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连本带利要回来

顾晓雨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小小。

小小真是厉慕然的神助攻,她从书包里拿出来厉慕然的IPAD,说道:“妈妈,我有一个惊喜还要给你看。”

顾晓雨低着头,看着小小输入IPAD密码,不禁怔住了,密码是0629,这是她和厉慕然的结婚纪念日!

她上次试过他们三人的生日,都不对,她怎么也没想到,厉慕然竟然会拿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设为密码!

小小解锁后,打开了一个视频,给顾晓雨看。

视频中,厉慕然走在大街上,让每一个人都说一句,祝厉慕然先生和顾晓雨女士百年好合。

这些人有上岁数的老太太,老爷爷,也有三四十岁的人,还有还在上学的孩子,每个人听到厉慕然的话,都很配合地说出这句话。

顾晓雨极为震惊,因为向来高高在上的厉慕然竟然会做这种事,这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

他厉大少一向是一呼百应的主,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

在大街上结束之后,厉慕然还来到了公司,让公司所有员工都说上这句话。

他作为公司最高大BOSS,做这种事,可以说有点掉身价,但是,他却完全不嫌,真的让上千个员工都说这句话。

厉慕然这算是向所有人宣布,他爱顾晓雨吗?

以前,厉慕然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她觉得,厉慕然是真的变了,变得非常不一样。

难道厉慕然真的愿意为她改变自己吗?

视频结束后,小小扬着小脸,眨了眨葡萄般的大眼问道:“妈妈,爸爸真的很爱你,我想要妈妈,也想要爸爸,你们能让我有个完整的家吗?”

顾晓雨被小小那句“完整的家”触动的极深,哪个孩子不希望自己有个完整的家?哪个孩子不希望自己爸爸妈妈都在自己的身旁陪伴自己长大?

她是不是错了?

一直站在一旁沉默良久的厉慕然走到顾晓雨面前,将他准备好的画递给顾晓雨。

顾晓雨接过去,竟然是她为厉慕然画的肖像画,那模糊的脸竟然已经修复了!

厉慕然将她揽入了怀中,紧紧地拥住了她:“晓雨,我知道我以前混蛋,我以前不是人,但是,我愿意改,我愿意变成你所喜欢的样子,以后我会加倍对你好,对小小好,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顾晓雨窝在厉慕然的怀里,都能听到他卓而有力的心跳,不得不说,因为小小,她动摇了。

自从她这次回来,厉慕然对她的确和从前大不一样,她不得不说,厉慕然真的对她很好。

而且,他毕竟是她唯一的女儿,小小的亲生爸爸。

为了小小,原谅他吧?

顾晓雨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鼓足了极大的勇气说道:“厉慕然,为了小小,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但是,如果你再像以前那般对我,我会带着小小离开,永远离开你的视线,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

厉慕然扬起唇角,心情极好,放开顾晓雨后,信誓旦旦的说道:“我不会让那一天发生的!”

厉慕然端起顾晓雨的下巴,以唇封之,滚热的呼吸交杂在一起,那样美好,那般甜蜜。

小小站在一旁,兴高采烈地鼓起掌,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她的爸爸妈妈终于又在一起了!

“爸爸妈妈,我永远爱你们!”小小拍着手欢呼着。

厉慕然狭长温柔的黑眸中闪着动容的光芒,恣意地在顾晓雨的唇上。

这是他魂牵梦萦多年的味道,他以前没有好好珍惜,现在开始,他一定要好好品味,将以前失去的连本带利都要回来!

顾晓雨被吻的都呼吸不畅了。

过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厉慕然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她。

“回家吧?”他感觉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顾晓雨垂下眼帘,脸因为长时间的吻,红透透的,默默地回答:“好。”

司机将那辆加长林肯开了过来,他们三人都坐上车,小小欢呼雀跃地犹如一个小麻雀,一路叽叽喳喳地和顾晓雨说个不停。

顾晓雨听着只觉得心神荡漾,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家,现在终于圆满了。

老天其实待她不薄,不是吗?

回到家后,他们三人吃完饭后,小小就窝在客厅里看动画片。

而早已等不及的厉慕然,一把拉起顾晓雨就回到了卧室。

厉慕然将顾晓雨打横抱起,轻柔至极地放在床上,厉慕然那炙热的黑眸从上到下打量着顾晓雨,极为认真地问道:“你确定已经接受我了吗?”

他怕顾晓雨还没有完全接受他,他不想她事后后悔,会恨他。

顾晓雨的心跳的飞快,她仿佛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她越发迷离的双眸微微垂下,如樱桃般的唇缓缓说道:“我确定。”

厉慕然唇角扬起最美的弧度,俯身……

顾晓雨缓缓地闭上眼睛,眼角竟然有几行清泪流了下来。

厉慕然的黑眸闪过浓浓的心疼,手温柔地拢着他的头发。

“怎么了?要是不愿意就算了。”他不想强迫她。

顾晓雨睁开双眸,心中感到有些慌乱:“我是高兴,我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厉慕然,我是不是在做梦?”

厉慕然温热的大掌捧住她那巴掌大的小脸,灼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脸上:“哪怕是梦,我也会让你做一辈子,顾晓雨,我爱你,我愿为你,倾尽今生!”

顾晓雨听到他那难能可贵的情话,心中动容无比。

室内,温度升高。

顾晓雨那张娇艳欲滴的小脸,令厉慕然情绪越发高涨,这张令他足足想念了三年的小脸映在他的眼中,是格外耀眼迷人。

她终于是他的了。

她终于完完整整地属于他,是他厉慕然名正言顺的妻子了!

可是,当他们即将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的时候,小小敲了两下门,推门而入,揉着已经充满困意的大眼,说道:“爸爸妈妈,小小可以睡你们中间吗?”

望着站在不远处的小萌宝,顾晓雨忽然觉得自己以前所遭受的苦难都是值得的。

这些年,她爱过,恨过,痛过,伤过,也哭过,笑过,绝望过。

却感谢命运,让她依旧可以成为厉太太。

从此以后,她会好好地过好每一天。

看着小小一天一天地长大。

陪着厉慕然一天一天地变老。

此生不悔。

倾尽今生。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宇宝宇宝月獏苏|现言每个女人生命中都会出现两个男人:阿满和阿然。阿满是不解风情的老实人,相貌普通、循规蹈矩、勤勤恳恳,只应他经历的女人太少,因此费尽心思却不晓得如何体贴、满足她们;阿然是风流倜傥、见惯风月的翩翩佳公子,他会将这辈子的好话说于你听,陪你看尽风花雪月,然而这世界使他留恋的美景太多,他很难为一个女人停住脚步。
  • 重生之商女未成年重生之商女未成年微风轻抚|现言因为一次狗血的意外,林雨诺回到了十五岁。十五岁,初三上学期。那个黑暗的冬天。那年,林雨诺情窦初开。却因此害得父母被亲戚嘲笑,辱骂。当一切重新来过,林雨诺发誓,一定要让那些侮辱她家人的人后悔!
  • 深爱如一深爱如一辛久|现言就算失去过又怎么样?任存一把艾浅的手放在他胸口心脏的位置若今生等不到你,我愿此生不娶无论多久,这颗心都只会为你跳动“浅浅,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知道,就算有再多的事情,受过委屈,但对你,我从未后悔因为,遇见你是我此生之大幸
  • 蝶恋花的爱恋蝶恋花的爱恋伦敦的世纪|现言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除了样子和职业,她还真的是不知道有什的地方是她可以看上的。但即使是这样的,她也毫不犹豫的爱他。荣绡泽好辛苦啊!面前这个女的不仅是个女强人,还是个美女,搞得和她在一起,毫无存在感啊!连送什么礼物都不知道。但她也有脆弱的一面......除了要想怎么讨好她的芳心,还要和自己的兄弟反目成仇。可惜,他付出的太多,自己永远也比不上......结果呢,已经不重要了......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妖妖逃之|现言传闻M国总统府的花园中立有无名墓碑,每逢下雪之际,总统连默便会在墓碑前旁坐上一整天。后来的某天他将行动不便的女子接到身边细心照顾,宠爱至极。世人皆骂此女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一片骂声中,他笑着蹲下身子亲吻她断了三根脚趾的右脚,给她极致的宠爱。*他们在铺天盖地的阴谋中挣扎,在误会中辗转,在爱恨里沉沦。再后来,尘埃落定,他逃不了权利桎梏,而她逃不出爱情囚牢。他终于排除万难对外公布:他们的婚讯。接着一个惊天内幕被爆出:她,早已为人妻,为人母。而她的丈夫,竟然是——相爱时,他说:相爱恨晚。分开时,她说:相逢恨早。一个有心算计,一个用心配合;浮华落尽,情深是否如故?
  • 娶个银行妹娶个银行妹GZ淡如水|现言完美的定义是什么呢?外表完美的人,或许内心丑陋。一见不钟情的人,恰恰能治愈自己心里的创伤。原来完美没有定义,喜欢,她就是完美。一个是集团继承人,生活懒散不思上进;一个是银行小职员,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他曾经说过,她不是喜欢的类型,她这种短头发野孩子,下辈子也别妄想做他的女朋友。两条不可能交集的平行线,经过了啼笑皆非的几次相遇,在困难中扶持,在风雨中靠近,完美演绎一个结局完美的爱情故事。诚意把此作品献给每天在职场中拼搏的男男女女,希望人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完美爱人。
  • 抓住,别跑!抓住,别跑!贪欢ING|现言包包格外羞涩地曰:相公,别这样~梁子腹黑无限地笑:娘子,哪里逃!兜兜转转很多年以后——梁子抓累了,仰天长啸:臭包子,你到底是从还是不从!!究竟是欢喜冤家,相约共赴河蟹?还是另寻新欢,绝不将错就错?--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中篇:悲伤让步中篇:悲伤让步悦竹先生|现言生命里有很多个契机,一步踏出去,你最好能看清前方的路,不然很可能找不到回去的方向。----------
  • 萌妻不乖:首席大叔凶巴巴萌妻不乖:首席大叔凶巴巴若小白|现言“老公,我要……”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强行压在了办公桌上,“乖乖躺下,我会满足你的。”“我……我要……”离婚!他将她的身子再次弄得热火焚身,邪魅地一笑,“要什么自己坐上来动。”“老公,好难受……不舒服……”“舒服不舒服,待会就会知道了。”为什么她会遇到一头狼?还是一头日夜都喂不饱的饿狼?有事没事都要和她缠绵一番!每次都被他弄得双腿酸得合拢不起来……
  • 爱由心生:痴心总裁情归处爱由心生:痴心总裁情归处待嫁姑娘|现言大白高冷,小白热血,谁才是辛笙的真命天子?顾静:“我不会让你得到白启寒!拼了命都不会!”辛笙冷笑:“是吗?可是有些人总待在我这不走算怎么回事?”顾静:“……白启寒你有没有出息,她一出现,你把千万资产都给了?她不会爱你,她家酒店倒闭,母亲去世,哪一件跟你家没有关系,难道她会爱上你?”白启寒深情凝视某人:“现在要她爱我做什么,我爱她就行了。我会缠着她一辈子,总有一天,她会爱上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