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8章 无尊竟然就是魔铘

上回说到:我拿出娜娅的特酿将刀骨灌醉,本想借此打压打压他,不想意外听他说到月洲涧的恩公竟然是刀骨的主人……魔铘!

刀骨醉倒了,我却因为他的话而失去了原本想有的成就感。七叔安排人将刀骨扶入客房休息后再回到我身边时,我已经无心饮酒,而是急不可待的询问起他:

“七叔!刚刚刀骨的意思是说他的主人便是你们的恩公,那人可叫做魔铘?”

七叔一怔说到:

“嫫姑娘……恩公不曾留下姓名,我也并没有听说过魔铘这个名字……”

“那祠堂里那个人像呢?”我琢磨着祠堂里的那个穿着与现代人近似的人不像魔铘啊……

“那是恩人的塑像啊!”

“你们的恩人是刀骨的主人对吧?可是刀骨主人就是魔铘!……”我突然想到什么,拉起七叔,

“带我去看看你们恩人的塑像!”七叔被我冷不丁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又不好拒绝,一时僵在哪里。这时轩辕策起身说到:

“七叔,你带她去走走也好,不然这样喝下去,一会儿就要耍起酒疯来了!”说完,他淡淡笑着轻轻拍了拍七叔的肩膀示意七叔按我的意思去做。

七叔立刻了然的伸出一只手臂引领,并告知其他人继续……

到了祠堂,我性急的也不顾失仪,径直快步走进后堂到了那塑像前,虽然雕塑的并不十分精致,但那俊毅脱凡的熟悉面孔已是一目便可了然……魔铘!果然是他!

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尊雕塑,除了容貌可以辨别出是他,其他的神情、装束都是截然不同的,雕像的他完全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既不是这个三界九天之中的人亦不是我那个世界的人,那他究竟是谁?难道他也是跟我一样,是从另一个陌生的不知名的世界穿越而来的吗?

我仔细看了雕塑的穿着,手腕脚腕有雕着花纹的镯状饰物紧箍着,腰间扎着宽宽的护腰一身劲装,并不似如今的他每次现身都是飘逸轩昂之气的样子。而且雕像上的魔铘是诡异的光头……要知道在这个时候的古代是没有人会剃头的!

“七叔,你与你们的恩公见过几次面?当时的情形都是怎样的?他……一直都是这样光头的吗?”

七叔虽然之前说过不便提及过往,但因为我如今也是他们的恩人又与刀骨相识,七叔自然没有了顾虑,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问,但出于恭敬,便也对我一一道来。

“我们是竺源筱域的移民,第一次与恩公相识,是恩公在西海与极渊钟海飓博法三日最终将那魔飓镇压,我受我们老域主派遣将恩公请回竺源筱域稍事休息,恩公极少言语,只静养一日便离开了,走时留下一枚石笛,告知危难时吹响,便可得救。果然一年后大难而至,竺源筱域遭受灭顶之灾,天降磺火地暴山洪!恩公应约而来,只手将竺源筱域拔地而起,直托至安全的海域安置,便有了姑娘看到的月洲涧!”

“只手将月洲涧拔地而起?那得多强大的功力?!”我回头看了看轩辕策,他也微皱着眉,要知道当初我俩那是拼尽全力抵制那场中级海飓,而七叔所说的极渊钟海飓,轩辕策已经传音我那是终极的魔飓。

“让我有些想不通的是,救你们时他是短发,可我认识他时他就一直是长发长袍,而且就是在圣古时,他的功力都不能与元老神兽相衡还得借助魑蠕之力……这似乎有些对不上啊。”我拼命的搜刮脑子里对魔铘的记忆,也无法拼凑:

“如果说救你们的另有其人,那刀骨的出现又怎么解释?难道魔铘有个双生子兄弟不成?!”

显然我的话七叔完全不懂,他遇到的恩人就是这个样子,他当然不知道也不能知道为什么我们遇到的魔铘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是一个人!只是不是一个阶段!”突然的,一直跟在我旁边的灵涯开口说到。

“什么意思?你认识魔铘?”

据我所知灵涯应该没见过魔铘,她又怎么会知道魔铘的情况呢?一时间我脑子晕晕的,

“我并不认得他!但听姥姥说过,万年前有位绝世高人去过亡冥渊际,意欲唤醒黑暗之灵,但终因法道相殊又曾被人毒害而功力大减,在最后关头被暗灵的守护际法博出渊际……那人……姥姥说:就是九天第一阶尊被称为无阶的铘子!如今看来,倒像是此人呢!”

“无阶?”自从出来容訫在空间中静修,便没有发声过,这会儿听到“无阶”二字,倒立时与我说到:

“阶士攻修已知最高便是玄阶和无阶,而目前能知行踪的只有神阶及以下者。在宗祠法典中记载的玄宗仙侣及从未与生众谋面的无宗都已隐去踪迹数万年……不想,今日却能得知这样的消息!”

关于玄宗和无宗,但是他们从前就与我说过,只是如今又跟魔铘联系起来,我这脑子便开始消化不了了!

我拉过灵涯问到:

“你怎么就能确定是魔铘呢?你又没见过那个去暗冥的人?”

灵涯眨着大眼睛看了我一会儿,我还以为她要说她见过呢,她却低下头淡淡的说了句:

“姥姥说,无宗所修也是火系,而且是至极火种,衣着都是特制的必有蔓藤咒的束箍保护,而且留不得长发!”

灵涯的话似乎让我恍然大悟,如此说来倒还真的很好认出来了!

“魔铘是无尊?无尊……就是魔铘?!”我迅速的将所有知道的细节都连贯起来,心里渐渐明朗了:

“也就是说,当年的无尊被人所害,追踪到亡冥渊际意欲夺取黑暗之灵,却被守护暗灵的界法赶了出去,过程必然使之身受重伤……”

“应该是被废去大部分法力!”容訫补充说到。

“所以我们遇到的魔铘便法力平庸,却功法十足,短短数年已经又是功力超凡!”轩辕策说到。

“他不断升修,不论是摄取灵物精华还是扩充军团,他这次恐怕还要大展报复……恐怕能知晓当初谁伤了他的仇家的只能是他自己了!”因为我最初认识魔铘时,他还只是孤身一人带着魑蠕,那时的宫娆都还没有变作人形呢!

“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本人了,不知他现在已是什么级阶了!”一切还都只是推论,究竟魔铘是何身世,未来又意欲何为,眼下众人皆茫然……未知……

这一章就到这里,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同类热门
  • 寻忆千世寻忆千世白菌子|幻情一个个轮回,是她与他们间最美的回忆,但为何她却忘了?寻回来的记忆中,是她的错觉吗?为何觉得记忆似乎对她隐藏了重要的人?回忆背后究竟是什么?她,又是谁?桥豆麻袋!莫名其妙的来了一个同居的小伙伴?什么鬼?!为何她的伞会有一只淘宝买家款的伞灵?!诶诶,她什么时候签下了契约把她的一部分记忆给那坑货吃掉了,去换轮回?!是因为,我,,失忆了吗?我的忆,我自己来寻!人挡揍人,佛挡,,,我去叫大圣!
  • 还没来得及说还没来得及说我不是超人|幻情魂穿异世的妖精,寄生在一悲惨少年身上,他将如何改变一生,叙写爱的真理。
  • 快穿之无限挑战快穿之无限挑战九回|幻情唐棠的任务就是,搞死穿越者,搞死渣男主,搞死渣女配,搞死……在如此暴力的路上一路狂奔,然后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快被自己搞死了→_→(简介无能,不要嫌弃,已有一本完结作品,亲们快到姐姐的碗里来。)
  • 仙入凡尘,翩翩公子不许逃仙入凡尘,翩翩公子不许逃竺踏歌|幻情前世,她是天界的月女,一心救母,却因误会被贬下凡。今生,她是温柔乐观的云芫,微笑是她的代名词,可是在微笑的背后,隐藏着她的悲伤。而他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凌舒恒,幼时意外与她相遇,却早已暗生情愫。为了使结局不像原来结局那般悲痛,她将周围人的结局都更改,编造了一个既美好又易碎的梦。就算最终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凌舒恒也不愿醒来,因为梦里有她,梦醒之后,便什么也没了…抚今思昔,魂牵梦萦,想要停留在梦中,将前世今生都忘却,做一场醒不来的梦。--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腹黑王的乖萌妃腹黑王的乖萌妃苡倾默|幻情腹黑,淡然如他;疏离,乖萌如她。她一身医术走遍天下,身份神秘,容颜倾城,却待人疏离。他是大陆的君王,权倾天下,无人小看,却心情不定。那年,他和她在宴会初遇,或许是天注定,一眼万年,他宠她入骨,羡煞他人;她时而乖巧听话,时而淡然疏离。――――――――――――――――――――本人第一次写书,若有不好之处,请大家见谅,顺便提建议,谢谢【鞠躬】本文现在不好说,因为我希望大家可以有时候提些意见,好的当然采纳啦,我期待大家可以看到自己喜欢的文,不过当然宠文肯定的,但是同样小虐怡情啊。
  • 萌学园之神圣使命萌学园之神圣使命霜娜|幻情魔法预言书预言冰亚公主即将现身,而这时消失以久的乌克娜娜回归。接着,神秘长发女生出现,萌学园又转来新生,坚尼回归……这一切的事情似乎都与艾瑞克、谜亚星、乌克娜娜有着一丝隐秘的关系……
  • 碧血瞳:帝妃倾城碧血瞳:帝妃倾城西西奈|幻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前世,她被人渣刺杀。今生她是再不想和一些男人有接触。可是她只是在森林里随便走了走都能被魔帝大人捡回去当宝…是她的魅力太大了吗?面对这位无耻的魔帝大人,她表示很无奈。“你究竟喜欢我哪儿,我改还不行吗。”魔帝大人可怜兮兮的眨眨眼睛,“小颜儿,是你偷了我的心,所以你要对我负责!”回到家族之后,长老们嫌弃自己是个废柴。她轻轻一笑,吹响手中的玉笛:“你们要不要,和我的灵兽玩玩?还有,谁告诉你们,本小姐是废柴的?”
  • tfboys之巧克力味的爱恋tfboys之巧克力味的爱恋慕雪疏颖|幻情一个路痴学霸的校花和一个花心可爱的少年;一个八卦少女和一个高冷王子;一个才女加淑女和一个霸气侧漏的帅哥。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样的爱情呢?“答应我,到了大学,我追你”。“那可要看看你能不能追的上了”。;“呀!你啊!多一句话会死啊”。“你很烦啊”。;“你会弹吉他”。“不然呢”。
  • 梧桐情劫梧桐情劫红尘小其|幻情八十一次轮回,肩负人类的命运,有关悟桐的情劫,爱与恨谁能分得清?
  • 狼人月暮狼人月暮月半三更|幻情因为意外,我成了狼人,我从小到大戴着的狼牙项链竟然关乎着狼人宝藏,各种势力接踵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