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穿越货你伤不起

若兰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顺着看起来年代久远的石阶向地下室走去。紫色的纹路在石壁上宛如流光一般汨汨跳动,显得神秘而优雅,似乎是刻画着什么亘古铭刻的诅咒。

这是她第一次走进这间地下室,但也是最后一次。

地下室中静谧而死寂的气息被“嗒嗒嗒”的脚步声打破,显得格外诡异。若兰手扶着石壁下行,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忐忑。石壁上,紫色纹的路柔和地散发着莹光,使地下室中不必携带照明工具亦可看清前路。

这是身为若家的女子,注定了会背负诅咒。

石阶并不长,只是曲折蜿蜒才令人看不清尽头。若兰莫约着走了一分多钟,就看见了地下室的大厅。那是一个仅有一百多平方米的石厅,所有的紫色纹路就源自于中央的石台。石台中间置放着一枚浅紫色的卵,流光四溢,一收一放,竟似是有生命的,在呼吸一般。

美,很美。

她着了魔似的轻轻伸手过去抚摸着卵,动作轻柔。

“姐姐!”背后突兀地响起少女的呼唤。若兰一惊,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旋即收回了手。紫色的瞳孔中有复杂的光芒一闪而过。

“汐,我警告过你不要跟来。”若兰轻声说,眼中的光芒越发的执着。

“我们还有别的办法,一定可以的!我们可以找到让姐姐平安的办法”若汐的声音呜咽着,像是受伤的小兽。“我不要和姐姐分开我已经等了一万年了啊”

“这会是我们注定的命运。”若兰回头对身后粉色长发的女孩说。“既然无法改变,就坦然接受吧。”

她说完,不给若汐思考的时间,匕首在指尖一抹,殷红的鲜血就顺着指纹落了下来,滴在紫色的卵上。紫色长发在身后飘逸,少女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坚定。

“不要!”若汐哑着嗓子哭喊。泪水从指缝中窜出,模糊了她秀丽的脸庞。“若兰姐姐,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

“若汐,”若兰浅浅的声音像漠夷万年不化的冰雪那样坚定。“我们若家的女子,何时怕过死之一字?”

紫色的光华开始在空气中凌乱地浮动,不断地向周围一圈圈扩散。

“走开!”若兰大喝一声,血色从指尖绽放开来。密室中央的紫色的卵吞噬着她的鲜血,淡淡的紫光晕上了红边。

紫粉色的光芒暴涨,如梦般弥漫开来。

“不”若汐绝望的声音终于被光华吞没。

一切都在光华中消逝,然后重生。

杯具生活呢,是一张餐桌,上面全是餐具。

当生活变成一张洗手台,餐具就都变成了洗具。

而我的生活,是一张茶几,上面全是杯具!!

我的名字叫若兰,是个初中升高中的悲催中国孩纸。当人生同时与各种杯具的突发事件狭路相逢时,我总是想仰天长啸:“为毛受伤的总TM是我!!”

想兰姐我一世英名,从幼儿园开始,就各种倒霉不解释。吃饭噎到喝水呛到走路被草泥马绊到,我是积了几辈子的孽啊

于是,当我收到一家名为“蓝莺学院”的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时,就啥也没多想,仰天大笑三声,说姐我熬了十六年终于把苦日子熬出头捡到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了,就甚是单纯的收拾包袱上路了。

N多年后,当我每每回忆起那不堪回首的岁月,才知道,当年我不是单纯,而是单蠢。

我拎着包袱“嘿咻嘿咻”按照通知上说的来到学校门口后,我就华丽丽滴石化了。

因为,在我面前展现显的,是一副大江东去浪淘尽,滔滔不绝的场景。

我顿时就泪流海带面了。

馅饼,果然不是这么好捡的

说时迟那时快,我那十六年的倒霉经验所培养出的高敏锐“霉头神经”如侦测雷达般向我发出了“倒霉信号”!一阵阴风从我背后扫过,我全身的神经顿时紧绷到了极致!毛骨悚然!

“你、为、什、么、不、跳、下、去、呢?~”阴阴森森的女声从我背后响起,冒着丝丝寒气。

“啊啊啊啊有鬼啊!”我尖叫一声瞬间炸毛。

然后

然后,就杯具了。

我忘记了我正站在滚滚东去的大江边上。

像很多狗血穿越剧中的女猪一样,噗通一声就掉进了滔滔江水中。

“Helpme!!”

冰冷的江水中,我滚滚的热泪融入了这无边的暗蓝。我忆及我的一生,上没伤天害理下没小偷小摸,连踩死个蚂蚁都要悼念好几天,为毛苍天注定要灭我?

渐渐的,远处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桥。这,莫非就素传说中滴奈何桥?桥的对面有一名身着白纱的绝美女子。幽兰色的青丝顺肩披下,蜿蜒迤逦。唇角勾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荡漾人心。

“啊、啊,你是我家阿嬷么~”我向她伸出手。奇怪了,我家阿嬷为毛生地如此年轻美貌?难道,难道是英年早逝?

“你是在召唤我过去搓麻将么~?可是,我不会搓麻将诶”我的意识终于狗血地沉入了黑暗。

死翘翘了分割==+正如各种坑爹的三流狗血小说一样,我不明不白滴穿越了。

当我从无边的黑暗中清醒过来时,我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这香味并不浓郁,但经久不散,萦绕在我身畔,如梦如幻。

我睁开眼,是一片浅棕色的帷幔,古色古香。

穿越到中国古代了么~第一时间,我就从这张华丽无比的大床上爬了下来。照镜子。

正对着窗,有一扇落地镜。我站在镜子前,打量被我附身的倒霉鬼的身体。

总的来说,还算是个小美人。紫发及腰,皮肤柔润。虽然不是什么红颜祸水,也算得上大家闺秀了。只不过

这张漂亮的脸上,正挂着猥琐又二逼兮兮的傻笑。

“二货就是二货,再怎么照镜子,也是二货。”背后突然传来一阵甜美而淡漠的声音。“笑得一脸二逼。”

从某种意义上她也许真相了,不过

我大惊!这不是那女鬼的声音么

一种名为鸡皮疙瘩的东西瞬间爬满了我娇嫩的脊梁,我颤颤巍巍地转过娇小的身体,却在电光火石间被shock到了。

少女年仅二八,如水如云的幽兰色长发飘逸空灵。紫眸光华流转,勾魂摄魄。白纱曳地,美不胜收。所谓倾世佳人,不过如此。

“阿、阿嬷”难怪好生眼熟!

“我的名字叫楚梦雪。”阿嬷皱了皱眉。

刹那间,我的脑海中弹出这样一个诡异的公式:女鬼=阿嬷=杀人凶手=绝色美女=大义灭亲=xyz

但是就算是这样

“啊、啊,”我悲恸欲绝,做西施捧心状向后倒去。“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如花似玉、美丽可爱的我呢?”也没有这个问题重要。

杯具果然是无处不在的。因为背后没人扶我一下,我就华丽丽滴,“咚”地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果然是二货。”阿嬷一脸嫌弃地看着我。

“算了,不跟你扯淡了。”她转身,扔了一件东西到我怀里。那货在我贫瘠的弹了一下,叭在了我脸上。

“这是你用命换来的神兽。”阿嬷淡淡地说道。

“什么呀”我嘟囔一声,爬起来,把那货从脸上扯了下来。

瞬间,我华丽丽滴石化了。

这熟悉而又残念的脸是怎么回事!

作者果然很坑爹有木有!!

至于我为毛这么鸭冻,是因为

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只浑身散发着泥土与青草馨香的生物。它周身散发出淡绿色的光芒,显得圣洁而优雅。虽然缩水了几倍,但却无碍它的神圣气息。

它不正是传说中的、囧囧有神的坐骑神兽草泥马么!

“啊,抱歉。拿错了。”阿嬷默默地拎走草泥马,把另一只丢了过来。

当我低头看见我怀里的那坨东西后,我又被shock到了。

它长着一对销魂的线条眼,白色的毛发柔顺而纯洁,双耳耸立在圆圆的头顶。一双纤细的手臂柔若无骨,而此时,它正暮然回首,用那销魂的线条眼含情脉脉地望着我。

“兔斯基?”

“抱歉又拿错了。”阿嬷默默拎走兔斯基,换了一只过来。

因为前面的两只给我的震精太大,以至于我看见第三只时异常淡定。

黄色的皮毛短短的,间着棕色的条纹。尖尖的耳朵抖啊抖地,煞是可爱。它还甜甜地一笑,叫了一声:“皮卡,皮卡丘!”

然后,十万伏特。

“嗷嗷嗷!”我凄厉地惨叫一声,变成了一团焦。

阿嬷你绝对是有意整我的对吧!

“不是我整你,是作者在整你。”阿嬷默默扔掉皮卡丘。

原来如此!作者你个魂淡!!

等等。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世界上有一种技能,叫读心术。”阿嬷用甚是鄙视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在这凌厉的眼神攻势下,我脆弱的七彩琉璃心顿时被绞成了一堆碎片。

“我的人权呢还我隐私权”我哭得梨花带雨。

(兰:我之前不是一团焦么?啥时恢复的?)

(雪:嘛嘛~不要太介意了。在穿越剧中,外挂和BUG是无处不在的。)

(梦雪:俩SB。)

“给你,别鬼嚎了。”阿嬷啧了一声,丢了一只萌物过来。

此物长着一张尖尖的小嘴,尖尖的一双小耳朵扑菱了两下。紫毛流转着淡淡的粉光,毛茸茸的九条大尾巴晃悠晃悠,大眼睛眨巴眨巴,瞬间戳中了我的萌点。

“卡哇伊!”我怪叫一声,充分发挥怪阿姨的潜质,扑上去对其进行蹂躏。

小家伙蹭了蹭我。别看它长着张狐狸脸,却有着猫咪的习惯。

“这回总算没拿错了。它的名字叫风狗。”

我僵在原地。

风狗疯狗

(兰:喂喂!作者!这是怎么回事)

(雪: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吱”像是表示赞成,小家伙叫了一声。

呵呵。

我的神兽是一只有着狐狸外表猫习惯老鼠叫声名字叫疯狗的生物。

这个世界,真TM玄幻了。

“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叫‘疯子’。”我突然一把拎着疯子的后颈把它提溜起来,面色严肃地说。

“吱?”小疯子摆了摆大尾巴,不明所以地叫了一声。

同时,我看见阿嬷的额头上划下了三根相当清晰的黑线。

分割啊分割嗯通过与阿嬷的一番交谈,我终于了解到,命不该绝的女猪我,穿越到了怎样一个诡异的世界。

这个世界名叫“青羽”,是一个中西结合、古今混淆的世界。“世界”在青羽人的说法中,叫“御界”,所以这个世界也叫“青羽御界”。

青羽御界有五片,极昼、末夜、迷梦、炽炀以及我们所在的天汐(也就是诸神)。(好嘛这BUG也太强大了,连打怪升级都省了。)

而这个世界的战斗方法,是以稀有程度来说,依次是“天赋”、“法则”、“术”和“阵”。

“天赋”,就是我们宇宙御界所说的“异能”,只有少数人有,威力最强大。

“法则”,是在一定的范围创建对自己有利的规则,等级从低到高依次为初级、中级、高级、超级、神级,和传说中的创世法则。一般来说,得到法则的途径有三种:1、成为某个种族或家族的统治者,从而得到这个种族或家族的传承法则;2、对于某种力量的控制达到巅峰,会自行凝结成法则;3、杀死法则的拥有者,吸收TA的法则结晶。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还有第四种方法:得到同属性法则拥有者的许可,“借用”对方的法则。因为法则的力量过于强大,所以使用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法则会导致“逆风”,也就是反噬。轻则一段时间内无法动弹,重则直接丧命。

“术”,是比较常用的战斗方法,不同属性的术会适合与其同属性的人。术作为仅次于法则的力量,高级术用得好是可以媲美中级法则的。等级分类同法则。

“阵”,是用各种材料画出的。一般有有利于己方的加持和防御阵、有害于敌方的诅咒阵、与灵兽签订契约的召唤阵和空间系专有的移动阵四种。除了没有“创世神阵”这种东西(念着都拗口),等级分类同法则。

而关于我这个身体原主人的问题,阿嬷很坦诚地告诉我,她知道我是个穿越货,因为我的灵魂是她召唤来的。

“那这个人的家人那边怎么交代?”我如是问。

“别担心,没关系的。”她淡淡地回答。

“你都帮我搞定了?”吾内牛满面,感激零涕。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也是个二货。”

“你想打击我就直说呗”

上一章
同类热门
  • 皇心不负皇心不负九酒非水|古言沉浮半生,成为朝堂纷争的旗子,入了他府。她发誓倾尽一切,换得后半生自由江湖。却不料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入了他的陷阱。——“笙歌水中望月,不如抬头望天来得实际盲龟浮木,不如抱我来得实在。”
  • 追夫女军师追夫女军师唐三七|古言她穿越而来,成为没娘疼的当朝大将军独女,与张家小侯爷指腹为婚。本以为一生就这样平平淡淡,谁料一场战争忽然爆发,将军爹爹战死沙场,她从人人仰慕的将军千金成为一介孤女,本想与之相濡以沫一生的未婚夫居然是一个渣男!姨娘、小三蜂拥而至,真当她是没爹没娘的孤女就好欺负不成!她自有将军后人的傲气!不屑与一个渣男过一生,于是她甩渣男,入军营,寻那顶天立地铮铮铁骨的好男儿!
  • 御狐劫御狐劫莞尔一媚|古言美是女人最脆弱的忧伤,无坚不摧,却又不堪一击。曼妙身姿,仿若仙子,通通离唐琬十万八千里!偶然发现玉佩中竟然藏着惊天的秘密!手握玉佩,没想到玉佩是她浴火重生的媒介,凤凰涅槃,风华绝代,惊掉一群魂淡的下巴!她得瑟:哼,我说过我会倾国倾城的!他淡笑:无论山鸡还是凤凰,都是属于我的。
  • 乌龟娘子狐狸夫乌龟娘子狐狸夫四君子|古言贺芸芸只是个从五品小官儿的女儿,头脑简单,反应迟钝,动作缓慢,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不知道被是馅饼还是粪坨子的东西砸中,竟然成了怡亲王世子的妻子!怡亲王是京城中出了名的病秧子,三天两头找太医来聊一聊人生感悟,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被赐婚,要娶一个从五品小官儿的女儿,这到底是什么状况?(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霸气小娇后,笑笑很倾城霸气小娇后,笑笑很倾城夏苜之歌|古言弹指间,灰飞烟灭。再风光又如何,最后死于最信任的人,最有好的人。老天给了她机会,新世界,新人生,新命运,要么懦弱无能的死去,要么风风光光的活着。(虽然已确定主角,但是中间美男不断)有惊喜,有彩蛋,有小剧场。打滚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
  • 千里追踪千里追踪落马|古言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女大学生,在一次舍身救2岁男孩后灵魂穿越到了古代,并附在了刚刚成亲的新郎身上,再后来遇到一名帅气才气并存的公子,于是展开了一场,纠结的爱情,最后在经历一次生死蜕变终于恢复女儿身,和相爱的人携手走天涯。这正是;穿越古代真稀奇,女附男身情问题,真爱真心真相守,海角天涯伴君走。,
  • 御夫有稻:绝世娘子懒为妃御夫有稻:绝世娘子懒为妃孔雀白翎|古言【全文完】一朝穿越成农家小萝莉,她以为只需要卖个萌再装点嫩就好!谁知,她不光得谨守奇葩家规,还得养活大爷似的一家老小。她一不小心起了点小主意,开了家古代连锁超市,富了一亩三分之地;然后一不小心养只白虎,救个江湖侠客,却被迫拜师成为江湖一派踪迹诡异的继承者;再一不小心发现个随身空间,未免资源浪费,低调的建立了神秘的百灵山庄。她无意江湖纷争、无意朝堂纷乱,更无意江山社稷帝王后妃。却不知那是家族唯一的使命!更无奈惹得当朝皇子对她威逼利诱,武林盟主与她把酒言欢,贴身护卫视她重过性命,魔教教头屡次救她于危难!搞笑的是那个从小“斗”着她长大的哑哥儿竟说是她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婿?等等!哑哥儿!你说啥?
  • 续红楼之潇湘情缘续红楼之潇湘情缘月下菊|古言本是一缕幽魂,却为还一桩情事,悠悠转转,终是回到这世间,他,是她的挚爱,是她守护的对象,为了他,她周转于各世俗势力之中。他,是北王水溶,为了她,甘冒世间之大不闱,不顾身世,皇权压力,然而,只有爱是不够的,在曲折的侯门生活中,他们能否在一起……
  • 杀手狂妃训邪夫杀手狂妃训邪夫冰山.|古言忘情忘性的她,因为任务失败,被唯一信任的大师兄杀害穿越,来到古代一个傻女的身上。世态炎凉,她跟母亲受尽欺凌……“是姜氏派尔等来杀我?”她不怕。“是大皇子,还是我师兄再次派尔等来杀我?”哪怕大师兄说过,历史,只要他一人知道就够了,她也不怕。“是义兄派尔等来杀我?”她已经有些麻木,猛然回头,掀开那个黑布,发现,却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那张脸……她恨,是否命运注定,她不管在二十一世纪,亦或在古代,都不能错信任何人,是否命中注定,要孤独一世?既然如此,那么,她便卸下伪装,让你们看看,傻子比你们这些自负的人更聪明百倍,更善于心计……王爷,有种,就来跟我单挑!
  • 将军的下堂哑妻将军的下堂哑妻绮丽儿|古言她穿越成了待产的小妾,被人陷害毒哑,卖给了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骡夫!他空有一身功夫,却被家人所累,背着克妻的名声艰苦度日,为了不让母亲再受苦,他买下了她。谁知,这个外表柔弱的哑女,既然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女子,她有无穷的新奇点子,她有着惊人的才华,她有着大丈夫一般的宽阔胸怀。情节虚构,切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