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2章 完美的生活就是天天要在一起!

在何依雪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小红果儿就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了,选择在那个幼儿园上学对初为人父的纪修哲是个难题。

蓉城最好的双语教育幼儿园位于城北,而他跟何依雪两个人住的地方位于城南,每天送小红果儿去幼儿园就需要在路上浪费一个小时的时间。

当然,纪修哲并不是不愿浪费这一个小时,但是这一个小时就意味着小红果儿要六点多必须起床,让一个三岁多的孩子六点多钟起床,纪修哲觉得这简直是世界最残忍的事情。

于是,他想在城北买一套住宅,方便小红果儿上学。

段鸿逾听说纪修哲想在城北买房,马上给他提供信息,结果他提供的信息就是在他住的隔壁有间住宅要出售。

他建议纪修哲买下来,这样就算他们没有时间接小红果儿,他跟素沁两个人还可以帮忙。

何依雪对段鸿逾的这个建议全盘接受,但是纪修哲却摇头反对,他斜睨了段鸿逾一眼,一副看透他小伎两的口吻说道,“你还在打我们家小红果儿的主意?”

段鸿逾一听,马上露出不服的表情,他再次跟纪修哲重申,“我们家小开同学对你们家小红果儿没有兴趣,再说我们家我们家的小甜心活泼开朗大方可爱,身为她的哥哥,他现在全部的精力都用在照顾自己这个可爱的妹妹身上,所以他不会再想多看别的女生一眼。”

纪修哲才不信他的鬼话。

何依雪坐在旁边听老公跟段鸿逾斗嘴,突闻电话里段鸿逾说起他们家的小甜心,连忙小声对纪修哲说道,“亲爱的,你要相信段鸿逾,他们家的小甜心真的是活泼开朗,小开同学恐怕是没有时间跟精力再去管其它的妹妹,例如我们家的小红果儿。”

她说这句话是有根据的,因为素沁的女儿小甜心跟她的名字一点都不匹配,一岁多的她简直就是女汉子的代名词,除了在家拿她哥哥小开同学练手外,据说在早教中心一巴掌横扫了三名小男生。

那三个男孩被打的哇哇叫,吓得素沁再也不敢去上早教课了,两万多的早教费打了水漂。

除此之外,素沁还给女儿小甜心取了一个外号叫二哈姑娘,因为她的破坏力比一只小二哈有过之而无不及。

睡个午觉,她可以把自己小床的东西全数扔到外面,自己则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抠脚。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风光丰绩,每每素沁打电话向何依雪取经如何管教女生时,她都会例举不下十项她的新罪行。

“我看她长大了只能当警察,她太好动了,除了睡觉没有一分钟是静止的。”素沁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她不哭也不闹,只是默默地搞破坏,这孩子真是……”

不过,小甜心也有一个克星,那就是何依雪的弟弟欧伽文,这个已经初具小男子气概的舅舅只要往她面前一站,她就眨巴着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然后等欧伽文走后,她会跟素沁要哥哥。她以为五岁的欧伽文是哥哥。

“那不是哥哥,是舅舅。”

于是,在小甜心为数不多的话语中,舅舅这个词叫得由为响亮。

为此,素沁还特地打电话邀请何依雪的父母到蓉城来玩,后来在段鸿逾三寸不烂之舌的攻势下,欧洛生决定让欧伽文在蓉城上小学。

必定大理那个地方虽美,但是教学质量不及蓉城。

所以,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只要欧伽文在段家做客,高冷傲骄地往沙发上那么一坐,小甜心就会停止一切破坏行为,像个淑女似地坐在欧伽文身边,欧伽文坐多久她就坐多久。不吵不闹不说话,直到欧伽文意识到她的存在,然后伸手拍拍她的头说一声好乖。

素沁对能克制住自己女儿的欧伽文十分喜欢,她不止一次地对何依雪说,“你弟真是神人,居然能管住我们家拆家小天使。”

朋友对自己弟弟如此赞美,何依雪自然是开心不己,她回去得瑟地告诉纪修哲,把自己弟弟吹嘘的都快上天,什么高冷男神什么傲骄小王子,只差自己变成欧伽文的迷妹。

对于何依雪的自我吹嘘,纪修哲只有一招就制胜,他问何依雪,“小甜心这么迷我们的小弟,万一她要嫁给他,你怎么办?”

这句话像一击重锤砸到何依雪的心里,她完全不能想像素沁的女儿成为自己的弟媳,那段鸿逾这个家伙还不飞到天上去。

“世界真可怕!”何依雪对纪修哲说道,“我决定从现在开始跟我们的儿子灌输一个观点,那就是小甜心就是他未来的老婆!”

说完,她看了一眼躺在婴儿床上熟睡的儿子。

以后的事情何依雪是无法料到的,不过眼前的事情还是小红果儿上幼儿园的事。

纪修哲拒绝了段鸿逾的好意,他没有买他隔壁的房子,而是搬回了老宅。

纪昌平听说纪修哲要带着妻儿回到老宅住,自然是高兴,他让家里的工人重新布置了纪修哲以前的房间,然后还在外面请了一个营养师回来,帮小红果儿和新出生的孙子补充营养。

于是,纪修哲一家每天在老宅住五个晚上,周末回到自己的别墅,像所有父母一样为了孩子的教育当一只迁徙的鸟。

搬到老宅后,何依雪也轻松了很多,因为纪云山还没有成家,闲赋在家的邵丽媛又十分羡慕二房三房的人膝下弄孙,这下子何依雪的两个孩子过来,她马上就以奶奶的身份要求照顾他们的日常起居。

加上她以前是做时装设计的,画画的功底十分了得,小红果儿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奶奶,每天从幼儿园回来就会跑到她的院子里,让邵丽媛教她画画。

生活像诗一般美好又安宁,除了邵浅元带着卓玉儿到老宅时,何依雪不知道该如何喊他们外,其它事情都不用她烦心。

很快,认知不全的小红果儿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每次卓玉儿过来老宅,吃完饭跟何依雪说悄悄话时,小红果儿就会问卓玉儿,“玉儿奶奶,为什么我要喊你奶奶?老师说奶奶是爸爸的妈妈,可你是爸爸的表妹呀?”

呃……

房间里一阵沉默。

卓玉儿看着何依雪,何依雪看着卓玉儿,随后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把这个难解的问题抛给了邵浅元。

“你去问浅元爷爷,问他为什么这么年轻要让人喊他爷爷。”

小红果儿十分天真的点点头,然后起身去找邵浅元。

十分钟后,小红果儿回来了,她郑重地告诉何依雪,“妈妈,我知道怎么喊了,在那边……”她指着是纪昌平的院子,“我就喊奶奶跟爷爷,在这里,我就喊表姑跟表姑父,表姑父说如果我喊对了,就证明我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宝宝。”

说完,她还十分得意地仰起头。好像她已经成了世界上最聪明的宝宝。

何依雪听完女儿的话,不得不佩服邵浅元,果然是当过辅导员,居然利用孩子想要得到夸奖的心理来应付这个问题。

话题再次回到小红果儿上幼儿园的事情上,纪修哲解决了小红果儿的早起问题后,又开始关注小红果儿在幼儿园的安全问题。

每天回家,他总是想方设法从小红果儿嘴里套出她有没有在幼儿园被人欺负之类的蛛丝马迹。

何依雪觉得纪修哲这是紧张过渡,她对他说道,“幼儿园的小朋友互相之间拉一下扯一下很正常的,这并不存在欺负不欺负的问题。”

“不,亲爱的,这些我自然理解,我关注的不是这个。”

何依雪不解地看着他,想问他关注的是什么?

在开完家长会之后,何依雪终于知道纪修哲关注的地方是什么,他一回家就跟何依雪抱怨,说幼儿园男生女生的厕所是公用的。

“居然是公用的,这样子我们家小红果儿上厕所不就会让人偷窥?”

何依雪终于明白,纪修哲所说的欺负不欺负原来是这个问题。

但是,一群三岁的小朋友,连性别都还分不清,他们之间存在这种欺负吗?

而且,幼儿园的老师也解释了,去卫生间是女生先去用完男生再用,并不是一起去上卫生间,就算是公用但不会同时用。

“小红果儿会保护好自己的。”何依雪为了宽慰纪修哲的心,特地把女儿喊到面前给她上安全生理课知识。

“小红果儿,如果有男生偷偷看你上厕所,你要怎么做?”

小红果儿想都没想回答道,“当然是偷偷地看回去,我才不会让他占便宜。”

“偷偷……看回去?”何依雪大吃一惊,心想是不是自己没有表达清楚,小红果儿并不知道上厕所偷看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偷偷看回去?”何依雪问女儿。

小红果儿神秘一笑,“我会在他上厕所时偷偷看他,这样就扯平了。”说完,她还叹了一口气,“哎,可是男生们都站着上厕所,我什么都看不到。”

“你,你怎么知道男生站着上厕所?”

小红果儿似乎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默默地从沙发上下来,扫了一眼脸色凝重的爸爸,然后回了自己的屋。

何依雪看着女儿的背影离开,然后扭过头对纪修哲微微一笑,说道,“亲爱的,我觉得我们的小红果儿并不是可以欺负的女生,这点大概是像我。”

“你小时候还在别人偷看你上厕所后偷看回去?”

“那倒不会,不过起码我会在你上高中的时候偷看我后,我会偷看回去,我是说你打完篮球洗澡的时候。”

“什么?”纪修哲对于这条消息十分震惊,结婚这么多年何依雪可从来都没有说过。

“我并不是故意的。”何依雪先跟他声明,“那天我不知道淋浴室有人,那天刚好轮到我值日,卫生部部长就让我去打扫淋浴室,我拎着拖把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你站在里面洗头发。”

“这么说因为我洗头发所以没有看到你进来?”

“是的,你当时头上全是洗发水,还闭着眼,我就觉得奇怪,你洗头为什么要关了水龙头,还面朝入口的方向站着。”何依雪说完还坏坏地对纪修哲的笑,脸上的意思是大概想说纪修哲这样是不是故意的。

纪修哲也在笑,他支着头问何依雪,“我既然是面朝入口站着,当天你看到什么?”

“我能看到什么?”何依雪脸色微红地说道。

“你应该能看到我的……”纪修哲朝自己下身瞅了一眼,然后笑眯眯地说道,“你该不会是因为我的兄弟有些强壮所以才爱上我的吧!”

“哎哟,我当天能看清你的脸就不错了,那有功夫细看你的兄弟。”何依雪极力辩解。

“我才不相信。”纪修哲把何依雪拉到自己怀里坐下,一边轻嗅她好闻的体香一边说道,“一般来说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所有女人的目光都会第一时间看到重点区域,你别不承认,一定是看到我兄弟才爱上我的。”

“才不是,你兄弟都在草丛里,我能看出什么伟岸来……”

两个人正说着,不知小红果儿怎么又溜到了两人身边,她背着手好奇地问正在笑闹的父母。

“妈妈,爸爸,你们在聊什么?”

何依雪跟纪修哲迅速分开。

“没,没聊什么,今天天气挺好的,是吧,纪修哲?”何依雪胡乱地说了一句。

纪修哲坐在沙发上,翘起腿,含笑着看着何依雪的窘迫,微微点了点头。

“但是我刚才听到你们在聊爸爸的兄弟,是云山叔叔吗?”小红果儿爬到纪修哲身边坐下,头枕着他的胳膊问道。

“这个跟你云山叔叔没有关系。”纪修哲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那是谁?”小红果儿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小人精,什么事情都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是……”纪修哲的手指在空中转了一圈,然后指向何依雪,“是你妈妈看到的,你问她。”

小红果儿把目光投向妈妈何依雪。

“小红果儿,你爱看的动画片好像开始了。”何依雪说完甩着头发去了茶室。

果然,小红果儿马上从沙发上跳下来,开始拿摇控器开电视。

纪修哲站起来尾随着何依雪而去。

小红果儿一边开电视一边问,“爸爸,你不陪我看吗?”

“等一下宝贝,我先跟你妈妈谈谈关于草丛的问题。”

小红果儿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有一对十分奇怪的父母。

他们总喜欢凑在一起讲一些她听不明白的话。

……

卓玉儿跟邵浅元的第一次是在新婚之夜,本来卓玉儿是做好准备在婚前给的,但是邵浅元却坚持要把最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新婚。

他说,“我不能给你特别的东西,像初恋或是初吻。所以我想把我们的初夜留在最美好的那一夜,这样子我们就可以能一生来回味。”

所以婚礼当天,是卓玉儿这辈子最紧张的一天,她除了要应付来自亲人的祝福外,还要思考晚上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跟邵浅元开始。

婚礼的晚宴持续了很久,加上段鸿逾这个家伙不停地给邵浅元灌酒,还说要闹洞房,这让卓玉儿紧张的心更加忐忑不安。

多亏素沁最后把段鸿逾拉走,卓玉儿跟邵浅元终于可以回到预订的总统套房内。

卓玉儿走进房间,觉得自己手脚都不知道该往那里放,她怯怯地看着邵浅元。

邵浅元也看着她,用十分温柔的目光看着她的小脸。

“你要不要先洗个澡?”他说。

卓玉儿红着脸点了点头,在邵浅元的注视下进了浴室。

她在浴室里待了很久,除了对接下来的事情感到紧张外,还有她不确定何依雪送给她的性感睡衣,邵浅元会不会喜欢。

她穿着睡衣在镜子前摆弄了半天,一会儿披浴巾一会儿不披,反反复复。

最后,她咬了咬牙,光着身子穿着睡衣出了浴室,但是房间里并没有新郎。

新郎不见了!

卓玉儿看见他的外套放在沙发上,他解下的手表放在桌子上,但是他的人却不见了。

她站在空空的套房里喊了他一声。

“邵浅元?”

没有一个人回答。

她不知道他去干什么去了,她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手机却在他外衣口袋里响了起来。

他没带手机。

要去找他吗?

可是,到哪里去看他?

卓玉儿坐在床沿上,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最后她累了,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不知不觉,她突然想哭,本来一心盼望的初夜最后却是独守空房,她不想这样!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然后就是听到放水的声音,紧接着有个人坐到床沿上,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脸。

卓玉儿一惊,猛地睁开眼,就看到邵浅元正坐在她的身边。

“你去哪儿啦?”她扑到他的怀里问。

“我去买点东西,刚才你洗澡的时候我跟你说了。”邵浅元回答,语气依然温柔。

卓玉儿看着他,心想是不是刚才她太紧张,所以洗澡的时候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但是就算她没有听到,可邵浅元出去的时间也太久了,仿佛都过了一个世纪。

“你去买什么了?”卓玉儿问他,她发现邵浅元已经洗完澡了,换了酒店里准备的浴衣。

邵浅元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而是伸手勾起她散落在耳前的一缕头发放到了耳后,他俯下身轻柔地吻住了她的唇。

“今晚你真美!”他在她耳边喃喃道,然后目光如炬地看向她全身。

此时,卓玉儿才感受他温文尔雅的外表下织热的内心。

他与她双双躺下,他一边吻她一边解开她的衣服,温柔的像是怕惊吓到她一般。

卓玉儿不再问他刚才出去的事情了,她闭上眼睛慢慢地感受他的存在。

少许,他微抬起身,对她说道,“第一次会有些痛,你要忍住。”

这么一说,从未尝到人间云雨的卓玉儿顿时又紧张起来,她双手缩着脖子夹紧自己的两条腿,胆怯地看着邵浅元。

邵浅元依然温柔地细语道,“别害怕,我会很温柔的。”

说完,他伸手在她的腹间轻揉,然后慢慢地向下。

跟邵浅元成为夫妻之后,卓玉儿才知道邵浅元那天晚上出去其实是去买某样让她不会痛的东西,当他用手指轻轻地涂到她身体里时,那种温热的感觉她一直都记得。

他是那么的心疼她,心疼到初次时她轻哼一声痛,他就一直保持着不进去的态度轻吻她。

妈妈说的很对,找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可比一个毛头小伙好多了,起码他知道她需要什么,然后会全身心地给予她什么。

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特别是结婚后,邵浅元突然开始健身,他说娶了一个小妻子,为了她的幸福他必须要加强锻炼,不能让她欲求不满。

其实,卓玉儿很想说,在某个方面她反而觉得邵浅元像一只喂不饱的狼,虽然他并不凶猛,但是他流水长细似的恩爱会让她觉得他似乎想要把她全嚼进嘴里,慢慢品尝然后咽进肚子里。

有一次,她跟他恩爱过后,就把自己的这种感觉告诉了他,没想到邵浅元却说,“我才不是啃人骨头的狼,这么美妙的妻子,我那舍得啃,我只是把你当成一把琴,一把只能在我手中弹出音符的琴。”

卓玉儿开始不明白邵浅元话里的意思,她想自己怎么就成了一把琴,直到有一天她跟小姐妹在聊床第之间的事情时才发现,原来男人在床上调动女人是那么的重要。

于是她明白了,邵浅元所说的一把琴,其实就是对她进行全新的调教,他让她了解她自己,知道自己的需求,然后细水长流似地耐心地教导。

果然是当老师的人,什么东西都会找方法也会善于总结。

不过,卓玉儿也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她知道在邵浅元心里苏小墨是一个禁忌,所以不管他们有多恩爱,她都不会傻里傻气地问邵浅元,“以前你跟苏小墨是不是也这样?”

问一个曾经深爱对方的男人这个问题,那简直就是一种残忍,再说活人永远都不要跟逝者去比较,因为没有可比性。

她都不在了,离开了,消失了,剩下只有存放在爱她之人脑海里的那一点点回忆。

卓玉儿不想剥夺邵浅元的这点回忆,她觉得这是苏小墨应该得到的,是她应该拥有的。

在苏小墨的忌日,卓玉儿总会找点事让自己消失,有时候会回娘家看妈妈,有时候会说要跟朋友旅行,她把这一天全数让出来,就算邵浅元不去墓地看望苏小墨,但是她,总要给点时间让他去愐怀一下。

跟其它女人不同,卓玉儿希望邵浅元不要忘记苏小墨,因为她觉得只有长情的男人才可靠,如果邵浅元直接把苏小墨从心底清除干净,那么他就不是邵浅元了。

邵浅元似乎看穿了卓玉儿的这种心事,不过他现在已经很少会想起苏小墨,那怕是曾经跟苏小墨一起经历的事情,只要他跟卓玉儿也一起经历过,他更多地是会想起卓玉儿在这件事上的模样。

例如上床这件事。

还有每天醒来他希望看到的脸,是卓玉儿。

时间真的会让人忘记很多东西,正如苏小墨要离开人世的那些日子里,她跟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浅元,我希望时间能帮你忘记我,因为你值得更好的人爱!”

她说的很对,时间确实帮助他让他慢慢地淡忘了她,但是邵浅元相信时间不会让他完全地忘记她的存在。

苏小墨,必须要有人记住,因为只有记住了才能证明她曾经来过这个世界,她给过别人欢乐!

跟苏家见面是在苏岚的婚礼上,这个偏执的姑娘最后嫁给了一个法国人,邵浅元没有记住那个法国人的名字,因为太长又拗口,不过他对那个法国人的长像却记忆犹新。

邵浅元觉得像苏岚疯狂喜欢纪修哲的行为来看,她应该是审美标准很高的女人,但是那个法国人从长相来看,除了普通外没有任何帅气的地方。

那人个子不高,有一头不太浓密的金色头发,眼睛的颜色也是让人无法形容的灰色,鼻子很长显得嘴巴在脸上的位置有些奇怪。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是一个风趣幽默的人。

邵浅元想,大概苏岚是被他的幽默的吸引了吧。

纪修哲没有参加苏岚的婚礼,不过何依雪带着一双儿女陪着自己的母亲孟歌一起参加了这场婚礼。

在婚礼上,苏岚从头到尾没有跟何依雪讲过一句话,不过她也没空跟何依雪讲话,一方面苏岚是新娘,不宜出来在婚礼上四处走动。二来何依雪还要看住两个四处乱跑的孩子,还要跟苏家的人寒喧,她到是满场在飞。

很多事情,只要不提似乎就会被人当成已经成了往事,好的往事大家可以追忆,不好的往事大家都会集体选择狗带。

所以在纪修哲成为苏岚的表妹夫后,苏家的人只字未提当年苏岚被纪修哲用枪指着头的这一段,也更加不会有人提苏岚想要嫁给纪修哲的一件事。

苏家的新女婿,那个长相不佳但幽默感俱好的法国男人也就无从得知自己新婚妻子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不过,他对何依雪的印象非常好。

邵浅元在帮何依雪抱小儿子的时候,这位法国男人走到他面前,用英语问道,“这是那位漂亮的表妹家的孩子吗,真是可爱。”

在一大堆宾客之中,这个法国男人一眼就能记住孩子是何依雪的,这足以证明就算是娶了苏岚的男人,在欣赏女人方面,他跟纪修哲一样,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丽!

当小红果儿上了小学后,纪云山的婚姻大事就摆到了纪家的桌面,邵丽媛像所有母亲那样为儿子的婚事操心。

她联系了很多人也特色了很多不错的女生,最后全都被纪云山否定,不是说人家姑娘太黑就是说人家姑娘牙齿不好看,那怕是人家姑娘眼角下面的一颗痣都成了他拒绝的理由。

最后,把邵丽媛搞急了,她逼问纪云山,“你究竟想找什么样的人当老婆。”

“我没有其它要求,找一个像大嫂一样的女人就行。”

邵丽媛一听,还以为纪云山是想找一个品性气质像何依雪的女人,其实她也挺喜欢何依雪,聪明大方又漂亮,最主要是没有那些大家小姐的坏毛病,自己儿子按这个标准找也没有错。

但是纪修哲知道纪云山的择偶标准后,冷着脸盯了纪云山一分钟,然后领着一家老小回到了别墅,结束了他在老宅的生活。

而对突然要搬走的纪修哲,纪昌平十分不解,他现在已经习惯小孙女小孙子在身边,于是极力想劝纪修哲不要搬。

纪修哲没有说过多的话,他只说小红果儿已经上小学了,搬回别墅有利于她的学习,要不然她一回来东院西院的跑,作业都不好好做。

何依雪同样不知道老公是怎么回事,后来她得知是因为纪云山的一句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纪修哲,你就为云山一句话就搬回来,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应付相亲,要知道这世上只有一个何依雪。”

“是呀,所以我必须把你藏起来放进自己的窝里,然后再把你宠上天,让你一生一世都迷恋我!”

纪少——你真是宠妻无度呀!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总裁慢慢来总裁慢慢来箱子|现言如果你爱上一个人,连小精灵都会帮助你发现他的秘密。姜伊伊做着一份神秘的工作——以伪造的身份,到海边一间私人别墅替一个隐居的男人治疗心理疾病。面试的那一天迷路了,电闪雷鸣中她被一个帅得天昏地暗的男人救了。几天后,她得知他就是她的雇主。几个月后,她发觉她爱上了这个藏有无数秘密的男人。他脚有微跛,脸有疤痕却丝毫掩不去性感与英俊;他整日与烟酒、孤独为伍,晨昏颠倒,极少与人交流。她偷看了他的日记,挖掘了他的秘密。原来,这个不再年轻的男人,曾经如此闪耀辉煌,如星夺目。然后,她在篝火中吻了他,烂醉后上了他。只是……原来他知晓她的秘密比她知晓他的还多。这一切,都是他故意安排的吗?
  • 谁在彼岸等你谁在彼岸等你天荷冰子|现言一个人在偌大的城市漂泊惯了,是不是也该给自己的心寻找一个值得留恋栖息的彼岸?可是,茫茫人海中如何确定与自己不期而遇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一直苦苦寻觅的人呢?似乎一切并没有绝对的答案,但是每个人都依旧固执的寻找着,只是希望在天黑的时候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帮助自己点燃那盏指引自己归家的灯,然后莞尔一笑,轻道一声:“我不是过客,是归人”。
  • 逼婚,纯禽老公太坏逼婚,纯禽老公太坏风兮兮|现言他玉树临风俊朗不凡,还是传说中的红三代权二代富一代黑几代,是明星名媛所追逐的顶级钻石王老五,为毛就这样贸然答应她的求婚,而且还苦苦逼婚,看纯禽大叔与小白萝莉的有笑有泪有爱,鸡飞狗跳狗血淋头斗智斗勇的逼婚喜剧。
  • tfboys之剩下的怀念tfboys之剩下的怀念静幽月|现言当,一名千金大小姐来到王俊凯的学校。遇见了王俊凯,“你从小和我一起生活,可是,你忘了,忘的一清二白”千韩不屑的说。“对不起,我给不了你爱,对不起”王俊凯痛苦的说。“我,讨厌你,别让我看见你了”千韩说。可是,一次又一次摧毁,命运她们终究是有缘无份啊!
  • 离婚强制令,总裁别闹离婚强制令,总裁别闹天天天蓝1|现言江清浅五年的婚姻终结于小三带着私生子上门逼宫。当她和孩子被扫地出门,沦为豪门下堂妇的狼狈时刻,曾经被她抛弃的前男友却从天而降。他化身恶魔,将她逼至墙角,暧昧低语:“浅浅,晚上来我家,关于你生出一对和我那么像的龙凤胎这个问题,我想我们需要‘深入’探讨一下……”江清浅顿时风中凌乱。这人生,怎一个衰字了得?
  • 步步诱婚:总裁盛宠小娇妻步步诱婚:总裁盛宠小娇妻文宁|现言他是高高在上的龙氏继承人,她是坠入尘埃的落魄千金。一场别有用心的车祸,把她推入了他的怀中。她拼命的想要逃,可他却大手一伸把她禁锢在怀中,“女人,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从此以后安洛璃过上不敢想象的生活……
  • 好运恋恋好运恋恋阿黄|现言为了母亲,为了生存,公孙嫣然不得不出卖自己。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当她不得不做更可怕的事情来换取金钱的时候,那个男人走进了她的生命,改变了她的一生……
  • 活的简单点儿活的简单点儿简单女人|现言<本书已完结,全本免费>阿玉是个在职场打拼多年的女人,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宝宝!工作之余的疲累,家庭带来的温馨,让阿玉对生活有了很多的感慨,简单与复杂的生活,真的不是其中某一个词可以代替了的。在这个多变的时代,牢骚可以悄悄的发一下,生活还是得继续。。。。。。推荐本人新书《再生情》:欢迎大家前去收藏观看,给小女人多提意见和建议,感谢!前世,三个人同年同月同日生,青梅竹马的感情,他只把心交给了那个从小就吸引了他一切注意力的女子!而她因爱生恨一心报复,最后三个人同日而死重生后,他成了常胜将军,拥有前世的记忆,而她却失去了前世的记忆,从出生开始长大。。。李夜仰天长叹,追妻之路,何其艰难!
  • 向阳花开痴爱等待向阳花开痴爱等待绯魂|现言记忆中,淡淡的花香,在阳光的照射下,她努力的挣开双眼。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不再惧怕阳光,那我的世界又会怎样?我的心他曾来过,却又走了,留下一个期望你的我他恨她,却又无比宠爱她,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沦陷了,努力挣扎,可是爱一旦开始又怎么轻易结束...
  • 蓝蓝的天蓝蓝的天随机的爱|现言在每个人的慢慢长路中,我们都要面对很多的选择。和爱情,友情,亲情有关的,当我们面对两难的时候,我们如何取舍?王怡,是一个平凡的人,经历了一些你我都会有的爱恨情仇,这些爱恨情仇中有着你我都会有的选择。面对选择,我们怎么做,王怡又是怎么做?也许我们该抬头看看天,那个藏在头顶上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