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5章 死亡现场

我把关于“猛兽袭人”的资料合起来递还给陈易炫。案件有点儿扯谈,但我很有兴趣。我瞥了一眼陈易炫,还想着向他打听打听林凡怎么样了。他却向我自报家门,说他来自八里街派出所刑警队,刚刚被某部门选入,对某部门尚未熟悉,希望我能带带他。

我跟陈易炫说,我自个也是新人,年纪比他还小。客气了几句,对于林凡的情况,我没法从陈易炫这儿入手。秋千瞳也是鸡贼,找了这么一个新手过来找我。听说陈易炫来自八里街派出所,她的目的更加明确,这是要陈易炫带着我去新城区八里街办案的意思。

我知道秋千瞳不好惹,最好先帮她做好这个案子,再跟她谈谈条件。我不知道她为何要那么对待林凡,但我一定会去搞明白。我随后跟陈易炫离开我的学校,先是把晚餐吃了。陈易炫带着我上了一辆轿车,他说这车子是他自己家的,我没想到,他还是个有钱人的子弟。

新城区离我的学校不远,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抵达发生命案的八里街,也就两个小时。陈易炫在八里街有一个出租房,他来这边上班,下班了不好回家,因此在隔壁租下一个房子。

他租的房子挺宽敞,一厅三房,他说他不喜欢住那些很窄小的单间,哪怕是自己一个人,他也得租间大房子。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也不怕出现错觉见鬼,房子大了,容易见鬼,生活中确实不少这种错觉。一个人住的地方太大,总觉得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屋内。

比如这儿有三个房子,主人住了一间,久而久之,主人会感觉另外两个房子也住着人。也不算住着人,住着鬼还差不多。

陈易炫告诉我说,办案期间,我可以先住在他这儿,不需要出房租。

陈易炫呆头呆脑,人还挺豪气,我喜欢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并非是因为他们有钱豪气,可以占便宜,而且和他们在一起不会活得那么累,事事都很洒脱。我把带来的行李扔进陈易炫为我准备的房间,出门来,看到陈易炫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对陈易炫叫道:“电视有啥好看?咦,你都那么大了,还喜欢看动画片。我既然来了,咱们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带我去案发现场瞧瞧。”

“现在?”陈易炫傻傻地望着我,顺手把电视机给关了。

“怎么?我告诉你,某部门这儿可没有上下班时间,只要有案子,二十四小时待命。”我算是吓唬吓唬陈易炫。

陈易炫脸色变得苍白,吞吞吐吐地说:“晚上去的话,听说那边闹鬼,咱们能不能明天再去?”

“闹鬼?闹什么鬼?”我问道。

“我也只是听说罢了,八里街的居民还有所里都有传闻,他们说案发现场死了人,魂留在那儿,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有人在那哭叫,嚎叫,有人在那儿窃窃私语。有人听到声音去查看了一下,结果,啥玩意也没有。”陈易炫还说自己地案子不是很了解,这不是相当的清楚吗?连案发现场闹鬼的事儿都一清二楚。

“真要有鬼就好,你别听他们瞎说,快带我去瞧瞧。”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不为别的,只为林凡,但求林凡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我得尽快破了这个案子,尽快见到秋千瞳。陈易炫还想推辞,我直接过去捏着他的脖子拉着他朝外面走去。

陈易炫胆子也是小,胆子那么小,还住那么大的房子,真搞不懂他。我在陈易炫的带领下,先是来到受害人莫水清的家。莫水清家位于八里街349号,普通的一座民房,两层高,前方是个院子,院子里边栽满了鲜花绿藤。

他家比较独立,周边几乎没有什么邻居,只有两条过道,一条通往前面的菜市场,另外一条则通往不远处的公路。

由于发生了命案,莫水清家已经被警方给封锁,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我和陈易炫不算闲杂人等,陈易炫也是有备而来,他居然掏出一把钥匙把莫水清家的大门打开了。他倒是把功课做得满满的,不然我可得撬门了。

进入莫水清家之后,陈易炫带我来到尸体所在的地方。一个三个发现尸体的地方,客厅沙发上,莫水清的老婆和大儿子被杀害在此。莫水清则被杀死在厨房内,另外一个儿子则死在二楼的卧室内。

被野兽袭击的尸体已经被抬走,犯罪现场只留下乱七八糟的血迹,客厅内的摆设被破坏得很厉害,厨房内更是杯盘狼藉。野兽是从客厅左侧的窗口冲进来,窗口上的玻璃完全破碎,遭到了一股很强大的冲击力。陈易炫跟在我后面,他给我描述着整个犯罪行为的过程。

莫水清的小儿子和他睡在一块,大儿子则和母亲睡在一块。半夜的时候,小儿子说口渴,莫水清被小儿子吵醒,他下楼来厨房这儿给小儿子倒水。野兽则在他倒水的一刻从窗口这儿破窗而入,野兽的速度很快,它钻进了厨房,在厨房内把莫水清给咬死。

楼上的母亲和大儿子听到楼下的动静,两人下楼查看,结果被咬死在客厅。野兽一再得手,它去了二楼把等待父亲给他倒水的小儿子咬死。

野兽把一家四口咬死之后,疯狂地啃食他们的肉体,其中莫水清的脑袋被狠狠地咬断扔在卫生间的马桶里边。野兽作案之后,它从进来的地方逃了出去,然后顺着通往外边公路的道儿逃跑。

陈易炫说完带我来到户主莫水清死亡的厨房,他指着厨房门槛的前和后说:“这是野兽留下的脚印,你看看,比普通人的要大一些,所里的人都叫它为大脚兽。这起凶杀案件也被称之为大脚兽连环杀人事件。”

我目测了一下厨房门槛前后的脚印,脚印是踩在血迹上面的,一个朝内,一个朝外,像是走进去和走出来的时候各留下一枚脚印。脚印很大,比普通成年男人的要大出一半。奇怪得很,整座房子,也就厨房门槛这儿留下了两个大脚印,别的地方都没有看到。

野兽是疯狂且冷静的,我是这么认为。陈易炫再把我带到二楼小儿子被杀死的现场,小儿子才两岁大,死得最惨,整个身体全部被野兽给啃食,唯独只剩下一只右脚脚掌。

在小儿子被杀害的房间,八里街派出所的刑警找到了一撮毛发,很长,类似女人的长发。毛发粗糙开叉,乌黑色,二十多厘米长,散着一股浓浓的屎臭味,谁也说不出这是什么东西的毛发。

我在凶杀的房间内转了一圈,在莫水清和他小儿子休息的这个房间,我看到门板后面有人用鲜血画了一个血色三角形符号。

三角形符号不大,也不小,在门板后面并不显眼。八里街派出所的人似乎没有发现它的存在。不过,就算他们知道这个符号,他们也会忽视掉。他们不会明白这个三角形符号所代表的东西。我盯着那枚三角形符号,内心充满了恐惧,这起猛兽袭人案,难不成和丁麒麟有关系?

我走到那个三角形面前,想到丁麒麟留在叶硕所住之处那番话,我更是惊讶,我和他恐怕还真的要见面了。这一次,他会用“风杀”的形式将我给处死。

我不安的时候,陈易炫同时发现了门板后边的三角形符号,他扭头盯着我看,“这是凶手留下来的吗?那头野兽,他到底是人还是什么东西?”

我摇摇头表示不清楚。我从房间走出去,陈易炫跟着我出来,我让他带我去另外一个凶杀现场。

第二个凶杀现场位于一片茂密的杉树林,杉树林位于一条石板路的旁边。在石板路前面便是通往八里街,后面则通往一座食品加工厂。在食品加工厂上班的人,有时候为了赶时间,他们不会选择走工厂大门那条康庄大道而是选择这条林荫捷径。

那么多年,这条石板路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这一次,一共死亡了三个女工人,年纪在36岁左右。她们是相继遇害,每一个女工人都是在落单的时候遭到野兽的偷袭。那头野兽把女工人的脖子咬住然后把人拖进杉树林进行分解。

陈易炫告诉我说,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杉树林内完全沦为一座屠宰场,血肉模糊,到处都是血迹,凌乱的血迹。死者的尸体支离破碎,有些肉,还有一些脏器,特别是肠子这类的直接挂在了树梢上边,触目惊心。

我拿着陈易炫给我准备好的手电筒在杉树林内寻找着凶手行凶的痕迹,确实,杉树林内不少拖拽的痕迹。草地上,荒草上,血迹很多,痕迹很重,有种大型猛兽拖着半死不活猎物逃窜的感觉。

那头野兽把死者拖入离石板路一百多米的杉林深处,再对死者进行撕咬和分解。从犯罪现场来看,野兽是疯狂的,地面上全是一坨一坨没有清理干净的血块和肉碎。

我在陈易炫的指引下,来到两个大脚印面前。脚印和在莫水清家所见到的一模一样,在这片杉树林内,野兽同样只留下两只脚印。这次的脚印并排站着,一左一右。我拿着手电筒照射在大脚印上,常听说过什么野人踪迹,八里街这一带不会真闯进来一个野人吧!

陈易炫此时惨叫一声。

我举起手电筒朝他照射过去,“怎么了?”

“我……踩到了一颗……”陈易炫举着手电筒,提着自己的左脚,好像踩到了什么。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陈易炫竟然踩到了一只掉在一个泥坑里边的血色眼珠子。那只眼珠子黏糊糊地粘在他的鞋子底,使得他浑身难受。

“帮帮忙。”陈易炫可怜吧唧地朝我说。

我找来一根棍子把粘在陈易炫鞋底的眼珠子剔下来。我刚帮他把眼珠子弄下来,他却噗的一下抱住我,双腿夹着我的腰,夹着紧紧的,他仓惶地喊道:“鬼,有鬼……”

我扭头朝他看着的前方树林看了一眼,一根白色的影子嗖然一声从我的眼帘飞过,它朝杉树林深处跑去。

“你大爷的,有我在,怕个卵。”我用力把章鱼般抱住我的陈易炫推下来后,拿起手电筒朝那个白色影子逃窜的方向追过去。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奇门异行录奇门异行录零点浪漫|灵异人类最畏惧的并非财富、权力或者死亡,而是未知的事物。——方楚。
  • 鬼店加身鬼店加身风沙迷了眼|灵异大雨倾盆的夜晚,迷路的我误入一间奇怪的客栈。从此,我的人生彻底改变。
  • 没钱也任性没钱也任性白狗黑猫|灵异“我”,是朵奇葩,出身豪门,却成为了孤儿,在现代都市的钢筋水泥森林和荒蛮沙漠大海的惊涛骇浪中自由穿行。纵横全球,穿梭古今,思维天马行空,知识博古通今。你如果认为这是小说就大错特错了,那么是什么呢?好值得期待啊。其实就是一部小说。
  • 刀锋上的救赎刀锋上的救赎指纹|灵异刑警队长赵馨诚,不但刚猛血性,身手超群,而且熟谙犯罪剖会技术,接连破获要案,深得领导器重;只是双刃剑一样的性格也导致其屡受处分。与此同时,京城命案频发,被害人的性别、年龄与职业毫无共通之处,更匪夷所思的是,连身边的同事亦惨遭毒手。在市局犯罪心理画像专家袁适和亦师亦友的律师韩彬的协助下,赵馨诚对案件展开侦查。不料,越是逼近真相,越是疑窦丛生,就在连环命案即将破获的那一刻,他才发现在“冰山一角”的掩盖下——从北京到云南,从中国到越南,连环谋杀的背后,不仅涉及重大跨国阴谋,还隐藏了一段纠结十数年之久的陈年恩怨。因为某个自己都无从解释的理由,赵馨诚不顾旁人阻拦,亦步亦趋地追捕罪犯,只为成全其滥杀背后的夙愿。尊敬的书友,本书选载最精华部分供您阅读。留足悬念,同样精彩!
  • 探魔录探魔录苏叔叔|灵异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的上海滩,探险家陈冲的女儿被一个神秘的生物控制。陈冲为了找到自己的女儿,集结了女道士周倪虹有着变异血统的神枪手苏靳严,研究尸体再生的诸葛生。这个小分队将揭开暗黑力量要统治人类的巨大阴谋。
  • 亡灵笔录亡灵笔录L梦非子01|灵异埃及壁画上的直升机,史前的核反应堆,遍布全球的历史断裂带,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证据,提醒着我们史前存在的高度文明。有人拼命的想还原真相,有人拼命的想掩盖痕迹,然围绕着历史的断章,又会发生怎样轰轰烈烈的传奇故事!
  • 民国道长民国道长银振|灵异民国年间,战乱频繁,死人便是家常便饭,这就导致无数百姓含冤而死,所以一些亡魂便滞留人间。这也应运而生的推出一些特殊的职业。本文所讲述的内容,是由一名茅山道长在一次超度中,无意之间引发的诡异案件,神秘的鼠脸少女、恐怖的龙纹玉佩等等,你准备好了吗?
  • 灵异之茅山小道士灵异之茅山小道士不败小真真|灵异阴阴荡荡,阴间陌路,鬼怪乱行,百鬼穿街,寝室墓穴,妖魔乱道,茅山老道居然不如一个在读书的小屁孩。当我学会的很多也遇到了自己的真爱?一个初中生将会在社会闯出什么样的世界,小道士与自己的心仪将会发生什么事。。。。
  • 诡宝禁忌诡宝禁忌一支剑|灵异我叫乔一毛,单字一个羽。寓意世界之大,只取一羽一毛。这就是祖师爷口口相传的遗训:为人处世不能太贪。可那次,爷爷临老心狂,领着我想要打麒麟胎的主意,没想到却惹出了个弥天大祸……
  • 请净化我吧请净化我吧修可人|灵异2016年,日本遭遇恐怖分子病毒性武器袭击,洵,YUKA,游助等几个原本看似毫无关联的年轻人被凑到了一起,从病毒爆发前至病毒爆发后的一个月期间内一起公演这一部悬疑科幻爱情的小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