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7章 从此世上再无玄尊

上回说到:在我的挑拨下,樱舒与奉迌大打出手,为了以防万一,我又推波助澜的说出樱舒被魔铘拒绝一事,惹得樱舒欲对我下杀手,而奉迌出手救了我。

我睁眼看到将我抱住的是奉迌--而他的嘴角也涌出一缕鲜红的血丝,再望向他的身后:樱舒正睁大不可思议又绝望的眼睛看着他,一动也不动。

凤灵将我的气脉运通,我挣扎着起来,抓住奉迌的胳膊轻声问道:

“尊上可有伤及根本?是弟子连累了尊上!”奉迌轻轻摇了摇头,眼神露出难以形容的悲哀之色,这时他身后的樱舒“嘤咛”一声衣纱飘然倒伏在地上,口中呜咽的喊了声:

“奉……迌--!”

听到樱舒唤他,奉迌背部一僵,脸上的悲伤表情更甚,我心知他为了我怕是痛下杀手了,不管怎样毕竟他们没有真正的伤害过我,我的心里不免有些不忍,我轻声对奉迌说道:

“去吧!”

奉迌抬眼与我对视,那眼神中竟是那样的不知所措,我握住他的手,对他用力的点了下头。奉迌猛的深吸一口气,似是得到了赫令一般,松开我就转身扑到樱舒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我看到他一瞬间眼角闪烁的湿润,心里也不由轻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终归是在失去时才懂得珍惜。

“为什么连你…也不喜欢我了?我…真的…不好吗?”樱舒一开口便从口中涌出鲜血,流洒在她青纱的衣襟上片片晕开。

“你没有不好…没有。”

“那…为什么…你为了一个凡人…”樱舒轻咳着自嘲的笑道:

“我这一世…也是白活了!”樱舒眼中的泪水凄然而下,神情已经没有了至尊之位的肃冷,如今仅是一个伤情的女子模样。

“当年,我是曾经爱慕他…甚至想与他一同加害与你,可如今陪了我数万年的人却是你!只是最终因果报应…还是让我死在迷手里…奉迌…我也无怨了!”

奉迌缓缓的将樱舒的脸贴近自己的脸庞,泪也已经滴落,嘶哑的声音说道:

“当年的事情提他做什么,你我被他禁锢在这里,也是他有意成全。若说是因果报应…我又何尝不是?!我明知他是无辜受累,却仍与你一同加害于他,也是私心:一来不想你心里再有他;二来也是妒忌他居然再次登顶。然而这次没能阻止他破关,便是天意!”

“你早就知道?”樱舒的泪滴滴落下,那是数万年的心结。

奉迌点点头说道:

“知道!早就知道…原以为可以与你就这样直至身归混沌,不想…造化弄人!”

“奉…迌!我问你?”樱舒用力撑起自己的身子,抬起头与他对视,眼神充满急切之色:

“如果当年铘子没有将你我二人禁于这里,你…可还会…陪我四海八荒浪迹天涯?…可还会…与我不离不弃,相依相伴?”

奉迌眼眶通红,额头布满青筋,喉头哽咽不能言语。

“奉…迌!你说话呀?…你告诉我…告诉我…可否…与我…不…离……”樱舒的头缓缓垂在奉迌的肩上,一双美目至死未合,终究她是没能懂,这个世间有情众生的命运是会有多曲折!

奉迌将樱舒紧紧搂在怀中,将头埋在樱舒发间,不能自制的痛哭…

我实在不忍在看下去,就和凤灵退出了无崖峰的二度空间。

“主人,我们回嫫宫吧。”

“在等等吧,好歹和他最后再见一面。”我没有多说…这个离间计干的算是漂亮了,可是心里却空空的。

“主人啊,他…会不会,恼羞成怒对你不利?”

“就算是,我也不能躲啊!实在糊弄不过去,大不了让他揍一顿,他总不至于杀我吧!再说,就算我躲了今天,它若认真计较我也躲不过明天,他人出不去,可人家能力超强,魔铘都差点没挂了。何况咱们,躲有个p用。”

凤灵不再作声,只是拿出些吃食给我,活像个小保姆一样,还拿了件披风给我披上。

我摸着披风上柔软的皮毛,心中一暖:

“娜娅真的太温暖太周到了,就像当年我的美景!”

“就是主人从玄砻带出来的那个近身侍女?我听吴中子他们说过,说她与主人情义甚深!”

“是啊!我视她如亲人。”凤灵见我微微红了眼眶,忙转移话题说道:

“奥,主人啊!娜娅主司说了,离开了嫫宫就少些吃饮食,怕你水土不服…”我知它心意,却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

“既然主司大人说吃了不好,那你干嘛还拿出来给我吃?!”

“主人,我不是怕你没意思嘛!一般解决空虚无聊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嘴忙碌起来!”

“哎嘿…!似乎没毛病啊,飞禽!”

凤灵听到我的称呼,不由垮下小脸儿嘟囔道:

“主人啊--!人家是神兽好不!”

“那不也是飞禽吗?难道你是哺乳的吗?你有轧轧吗?”

凤灵做了个惊恐万状的表情,然后垂下头缩成一团。我一撇嘴回到空间去找容訫。

进入空间容訫依旧已经在那里等候,脸上依旧温暖的笑容。我一吐舌头,有些尴尬,毕竟对于善良的容訫来说,我的做法太过卑劣了。

我跳到藤椅秋千上,垂头问容訫:

“我这样做,你一定不理解对吧?”

“嫫,你无需顾及我,我始终都是依着你的。况且你如此做必定有你的道理,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我傻笑着点头,喃喃的说:

“希望我没有做错。”

容訫也不再出声,我们就那样安静的两个魂灵坐在一起。

过了许久,我感应到来自外界的波动,便回神。居然看到奉迌已经站在我面前,

“你怎么出来的?!”要知道我见他二人生死离别,便知趣的躲出了那无崖峰的二度空间,原本合计着等奉迌平复了心情,必然会召唤空间外的我,那时我再进去。谁知如今他竟走出来了。

“我原本就是可以出入自如的。”奉迌微微眯着眼看着远空,

“数万年了!这里的天空还是雾蒙蒙的。”

“你原本就可以出入自如?也就是说魔铘只是封住了樱舒,而没有封住你?而你却在这里默默的陪了她数万年?”

“铘子用数万年参破这二度空间,最后不得已用尽毕生修为将樱舒封印其中,他知道我对樱舒的情义,便留我一条通路,以备不时之需。估计他不会想到最终我还是会纵容她去加害于他,我却也未曾料到这数万年她都不曾放下。”

“樱舒至死都不知道你对她的这番情义吧!唉…不论是仙还是人,终难逃出这个情字!”我走到他的身边,做了一福,恭敬地问道:

“如今一切都结束了,尊上今后有何打算?”

“打算?自然还是在此陪伴她,终究还是不忍她自己在这里孤单。”

我轻叹口气,起身在一旁等候他可否还有话讲,奉迌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许久才说到:

“给我带句话:奉迌就在这里,若有用得着我这一身修为的地方,让他尽管来取!今日果报奉迌无一丝怨言。”

“话--有机会一定带到!但我并不是魔铘指使来的,只是知道了你们之前发生的事,心中不平!你若要给樱舒报仇我也是无怨言的。”

“没有什么仇!一切都是因果。我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只是没想到竟然是我亲手杀了她!”说着奉迌垂目转身,

“回去吧,从此世上再无玄尊!”

待续。

同类热门
  • 绝世杀手:废柴蓝家双小姐绝世杀手:废柴蓝家双小姐蔷薇荆棘谷|幻情一个神偷,一名神医。一对好友,双双掉入悬崖,却,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灵翼大陆,蓝家废柴大小姐和四小姐。两位腹黑绝世者,在这个大陆,会碰出怎样的火花。
  • 这个女子要逆天这个女子要逆天水之间|幻情她是北冥家不知几小姐,人太多,算不清,但生性懦弱,空有一身修为,因一次魔兽森林之行,摔下山坡,从此香消玉殒。她是现代雇佣兵的王牌杀手,铁血无情,却被同是雇佣兵的他所害。穿越而来,废材也张狂!超级废材?修得逆天神术,成为绝代丹师,古往今来阵法第一人,神兽可以统御万兽是吗?她统御神兽,名震四方。啥,你要抢神兽?好吧,姐就站在这里任你抢,啥,你抢不了?那么就休怪姐的魔兽大军无情,从此,魔兽化为滚滚洪流,所向披靡,她睥睨天下,这也叫废材?你脑袋里装的是浆糊吧?他是一帝国王爷,高深莫测,邪恶而又腹黑,却跑到她们这个穷山恶水的地头来,看见她后,从此眼睛再也不肯为别人转动。
  • 媚乱君心:盛世嫡妃覆天下媚乱君心:盛世嫡妃覆天下小惜惜|幻情她,家族败落,父兄被擒,从高高在上的相府嫡女,沦为不得宠贵庶出二皇子婢女。谁知这二皇子看似不得宠,各种被排挤,实则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狂傲不羁,所以就算是栓了缰绳严苛的驯服,性子依旧烈得无法驾驭可就是这样一匹不能驯服的野马,偏对她服服帖帖。宫廷夺位之争,她弃贵妃之位,陪他流放贫瘠之地三年之久,与他在生死边缘游走,只待时机到来。待他荣登九五之尊,问鼎中原之日,她却落得媚颜祸主之名。可叹,自古帝王心,宠冠后宫的同时,她迎来的不过是决绝冷情的无子汤。凄然一笑,她早该知道,他看上的无非是她的倾城容颜,智谋韬略来成就他的宏图霸业罢了,如果当年初见时,在那场大火中,她毁尽了容颜,是不是她这一生会。。。
  • 池千决池千决北棂|幻情尘埃落定,洗尽烟华,是谁为她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又是谁拥得佳人,陪她并肩踏遍天涯?
  • 重生傲世归来重生傲世归来深海妖阳|幻情前世,她受到亲人的冷淡与辱骂,所爱之人的狠心,推她入悬崖,内心再次冰封;穿越,她重新开始,却再次被骗,痛苦不堪,如今她要亲手报仇,俯瞰世界,问鼎归来!
  • 奸商当道:极品败家媳奸商当道:极品败家媳三千思忆|幻情男神深情表白:“从初遇到相识,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了你。”“你说啥?你喜欢上我!我一直以为你是受,可没想到你是攻!”男神被雷到,扭头:“三千懒鬼你出来一下,我们来谈谈慕容白的智商设定。”
  • 骨头我来接你回家骨头我来接你回家小艺筱筱|幻情花千骨,讲的是一个师徒之间的故事,不过呢,对我一个爱东方粑粑的我来说,最后结尾还是远远不能满足我的,所以呢,坐着发动智慧的大脑,决定要修改一下剧情,感谢大家的支持哦。
  • 画影画影月桂女神一回眸|幻情名动天下的清苑,吸引人的不是风花雪月四大美女,不是一掷千金的豪门贵公子,不是诗酒潇洒的文人雅士,而是一幅古画,云深不知处——只有云深,确是不知何处——淡云出岫,远山飘渺,真真假假,迷迷蒙蒙,像一不小心踏入江南的古镇,走进一个迷蒙,而又不愿清醒,只能在幻灭中,醉生梦死。有一天,当今丞相之子万俟澜在画前大笑三声,“这哪是什么山水画,分明画着一个美人啊。”还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此,云深不知处不知所踪。
  • 终念终念奻柔|幻情一次偶遇与你相见,恶怒冲冲言行对你,你却置之不理,妖孽,’朕‘要收了你!可他偏偏不进套。不知为何将来的事让她对他痛之入骨,雪狼的离去,身上的疤痕........“知道我为什么杀你么?”岁月如梭只对他有恨!“杀了我,你就可以报仇了。”一样的话语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只是她的心痛罢了。
  • 强追成瘾:废材逆天狂妻强追成瘾:废材逆天狂妻少司梦|幻情末法时代,灵气断绝,变法修真成为修真界公敌与最恐怖存在的墨九鸩,被亲姐捅了一把。本以为魂飞魄散,再睁眼,竟然成为刚被交换了订礼的未婚夫与小三,捅死了的女修墨九鸩身上,外带附赠憨傻师尊一枚,白莲花柔弱师兄一枚。本想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一把正途。然而……墨九鸩拍案而起:日你仙人板板,老娘不发威,你们当老娘是死的?真以为上辈子,她全修真界公敌与最恐怖之人的称号,是大风吹啊!只是……墨九鸩:喂,和尚,滚远点儿,姐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滚,不然吸你精气,死啦死啦滴!某和尚立刻躺平: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施主,来吧,切莫祸害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