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0章 上位大动作,备用渡难关(二)

沈林害怕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那文件明显泄了秘,隔天外面大街上报童就喊着“党通局秘密计划清除民/主人士、暗杀进步学生。党通局计划秘密清除民/主人士、暗杀进步学生被抓。”

不仅如此,还出现大批举着标语的游/行学生队伍。

反对暴/政,释放民/主人士的呐喊一时震天响地。

叶局长大发脾气,要严查所有接触过文件的人,而沈林的怀疑,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沈放头上。

晚饭的时候,沈放居住的公寓里,沈林到访。

寒暄打趣两句,沈林皱眉:“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单独谈谈。”

沈放看了看姚碧君,又看了看满桌子的菜,或许知道他的意思,玩世不恭地说:“看来今晚没法吃你做的菜了,大哥这意思是让我去街头馆子请客。”

他微微一笑,不管那两个人相视无言,拿起大衣穿上,出了门。

附近的路上,两人并肩走着,路灯下,沈放停住了步子。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你要问什么?”

他这个个哥哥,没有事情绝不会亲自来找他。

“回家那天,你是不是进过我的书房?”

沈放面露惊奇说:“你丢东西了?怎么?抓贼?怀疑到我头上了?”

沈林依旧严肃,语气高了起来:“别装糊涂,今天报纸上写了什么你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是你泄密,现在就告诉我,我会酌情处理,如果被别人查出来恐怕你就没那么好看了。”

沈放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是一笑:“你认定了是我,干嘛不直接抓我?泄密可是重罪,不过我是保密局军情一处的代理处长,诬陷我是什么罪你也应该清楚。”

他倒是义正言辞。

沈林看着沈放,久久没有说话,也没有将目光移开。

两兄弟在路灯下对视着,仿佛要看穿彼此。

最后的结果,不欢而散。

报纸上的消息一经登出,几乎是一场轩然大波。

不仅沈伯年对此怀疑,就连长久不联系的乔治其也都对沈林展开了追问。

茶馆里,乔治其面色凝重:“大哥,为什么日子会变成这样。”

他才收到了沈林的钱,不过那些钱昨日还能够些生活费,今日连一杯茶就都喝不起了。

沈林摇摇头没说话,脸色憔悴,摇了摇头,好久才转移话题道:“今天约我出来,什么事儿?”

乔治其压低了声音:“学/联和民/运的人昨儿举行了秘密会议,说是两天后要号召学生和民众再次上街游/行示威,抗议政府残害民/主人士和学生的阴谋。”

说着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份名单来递给了沈林:“这是人员名单。”

沈林正要接过来,乔治其却又犹豫了。

沈林不解地看着他,他犹豫地问道:“报纸上写的那个什么清除计划是真的么?你们真的会用那样的手段对付我们?”

“你怕什么?”沈林脸色尴尬。

“我不是怕。你让我相信政府,我一直都听你的,可现在我不知道这样的相信到底对不对。有的同学被打死、打残了,还有个同学没了一只眼睛。你说过不会让我失望,可你真能做到么?这名单上的人是不是跟报纸上说的一样的下场?”

乔治其鼓足勇气与沈林目光相对,沈林先是有些愣住,接着目光反而有些闪烁,低头去喝茶。

“我会公正处理这些事情,他们有错必须受到惩罚,但我会保证他们的安全。”乔治其郑重其事地看着沈林“我不信这个政府了,但我相信你。”

说着乔治其把那份名单放到桌上推到沈林面前,然后起身离去。

沈林满目愁云,坐在原处,倒了一杯茶,想喝却没有喝下。

刚回到党通局,沈林就被传话,叶局长请他到审讯室走一趟。

他到的时候,审讯室里面正在审讯一个犯人,而且那人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昏死过去。

一边吕步青正指挥将那人泼醒,沈林凑到叶局长面前:“叶局长,您找我?”

“文件泄密的事儿有进展了,是吕科长的功劳。”

沈林转头看了一眼吕步青,吕步青指了指刑椅上的人向他解释道:“行动科的线人提供了线索,有一家报社的编辑恰好收到过那份机密文件,我们把这编辑抓了,顺着这个线索还抓了一堆相关的人,恰好有一个是共产党的外围。”

“恭喜行动科又立功了。”沈林冷冷地说着。

“这人的口供沈处长最好自己听一下,叶局长也是这个意思。”

叶局长脸色难看地看了沈林一眼,继而点点头。

吕步青走到犯人面前:“说吧,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那人已然筋疲力尽,目光涣散,喘息着说:“我是汇通商行的办事员,平时跟印刷厂有联系,送油墨和纸张,那印刷厂也是共产党的地下据点,会印刷一些违禁的宣传品。那份文件是我转交给报社编辑的。”

“你怎么会有这些文件?”

“是有人匿名给我,重要的文件都会做上记号,让我传递给下面的几家报社。”

“跟你联系的共产党还有什么人?”

“我们的接触都很小心,我只见过一个叫廖川的是共产党,他是夜色咖啡店里的店员。”

吕步青和那凡人一问一答,沈林听完不明所以:“就要我听这些?”

吕步青脸上有难以捉摸的笑:“别急啊沈处长,这里面的问题可多着呢,行动科前不久破获了中/共的地下印刷厂就抓过这个人,不过却被保密局的人带走了,说这些人里有保密局的线人,而这家伙没过几天就被保密局放了,抓他和放他的人就是沈放。”

他故意在说出“沈放”两个字时,停顿了,语气也加重了,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沈林。

“沈放是你的弟弟,而你又是接触过那份文件的人,把这些联系起来,你不觉得很有奇怪么?”

沈林咽了一口托,额头出汗了。

叶局长双目静静望着他,似乎等他一个解释。他却并没有说话,吕步青步步紧逼:“你解释不了的,那个廖川在一个叫夜色咖啡店工作,而沈放似乎很喜欢去那个咖啡馆。再把这个线索联系起来,沈处长你觉得该怎么分析。”

吕步青无意间查到了之前沈林用姚碧君监视过沈放,索性用姚父作威胁,将这事情重新演了一边。咖啡馆的事情,以及消息漏掉之后沈林去找过沈放争辩的事情吕步青都是通过姚碧君所得,这更加证明了他的推断。

沈林面色严肃,隔了一阵子才后十分平静地说着:“这些证据可以推断沈放涉嫌通共,也有窃取泄露国家机密的嫌疑。应该通知保密局方面,立刻对沈放开始调查。”

吕步青冷笑“可这事儿你沈处长你想把自己摘清了,好像没那么简单。”

“当然,对我也应该调查,如果是我泄密也应该马上逮捕我。”

他面色镇静,叶局长点头:“沈林,我现在还是相信你的,希望你没牵扯其中,否则……”

叶局长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保密局的人很快就将沈放请了来。

保密局会议室里,沈放走来时候,党通局的叶局长和保密局的毛局长坐在会议室首位上,吕步青带着一众行动科的人站在四周。沈林坐在一边,他身后也有两个党通局的人,看情形也像是在被看押。

沈放故作轻松,表现出一丝意外,却又有些玩世不恭的戏谑:“哟,今天是什么情况?”

“有些事需要你协助调查,好好听听党通局的人怎么说。”毛局长如是说,接着他向叶局长点了点头。

叶局长会意,示意一边的吕步青将人带进来。

犯人从外面被特工带了进来,与沈放对视的一瞬间,脸上涌现了些惊讶,再看了看吕步青,脸上显现出紧张与不安。

那人先是将先前说过的话又说了一回。接着吕步青继续问着:“你被保密局抓过,后来怎么又被放了?”

“是因为……是因为……”

犯人有些胆怯,怯弱地最终吐出几个字来:“保密局里有共产党的人。”

吕步青听完又转头看着沈放:“沈处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么?”

沈放微微一笑,看着吕步青,脸上依旧是玩世不恭地表情:“说我通共,而且还说我泄密?”

沈放说完,扭头看着沈林,冷笑道:“大哥,可以啊,还是你设计我吧?”

沈林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心情,面无表情:“我也希望你是清白的,但如果你有问题,我会第一个抓你。”

吕步青接话:“两位沈处长,别演双簧了,这么多疑问只有你们能说清楚。据我了解,党通局的机密文件被这位沈处长带回家的当天,这位沈处长也回家去看过父亲,也就是说,你很有可能接触到了文件,并把文件传递给共产党。”

沈林看着沈放,眼神里充满了怀疑。沈放则将目光移向毛局长、叶局长。

“毛局长,连您也不信我么?”

毛局长缓缓而慎重地说道:“事关重大,你必须说清楚。”

众人都盯着沈放,一时间室内空气仿佛凝结了。

这时候,沈放慢慢将手伸进了西服内口袋里。

吕步青厉色:“沈处长,你想干什么?”

沈放冷冷一笑,轻蔑地看着吕步青一眼,拿出一只怀表来,看了一眼。

“再等十分钟,请毛局长给一处侦讯组的人打个电话,那个电话有你们想知道的答案。”

“有这个必要么?拖延时间没用。”

“急什么,我要真是共产党也跑不了。”

墙上的时钟缓缓移动着,众人的等待中有人敲了门。

开了门,保密局一处侦讯组的特务将一个箱子拿了进来,接着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破旧的电台。

那特务解释着:“按照沈处长的部署,破获了中/共地下据点三个,缴获电台一部,不过中/共谍报人员因为提前得到了消息全部逃离。我们已经通知下去,全城搜捕。”

吕步青脸色疑惑,沈放却正色:“告诉各位长官,你们盯着这几个据点多久了?”

“报告长官,这几个据点我们盯了三个月。”

沈放继续正色问道:“为什么盯了这么久。”

“因为共/党的地下电台经常变换发报规律和发报地点。”

最后沈放指着箱子里的电台,目光扫过吕步青,沈林,最后落在毛局长的脸上:“这就是我的答案,我的确经常去夜色咖啡馆,那个廖川也的确是我发展的线人,他现在是保密局南京站的外勤人员,就是廖川给我们提供了情报中/共在南京有几组地下电台活动频繁,为了把地下发报网络一网打尽,我才放了中/共的人以迷惑他们,这就是我接触共产党的目的,而且我所有的行动都有记录!”

沈放顿了顿,目光再度移到吕步青的脸上。

吕步青表情尴尬起来,站在那里,脸不由地涨红了。

“只是没想到吕科长动作真快,要不是你们贸然抓了人,我们得到的电台不会只有一个,而且也不会一个人也抓不到!”

吕步青神情尴尬而紧张,沈放脸色不屑地转头看着沈林:“文件泄露是你们党通局的事儿,找我们保密局的麻烦是什么意思?那是不是保密局有情报泄露也可以找你们党通局的人过来问问?”

沈放转而看向毛局长:“局长,我们一天到晚对付共产党,这明显是有人嫌咱们太轻松给咱们找事儿啊。”

毛局长此刻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但语气却在训斥沈放:“好了,大家都是党/国情报部门的同仁,都是为国出力,人家有疑问来问清楚也是应该的,受点委屈算什么。”

说完毛局长扭头对叶局长:“叶老兄,对付共/党恐怕你们党通局还得下下功夫,再引起误会可不太好啊。”

叶局长更加尴尬,急于想着脱身:“毛局长多体谅,那今天就到这儿吧。”

他不满地看了一眼吕步青,而他身后的沈林松了口气。

这事情到此为止,但消息泄露的事情还是要继续查下去,上面要求叶局长一周破案,他也算是狗急跳墙,从保密局吃了瘪回来后便下令将那些记者全都抓起来。

他这是在给自己找台阶,如果一周内不能找到泄密之人,这些记者就成了替罪羊。

回到办公室,沈林交代了李向辉,让他多看着点吕步青的人,不要下手太重,然后便称累了将李向辉支了出去。

他坐下来,将手插进了口袋,,摸出了一张纸来。

那是乔治其给他的名单。

沈林知道如果那些记者被捕,会激发这名单上的人带领民众更激烈的抗议,名单上都是动/乱分子,现在按照这名单去抓人吗?让这些人落在吕步青手里?那这些年轻人会怎么样?

如今一切让他有些疲倦不堪,自己职责到底有什么意义?

最后她坐直了身子,犹豫着将烟灰缸拿了过来。从抽屉里拿出打火机来将名单给烧了。

另一面,沈放用一早就准备好的备用方案度过了难关,但新的问题却依然困扰着他。

这次的泄密与他全然无关,这让他开始怀疑,组织上在沈家是不是还潜伏着别的同志。

吕步青行动利落,不但四处抓人,用刑也毫不手软,那些该说的,不该说的,真说的,捏造的,审讯记录摞一桌子了。

外面游/行愈演愈烈,高喊口号“释放记者,停止白色恐怖”吕步青却只武力镇/压着,甚至期盼着他们闹得更大,好将他们全都抓了。

可沈林却并不关注此事,反而重点放在了匿名送给印刷厂和报社追文件手抄稿件。

纸张和墨迹鉴定很快就有了结果。

通过分析,纸张是名贵的青檀玉版宣纸,墨迹是名贵徽墨,说明书写的人家境很好。

这个结果让沈林再次想到弟弟沈放,弟弟从小顽劣却跟着父亲写的一手好字,也是喜欢用这样的纸张墨品,另一个念头同时出现在沈林的脑中,不过沈林随即把这念头打消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快得狂想症了。

晚上回到家,他怕沈伯年责问,故意没有开灯,想要趁黑摸上楼去,可沈伯年就坐在沙发上正等着他,见到身影便将他叫住。

父子两个对视而坐,黑暗里,沈柏年的表情沈林看不见。

“抓记者的事儿做的很不好。”

沈伯年知道,沈林这么婉回来,肯定在处理这件事。

沈林不想与他谈论这事,委言推辞:“父亲,现在太晚了,天气又冷,要不我先送您回房,明儿再聊。”

“我没事,听我说。”

沈柏年叹息着:“党/国最厉害的情报机构只会拿记者开刀,你们明明知道这些记者是无辜的,看来找不到泄密的人,就只能用这种愚蠢而荒唐的办法。”

沈林面色不耐烦:“这是我的公事,您不了解情况就不要操心了。”

“不,现在仔细听我说,一个字都不要落下。打电话给你们的叶局长,就说那份机密文件是我泄露的,我才是你们真正要找的人,跟那些记者无关。”

沈伯年这一番话,叫沈林脸色突变,他明显愣住了,半晌没有说话。

微弱地光线下,父子面对面对视着,良久。

“您这是再说什么?我看您是真的糊涂了。”

沈柏年却并不顾他,继续说道:“在你拿到文件的第二天,我就去了监察院,本想质问现在的监察院在干什么!民国的军警宪兵都在滥用职权,对普通民众动手,可惜我在监察院的院长办公室里看到的就是你们党通局起草的那个什么狗屁清除计划。而且以你的头脑,看到那手稿的笔迹你就应该想到是我,只是你觉得不可能,对么?”

他那个时候,心里打消过得念头便是如此。

沈林有些不知所措:“父亲,不,不是,这……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而且你怎么会跟亲共的刊物走得那么近。”

“不要觉得意外,这些年我已经看透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本想自我逍遥,可民国实在是病入膏肓了。我虽并不是共产党,但是共产党让我感受到了希望,这样的力量也许能让国民惊醒,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一件事罢了。”

沈林又急又气:“您是疯了,这些话,我就当没听见。”

沈柏年却依然不紧不慢:“如果你不照我说的做,我也会打电话给叶局长,我不想那些无辜的记者为我承担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但我自己打电话,对你没好处,你的权力和地位可能会动摇。由你来打电话举报你亲爹,在这个党/国政权里你的地位才会更加稳固。别多想,这不是让你陷害我,第一这样做符合你的原则,符合你党通局党政调查处处长的身份,你一直以来都是个铁面无私的人,第二,我不想让你陷入其中,前几天你跟你兄弟之间的事儿我不是不知道,你们俩是我的希望,你们平安,沈家才能平安。”

沈林不说话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从父亲的眼中他看到的只有坚定。

“你没有你弟弟大胆,一直按照规则去办事,但是这个政府,这个规则已病入膏肓,还有遵守它的必要吗?”

沈林沉默了,没有反驳。

“就一件事儿要嘱托你。如果你弟弟有一天做了不合乎你原则的事情,希望你能顾忌兄弟之情。”

同类热门
  • 硝烟中介商硝烟中介商搅拌的牛奶|军事一个出身豪门的枪械迷,一次意外的事故到了抗战年代,凭借精湛的枪法,在动荡的年代培育出了自己的势力,干起了“中介”的生意,游走于日本人、国军以及各地方上的武装、土匪之间,不断地为共产党八路军提供着帮助。这位穿越而来的豪门大少的大名也响彻整个华夏大地。
  • 异能特种军异能特种军萧萧木鱼|军事中学被拉去实验的他,却发现一场事故给了他奇怪的力量,他貌似,拥有了异能……
  • 先秦诸子军事思想先秦诸子军事思想丁地树,刘现林|军事分六章介绍孟子、孙武、孙膑、吴起、尉缭、墨子等先秦诸子的军事思想,重点在军事理论、战略谋略方面的研究。并对诸子军事思想的异同和特点作出了分析研究。观点与材料结合,史论结合,内容有所创新。
  • 狼群啸月狼群啸月慵懒人|军事简介日寇入侵,祸乱中华。华夏儿女、爱国志士,弃笔从戎者血溅五步,资助物资者命悬一线,扰乱敌后者九死一生,他们无怨无悔,这泱泱中华、秀美河山是他们共同的家。他们是一群孤儿,来自东三省,他们孤苦无依过、独自彷徨过、茫然失措过,当他们聚集在一起,树立心中信念,对一切罪恶来源日寇的熊熊怒火化作他们不畏艰难、一往无前的勇气。在头狼的带领下,仇恨没有遮蔽他们的双眼,反而能伸能屈耐性十足,他们不轻易出击,时机到来时也绝不犹豫,他们的攻击往往锐利而致命。当日寇进入宣城的那一刻,“狼群”的故事渐渐拉开帷幕……
  • 异世罗马帝国异世罗马帝国欲哭成泪|军事君士坦丁堡——众城之女皇,闻名遐迩的铁甲骑兵依旧驻扎在提奥多西城墙之下,保留着古典传统的禁卫军依旧守卫着圣宫,圣索菲亚大教堂依旧进行古老而隆重的弥撒仪式,提奥多西广场上依旧排满了遵从古老商业规范的店家,始建于罗马时代军事大道——埃格南地亚大道上依旧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在异世界之中,一切亦然,且看林杰如何运用全面战争系统在异世界中重现罗马的威严与荣光!
  • 血战在前线血战在前线茄子笑|军事一个享受了国家福利待遇的边防兵,在睡觉的时候,穿越到了华夏的抗战时期,在这里他靠着金手指,开始在战场上驰骋,为了祖国的解放而努力的奋斗。实在不会写简介,就这样吧,一切都要看书。
  • 最后的军礼最后的军礼堇年i|军事这一句兄弟我希望是永远,我的后背永远是你,不抛弃,不放弃!
  • 刺碑刺碑阅风之神|军事佣兵找个黑客珠联璧合然后和爱人相濡以沫拿着现代的武器和科技领先自己二百年的人死磕看老婆把饭烧成碳听呼啸的子弹飞过耳畔好像什么都不顺心也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末日悄悄来临战士怎么可以屈服侵略者
  • 烈火妖狐烈火妖狐涩杜|军事他是军中翘楚,他是雇佣兵的噩梦。一次行动中,因为擅自行动被迫驱逐出国,但是身上所背负的使命却铭记于心。本文有多部,第一部叫做天堂山之战,希望大家喜欢
  • 龙痕之铁血兵王龙痕之铁血兵王炘少|军事他是龙族的少主,却因为变故流落世俗;他是平凡之人,却有着红颜无数。在几个老人的培养下,他成为了铁血兵王,并踏上了一条征战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