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5章 死亡现场

我把关于“猛兽袭人”的资料合起来递还给陈易炫。案件有点儿扯谈,但我很有兴趣。我瞥了一眼陈易炫,还想着向他打听打听林凡怎么样了。他却向我自报家门,说他来自八里街派出所刑警队,刚刚被某部门选入,对某部门尚未熟悉,希望我能带带他。

我跟陈易炫说,我自个也是新人,年纪比他还小。客气了几句,对于林凡的情况,我没法从陈易炫这儿入手。秋千瞳也是鸡贼,找了这么一个新手过来找我。听说陈易炫来自八里街派出所,她的目的更加明确,这是要陈易炫带着我去新城区八里街办案的意思。

我知道秋千瞳不好惹,最好先帮她做好这个案子,再跟她谈谈条件。我不知道她为何要那么对待林凡,但我一定会去搞明白。我随后跟陈易炫离开我的学校,先是把晚餐吃了。陈易炫带着我上了一辆轿车,他说这车子是他自己家的,我没想到,他还是个有钱人的子弟。

新城区离我的学校不远,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抵达发生命案的八里街,也就两个小时。陈易炫在八里街有一个出租房,他来这边上班,下班了不好回家,因此在隔壁租下一个房子。

他租的房子挺宽敞,一厅三房,他说他不喜欢住那些很窄小的单间,哪怕是自己一个人,他也得租间大房子。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也不怕出现错觉见鬼,房子大了,容易见鬼,生活中确实不少这种错觉。一个人住的地方太大,总觉得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屋内。

比如这儿有三个房子,主人住了一间,久而久之,主人会感觉另外两个房子也住着人。也不算住着人,住着鬼还差不多。

陈易炫告诉我说,办案期间,我可以先住在他这儿,不需要出房租。

陈易炫呆头呆脑,人还挺豪气,我喜欢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并非是因为他们有钱豪气,可以占便宜,而且和他们在一起不会活得那么累,事事都很洒脱。我把带来的行李扔进陈易炫为我准备的房间,出门来,看到陈易炫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对陈易炫叫道:“电视有啥好看?咦,你都那么大了,还喜欢看动画片。我既然来了,咱们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带我去案发现场瞧瞧。”

“现在?”陈易炫傻傻地望着我,顺手把电视机给关了。

“怎么?我告诉你,某部门这儿可没有上下班时间,只要有案子,二十四小时待命。”我算是吓唬吓唬陈易炫。

陈易炫脸色变得苍白,吞吞吐吐地说:“晚上去的话,听说那边闹鬼,咱们能不能明天再去?”

“闹鬼?闹什么鬼?”我问道。

“我也只是听说罢了,八里街的居民还有所里都有传闻,他们说案发现场死了人,魂留在那儿,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有人在那哭叫,嚎叫,有人在那儿窃窃私语。有人听到声音去查看了一下,结果,啥玩意也没有。”陈易炫还说自己地案子不是很了解,这不是相当的清楚吗?连案发现场闹鬼的事儿都一清二楚。

“真要有鬼就好,你别听他们瞎说,快带我去瞧瞧。”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不为别的,只为林凡,但求林凡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我得尽快破了这个案子,尽快见到秋千瞳。陈易炫还想推辞,我直接过去捏着他的脖子拉着他朝外面走去。

陈易炫胆子也是小,胆子那么小,还住那么大的房子,真搞不懂他。我在陈易炫的带领下,先是来到受害人莫水清的家。莫水清家位于八里街349号,普通的一座民房,两层高,前方是个院子,院子里边栽满了鲜花绿藤。

他家比较独立,周边几乎没有什么邻居,只有两条过道,一条通往前面的菜市场,另外一条则通往不远处的公路。

由于发生了命案,莫水清家已经被警方给封锁,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我和陈易炫不算闲杂人等,陈易炫也是有备而来,他居然掏出一把钥匙把莫水清家的大门打开了。他倒是把功课做得满满的,不然我可得撬门了。

进入莫水清家之后,陈易炫带我来到尸体所在的地方。一个三个发现尸体的地方,客厅沙发上,莫水清的老婆和大儿子被杀害在此。莫水清则被杀死在厨房内,另外一个儿子则死在二楼的卧室内。

被野兽袭击的尸体已经被抬走,犯罪现场只留下乱七八糟的血迹,客厅内的摆设被破坏得很厉害,厨房内更是杯盘狼藉。野兽是从客厅左侧的窗口冲进来,窗口上的玻璃完全破碎,遭到了一股很强大的冲击力。陈易炫跟在我后面,他给我描述着整个犯罪行为的过程。

莫水清的小儿子和他睡在一块,大儿子则和母亲睡在一块。半夜的时候,小儿子说口渴,莫水清被小儿子吵醒,他下楼来厨房这儿给小儿子倒水。野兽则在他倒水的一刻从窗口这儿破窗而入,野兽的速度很快,它钻进了厨房,在厨房内把莫水清给咬死。

楼上的母亲和大儿子听到楼下的动静,两人下楼查看,结果被咬死在客厅。野兽一再得手,它去了二楼把等待父亲给他倒水的小儿子咬死。

野兽把一家四口咬死之后,疯狂地啃食他们的肉体,其中莫水清的脑袋被狠狠地咬断扔在卫生间的马桶里边。野兽作案之后,它从进来的地方逃了出去,然后顺着通往外边公路的道儿逃跑。

陈易炫说完带我来到户主莫水清死亡的厨房,他指着厨房门槛的前和后说:“这是野兽留下的脚印,你看看,比普通人的要大一些,所里的人都叫它为大脚兽。这起凶杀案件也被称之为大脚兽连环杀人事件。”

我目测了一下厨房门槛前后的脚印,脚印是踩在血迹上面的,一个朝内,一个朝外,像是走进去和走出来的时候各留下一枚脚印。脚印很大,比普通成年男人的要大出一半。奇怪得很,整座房子,也就厨房门槛这儿留下了两个大脚印,别的地方都没有看到。

野兽是疯狂且冷静的,我是这么认为。陈易炫再把我带到二楼小儿子被杀死的现场,小儿子才两岁大,死得最惨,整个身体全部被野兽给啃食,唯独只剩下一只右脚脚掌。

在小儿子被杀害的房间,八里街派出所的刑警找到了一撮毛发,很长,类似女人的长发。毛发粗糙开叉,乌黑色,二十多厘米长,散着一股浓浓的屎臭味,谁也说不出这是什么东西的毛发。

我在凶杀的房间内转了一圈,在莫水清和他小儿子休息的这个房间,我看到门板后面有人用鲜血画了一个血色三角形符号。

三角形符号不大,也不小,在门板后面并不显眼。八里街派出所的人似乎没有发现它的存在。不过,就算他们知道这个符号,他们也会忽视掉。他们不会明白这个三角形符号所代表的东西。我盯着那枚三角形符号,内心充满了恐惧,这起猛兽袭人案,难不成和丁麒麟有关系?

我走到那个三角形面前,想到丁麒麟留在叶硕所住之处那番话,我更是惊讶,我和他恐怕还真的要见面了。这一次,他会用“风杀”的形式将我给处死。

我不安的时候,陈易炫同时发现了门板后边的三角形符号,他扭头盯着我看,“这是凶手留下来的吗?那头野兽,他到底是人还是什么东西?”

我摇摇头表示不清楚。我从房间走出去,陈易炫跟着我出来,我让他带我去另外一个凶杀现场。

第二个凶杀现场位于一片茂密的杉树林,杉树林位于一条石板路的旁边。在石板路前面便是通往八里街,后面则通往一座食品加工厂。在食品加工厂上班的人,有时候为了赶时间,他们不会选择走工厂大门那条康庄大道而是选择这条林荫捷径。

那么多年,这条石板路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这一次,一共死亡了三个女工人,年纪在36岁左右。她们是相继遇害,每一个女工人都是在落单的时候遭到野兽的偷袭。那头野兽把女工人的脖子咬住然后把人拖进杉树林进行分解。

陈易炫告诉我说,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杉树林内完全沦为一座屠宰场,血肉模糊,到处都是血迹,凌乱的血迹。死者的尸体支离破碎,有些肉,还有一些脏器,特别是肠子这类的直接挂在了树梢上边,触目惊心。

我拿着陈易炫给我准备好的手电筒在杉树林内寻找着凶手行凶的痕迹,确实,杉树林内不少拖拽的痕迹。草地上,荒草上,血迹很多,痕迹很重,有种大型猛兽拖着半死不活猎物逃窜的感觉。

那头野兽把死者拖入离石板路一百多米的杉林深处,再对死者进行撕咬和分解。从犯罪现场来看,野兽是疯狂的,地面上全是一坨一坨没有清理干净的血块和肉碎。

我在陈易炫的指引下,来到两个大脚印面前。脚印和在莫水清家所见到的一模一样,在这片杉树林内,野兽同样只留下两只脚印。这次的脚印并排站着,一左一右。我拿着手电筒照射在大脚印上,常听说过什么野人踪迹,八里街这一带不会真闯进来一个野人吧!

陈易炫此时惨叫一声。

我举起手电筒朝他照射过去,“怎么了?”

“我……踩到了一颗……”陈易炫举着手电筒,提着自己的左脚,好像踩到了什么。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陈易炫竟然踩到了一只掉在一个泥坑里边的血色眼珠子。那只眼珠子黏糊糊地粘在他的鞋子底,使得他浑身难受。

“帮帮忙。”陈易炫可怜吧唧地朝我说。

我找来一根棍子把粘在陈易炫鞋底的眼珠子剔下来。我刚帮他把眼珠子弄下来,他却噗的一下抱住我,双腿夹着我的腰,夹着紧紧的,他仓惶地喊道:“鬼,有鬼……”

我扭头朝他看着的前方树林看了一眼,一根白色的影子嗖然一声从我的眼帘飞过,它朝杉树林深处跑去。

“你大爷的,有我在,怕个卵。”我用力把章鱼般抱住我的陈易炫推下来后,拿起手电筒朝那个白色影子逃窜的方向追过去。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盗门密码盗门密码北窗风檐|灵异风水堪舆之道,观山川地脉,理风水龙气,古代帝王贵胄趋之如骛之术!本书讲述古玩店老板白奇凭借风水之术与一群盗墓者在深山大泽,死亡绝地中寻找宝藏,破解谜团的故事。诡异的龙岭妖冢,秦岭腹地的棺山龙影,大兴安岭深处的雷谷死城,深藏巴楚的不测龙渊......这一切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联系?又隐藏着多少千古之谜?不一样的盗墓经历,不一样的探险传奇,一起揭开属于盗墓者的密码!
  • 鬼瞳之梦魇鬼瞳之梦魇战江山|灵异一个身怀鬼瞳的平凡男子;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绝世美女;一段精彩而诡异的经历——尽在鬼瞳之梦魇!
  • 星际传说:赏金猎人星际传说:赏金猎人定语|灵异定语赠言:“有心脏病者勿入,胆小者勿入,心理承受能力差者勿入。挑战人类承受力的极限边缘,这里是胆小者的地狱,无畏者的天堂。”失忆少年苏亿被迫带着捞尸队员前往内海打捞蛟龙尸体,却不料回航之时发生意外,只能停在内海深处,于是恐怖的事情一件件接踵而来。昨天还在说说笑笑的女人,第二天就被做成了食物摆在了餐桌之上,船长史密斯被吊死在船尾,与此同时,女人的男友也意外的溺死在马桶里,在封闭的环境里有人离奇死亡身体居然没有一丝伤痕。死亡也许只是恐怖的开端……
  • 收鬼录收鬼录呆呆笨笨男|灵异大家好,我是一位山中的弃婴,被一老道士收养,老头临终前给了我一本书,《百鬼录》说是我以后的人生目标,但是我Y的什么抓鬼驱魔的方法都没学过,这让怎么抓鬼啊!无尽的黑暗,万鬼肆虐,阴森地府,鬼吏横行,荒山古墓,恶灵咆哮,这些都不断的袭向我这个半吊子的道士,身揣《百鬼录》,手持桃木剑,看我这不成才的捉鬼人如何与群鬼鏖战。加入我的行列,我们一起去发现。
  • 纸花店秘录纸花店秘录安叶青|灵异花开花落,不论你相信与否,它都一直存在,也必将成为永恒。这是一部流传在始祖家族的千年密卷,它维系着整个尸族的荣耀,也是他们追寻急于解开的千古谜团。而这一切,仅仅是从一家普普通通的纸花店开始。不是坟墓,却造就了坟墓里应有的一切,每逢夜晚,这里就撕开了死亡般的寂静,像把人缝在了一张网,无路可躲,只有怯弱、心跳、钟声……在过去的几个世纪的历史里流传着许多神秘人物的奇妙传说,他们中的许多人的下落或来历至今无法鉴定,然而,他们却清清楚楚的浮现在你的脑海里,尤其是在没有阳光的地方,那更真实,更确切。纸花店里,神秘的坐馆人又是谁?你看得见,还是看不见,他都在你背后,在门外,默默地观察着。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烂面人、绿孩子、憨笑的佩雷斯、圣·日尔曼伯爵、D·B·库帕……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却始终离不开命运的安排。
  • 我当大仙那些年我当大仙那些年涩小仙|灵异我本善良。奈何社会逼良为娼。主人公李朝昊由一个平凡的屌丝变成斩妖除魔的大仙的。不平凡的经历。。。。。这个大仙不是所谓的神仙而是跳大神的。大仙。。。看灵异小说的都懂。。不解释。。。
  • 残尸残尸槿木染|灵异故事情节慢慢会恐怖起来、言情和恐怖时间流逝的滴答声。听不见狂躁的梦流逝。只听见冷剑划破夜空的长嘶、
  • 勘魔笔记勘魔笔记寒辉|灵异话说人修仙却是不易,因对自身要求颇高,所以世人修仙者极少。但人死后却可修成神,便是鬼魂依托死后的身体修炼。凡修神者,向善可成圣,即得道,向恶则成魔,为祸世间。而畜生与人不同,皆可以修仙,只视其资质而定,善者也可成圣,恶者则成妖,也是为祸不浅。但凡修神者,自成神那一刻便注定了善恶,成圣成魔显而易见。而修仙者,或善或恶,只观其结果,最终是善则成圣,最终是恶则是妖。这点其是人心险恶人,而畜生相较反而心性单纯的原因。寒若冰清不玉洁辉尽无光落日斜还有相思谁为我厌世默自数离别
  • 树妖之女婴的怨灵树妖之女婴的怨灵水慕幕|灵异闪电过后,雷神一声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女人剧烈地颤抖着,瞬间,一切又恢复正常,桃花林中万籁般寂静,月亮从云里钻出来,如圆盘般悬挂在天空中,照得大地仿如白昼,女人飞奔着跑到桃树下,看见刚才埋葬女婴地方的泥土被闪电烧得一片漆黑,然而地下,也变得坚硬无比,像从没被人挖开过。女人怔怔地站了一会,转过身,继续走着她要走的道路。
  • 护幕神教护幕神教绯村熏熏|灵异一个造赝高手,意外的和一个神秘的门派、一位神秘的美男扯上关系,共赴神秘古墓,隐形巨虫、杀人机关、诡异巫毒,处处凶险、步步夺命,生死奇旅,不为夺宝?目的何在?揭秘真实的千年古墓内景,还原历史本来面目,新颖、刺激、欲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