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6章 大结局,我和你的漫长岁月

慕深夏没想到陆忍冬竟然会在她家门口一整晚都没走,他的车一直停在那里,宣示着他的存在,慕深夏原本也睡不着,在窗口坐着,脑子里纷纷乱乱的,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腿麻了的时候,慕深夏会悄悄的站起来一会,松落松落,顺便看看外头什么情况了。

终于等到外头开始有了熹微的天光,整个丰城都被笼罩在这样的梦幻的颜色里头,昨儿的黑暗和不安逐渐褪去,一切仿佛都开始有了新的希望。

慕深夏根本没睡,身体还是会下意识的疲惫,只是精神是清醒的状态,慕深夏站在窗边,倒是没有再躲躲藏藏,而是伸着懒腰,用力的呼吸着外头的新鲜空气。

日头开始慢慢的爬了上来,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彩色的光。

慕深夏下楼,已经有人准备好了早餐,整个屋子都弥漫着早餐淡淡的馨香。

想了想,慕深夏还是出了门,穿过带着微微凉气的院子,打开沉重的铁门,慕深夏走到陆忍冬的车前头。

他关着窗户,也许是太累了,正歪着头,坐在车上,眯着眼睛休憩,满脸的疲倦不堪,眉眼静静的合着,整个人褪去了平时的锐利,越发的温和起来。

慕深夏弯着腰看了一会,蓦然对上那双幽深的眼睛,没来由的脸上一红,抬手轻轻敲了敲车窗。

见陆忍冬坐直了身体,摇下了车窗,慕深夏才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进来吃早饭吧?”

陆忍冬的表情看上去有略微的诧异,慕深夏笑的时候露出了白皙的牙,她身后晕着朝霞,整个人变得温柔,没有之前的戾气。

点了点头,陆忍冬也不知道慕深夏是不是知道自己这一整晚都在这坐着,他有些局促的开口解释道:“我刚刚过来,打算过会再去敲门,给你换个药。”

慕深夏看了眼他身上起了皱褶的衣服,陆忍冬也顺着她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了看,看到衣服的那瞬间,有些紧迫。

不过慕深夏没有戳穿他,陆忍冬也就当没有再多少什么。

“先吃早饭吧。”慕深夏如是说道。

陆忍冬下了车,跟着慕深夏往里头走。

王叔他们早就醒来了,他对陆忍冬倒是没有那么的抗拒,也许是并不知道那么多的内情,大多数的时候,那些糊涂的过着的人,往往是幸福的。

“陆先生来了?”王叔轻巧的跟陆忍冬打了个招呼,在他最自己点了个头之后,王叔去厨房,又给陆忍冬准备了一副碗筷。

慕深夏看上去精神有些不大好。

恰好今天王叔抓着了她的人,从厨房出来之后,忍不住要碎碎念:“小姐,你是不是昨晚又没有好好休息?那个安眠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多了会不会有依赖性?按我说,小姐还是去找医生看看,总不能总是这样整宿整宿的睡不着,白天又忙着工作,你最近都瘦了,等以后去了地下,我都没法跟老爷子交代,把你照顾的这么糟糕。”

慕深夏没想到王叔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揭穿自己这件事,只觉得原本陆忍冬的眼光还是温柔和煦的,听到王叔的视线之后,立刻变得锐利起来。

慕深夏头皮有些发麻,顶着陆忍冬的视线,同王叔说道:“我最近都没吃安眠药,你没发现我的安眠药已经都丢掉了吗?回头有时间我就去看看医生。”

王叔点了点头,早餐还需要一点时间,陆忍冬提出要去洗漱一下,慕深夏点了点头,带着陆忍冬往楼上走去。

刚上楼,脱离了大家的视线,陆忍冬一把拉住慕深夏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将慕深夏压在墙边上,看着她眼底深重的黑眼圈,抬手,用自己粗粝的指腹,轻轻的在上头摩挲,慕深夏被他这个行为,搞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也许是一晚没休息好,陆忍冬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里面带了几分低沉沙哑的性感:“你经常整晚的睡不着?嗯?”

不知道为什么,慕深夏立刻有了一种做了坏事的错觉,她讷讷的吞了吞口水,尽量的把自己的身体往后头缩了缩,才温声回道:“都是老毛病了,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的糟糕,我还是挺能找到一些空隙的时间休息的,真的要是撑不住了,我也早就去看医生了,不会硬撑着。”

“夏夏,你真的是太让我担心了,你叫我拿你怎么办才好?”陆忍冬一直望着慕深夏,半晌,才吐出这句话来。

慕深夏被他说的耳畔发热,别过脸去,睁开陆忍冬禁锢着她的那只手:“早饭快好了,我还是先带你去洗漱吧。”

两个人无声的在一起,直到吃了早饭之后,陆忍冬又给慕深夏换了次药,伤口已经没有再流血了,只是旧的纱布和伤口有些粘连在一起了,撕下来的时候,慕深夏感觉伤口刺痛的厉害,而且伤口周围的一圈皮肤,已经变成了青紫色,看着尤其的吓人。

陆忍冬的动作再轻,慕深夏也还是忍不住的哆嗦。

昨晚慕深夏回来得晚,之前伤口又被遮掩了,王叔现在才注意到慕深夏的伤口,狰狞可怕。

他脸上的担忧,满的像是要溢出来似的。

可是陆忍冬和慕深夏之间的温馨,让他下意识的没有去打扰。

陆忍冬的动作很麻利,十分速度的又给她重新把伤口给包扎上了,然后跟王叔交代了一下,让慕深夏的伤口千万不要沾水,免得回头发炎了,更加的难办了。

一时之间,慕深夏有些恍惚,好像他们之间的关系,经过昨晚,倒是有了些改变,这样的改变,慕深夏也说不上好还是不好。

但是让慕深夏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温馨,也短短的只维持了一会,就要分崩离析了。

陆忍冬白天还要上班,所以给慕深夏上了药之后很快就离开了。

至于慕深夏,给魏凛打了个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从早上开始就觉得精神惫懒,现在越发的觉得有些睁不开眼睛,打完电话之后,索性也没有什么事情,昏昏沉沉的去房间,将自己丢进房间的时候,闭上眼睛,感觉自己身上像是绑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醒来的时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了,她并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醒来的,而是在医院里面,还有医生在进进出出的像是要给她输液喂药的样子。

慕深夏像是感受到了这个情况似的,猛地从昏睡当中惊醒了过来,一下子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周围的工作人员俱是被她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慕深夏声音哑的几乎没了声音。

“小姐你已经睡了一整天了,我刚刚觉得不对劲,上楼看了看,发现小姐你整个人浑身火烧似的滚烫的厉害,赶紧把你送来医院了,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的难受?”

“我没事,我到医院多久了?”慕深夏问道。

“刚来,小姐你赶紧躺下吧,你烧的太厉害了,医生正打算给你做降温处理。”王叔说道。

慕深夏眉心深深蹙着,她开口问道:“我能不能不输液?也不吃药?只做物理降温?”

她这句话是问医生的,毕竟她也不知道那些药片会不会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慕深夏现在也分不清自己对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倒是医生很快回答道:“如果病人坚持的话,当然是可以的,我们还是会以病人的意思为主,只是如果单纯的物理降温的话,过程会有些漫长,病人现在烧的有些太高了,这么下去的话,也许会烧坏了病人的免疫系统,最好是药物降温辅以物理降温,双管齐下。”

“可是……”慕深夏还是很犹豫,虽然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可是慕深夏还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嘴里的话刚要问出口,从病房门口恰好走进来一个人,慕深夏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一下子更加的清醒了起来。

“医生,不用听她的,你们怎么降温快怎么来。”陆忍冬开口说道。

慕深夏愣了一下,讷讷的开口,有些心虚的回避着陆忍冬的眼睛:“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下班之后打算再去慕家给你换药,恰好碰到王叔要送你来医院,你当时人都烧的迷糊了,所以赶紧和王叔一起过来了。”

慕深夏见他手里拿着一些单据,猜测他方才应该是给她办手续去了。

陆忍冬来了,王叔像是突然之间有了主心骨,即便是慕深夏说着自己不吃药不打针,但是陆忍冬已经发话了,加上慕深夏确实烧的太厉害了,根本就没有力气反抗。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为母则刚,还是因为保护孩子的天性,慕深夏挣扎的有些厉害,连陆忍冬都根本理解不了她为什么要这么的抗拒。

实在是挣扎不过的时候,慕深夏才跟陆忍冬说道:“你能不能先出去?让我单独问医生一件事?”

陆忍冬的视线立刻尖利的射过来。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陆忍冬阴沉着脸,问道。

慕深夏本来就心虚的不得了,和陆忍冬对视了一会,就觉得自己坚持不了,挪开视线,小声的摇了摇头:“没有。”

“慕深夏,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真该给你把镜子,让你看看现在自己多么心虚。”陆忍冬声音变冷了一些。

慕深夏还要梗着脖子说一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因为太过心虚,闭上了嘴。

陆忍冬原本就是个多么敏锐的人,只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所以在对上慕深夏的时候,总是愿意多退让一些,这次见慕深夏没有说话,而已面无表情的样子,她看上去那么虚弱,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陷进了被子里,脸上更多的是憔悴,整个人都特别的让人心疼。

陆忍冬总算还是顾忌着慕深夏的脸面的,他对医生点了点头:“你们先出去吧。”

所有人都离开,病房里面只剩下了慕深夏和陆忍冬两个人,空气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他们俩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的。

陆忍冬一步一步走到病床边上,他伸出宽厚的手掌,落在慕深夏额头上,她的额头滚烫的厉害,能煎蛋了。

陆忍冬的眉心始终紧紧的蹙着,见她依旧倔强着不说话的样子,陆忍冬心里面叹了口气出来,脸色也温和了一些:“夏夏,告诉我,为什么不吃药?”

慕深夏对上他的视线,她脸上因为发烧,呈现出诡异的红色,张了张嘴,半晌,话已经到舌尖了,慕深夏还是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

“说。”陆忍冬身上散发出压力。

慕深夏本来就因为生病,整个人瘫软的厉害,现在陆忍冬这么一施加压力,她顿时觉得整个人委屈的不得了,加上现在伤口也特别的疼,那种疼绵延不绝,始终在刺激着她的神经。

眼泪自然而然的落了下来,慕深夏一时之间开始痛哭了起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看上去更是觉得可怜兮兮的。

陆忍冬先前还能板着脸,一见慕深夏的眼泪,立刻什么着都没办法了,伸手不停的给她抹掉眼泪,但她的眼泪就像是水龙头坏掉了似的,不管怎么去抹,一直在不停的往下掉着。

“陆忍冬,我怀孕了。”

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慕深夏还是开口说道,她的声音带着磨砂的音质,粗粝的厉害,偏偏她泪眼朦胧的躺在病床上望着他的样子,那么的弱小。

陆忍冬表情一下子变得震惊起来,脑子里面炸开一道惊雷,手上抹眼泪的动作停住,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和理智:“你刚刚说什么?”

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变得简单多了。

“我怀孕了,6周。”慕深夏吸了吸鼻子,抽抽噎噎的说道。

她就算是现在隐瞒,陆忍冬现在已经起疑了,只能说她这次病的太不是时候了,如果没有这次生病的话,她可以悄无声息的把这个孩子打掉,也许陆忍冬直到她消息了,也不会直到这件事。

陆忍冬的表情吃惊不已,他重复问了一句:“你说你怀孕了?”

“嗯。”慕深夏越发的有些心虚起来。

陆忍冬半晌,脸色比之前的更加的阴沉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前两周。”慕深夏老老实实一五一十的回答。

陆忍冬眼中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他冷笑着:“好,很好,慕深夏,你真的是好极了,你明知道自己怀孕了,还是要坚持离婚?你明知道自己怀孕了,昨天还要用自己的身体去做那样的事情?你是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了是吗?还是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关心你,在乎你的人的感受?如果外公知道你现在这么活着,他老人家能开心吗?”

陆忍冬似乎被慕深夏给气的狠了,话赶趟似的往外彪。

“我没有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我最近都有小心照顾自己,昨天的事情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而且我也不知道今天会发烧。”慕深夏本来就因为生病,心理变得尤为的脆弱,见陆忍冬这么凶,更是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的委屈,委屈的不得了。

“这就是你不想吃药打针的原因?如果今天我没有来,你是不是一直不打算告诉我?你是不是就要一直这么隐瞒下去?你的肚子一天会大过一天的,你这样隐瞒,能隐瞒多久?是不是打算隐瞒到一定的时间,去国外找个地方悄悄的把孩子生下来,然后自己把他给养大?”陆忍冬话说的又重又急,走廊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慕深夏沉默了下来。

陆忍冬觉得这事情真的是太操蛋了,一下子笑出了声音,指着慕深夏的鼻子,骂道:“慕深夏,你以为你自己是在演苦情剧吗?我告诉你,我之前顺着你,宠着你,我是因为喜欢你,不代表我允许你这样做,你知道你自己这么做什么后果吗?以后,等孩子长大了,你要怎么告诉他,关于他爸爸这件事?”

慕深夏眼泪成串的落,只顾着自己哭,她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为什么只会哭,她其实并不喜欢哭,也不喜欢这么这么懦弱的样子,她抹了把眼泪:“我没有……”

“不管你怎么想的,夏夏,这个婚我原本也是不打算离的,原本打算多点时间准备一下,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现在看来,只能把婚礼给提前了,我不能让我们陆家的孩子,没名没分的出生。”陆忍冬冷声说道。

慕深夏心里面不忿,开口反驳道:“你说不离,这婚就真的不离了?离不离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况且这个孩子我原本并没有打算要,所以之前你说的那些什么出国悄悄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孩子问起爸爸的情况,根本就不会发生,你也不用因为孩子,非得把咱们两个捆绑在一起,咱们两个不合适。”

“我倒是觉得咱俩挺合适的。何况,如果你不打算生孩子的话,那你为什么坚持不肯打针吃药?我猜你昨天的消炎药是不是也给吐掉了?不然的话,昨天伤口处理的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发炎了?夏夏,你承认吧,你的心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的坚定。”陆忍冬忽然之间由盛怒转为平静。

慕深夏已经哭的开始颤抖了起来:“陆忍冬,这个孩子只是个意外,我不会留下她的,你放弃这个想法吧。”

“只是因为是我的孩子?夏夏,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只是因为我做错了一件事,所以就要一直这么惩罚我,你看不到我对你的喜欢,也看不到我后来的所有的态度了吗?”陆忍冬的眸子看上去盛满了悲伤,在夕阳的余晖里,发着淡淡的光,“夏夏,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医生说,这孩子就算是生下来,也可能会不健康。”慕深夏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心如刀绞,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慕深夏一直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和肚子里面这块也许还没有生命力的孩子,有了感情了,“之前因为我状态不好,整宿整宿的睡不着,所以吃了很多的安眠药,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说,这些药物有可能会对孩子的大脑造成影响,如果真的要生下来的话,他可能不是健康的,你知道吗?”

陆忍冬一下子愣住了,他不知道还有这些原因在里头,慕深夏已经哭的快晕过去了,陆忍冬觉得自己刚才那些口不择言的话,说的真的太伤人了,他现在恨不得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才好:“对不起,夏夏,我不知道你最近压力这么大,以后都不会了,不管什么事情,都会有我陪你一起,我不会再让你自己承担了。”

陆忍冬温柔的说道,低下头,在她的眼睛处轻轻的落下一个吻,允着她的眼泪,手也轻轻的拍着慕深夏的后背:“就算是这个孩子真的不正常,咱们陆家也能养得起他,能让他一辈子无忧无虑的活着,至于你打算溜走那些事情,我知道周霖做了些手脚,我不会放你走的,这辈子都不会放你走。”

起身,陆忍冬转身把医生叫了进来,这一次医生也没有坚持。

他起身打了几个电话,不一会儿,陆老太太在人的陪伴下赶到了医院,慕深夏已经睡了一会,虽然还有些难受,但是至少现在已经没那么的严重了。

除了她人过来,她还带来了炖汤,见到慕深夏之后,老太太笑的眯起了眼睛:“你这孩子,怀孕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已经交代过忍冬了,你这段时间什么都别多想,就安安心心的养好你自己的身体就可以了,回头也别自己住在慕家了,等出院了就让忍冬帮你搬回来,你自己一个人住在外面的话,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知道。”

“奶奶,你知道了?”慕深夏试探性的问道。

陆老太太牵着慕深夏的手,轻轻拍了拍:“知道了,都知道了,忍冬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了,孩子,是我们陆家对不起你,忍冬他这个人看上去好像很冷情的样子,其实最是长情的一个人,只是他现在这个位置,总是太忙了,之前也看了太多的人,所以表达的时候有些不确切,但我知道,他心里面是有你的,很在乎你的,不然的话也不会一直在悄摸的给你准备婚礼,打算给你一些惊喜。夏夏,你该是我们老陆家的媳妇,以前忍冬做的不好的那些事情,我也不能叫你什么都不计较就原谅他,只是你能不能给他一些机会,让他表现给你看?”

陆老太太这边说话,陆忍冬在细细的给慕深夏盛汤,有些烫,陆忍冬慢慢的吹的凉一些,其实耳朵拉的老长,等着慕深夏的话。

慕深夏觉得疲惫不堪,但是陆老太太面前,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拒绝。

最终,她还是沉默的闭上眼睛,轻轻摇了摇头:“奶奶,你让我好好想想吧。”

“好,好,你好好想想,只要还肯想想,就是好的,奶奶和忍冬都等你的回答,你放心吧,如果你同意,我们陆家风风光光的把你娶进来,如果你不同意,那么我也会让忍冬放你自由的,你也千万不要心理压力太大了。”陆老太太说道。

“谢谢奶奶。”

这几个月来,丰城最近发生了好多特大新闻,其中一个是慕家最近又易主了,有神秘资金注入,慕家回到了慕深夏名下,先前跟慕老把关心撇的干干净净的那些人,此刻纷纷出来表达自己的忠心耿耿。

如果是从前,慕深夏也许会觉得看不上这样的人,但是经过了这么多的变故之后,慕深夏成长了许多,再也不是从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无知少女了。

人都有这样或多或少的真心,你也不能真的强求别人一定要遵着你的想法来。

慕深夏只是觉得魏凛真的是特别厉害的一个人,工作上一丝不苟,生活中幽默风趣。

不过慕深夏还来不及欣赏他,这就和丰城另外的大新闻有关了。

有一条,先前和孟君祎闹的沸沸扬扬要结婚的梁施,被判了刑。

一条是,之前羡慕的所有丰城的女人都红了眼的傅廷和跟林茵茵宣布了解除婚约。

二条最后一条,是最近绯闻漫天飞,身边的男人从来没有停下来过的慕深夏,最后还是要嫁进陆家,陆家已经发布了声明,婚礼的细节也一点一点的被人暴露了出来。

虽然时间上好像有些匆促了,但是细节上还是臻于完美,成了最近丰城最让人艳羡的谈资。

已经是初冬时节,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天上,但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热度,凌冽的风夹杂着枯草的味道迎面而来。

慕深夏身体还是十分的纤细,只是腰身处,如果注意看的话,已经有些臃肿了。

梁施带话给她,说想见熊夭夭一面,如果熊夭夭不在的话,见她一面也行。

虽然慕深夏对于梁施,真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但是她以后所有的青春,都注定要在牢里面度过了,而造成这一结果,不过是因为爱的太疯狂,失去了理智而已。

慕深夏想起来的时候,觉得有些唏嘘。

也许是因为有了孩子,她心里面的戾气化去了许多。

探视的房间很森冷,慕深夏在里头等了一会,终于见到了梁施,她素面朝天,脸色有些苍白,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她瘦了很多,脸颊处凹陷了下去,显得眼睛越发的大了。

“她还没回来?”梁施坐下之后,见到来人是慕深夏,问道。

“嗯。”慕深夏笑着说道。

“真是遗憾,本来想亲自跟她说句对不起的。”梁施脸色十分的平静。

“夭夭她不需要你的道歉,你们纠缠了这么多年了,也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完的。”慕深夏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梁施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似乎没有听到慕深夏话里面的冷淡意味,自顾自的说道:“这几个月,我被关在里面,想了很多事情,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特别的恨熊夭夭,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她,我不会身败名裂,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可是时间久了,我就开始恨孟君祎了,恨他给我编织了一个那么美的梦,却不肯给我一个好结局。”

她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话:“时间再过去一点,也许是这里面的生活真的太寂寞了,我开始想,是不是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我原本是有机会跟她成为好朋友的,是我自己毁了这一切,把所有的事情都变的那么的糟糕,如果不是我的话,那么夭夭和孟君祎也许早就在一起了。况且因为孟君祎,我错过了太多太多了。”

“你还是喜欢孟君祎吗?”慕深夏突然问道。

梁施黑亮的眸子望着慕深夏,忽然之间莞尔笑了起来:“他带我见过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风景,从此我的眼中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你觉得我还爱他吗?”

慕深夏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开口说道:“就算是这样,这也不能作为你伤害别人的借口。夭夭她也很爱孟君祎,这么多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对孟君祎的感情,可是她从来没有主动去伤害过别人。”

“我知道,我想了很久才明白,我和熊夭夭之间的差距在哪里,我永远都不会是她,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再这么做,只是很多事情,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对她造成的伤害,我真的很抱歉。”梁施说道。

慕深夏看着她,她的表情很寡淡,似乎真的想开了的样子,没有接话。

梁施也不用慕深夏说什么,见她没有说话,也只是笑了笑:“听说你和陆忍冬要结婚了?”

“嗯。”慕深夏模糊的应了一声。

“真是羡慕你,其实以前你跟傅廷和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你们不合适,陆忍冬倒是适合你的,你真的是很幸运。”

慕深夏又断断续续跟梁施聊了一些,越是聊,她心里面越是觉得感慨,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梁施这样的人心平气和的面对面坐在一起聊天。

直到从房间出来,慕深夏还是觉得很奇妙。

陆忍冬一直站在外头等着她,等慕深夏出现之后,见她身上只不过是一件薄薄的风衣,陆忍冬蹙眉,麻利的脱下身上的大衣,罩在慕深夏身上,将她整个人包裹住。

温暖的感觉顿时涌上来,慕深夏回过神来。

陆忍冬挑眉说道:“过几天就是婚礼了,你其实可以不必过来的,毕竟你现在身体情况特殊。”

“没事,也算是心里面彻底的放下了一件事。”慕深夏眉眼弯弯,笑容温婉。

她原本并没有打算就这么嫁给陆忍冬的,但想起陆忍冬跟她下的那个赌注,结果出来之后,慕深夏越发的无话可说了。

“明天陪你去医院做个检查,这里湿气太重了,怕对你身体不好。”陆忍冬说话的时候,表情始终没有松懈,看上去十分的严肃的样子。

惹得慕深夏忽然之间笑出了声音来:“医生说我现在身体状态很好,不用每天待在家里休息了,多出来走走的话,对身体好。”

“嗯。”陆忍冬一只手紧紧的搂着慕深夏,将她裹得密不透风的,自己身上不过是一件剥削的线衫。

慕深夏没说话,只是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上了车之后,慕深夏才开口说道:“我想吃辣的,川菜,火锅,都可以。”

“都说酸儿辣女,你最近吃辣越发的厉害了。”

最开始认识慕深夏的时候,陆忍冬的生活寡淡无味,口味也是清寡的很,现在倒是能面不改色的对着满眼的红艳艳的辣椒的颜色,一点不眨眼睛的咽下去,好几次当着陆老太太的面,看的陆老太太都觉得冒热汗。

“怎么了?如果是女儿的话,你不喜欢?”慕深夏顺口问道。

“如果是女儿的话更好,像你,我会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公主。”陆忍冬说道。

其实现在的医疗,在她这个时候,已经能确定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了,但是他们俩都默契的没有关注这个问题。

对于这个经历了不少波折的孩子,他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希望孩子能够健康的长大就好。

两个人刚要发动车子,忽然前面闪出一个人影来,陆忍冬一个急刹车,慕深夏身体下意识的往前倾去,却见陆忍冬已经极快的转身,护住了她的头。

慕深夏一下子有些头晕,视线终于清明了,慕深夏才见到眼前的这个人,是许久不见的林茵茵。

自从傅廷和宣布跟她解除婚约之后,慕深夏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不少关于她的传言。

有人说她自甘堕落,现在流连于不同的男人身边,因为陆忍冬对她也不再客气了,傅廷和对她也是形同陌生人,所以她再也没有了之前那些无往不利的感觉,不只是感情,事业也频频受挫。

林茵茵那样的人,能力不足,本来就是仗势而起的,现在一下子有了这么巨大的落差,因为被打压,她手下的不少艺人都纷纷要求解约,她的存在一下子就十分的尴尬起来。

她的落魄,并没有让慕深夏觉得她可怜。

她又不是圣母,林茵茵落得现在的下场,慕深夏只能说她活该。

不过现在看来,林茵茵倒是变了不少,隔着车窗,慕深夏都能感觉她之前虽然也穷过,但是至少身上还能保持她的优雅,不管这份优雅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现在,林茵茵身上却多了一些劣质的风尘味道。

所以心境真的太能改变一个人了。

慕深夏没有动,陆忍冬正在焦急的查看她有没有什么问题,甚至根本还没能分出神去看看拦着他的车的是谁。

林茵茵脸上从大无畏,变的有些游移不定,她和慕深夏对视了很久,慕深夏忽然卷起一个笑容,她推了推陆忍冬,温柔的说道:“我没事,你先别顾着我,你看看那是谁!”

她承认她有些坏心眼,但是对于林茵茵这样的人,她就算是抱有再大的恶意也不为过。

陆忍冬闻言,终于抬头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却慢慢的消失,他看着自己在一边笑的揶揄的慕深夏,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之后,才假意恶狠狠的说道:“还敢在这里看笑话,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慕深夏眯着眼睛笑着,没说话。

没想到林茵茵见着他们下车第一秒,眼泪就下来了,只是她的眼睛根本没有放在慕深夏身上,而是带着深情,一直望着陆忍冬。

她哭的姿态都像是练习过似的,慕深夏本来今天已经有些累了,现在更是乐意站在一边看戏,抱着手臂,懒懒散散的样子,惹得陆忍冬瞪了她一眼,她也笑嘻嘻的,毫不知道收敛两个字怎么写。

陆忍冬就站在林茵茵面前了,林茵茵却依旧觉得自己就是个外人,根本插不进他们两个人之间去。

陆忍冬对她也没了笑脸:“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在这里?”

“有朋友告诉我的,忍冬,你最近还好吗?”

“嗯。”陆忍冬看上去并不是十分的热切。

林茵茵脸上的笑容有些绷不住了,她的落寞那么的明显:“可是我过的很不好,忍冬,我知道你怨我做错了事情,但是从前不也是这样的吗?即便是我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我可以改的,你一定要把我逼到这个地步吗?”

风海集团最近强势踏进娱乐行业,有丰厚的资金的支持,又有巨大的人脉,所以风海集团在娱乐圈是扶摇直上,就在大家以为林茵茵会借着这颗大树事业再上一层楼的时候,风海集团内部传来了消息。

陆忍冬拒绝跟林茵茵合作,也拒绝给她资源,甚至在有人试探过他的态度之后,知道陆忍冬是真的不管林茵茵了,先前一些人,现在终于找到了下手的机会。

林茵茵的日子最近过的可不是一点点的惨,对此慕深夏只觉得她是咎由自取,但是在眼下,慕深夏什么都没说,依旧安安静静的在一边吃瓜看戏。

陆忍冬没说话,只是从他的表情里面看到了几分冷漠。

林茵茵心都凉了下来,她表情里面的楚楚动人又多了几分:“忍冬,咱们认识那么多年了,你难道就真的忍心看着我一无所有吗?廷和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吗?”

她这句话一说出口,陆忍冬眉角跳了跳,果不其然看到慕深夏脸上的兴致越发的浓郁了,陆忍冬警告似的瞥了她一眼,才冷淡的看着陆忍冬:“茵茵,这句话可是不能乱问的,我现在唯一想要的人,只有夏夏,至于你,我记得咱们早就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可是忍冬,你答应过我妈要一直照顾我的,难道你已经把这些都忘记了吗?”林茵茵眼泪一直往下流。

陆忍冬脸上冷漠的意味越发的深厚:“我没忘记,但是抱歉,就算是我说话不算数,我也不能和你有什么关系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只是为了深夏吗?她难道就那么重要,你就真的那么喜欢她吗?”林茵茵问道。

陆忍冬毫不犹豫的点头,脸上的冷漠化开了一些:“对,我爱她,所有一切能让她开心的事情,我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去做。”

“包括让我一无所有吗?”林茵茵问道。

她等着陆忍冬的答案,没想到陆忍冬很快就点了头:“如果她希望的话。”

林茵茵脸上的失望那么深刻,她上前一步,想要拉住陆忍冬的衣服,却被陆忍冬轻松的避开了:“陆忍冬,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务必不要骗我。”

过了好一会让,林茵茵才艰难的问出口:“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陆忍冬脸上的表情沉滞了一下,他看着慕深夏一眼,见她虽然还是刚刚的表情,但现在明显脸上多了一些隐藏着的期待,他笑了笑,回头看着林茵茵,说道:“茵茵,我以前一直以为我是爱过你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清醒的,还能够权衡利弊,如果没有那么多事情,也许我也能和你在一起,但是后来遇见了深夏我才发现,我对你的感情,顶多是喜欢,算不上爱,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哪怕是全世界都在反对,我也不会放手的。”

“比如你对慕深夏吗?”林茵茵问道。

“比如我对夏夏。”

林茵茵疯狂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溢出了泪花:“虽然明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但有时候我就是觉得很不甘心,为什么慕深夏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你的爱,而我不管做什么都可以。陆忍冬,我知道你们要结婚了,但是我不会祝福你们的,我希望你跟慕深夏在一起之后,一辈子都不幸福!”

她留下这个恶毒的诅咒,人很快就离开了。

陆忍冬的脸色不是特别的好看,倒是慕深夏上前安慰了他,主动搂住他的腰身,将自己靠近陆忍冬怀里:“她怎么突然出现了?”

“她手上的那个小公司破产了,最近大概是在丰城混不下去了,很不甘心吧。”陆忍冬回道。

慕深夏抬头看着他英俊的侧脸,笑着问道:“你干的?”

“嗯。”陆忍冬应道。

慕深夏埋下头:“谢谢你。”

自从有了孩子,慕深夏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容易被打动了,也许是从知道了孩子是健康的那一刻,慕深夏忽然觉得很多前尘往事,以前的仇恨,都变得不那么值当了,至少没有什么,比她肚子里的孩子来的更加的重要的。

尤其是后来,在拿回万辉的过程中,魏凛跟她说过很多外公给她做好的铺垫,每一步都带着外公对她的爱,他希望她过的好的心,让慕深夏更加的觉得血脉之间的联系,那么的强大。

她希望自己有个宝宝,不让自己那么的孤单。

至于陆忍冬,真的说到做到了,林茵茵这样的人,慕深夏觉得可恨,到现在一无所有的结局,慕深夏一点也不觉得她有什么好同情的。

两个人紧紧的抱着,风吹过的时候,凉飕飕的,慕深夏有些冷,钻在陆忍冬怀里说道:“算了,咱们回家陪奶奶一起吃饭吧,火锅什么的,咱们还是下次去吃吧。”

“好。”

有些人,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哪里好,但是遇见了,就不想错过。

也许未来,他们之间还会发生很多的事情,还会有很多的吵闹或者波折,但是人生本来就是如此,有些起伏,才能显示出人生的曼妙精彩。

如果是一成不变的未来,那该有多么的无趣?

只要未来的漫长岁月中,他们彼此陪伴,互相扶持,一直深爱下去。

不只是这一个暮春到初冬,还有未来,许多个春夏秋冬。

同类热门
  • 引爱入局引爱入局棒棒糖|现言十八岁那年,苏日菲的人生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她暗恋许久的青梅竹马哥哥和闺蜜私奔了。第二,她被一个下流无耻的私生子毁了清白。事情败露,她大着肚子只能嫁给这个禽兽一般的男人。他风流,邪气,外面桃花不断,却说要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她以为那是一生的承诺,却不知道那是他习惯的谎言。婚后,父母一场诡异的车祸离世,整个苏家却被他收入囊中。她挺着大肚子去质问,却听到他和别的女人的计划,原来他娶她,只是为了他的报复计划。一纸婚书,逼得她失去骨肉,走投无路。这时候,这个毁掉他一生的男人却再次出现。“你还欠我一样东西!”“什么?!”“一个孩子。”
  • 体香恋体香恋九九子v0|现言简单说是女人和六个男人的情爱故事,你想到什么?嘿嘿,我知道,你那脑袋瓜一定想到乱爱,七角恋,想知道是什么,去看看
  • 三大公主复仇开始啦三大公主复仇开始啦水蓝灵|现言她冷酷无情,她,天真可爱;她,优雅大方,在10年前,她们的母亲死在了一个手下的手里并偷走了价值上亿的传家宝,她们决定替母亲报仇并夺回传家宝,后来在父亲的带领下,她们成了世界上最棒的人。最后找到了那个人的三个女儿。并向那个人复仇。谁知最后的结果会是……
  • 独家宠爱:首席的惹火甜心独家宠爱:首席的惹火甜心花无蕊|现言【一个励志扑倒大叔男神的故事】“娶我!我会用身心爱你,绝不背叛,白头到老!”沈南溪认真的看着池宸睿,一本正经的说道。“黄毛小丫头,你知道什么叫做爱吗?”于是,她把池家大少摁倒在身下,她当然知道什么叫做爱了!
  • 蓦然回首不是你蓦然回首不是你木瓜小子|现言当我再与你对视你时已经是十年后,时光已逝,再相见只不过路人擦肩,我不想说什么我不想让自己后悔之类的话,我只想再一次默默的跟在你身后······看着你,对我而言,你的平静就是我最大的心安。
  • 总裁暮色晨婚总裁暮色晨婚柒墨|现言奉了命成了婚,她已准备少女变少妇!新婚夜,老公竟跟她玩消失!这混蛋让她成了闺中小怨妇……
  • 腹黑总裁,离我远点腹黑总裁,离我远点泛米|现言“总裁,能离我远点吗?“韩敏非常没骨气,在心里偷偷的说道,然后离林亦十丈远开外,”你可是有女朋友的。”某总裁十分困惑:”这小丫头,我看起来有那么恐怖吗?“女配:”可恶,一脸小白兔,勾搭谁呢?““一看就是潜上位的,天天围着总裁打转。”女主很委屈:“明明是总裁自己黏在我不放的。”这就是一个小白奋斗史,总裁宠溺的故事
  • 危情千金宠婚秘恋危情千金宠婚秘恋沐惜语|现言一个酒吧驻唱的音乐美少,为痴爱的富家千金失手杀了人。千金为救爱人,被迫远走巴黎,归来后逼嫁总裁大叔。男女主人公之间身份的悬殊,由此遭遇了情感的纠葛,暗黑的阴谋,一幕幕爱恨的风暴,掀起苦海浪波……水晶般的千金,孤鹰般的美少,靠倔强的翅膀,逆袭在自由的情空;用坚韧的初心,诠释着真爱的信仰!
  • 何必去期许一如我初心何必去期许一如我初心冯梅林|现言她和他在大学相遇,苦苦追上他,她对他说:“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救了我,而是我喜欢你呀!”她和他在一起,度过大学里最后都两年。他突然对她说:“小霓,我不喜欢你了,但是我爱上了你!”最后一年初,她发现他爱着她,却还爱着另一个人,她苦涩的说:“他说爱你,没说只爱你。”还没等他好好的说清楚,她却已经离开了他,突如其来的判了他死刑。八年后,她回来了,她以为她对他的情感对随着时间的消磨而减弱,却因为日夜的思念更加深沉。就在他们度过十年的坎坷,他向她求婚时,却得知她癌症复发,他单膝跪下,手中是他为她设计的戒指:“嫁给我,好吗?”
  • 重生之惊艳风水师重生之惊艳风水师叶小菟|现言是谁说的人不会一直倒霉?剩女伍月,越来越不相信这句话了。十几年间,落榜、破产、辍学、失业、丧父、丧母、车祸、负债,没有一天顺利,就连救一只猫竟然也会摔下楼去。什么重生?难道真的是否极泰来!?更有重生福利-----天眼,从此知过去晓未来,判生死断前程,铁口直断,一卦千金。寻宝捡漏,堪舆风水,卜卦相面,治病救人。妙龄少女,惊才绝艳,美丽绝伦,莫倚倾国貌,嫁娶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