梁曦惊喜地发现自己能在现代和唐朝两处自由来回了。买房买地当地主婆?倒卖两处货物发家致富奔土豪?推动大唐人民饮食水平?都是必须滴!这本书讲的就是懒货在现代和大唐穿来穿去的幸福生活。(求收藏啊,求推荐啊~~)
  • 美人如斯梦如画美人如斯梦如画夜幕之城|古言三月桃花纷飞,她坐于桃花树下喝着绍兴城里秘制的桃花酿。哪知一缕酒香引来了爱美如花的他。调笑着要讨些酒喝。昂头一瞥,自此一见美人误终身。再美的桃花美不过他。再香的酒酿香不过他。他说,“我便是这世间之最,谁要是比我美,我就毁了他。”花美,残花,树美,砍树,昂望星空,他要闭月羞花。然而,这样的他遇到她,不知是谁的劫?动了谁的情?伤了谁的心?
  • 乱世孽恋乱世孽恋妘妩|古言神秘的预言,究竟是真是假。跨越两国的爱恋,究竟是奇缘还是孽恋。——————————————————
  • 萌狐重生:王爷快走开萌狐重生:王爷快走开柚子悠悠|古言上官悠悠在21世纪过的好好的,玉帝让雷公传话,要她做个选择。她选择了个重生。一雷劈过......上官悠悠变成了小狐狸,尾巴短短,五颜六色,很难看。不仅如此,还有个王爷要玩她。雷公又让她做个选择,结果......
  • 阿灿穿越了阿灿穿越了大吻|古言不就是要打算偷亲自己暗恋的男生嘛,需要这样惩罚我吗?把我带到了另一个世界。阿灿还在回想,你可以这样子,但是你也得让我亲到了再说嘛,就差1毫米了呀,哎!不够还好的是阿灿在这遇到了各种美男.....
  • 玉兰春玉兰春肖白雯|古言“南宫小瞳,你不要开玩笑了……你那点廉价的爱情,留着过家家吧!”欧阳浩然看着南宫小瞳带着泪水的面庞,面无表情的说道。“欧阳浩然,难道你不相信我爱你吗?”南宫小瞳睁大了眼睛看着欧阳浩然那张俊美的脸庞,一脸不敢置信。欧阳浩然冷笑一声,“就算三世三生,我也永远不会爱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