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0章 上位大动作,备用渡难关(二)

沈林害怕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那文件明显泄了秘,隔天外面大街上报童就喊着“党通局秘密计划清除民/主人士、暗杀进步学生。党通局计划秘密清除民/主人士、暗杀进步学生被抓。”

不仅如此,还出现大批举着标语的游/行学生队伍。

反对暴/政,释放民/主人士的呐喊一时震天响地。

叶局长大发脾气,要严查所有接触过文件的人,而沈林的怀疑,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沈放头上。

晚饭的时候,沈放居住的公寓里,沈林到访。

寒暄打趣两句,沈林皱眉:“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单独谈谈。”

沈放看了看姚碧君,又看了看满桌子的菜,或许知道他的意思,玩世不恭地说:“看来今晚没法吃你做的菜了,大哥这意思是让我去街头馆子请客。”

他微微一笑,不管那两个人相视无言,拿起大衣穿上,出了门。

附近的路上,两人并肩走着,路灯下,沈放停住了步子。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你要问什么?”

他这个个哥哥,没有事情绝不会亲自来找他。

“回家那天,你是不是进过我的书房?”

沈放面露惊奇说:“你丢东西了?怎么?抓贼?怀疑到我头上了?”

沈林依旧严肃,语气高了起来:“别装糊涂,今天报纸上写了什么你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是你泄密,现在就告诉我,我会酌情处理,如果被别人查出来恐怕你就没那么好看了。”

沈放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是一笑:“你认定了是我,干嘛不直接抓我?泄密可是重罪,不过我是保密局军情一处的代理处长,诬陷我是什么罪你也应该清楚。”

他倒是义正言辞。

沈林看着沈放,久久没有说话,也没有将目光移开。

两兄弟在路灯下对视着,仿佛要看穿彼此。

最后的结果,不欢而散。

报纸上的消息一经登出,几乎是一场轩然大波。

不仅沈伯年对此怀疑,就连长久不联系的乔治其也都对沈林展开了追问。

茶馆里,乔治其面色凝重:“大哥,为什么日子会变成这样。”

他才收到了沈林的钱,不过那些钱昨日还能够些生活费,今日连一杯茶就都喝不起了。

沈林摇摇头没说话,脸色憔悴,摇了摇头,好久才转移话题道:“今天约我出来,什么事儿?”

乔治其压低了声音:“学/联和民/运的人昨儿举行了秘密会议,说是两天后要号召学生和民众再次上街游/行示威,抗议政府残害民/主人士和学生的阴谋。”

说着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份名单来递给了沈林:“这是人员名单。”

沈林正要接过来,乔治其却又犹豫了。

沈林不解地看着他,他犹豫地问道:“报纸上写的那个什么清除计划是真的么?你们真的会用那样的手段对付我们?”

“你怕什么?”沈林脸色尴尬。

“我不是怕。你让我相信政府,我一直都听你的,可现在我不知道这样的相信到底对不对。有的同学被打死、打残了,还有个同学没了一只眼睛。你说过不会让我失望,可你真能做到么?这名单上的人是不是跟报纸上说的一样的下场?”

乔治其鼓足勇气与沈林目光相对,沈林先是有些愣住,接着目光反而有些闪烁,低头去喝茶。

“我会公正处理这些事情,他们有错必须受到惩罚,但我会保证他们的安全。”乔治其郑重其事地看着沈林“我不信这个政府了,但我相信你。”

说着乔治其把那份名单放到桌上推到沈林面前,然后起身离去。

沈林满目愁云,坐在原处,倒了一杯茶,想喝却没有喝下。

刚回到党通局,沈林就被传话,叶局长请他到审讯室走一趟。

他到的时候,审讯室里面正在审讯一个犯人,而且那人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昏死过去。

一边吕步青正指挥将那人泼醒,沈林凑到叶局长面前:“叶局长,您找我?”

“文件泄密的事儿有进展了,是吕科长的功劳。”

沈林转头看了一眼吕步青,吕步青指了指刑椅上的人向他解释道:“行动科的线人提供了线索,有一家报社的编辑恰好收到过那份机密文件,我们把这编辑抓了,顺着这个线索还抓了一堆相关的人,恰好有一个是共产党的外围。”

“恭喜行动科又立功了。”沈林冷冷地说着。

“这人的口供沈处长最好自己听一下,叶局长也是这个意思。”

叶局长脸色难看地看了沈林一眼,继而点点头。

吕步青走到犯人面前:“说吧,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那人已然筋疲力尽,目光涣散,喘息着说:“我是汇通商行的办事员,平时跟印刷厂有联系,送油墨和纸张,那印刷厂也是共产党的地下据点,会印刷一些违禁的宣传品。那份文件是我转交给报社编辑的。”

“你怎么会有这些文件?”

“是有人匿名给我,重要的文件都会做上记号,让我传递给下面的几家报社。”

“跟你联系的共产党还有什么人?”

“我们的接触都很小心,我只见过一个叫廖川的是共产党,他是夜色咖啡店里的店员。”

吕步青和那凡人一问一答,沈林听完不明所以:“就要我听这些?”

吕步青脸上有难以捉摸的笑:“别急啊沈处长,这里面的问题可多着呢,行动科前不久破获了中/共的地下印刷厂就抓过这个人,不过却被保密局的人带走了,说这些人里有保密局的线人,而这家伙没过几天就被保密局放了,抓他和放他的人就是沈放。”

他故意在说出“沈放”两个字时,停顿了,语气也加重了,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沈林。

“沈放是你的弟弟,而你又是接触过那份文件的人,把这些联系起来,你不觉得很有奇怪么?”

沈林咽了一口托,额头出汗了。

叶局长双目静静望着他,似乎等他一个解释。他却并没有说话,吕步青步步紧逼:“你解释不了的,那个廖川在一个叫夜色咖啡店工作,而沈放似乎很喜欢去那个咖啡馆。再把这个线索联系起来,沈处长你觉得该怎么分析。”

吕步青无意间查到了之前沈林用姚碧君监视过沈放,索性用姚父作威胁,将这事情重新演了一边。咖啡馆的事情,以及消息漏掉之后沈林去找过沈放争辩的事情吕步青都是通过姚碧君所得,这更加证明了他的推断。

沈林面色严肃,隔了一阵子才后十分平静地说着:“这些证据可以推断沈放涉嫌通共,也有窃取泄露国家机密的嫌疑。应该通知保密局方面,立刻对沈放开始调查。”

吕步青冷笑“可这事儿你沈处长你想把自己摘清了,好像没那么简单。”

“当然,对我也应该调查,如果是我泄密也应该马上逮捕我。”

他面色镇静,叶局长点头:“沈林,我现在还是相信你的,希望你没牵扯其中,否则……”

叶局长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保密局的人很快就将沈放请了来。

保密局会议室里,沈放走来时候,党通局的叶局长和保密局的毛局长坐在会议室首位上,吕步青带着一众行动科的人站在四周。沈林坐在一边,他身后也有两个党通局的人,看情形也像是在被看押。

沈放故作轻松,表现出一丝意外,却又有些玩世不恭的戏谑:“哟,今天是什么情况?”

“有些事需要你协助调查,好好听听党通局的人怎么说。”毛局长如是说,接着他向叶局长点了点头。

叶局长会意,示意一边的吕步青将人带进来。

犯人从外面被特工带了进来,与沈放对视的一瞬间,脸上涌现了些惊讶,再看了看吕步青,脸上显现出紧张与不安。

那人先是将先前说过的话又说了一回。接着吕步青继续问着:“你被保密局抓过,后来怎么又被放了?”

“是因为……是因为……”

犯人有些胆怯,怯弱地最终吐出几个字来:“保密局里有共产党的人。”

吕步青听完又转头看着沈放:“沈处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么?”

沈放微微一笑,看着吕步青,脸上依旧是玩世不恭地表情:“说我通共,而且还说我泄密?”

沈放说完,扭头看着沈林,冷笑道:“大哥,可以啊,还是你设计我吧?”

沈林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心情,面无表情:“我也希望你是清白的,但如果你有问题,我会第一个抓你。”

吕步青接话:“两位沈处长,别演双簧了,这么多疑问只有你们能说清楚。据我了解,党通局的机密文件被这位沈处长带回家的当天,这位沈处长也回家去看过父亲,也就是说,你很有可能接触到了文件,并把文件传递给共产党。”

沈林看着沈放,眼神里充满了怀疑。沈放则将目光移向毛局长、叶局长。

“毛局长,连您也不信我么?”

毛局长缓缓而慎重地说道:“事关重大,你必须说清楚。”

众人都盯着沈放,一时间室内空气仿佛凝结了。

这时候,沈放慢慢将手伸进了西服内口袋里。

吕步青厉色:“沈处长,你想干什么?”

沈放冷冷一笑,轻蔑地看着吕步青一眼,拿出一只怀表来,看了一眼。

“再等十分钟,请毛局长给一处侦讯组的人打个电话,那个电话有你们想知道的答案。”

“有这个必要么?拖延时间没用。”

“急什么,我要真是共产党也跑不了。”

墙上的时钟缓缓移动着,众人的等待中有人敲了门。

开了门,保密局一处侦讯组的特务将一个箱子拿了进来,接着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破旧的电台。

那特务解释着:“按照沈处长的部署,破获了中/共地下据点三个,缴获电台一部,不过中/共谍报人员因为提前得到了消息全部逃离。我们已经通知下去,全城搜捕。”

吕步青脸色疑惑,沈放却正色:“告诉各位长官,你们盯着这几个据点多久了?”

“报告长官,这几个据点我们盯了三个月。”

沈放继续正色问道:“为什么盯了这么久。”

“因为共/党的地下电台经常变换发报规律和发报地点。”

最后沈放指着箱子里的电台,目光扫过吕步青,沈林,最后落在毛局长的脸上:“这就是我的答案,我的确经常去夜色咖啡馆,那个廖川也的确是我发展的线人,他现在是保密局南京站的外勤人员,就是廖川给我们提供了情报中/共在南京有几组地下电台活动频繁,为了把地下发报网络一网打尽,我才放了中/共的人以迷惑他们,这就是我接触共产党的目的,而且我所有的行动都有记录!”

沈放顿了顿,目光再度移到吕步青的脸上。

吕步青表情尴尬起来,站在那里,脸不由地涨红了。

“只是没想到吕科长动作真快,要不是你们贸然抓了人,我们得到的电台不会只有一个,而且也不会一个人也抓不到!”

吕步青神情尴尬而紧张,沈放脸色不屑地转头看着沈林:“文件泄露是你们党通局的事儿,找我们保密局的麻烦是什么意思?那是不是保密局有情报泄露也可以找你们党通局的人过来问问?”

沈放转而看向毛局长:“局长,我们一天到晚对付共产党,这明显是有人嫌咱们太轻松给咱们找事儿啊。”

毛局长此刻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但语气却在训斥沈放:“好了,大家都是党/国情报部门的同仁,都是为国出力,人家有疑问来问清楚也是应该的,受点委屈算什么。”

说完毛局长扭头对叶局长:“叶老兄,对付共/党恐怕你们党通局还得下下功夫,再引起误会可不太好啊。”

叶局长更加尴尬,急于想着脱身:“毛局长多体谅,那今天就到这儿吧。”

他不满地看了一眼吕步青,而他身后的沈林松了口气。

这事情到此为止,但消息泄露的事情还是要继续查下去,上面要求叶局长一周破案,他也算是狗急跳墙,从保密局吃了瘪回来后便下令将那些记者全都抓起来。

他这是在给自己找台阶,如果一周内不能找到泄密之人,这些记者就成了替罪羊。

回到办公室,沈林交代了李向辉,让他多看着点吕步青的人,不要下手太重,然后便称累了将李向辉支了出去。

他坐下来,将手插进了口袋,,摸出了一张纸来。

那是乔治其给他的名单。

沈林知道如果那些记者被捕,会激发这名单上的人带领民众更激烈的抗议,名单上都是动/乱分子,现在按照这名单去抓人吗?让这些人落在吕步青手里?那这些年轻人会怎么样?

如今一切让他有些疲倦不堪,自己职责到底有什么意义?

最后她坐直了身子,犹豫着将烟灰缸拿了过来。从抽屉里拿出打火机来将名单给烧了。

另一面,沈放用一早就准备好的备用方案度过了难关,但新的问题却依然困扰着他。

这次的泄密与他全然无关,这让他开始怀疑,组织上在沈家是不是还潜伏着别的同志。

吕步青行动利落,不但四处抓人,用刑也毫不手软,那些该说的,不该说的,真说的,捏造的,审讯记录摞一桌子了。

外面游/行愈演愈烈,高喊口号“释放记者,停止白色恐怖”吕步青却只武力镇/压着,甚至期盼着他们闹得更大,好将他们全都抓了。

可沈林却并不关注此事,反而重点放在了匿名送给印刷厂和报社追文件手抄稿件。

纸张和墨迹鉴定很快就有了结果。

通过分析,纸张是名贵的青檀玉版宣纸,墨迹是名贵徽墨,说明书写的人家境很好。

这个结果让沈林再次想到弟弟沈放,弟弟从小顽劣却跟着父亲写的一手好字,也是喜欢用这样的纸张墨品,另一个念头同时出现在沈林的脑中,不过沈林随即把这念头打消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快得狂想症了。

晚上回到家,他怕沈伯年责问,故意没有开灯,想要趁黑摸上楼去,可沈伯年就坐在沙发上正等着他,见到身影便将他叫住。

父子两个对视而坐,黑暗里,沈柏年的表情沈林看不见。

“抓记者的事儿做的很不好。”

沈伯年知道,沈林这么婉回来,肯定在处理这件事。

沈林不想与他谈论这事,委言推辞:“父亲,现在太晚了,天气又冷,要不我先送您回房,明儿再聊。”

“我没事,听我说。”

沈柏年叹息着:“党/国最厉害的情报机构只会拿记者开刀,你们明明知道这些记者是无辜的,看来找不到泄密的人,就只能用这种愚蠢而荒唐的办法。”

沈林面色不耐烦:“这是我的公事,您不了解情况就不要操心了。”

“不,现在仔细听我说,一个字都不要落下。打电话给你们的叶局长,就说那份机密文件是我泄露的,我才是你们真正要找的人,跟那些记者无关。”

沈伯年这一番话,叫沈林脸色突变,他明显愣住了,半晌没有说话。

微弱地光线下,父子面对面对视着,良久。

“您这是再说什么?我看您是真的糊涂了。”

沈柏年却并不顾他,继续说道:“在你拿到文件的第二天,我就去了监察院,本想质问现在的监察院在干什么!民国的军警宪兵都在滥用职权,对普通民众动手,可惜我在监察院的院长办公室里看到的就是你们党通局起草的那个什么狗屁清除计划。而且以你的头脑,看到那手稿的笔迹你就应该想到是我,只是你觉得不可能,对么?”

他那个时候,心里打消过得念头便是如此。

沈林有些不知所措:“父亲,不,不是,这……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而且你怎么会跟亲共的刊物走得那么近。”

“不要觉得意外,这些年我已经看透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本想自我逍遥,可民国实在是病入膏肓了。我虽并不是共产党,但是共产党让我感受到了希望,这样的力量也许能让国民惊醒,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一件事罢了。”

沈林又急又气:“您是疯了,这些话,我就当没听见。”

沈柏年却依然不紧不慢:“如果你不照我说的做,我也会打电话给叶局长,我不想那些无辜的记者为我承担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但我自己打电话,对你没好处,你的权力和地位可能会动摇。由你来打电话举报你亲爹,在这个党/国政权里你的地位才会更加稳固。别多想,这不是让你陷害我,第一这样做符合你的原则,符合你党通局党政调查处处长的身份,你一直以来都是个铁面无私的人,第二,我不想让你陷入其中,前几天你跟你兄弟之间的事儿我不是不知道,你们俩是我的希望,你们平安,沈家才能平安。”

沈林不说话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从父亲的眼中他看到的只有坚定。

“你没有你弟弟大胆,一直按照规则去办事,但是这个政府,这个规则已病入膏肓,还有遵守它的必要吗?”

沈林沉默了,没有反驳。

“就一件事儿要嘱托你。如果你弟弟有一天做了不合乎你原则的事情,希望你能顾忌兄弟之情。”

同类热门
  • 中华古代兵法精典中华古代兵法精典刘长江主编|军事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中,兵家文化无疑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它不仅在战争史上反映出中华民族的深邃智慧,而且与其他各种学术流派结合在一起共同反映着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
  • 谍殇之山河破碎谍殇之山河破碎沉醉四月|军事民国28年全民抗日烽火连天,军统秘书刘泽之阴差阳错下,救了汪伪汉奸集团特务头目,于是,顺水推舟卧底汪伪政权。逐日计划、刺杀日本高官、营救战友、黄金大劫案,国军特工与日本间谍、汉奸之间展开了生死搏杀!
  • 铁十字的光辉铁十字的光辉纯白雪狼|军事他,本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既然他来到了这个地方,无论是为了自己,为了报恩,还是为了改变一些人的命运,他必须要做些什么。从1923年11月的慕尼黑啤酒馆,到1933年8月2日魏玛共和国谢幕,他更多的是一个见证者;从1936年3月7日之后,他正式进入到这个世界的历史舞台上,当然暂时还是配角……但是他不在意这些,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是见证者,是配角抑或总有一天会成为主角,他的命运,已经逐步与德意志第三帝国越发紧密。他不想历史重现,只能依靠自己的双手,去扭转有可能会维持原状的命运。而他,认为能够让他改变这种命运的,就是让铁十字释放出它本应该有的光辉。
  • 抗日铁血执法队抗日铁血执法队犁耕|军事有胆敢后退逃跑者,杀;有胆敢破坏治安者,杀。张培梅,抗战初期第二战区执法总监,亲率执法队从天镇、平型关、忻口、一直杀到太原……四大护法,“索命无常”常如海,“拘魂阎王”阎百胜,“一枪封喉”杨胜武,“百变神镖”赵岐功等武功高强,斩杀后退军人,痛宰骄横日寇,演绎三晋子弟不一样的抗日。
  • 穿越于秦汉末年.A穿越于秦汉末年.A吴永根|军事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上天的捉弄;不知自己真正的身份,无缘无故被穿越到秦朝;二十七岁的吴晓毅每晚都在做同一个梦,自从到了秦朝之后。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当他原以为一切都会平静;有一个身份降临在他的身上,之后主人公该如何自处。就让我们一起去了解…
  • 雪影特遣组一雪影特遣组一微微暮雨|军事雪影特遣组,中华的一个震惊世界的特遣组因为一次决策失误,雪影特遣组全军覆没雪影特遣组,能否重建雪影特遣组,能否捍卫中华的尊严
  • 异能兵王俏杀手异能兵王俏杀手蚕豆.CS|军事回家探亲卷入一起珠宝盗窃案,曾经的兵王陆羽亭遭人陷害,被民国政府的法院判入狱三年。出狱后发誓找到陷害他的人报仇雪恨。没想到仇人还没有找到,反而邂逅了美女杀手。从此他和美女杀手朝夕相处,影形不离,危机如影随形地伴随左右。美女杀手更是利用姿色对陆羽亭使尽了手段。陆羽亭并不知道,他已经陷入了生死危局..................
  • 一世此生等君来一世此生等君来爱吃葡萄皮|军事每一个人的人生都不能自己做主。在现实而又残酷的命运面前。你该如何去抉择?在亲情,友情,爱情三者之中。又有哪一个是你能够自己做主的?到最后,你可以挽救哪一个?不,我要主宰自己的命运。我要做我自己
  • 军事常识悦读军事常识悦读王新龙|军事就目前的军事发展方向而言,以高技术兵器为支撑的战略逐步取代以核威慑为主的战略已经势在必行。所以说,作为新时代新青年,我们有必要了解和学习一些军事知识,以免自己在时代的发展中成为思想落后的人。本书把军事常识进行了编辑整合,搜罗了众多古今中外的著名军事将领,跟随本书去认识他们吧!
  • 大决战:平津战役大决战:平津战役袁庭栋|军事该书反映的是解放战争的主体——三大战役中的平津战役情况。平津战役以1949年1月14日攻打天津的战斗作为明显的起始点,其余都是对国民党军队分割包围,且围而不攻,仅发生一些小规模战斗。尤其是北平,通过我党艰苦细致地对时任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的傅作义做工作,得到和平解放。结束的时间以1949年1月31日人民解放军正式进入北平为标志。该次战役,与辽沈、平津战役既有相同点,又有不同点。相同点都是以中国共产党为代表的革命力量和以国民党为代表的反动力量经过多年较量之后的决战;是打倒蒋介石、成立新中国前夕的决战。不同点是战役发生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驻地西北坡周围,又以我国著名的古都和新中国未来的首都北平为中心。这一战役中,有40%的国民党军队不属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其统帅也不是蒋介石嫡系将领,而是当时国民党军内部非嫡系的代表人物傅作义将军。上述的相同之处,决定了这一场决战的残酷性和重要性;而上述的不同处,又决定了这场决战的灵活性和重要性,使得这场战争呈现出来的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场面并不都是冲杀与血战,还有大量既复杂又紧张的另一条战线的斗争。而这种斗争的结果,则是古都北平的和平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