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章

“宝宝,过来拍照了。”

顾怀瑾跑了过来,害羞道:“妈,都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在公众场合叫我的小名,我都长大了。”

乔若雨摸了摸顾怀瑾的头,微笑道:“那你在妈妈眼里也是宝宝。”

顾怀瑾看向一边的顾锦愤怒道:“爸爸,你看看妈妈!”

“妈妈说的对!”

顾怀瑾:“爸爸,你怎么总是这样没有立场啊!”

“爸爸的立场就是你妈妈,爸爸哪里没有立场了!”

“好吧,我认输,我斗不过你们夫妻!”

乔若雨笑笑,对顾锦道:“阿锦,你站好,看着镜头。”

“一二三,茄子!”

照片拍完以后,顾锦才带着乔若雨和顾怀瑾准备出去吃饭。

“怀瑾,今天是你毕业的日子,你想去哪里吃饭?”

“当然是去妈妈开的店了,爸爸的钱,肯定是要消费进妈妈的口袋里吧。”

乔若雨轻笑:“可是你不是喜欢吃火锅吗?”说完又对开车的顾锦道:“阿锦,去吃火锅吧。”

“妈——”

“好了,我知道你是担心妈妈的身体,放心,妈妈到了那里就吃别的,你跟爸爸吃火锅。”

顾怀瑾闻言露出了微笑:“那就好。”

乔若雨看着身边的两个男人,不,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男孩,他们两个是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重要到没有他们任何一个,她可能都活不下去!

回想起过去的一切,乔若雨仍然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经历了那样的人生,可最后,她还是幸福了!

从八岁相识那天起,他就在她的心中撒下了一颗名为爱情的种子,在大学之前,这颗种子慢慢发芽长大,直到变成参天大树!

她记得大学的时候,易柯总是劝她,若雨,放弃吧,他不喜欢你!

可是没人知道,小孤女跟锦哥哥的约定,连易柯他都没有说!

那样的锦哥哥,从小就会保护她的锦哥哥,发着誓说要一辈子保护她的锦哥哥,是不可能变的!他只是忘记了,等他想起来,他就变回来了!

只要能留在他身边,她不惜一切代价!

只是没想到他们的情路都这样坎坷,整容后的她曾一度抑郁,后来也害怕他不喜欢这样的她,她不是她了,她只是一个只有乔若雨灵魂的人。

她害怕他的靠近!害怕他的触碰!更害怕他以前的伤害!人一旦变成鸵鸟以后,再想把头拿出来,需要的勇气是很大的,而她,没有这样的勇气!

幸好后来他记起了她,他没有放弃她,没有嫌弃她!用行动和时间证明着他对她的爱,证明着他对她的誓言!

也因为他的固执,他的不择手段,他们如今才能这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若雨,到了!”

乔若雨恍惚的心思回神,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她再次告诉自己不是在做梦!即使生活了快十年了,她还是不敢置信,她能这么幸福,妈妈看到,也该欣慰了!有一个男人替她守护着她的宝贝女儿!

“真好吃,好久没有吃火锅了。”顾怀瑾涮着肉看着吃素食的妈妈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这么得瑟。

顾锦却没有吃,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是要看着乔若雨吃了一半的饭量后,他才安心吃饭的。

“若雨,再喝碗汤吗?”

乔若雨点头:“好。”

“对了,听说易柯近段时间也要搬到江城来住是吧?”

顾锦眼里闪过莫名的醋味,“我怎么知道!不相关的人!”

乔若雨好笑,这个男人对所有曾经喜欢她现在喜欢她的男人都吃醋,包括自己亲生儿子!

不再逗他,乔若雨安心吃完了一半的饭,转头对他道:“阿锦,你也快吃饭吧。”

“好。”

一家人幸福的用完餐后便是回了别墅。

顾怀瑾看着远处树下的一个男人道:“妈妈,你看,又是那个老头,每天都摘着花去走路去坟墓那边!”

乔若雨顺着他的视线往前面看,果然看到了一个佝偻身子,头发又长又白的老人拿着一束明显从路上摘下来的野花往坟墓那里去。

“也不知道他的妻子是什么人,竟令他这样念念不忘!”

顾锦眸光微闪,“若雨,我们进去吧。”

“好。”

几天后。

“夫人,门口有一个乞丐,我们要不要把他赶走?”张妈知道夫人最是心善,遇到这种事都是会施以援手的,遂以便跑来问一嘴。

“给他点吃的和一点钱吧,等等,我跟你一起过去吧。”莫名的,乔若雨想起了那个老头。

“老伯,你没事吧?要不要喝点水?”

地上躺着的老伯一动不动。

张妈疑惑道:“难道是——”

乔若雨皱皱眉:“我来。”

正在此时,那个老伯动了起来。

“若,若雨……”

乔若雨身体一僵。

“若雨。”老头艰难的将身体翻了过来,乔若雨的鼻子瞬间泛酸。

虽然他老了很多,邋遢了很多,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就是让她曾经又爱又恨的爸爸。

“若雨,对,对不起。”

“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跟你,道歉!对不起!”

老头吃力道:“求你,我死了以后,把我和你妈葬在一起,虽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可是我想陪在她身边给她赔罪!”

说完,老头的身体一歪,张妈立即探去,“夫人,他死了!”

乔若雨闭了闭眼睛,“张妈,把他拉去火葬场烧了,骨灰葬在我妈妈旁边。”

这个男人她爱过,埋怨过,恨过,可是如今他也得到了他应有的报应,随着一个人的死去,很多事情也不那么重要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爸爸,就帮他在做最后一件事吧!

“若雨,你没事吧?”

“我没事,阿锦,你不用紧张!”

“没事就好。”

“阿锦,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嗯。”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若雨,我很自私!我不希望有任何有可能伤害到你的东西出现在你身边,让他来偷偷看你,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傻瓜!”

“我只愿对你一人傻一辈子!”

人生能遇到一个相爱的人何其难,遇到了就请好好珍惜!不要等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幸福供应商幸福供应商靑宝贝.QD|现言我说:“你不知道,我的幸福一直在缺货吗?为什么还要让爱绕圈。”你说:“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幸福供应商。”我紧紧的抱着他,无声的哭了。
  • 影后难当:总裁让我潜一潜影后难当:总裁让我潜一潜我是老鸨|现言一见钟情,上了他。拔刀相助,踢了蛋。某女尴尬:那个我们去医院看看,如果不举。。。如果不举,那我就。。。勉强以身相许吧。她是艺术学院未出道的学生。他是A市上流社会龙头老大。本该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相遇两次,相爱两次。童谣觉得她喜欢,那就尽力得到。第一次她直接将他扑倒。第二次她赖在他家吃他的住他的,靠他的。某男:你什么时候走?某女厚脸道:我不会走,你不爱我,我不走,等到你爱上我。你爱上我,那我就不用走了。某男“……”且看一名披着小白兔外皮的狼如何追上披着狼皮的小白兔。啊喂!童谣你拿错剧本了!
  • EXO之你是我的过敏源EXO之你是我的过敏源韩景雪|现言我爱你,不会太久因为那是一辈子我亲爱的菲儿---鹿晗游戏真的开始了夏凌菲你,做好准备了吗---吴世勋吴欣妍是吗?你难道对我就没有意思悔过吗---边伯贤宋韵寒我爱你,真的好爱好爱---朴灿烈
  • 往事碎了满天往事碎了满天召几|现言嗯…这部分文字以前没起过名字。不少自己都感动的细节。怎么说呢……没有华丽的句子,没有堆辞砌藻,可读起来会觉着平淡得扎心。写的时候太放松了?太多东北味四处流传。其他都好。故事、人物,也不少都是现实生活中的,比如罗恹这个人,里面多少会有张同学的影子,哦还有唐秋生也是借鉴了某野。罗恹,第二个字读yan,第一声,我他妈一直以为它读第四声!发现自己又文盲了一把,有点不高兴,可我还是不打算改。希望以后也能再写出这样的文。软刀子。
  • 久爱不离,帝少的深情陷阱久爱不离,帝少的深情陷阱范宝宝呦|现言【已经完结,放心阅读】他的温柔,是为她精心制作的牢笼……初遇那天她拼命奔跑只为逃离身后无尽的狼窝,却没想到会落入更深处的虎穴!那天之后,她再也逃不出他织出的网,一步迈进,从此便是他的小妻子。******怀孕三月,满心欢喜的想要告知他。却看到大街上播出豪门婚姻的讯息,那巨型屏幕上他一身正装笑的开心,身边站得却是她刚刚相认没多久的姐姐!那一刻好刺眼……当她拼尽所有,告知她怀了他的孩子时。他只是神色淡淡,毫不惊讶。“打掉它,不久我就会和你姐姐订婚我不想有差错。”挣扎的她停住了哭喊,只是坐在地上冷冷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次意外却又让他们三人紧紧相连……歹徒的刀冰冷的贴着她和她姐姐的脖子,让站在对面的他只能选择一个……当选择两难时,一双无形的手推她入水,那尖锐的刀扎入心脏!又是谁在崖边哭的撕心裂肺?当真相一层一层的剥离,他们该何去何从……
  • 高冷总裁:走着瞧高冷总裁:走着瞧蔓妍|现言一时之间,他的眼底满是苦涩的笑容。如果那时候,他一心一意的对戚菲,说不定,现在得到幸福的,便是他?而身边这两个孩子,也该是属于他的。只是一切的事情,都只是如果罢了,若是人生真的能后悔,真的能改变,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后悔呢?
  • 天才宝贝腹黑妈天才宝贝腹黑妈陈玲玲I|现言因男朋友的背叛,她在酒吧喝酒买醉,遇见了他。一夜迷情,她逃离A市,7年后,她又由两个他的缩小版送了回来,“爹地,妈咪给你送回来了。”“我们应该算算7年前的账了!”他咬牙切齿。他的缩小版却笑得腹黑。
  • 追妻不容易:独爱豪门夫人追妻不容易:独爱豪门夫人舞步生莲|现言容颜在男朋友生日当天,打算把自己送给他,却发现他已经跟别人暗度陈仓快两个月。她觉得自己很难再爱了,却不想有个人以强硬的姿态迅速地霸占了她的心。许墨一度怀疑自己性冷淡,所以当他回忆着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庞在自己的手中释放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欲时,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想,既然疯了,就拉她一起沉沦吧。【骗婚篇】“颜儿,在这里签个名。”某人堂而皇之地指着一个地方,说道。“哦。”容颜心不在焉地签了个名,继续戴上耳塞作词。一段时间后,某人再次扯掉容颜的耳塞,二话不说地将她抱到床上,狂热而缠绵地吻着。“唔……你干嘛?”容颜闪躲着他密密麻麻的吻,质问道。“睡你。”某人百忙中抽空义正言辞地说道。“为什么睡我?”容颜一问完,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某人低低地笑了开来,将一红本本放到她面前,得意地说道:“行使作为你丈夫的权利!”容颜看到结婚证上两人的名字时,眼睛都直了,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吃醋篇】“白逸!你一直跟着你舅妈干嘛!”某人忍无可忍,吼道。“我喜欢跟着舅妈。”白逸抱着容颜的大腿,怯懦而固执地说道。“你舅妈去洗澡你是不是也要跟着?”有人打趣道。白逸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跟着。”“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某人气急败坏地走过去,抓住白逸的后衣领,一把将他扔开。
  • 爹地,妈咪已出墙爹地,妈咪已出墙何安123|现言是谁说的“女追男隔层纱”?虽然他们男未婚,女未嫁,可是带着个拖油瓶,怎么才能追男人嘛!咦,这个男人对拖油瓶居然产生了兴趣,难道是……追男人,自然要持之以恒,五年不行,八年抗战,革命尚未成功,她暮思晴仍需努力,不拿红本本不死心!
  • 悲情豪门悲情豪门汝梓墨|现言一场预谋已久的相遇,让她成为他的玩偶,堕入无尽的黑暗与折磨。他是黑暗的裁决者,具备让所有女人尖叫的特质,那又如何?他要的,只是亲手撕毁她的骄傲,她的倔强,看着她臣服于他的身下……是以爱情之名填满欲望的深渊?还是给予天使灵魂的救赎?这场灵魂与实力的角逐,才刚刚开始……喜欢本文的童鞋们可以加群:126314846谢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成为小墨坚强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