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36章 他会怪我吗?

上车的时候许诺自动自发地坐在了后面的一辆车,她不知道顾延他们谈了什么,但下车以后顾延的脸色明显很不好。

韩柔的事情是个意外,但进故宫这一出之后许诺再出现便有些不合时宜了。

这样想着,许诺到底没有跟进去,而是跟着老汉森的助手们在另一个包间吃的晚饭。这一餐许诺有些事儿不知其味,即使同桌的人展现了友好,但许诺仍是高兴不起来。

正当许诺心不在焉地跟周围人聊天的时候,突然有服务员来敲门。

是老汉森叫许诺过去。

许诺轻巧地将房门关上,“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许诺问了一句,但服务员只是笑笑,抬手引着许诺往老汉森那边走,许诺摇头苦笑,才明白自己太着急了,对方怎么知不知道,都不可能贸贸然告诉她……

出乎意料的,许诺来到老汉森那边的时候,包间里已经只剩下老汉森一个人了。

“乖孙女,快过来坐。”

老汉森对着许诺招招手,笑眯眯地将面前的盘子往前推一推,以便许诺能够看清托盘中的内容。“看,这是我专门给你准备的,非常新鲜的松露,我想你会喜欢的。”

许诺站在桌子前,虽然知道他不在,但还是确定看了一眼,才在老汉森面前坐下。

她抬起头,笑了笑。

“我刚刚已经吃过了,先生。”

“那就再吃一点,真的很美味,顾延那么没有胃口都吃了一些才走的呢。”

老汉森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地说着,起身将托盘中的食物一样样地摆放在许诺的面前。

很精致的菜肴,分量却很少,但完全足够一个人适用,不,应该说刚好是一个人的分量。许诺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她能够感受到老汉森的那份理解,还有包容。

那么她理应送上自己的敬意,及时她很着急,但毕竟还有时间。

“谢谢。”

许诺接过筷子,小口且快速地将东西吃了。直到吃掉最后一口,她才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巴。“谢谢您先生,现在我很想知道他的情况。拜托您告诉我。”

“哈哈。”老汉森却突然笑了起来,他看着许诺,以一种很满意的目光。“你跟顾延,都是好孩子,虽然之前我有很多事情不能肯定,不过,你们都没有让我失望。”

老汉森从兜里拿出一个录音笔,对许诺眨了眨眼睛。“那孩子有些不高兴了,不过对我这个老头子倒是没有什么防备。”

许诺一愣,忙将录音笔接过去,按下开关,就听到顾延的声音从其中传来。

“您的条件我不能答应,也没有资格。我尊敬您对诺诺一直很照顾,但您现在的样子,我怕她会失望。告辞了。”

录音到这里便戛然而止,很短,但对许诺来说却非常重要。

她紧紧地抓着录音笔,突然站起来,对老汉森鞠了个躬。

“谢谢您。”

说完许诺便快步跑了出去,老汉森看着吃得很干净的小碟子,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

他又怎么会看不出许诺的着急?

但他故意点了一份餐才将许诺叫过来,甚至直到许诺将东西吃了才肯将录音笔交出去,为的就是看许诺的反应。

尊重他而不是一味地利用。

这孩子,没有让他失望。

老汉森笑了,却又有些不满地皱起眉头,“可惜我们家没有眼光这么好的孩子啊。”

真是有些可惜。

不过,还真是有些期待呢。

“喂,你们跟好了,要随时跟我报告情况,知道吗?……洁西卡?哦,我想她今晚应该见不到自己的父母,好好照顾她……是的,虽然是中国人,但中国人也是很热情的,嘿嘿……”

略显猥琐的笑声在包间内响起,老汉森的首席秘书进来便听到这声音,他皱了下眉头,还是提醒道:“先生,您该回去休息了。”

“哦,是吗?快给我找一个有电视的房间,我要去看直播……”

老汉森喊着,急匆匆地带着人离开了。

许诺从饭店跑出来,但急匆匆的她一时间却想不到要到哪儿去找顾延。她站在路口,想了一下还是打车先去升阳。

只是站在公司的楼下,许诺却有些胆怯了。

不过正好是下班的时间,人来人往的她站在这里倒是不显突兀。

“顾延,我回来了,这几年你好吗?”

“哈喽,顾延,你想我了吗?”

“顾延,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很想念你。”

许诺低着头在原地踏步,低声咕哝着,演练等下见到顾延时候要说的话。但越是这样说,她就越是紧张。

顾延没有忘记她,但他会不会怪她?

近乡情怯说的就是她现在这种情况吧?

许诺回忆着:他瘦了许多,人也更凌厉了,但他的身上似乎少了一些什么。

那种感觉说不清,但却让许诺格外地愧疚。

“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许诺回过神来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她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决定要见他。

这种心情无比地迫切,终于压倒了一切不安。

“许……小姐?”

许诺刚绕过大楼前面的水池,便听到一声不确定的叫声。许诺驻足,便看到赵诚朝着她走过来,而她的回应似乎让赵诚更有信心了一般那。“是许诺?”

“恩。”

许诺点点头,要是以前听到赵诚这样问她,许诺一定会跟他开玩笑的。但现在的许诺却完全没有这个心情。“是我,顾延还在公司吗?”

“天啊,你真的还活着!”

赵诚惊讶出声,许诺笑了笑。“是的,我还活着,其他的事情改天再跟你解释,现在告诉我顾延呢?我要见他!”

许诺快速地说道,一边说着她还一边比划着,她真的有些着急了。

“boss现在没有在公司,从刚刚跟你们一起出去就没有回来。”

赵诚忙端正了态度,认真又有些疑惑地说:“你还没有见过boss吗?他这几年一直在等你,还是……”赵诚疑惑地看着许诺,难道两个人闹别扭了?

“我还没有见到他,他现在的住址能跟我说一下吗,我只知道他并不在老宅那边住了。”

“当然,boss现在住在你们之前的房子……哎,喂!可是boss现在不一定在那儿啊!”赵诚忙道,但他的叫喊声却让许诺跑得更快了。“真不知道这人在搞什么。”

他咕哝了一句,无奈地摇摇头。

同类热门
  • 你站在世界的另一端你站在世界的另一端九月中|现言可能是因为贫富差距,我才会那么爱你;不过也正因为是贫富差距,让我根本爱不起你。
  • 遇见你是那么美好遇见你是那么美好酥小黑|现言舒昕一个已经大学毕业一年多的90后,毕业的前半年呆在家里帮父母一起打理小店,后来受不了邻居的议论决定独自一人出来打拼,到了城里以后还没找好工作便被人骗走房租,最后只有寄宿网吧。在被骗以后没求助家里,也不想对大学的同学开口,最后开始寄宿网吧,白天睡觉晚上靠游戏代练过着日子,就这样过了半年他突然觉得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可是蓦然回首发现自己却没有什么能做的,最后抱着侥幸的心理求助了在大学游戏里的“老婆”瑾然;或许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在他说明情况后,瑾然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
  • 医见倾心:总裁宠妻日常医见倾心:总裁宠妻日常薄情荣少|现言怀了我的孩子就逃了?五年整整五年。”某帅男咬牙切齿道。“咳咳,开什么玩笑,你不是gay嘛,再说了没有孩子!”某女嘟着嘴倔强道!直到某男向她证实了什么叫做纯爷们的时候,某女才相信他就是五年前那个男的。婚后某男开启宠妻狗腿模式,“老公,她对我下药,想把我送给其他男人,沐晓晓指着同父异母的姐姐说道”。陆先生生气了,直接让坏姐姐身败名裂。“老公,那个男的想轻薄我!”陆先生不能忍了,直接让那个渣男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仗着陆先生的宠爱,沐晓晓对欺负她的人千倍万倍还回去,有人看不惯她的娇纵,陆先生不屑一顾,我就宠了,你们有意见?
  • 说多了都是泪说多了都是泪风泠樱|现言思华年对天发誓,她一直是个正直善良的21世纪好青年。可是为什么,老天爷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一下子把她扔到了公元12014年?还硬塞给她一个看起来大了她8岁、实际上小了她9992岁的“孙子”?
  • 法医老公请放过法医老公请放过莯瑾|现言他玩世不恭她静如处子,动如脱兔那一年夏天他对她一见钟情对她展开默默无声的追求她离开那天他一个人在他们相遇的地方坐了好久悲痛欲绝再次相遇她视他为陌生人他不以为然重新开始一场浪漫追爱史就此展开
  • 少爷不要太霸道少爷不要太霸道玄依|现言三年前她属于他,他伤了她,她决绝的离去。三年后物是人非,他已是全球有名的圣皇集团的总裁,而她亦是时尚界知名度很强的女强人。当再次打开他们曾共同生活的公寓看到的是他驰骋在一个美艳女子的身上,散落一地的衣裳再次演绎着三年前发生的事。
  • 不变的誓言:相守一生不变的誓言:相守一生钰锦惜|现言很多人都说言少不近女色,只有言少知道自己爱她,于是,为了让前妻归来,举办了婚礼,某女带着萌娃来到,哭丧的脸问某男:“你的娃,你不要了吗?”“不要,我只要你”于是,某女被言少带走,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露出得逞的笑容
  • 车夏请记住我叫安黎年车夏请记住我叫安黎年青三木v|现言这是一个不明媚的故事,从开始到结束谁都不知道自己在演绎什么,却都身在其中各释其职。我要从何说起才能给大家一个唯美的不带任何矫柔做作的开头?现在我是个自述者,自述我这场暧昧不清的人生。
  • 撩汉指南撩汉指南一字眉|现言第一次见面,关衡摆着霸道总裁范儿:女人,开个价吧。梁乔默默掏出十块钱:昨晚的费用,不用找了。第二次见面,关衡嘲讽:像你种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梁乔反击:像你这么渣的男人,我倒是见过不少。第三次见面,梁乔走到路上,关衡开车经过,故意溅她一身污泥。次日,梁乔用红色油漆在车前盖上画了十六个大字……
  • 不良宠妻不良宠妻新欢|现言六年前,婚礼上逃跑,从此被他全球发“通妻”令!她隐姓埋名跑龙套,居然还能碰上冷面BOSS!她都低调成这样了,还被抓个现行:丫头,哪里逃?她甩他一巴掌!恶魔一怒之下,撂人上车:女人,希望你一直这么有勇气!一夜惩罚,她狼狈逃跑……从此,猫和老鼠的故事再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