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沉星着恼,抬起袖子,在黑暗中毫无风度的猛擦自己的嘴唇两下,一面试着动了动身体,向前走了两步,确定自己无甚异样,微微松了口气,便想要试着找路回去。

她循着路摸索着找路,没多久便停住了,迟疑着打量周围。这个竹林让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竹林,这些翠竹看似种的毫无章法可言,可是恰恰里面是有规律可循,若是一味的莽撞前行,恐怕就算是转它几个时辰,也未必能转的出去。

沉星闭上眼睛,用心的感受周围那沙沙作响的竹竿,将它们的在风中晃动的远近频率,同时,在心里大体的加以推测衍生,不久便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整个竹林的大致轮廓,她试着按照推测出的罡位走,果然没有再遇到阻碍,也没有再回到原地。

眉间轻轻一舒,心中了然。

这果然是九宫八卦阵!

所谓九宫为坎,坤,震,巽,中,乾,兑,艮,离。外围则为八卦之象,九宫八卦,坤入坎出。八卦以五行为本源,乾兑属金,震巽属木,坎属水,离属火,坤艮属土。乾兑生坎,坎生震巽,震巽生离,离生坤艮,坤艮生乾兑。乾兑克震巽,震巽克坤艮,坤艮克坎,坎克离,离克乾兑。相生即为逆位,相克即为顺位。

想到这里,沉星眉心又攒。

那只狐狸……她已经不自觉地在心里给了那个男子一个形象的代称……又为什么要将她带到这里来,难道只是方便施以轻薄?显然不可能。

心里不解,但是沉星知道既然有人不吝心机的将竹林摆成九宫八卦之态,定然是藏了什么秘密在此。她并不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又深知在这个皇宫里,知道的越多就越会有麻烦,便无心多察,按照自己所记得的九宫八卦阵的破解之法,左而转北,从坤位而入,一面走,一面默默的记诵阵法。

好在当日师父有将此细细的传授与她,她要走出去也不甚难。风散去云雾将月轮凸显,倒是助了她一臂之力。自艮位出,沉星觉得是心力大耗,便重重松了口气,正要再找回冷宫去的路,一把亮晃晃的剑却骤然向胸口戳了过来,来势凶猛不可挡。

沉星倒抽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要躲开,足下却又被绊了一下,几乎摔倒,她扶住身后的竹竿稳住身体,呼吸就有些不匀,且眼前忽明忽暗的眩晕,她竭力压住这种不适,勉强站住,而剑锋仍旧紧紧的逼上来。

抬起头来。眼前是一张棱角分明却冰冷阴沉的脸,是百里戬。

这人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了,她几乎都要忘记了,但想到他的身份还有他主子的嘴脸,便更没了一丝好感,更何况他现在还拿着一把剑压在她的脖颈上。

稳住身体之后,沉星傲然的抬起下颔,正要开口,百里戬却抢了先。

“怎么是你!”看清楚那月华下苍白却清艳逼人的面容后,百里戬却是愣了一下,可是手中的剑并没有松开,依旧步步紧逼,他微一顿,又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语气虽然没有任何波动,可他的出现已经证明了一个问题,这个地方的九宫阵和楚君焕有关,所以楚君焕才会派他在这里盯着,沉星沉默了下来,并不解释。

“说话!”百里戬将剑又横了一下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沉星无视着那雪般的剑芒已经勒在脖颈间,冷然道:“我跟你解释那不是费口舌!你现在只需要把我交给你的主子就是!”

这一下百里戬倒是哑然。这九宫八卦阵法,分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门,每一宫都含迷门无数,若不是熟稔于心的人,只能被困死,绝无生理,从刚才得知有人闯入竹林到他匆匆赶来,连半个时辰都不到,而竹林阵已经被她破解。

沉星眼角扫过他的脸,从那双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疑虑遂道:“没什么奇怪的,凑巧懂得而已。”

凑巧?

看着她一脸的风轻云淡,百里戬缓缓的开口:“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为什么要知道?”沉星淡淡的反问,一副你爱信不信,我懒得管的淡漠神情。

百里戬盯了她一会儿,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突然手中的剑一撤,刷拉一声回鞘。

沉星一怔,怎么,他要放水?

这可不像是楚君焕的手下能干的事。

百里戬面色镔铁般的凝重,默不作声,走近前来,一股浊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这个时候沉星才看清楚他暗色的软甲上全是喷溅的湿漉漉的血点。

这是和人拼杀的结果。

沉星心下就是一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横夹在臂弯下,全似夹着一件没什么东西而已,沉星的挣扎在那铁钳一般的胳膊底下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百里戬如大鹰掠翅一般腾空而起,足尖毫无声息的点过房檐、树梢,衣袂挥动如翼,沉星只听见风声飕飕的而过,比来的时候更快,仿佛是悬在半空中一般的惊心动魄。

百里戬在梧桐树梢上一点,便收身落下,咕咚一声将沉星戳在地上。

沉星惊魂甫定的站稳了身体,回顾四周,却发现已经回到了冷宫之中。

“少乱跑,免得送了性命。”百里戬根本不多停,恶狠狠的甩下这句警告,便要离开。

“且慢。”沉星心中突突一跳,旋即叫住他:“这内宫到处都是眼线耳目,你认为我能随便出去?”

百里戬闻言停住脚步,却并没有回转身来。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同类热门
  • 风起闺闱风起闺闱乔待伊|古言春闱动,科场开;闺闱好梦,天下安平。春闱士子是天下治平之基。而闺闱女子呢?平日无非赏花品茶,游春斗草。不过这些都是天下安平时的故事。大夏末年兵锋四起,群雄逐鹿于天下。春闱之制还未开启,闺闱也难承平。既然男人靠不住咱们为什么还要贤良大度,安分听话?前有昌平公主以女儿身领兵征伐天下,后有戚怀瑾经略朝野以女封国公。大宇的闺秀们在国家安平以前就学会了彪悍比娴静好用这个道理。
  • 《陛下勿扰:臣妾很忙的》《陛下勿扰:臣妾很忙的》夜归风雪人|古言两年前她痴恋着他,却被他含笑送下地狱。两年后她归来,却是换了一副皮囊,换了副心肠,无人相识。她归来了,带着她的恨,主动接近,主动迷惑,步步为营……却没想到他说,“知不道什么叫做无以回报,以身相许?不懂,我教给你!”你嫁,或者不嫁,皇上已经出现,腹黑无疑拂袖离那货而去,或者,与那货互虐到底…….
  • 绝色毒妃:狂宠天才妻绝色毒妃:狂宠天才妻苏锦素|古言她是将军府四小姐绝天舞,也是现代惊才艳艳的特工加毒医,穿越异世,脸上布满红点,没关系,容貌只是外在;成废材,没关系,我有一身特工本领与医术;成人人都唾弃的傻王之妃,没关系,我愿意。世人不知,她容貌倾城,绝色鬼才,医术了得,夫君也是无比强大腹黑,没关系,羡慕死你。“你想要天下,我便给你一个,你想要爱情,我便给你一场,而我呢,只想要个儿子,你给不给?”白轻尘笑了笑,抚起绝天舞耳边的碎发。终归老天待她太好,她成了他的杀母仇人,一夜成反目。后来一夜了断恩怨,就算带着儿子重新归来,她还是不选择原谅的。她已经不是她了,白轻尘,还会是原来那个他吗?“我要你死心塌地爱上我。”一个霸道的男人,再次归来。
  • 天价毒妃:王爷别碰我天价毒妃:王爷别碰我微冰|古言二十五年前,沐王妃遇刺身亡,棺材产子,小王爷被誉为妖孽转身,不祥之人,被囚禁在王府。二十五年后,相府四小姐被逼嫁入沐王府,算计与被算计,利用与被利用,看他们如何周旋在阴谋之中。“说吧,你选我还是选他?”周玚站在那里,今天必然要她做出一个抉择。“一定要选吗?”陈如意看着他,他和他,她都舍不得。“是,必须选,要么我,要么他。”周玚忽略她的纠结,他不想在过这种跟人争宠夺爱的日子。“如果你非要逼我,那我选他。”陈如意终于决定了。“你真的选他,我哪里比他不好。”周玚怒了。陈如意一脚踢过去,“他那里不好了,有你这样当爹的吗?居然跟自己的儿子争宠。”
  • 妃常张狂妃常张狂雨落尘霜|古言谁说的傻子没人爱,谁说的灰姑娘与王子的浪漫爱情故事只能出现在童话世界里,谁说的现实生活中他们没有完美的结局,本姑娘偏偏不信邪,不走寻常路,就喜欢拥有如神邸一般外貌的傻子。(花痴配傻子——呵呵,绝配)她是宰相嫡出之女,但却从没得到过宰相的半分爱,在府中,她竟不如一位烧火做饭的下人,从小没有人保护的她,收起了锋利的爪,渐渐变得懦弱,胆小,忍让。一忍再忍的她本想会如此窝囊的过完一生,却不料遇到了他,她开始变强,一步一步走向巅峰,只为守护心中的他……他是名满紫禁城的七皇子,拥有如神一般的外貌,孩童一般的心智,皇帝对他宠爱有加,百般呵护,但是他无动于衷。他恨,恨皇帝亦恨自己……
  • 小兽相公很害羞:六岁小皇后小兽相公很害羞:六岁小皇后姐伤不起|古言什么?年仅六岁就浩浩荡荡嫁入王府!糊涂皇帝乱赐什么婚!好吧,看在相公家财万贯的份上她忍了。可是就这小受样,摆明让她欺负么!哼哼,看她发挥祸世小郡主的功力,搅得王府鸡犬不宁吧!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狐妖人间逍遥游狐妖人间逍遥游宫煊棋|古言狐妖人间逍遥游!撞见一个又一个美男,终是不了解人心。原来人和人之间只有两种结局,一种是生离一种是死别,而无论哪种结局不过都是时间长短而已!
  • 暴君盛宠:皇妃无争暴君盛宠:皇妃无争颜笑笑|古言麦灵灵可悲的穿越了,还是因为玩儿游戏玩儿穿的。本以为她可以借这一世好好的享受一下装的滋味,却没想到穿越成不争宠的冷宫弃妃。从此她就走上了推销官棱翰的道路。“这可是皇上的玉佩,谁要?!”麦灵灵撑着脑袋,手里拿着某种马送的玉佩,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屑的看着一众妃子。官楞汉则是在御书房拼命地打喷嚏。她,被人针对。“皇上,臣妾是亲眼看到灵妃把肖妃推下莲花池的。”宫中肖妃一派的孟答应楚楚可怜的跪着求皇上降罪。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宫棱翰不解释。那一次,他赐她20大板和门禁15天。“朕没想到,朕如此宠你,你还是选择背叛朕。”他眼眶通红,手紧紧的掐着她的脖子。第二次,他不分青红皂白降罪于她。她为什么还是舍不得。
  • 神医毒妃:摄政王的心尖宠神医毒妃:摄政王的心尖宠安沁月|古言陵妍阳前世瞎了眼,一片痴心喂了狗,落得国破家亡。幸得老天开眼,让她重生为凤王府四小姐。却没想到,遇到一家子奇葩!姨娘恶毒,将她送去冲喜?赏一剂毒药,让她再也不能说话。庶妹伪善,欲陷害她失身?那就将她塞进花轿,远嫁合亲!还有一群三姑六婆恨不得她死?来人,关门放狗!陵妍阳本想低调的虐虐渣,报个仇,顺便将这个天下搅得一片乱。却不曾想本某妖孽看上,夜晚偷偷溜入美人寝“妍阳,睡了我!整个天下都是你的了!”陵妍阳一脸鄙视,没有姑奶奶助你,你夺的下这天下?
  • 啼笑姻缘帝王家啼笑姻缘帝王家邢墨鸢|古言柳下惠小王爷,遭遇老父王仗剑逼婚,鸡飞狗跳。娶了个女汉子,总被小王妃拳脚相加,苦不堪言。什么?你这丫头心里还另有他人?我英俊潇洒皇室贵胄,哪能任由你胡来?来来来,丑丫头!你我斗智斗勇,大战三百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