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8章 与生俱来的命运

就听一声凄厉的嚎叫,鲜血在太阿剑上绽放,清纹剑发出铮铮地悲鸣声,无论如何我也没有想到董秀才会是死在太阿剑下的第一个人。

风停了,一切仿佛静止。

我缓缓站起身,发现自己一身的内力竟然已经全然消失,此时此刻我已经提不上一点力气,竟然被太阿剑全然吸收。

僵纵横也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一身暴戾散尽,怪异的模样也消失,苍白的脸色就像是一个常年生病的人,一动不动。

这岂非就是功力尽失后的模样。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缓缓睁开眼,原本嗜血的双瞳也变得漆黑无比,一双眸子很清澈。

看到这双眼我一阵惊愕,如果僵纵横真的被太阿剑吸走了所有力量,又如何会有如此炯炯有神的双眸。

只有力量达到巅峰的人才会有如此清澈的双眸。

太阿剑依旧漂浮在空中,与之前的狂暴相比此刻已经重新归于平淡。

剑身氤氲着淡淡的光芒,与我手里的幽冥剑交相辉映,仿佛在经过一系列的爆发的之后终于清醒,在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友之后低声哭泣。

僵纵横重新站在我的身前,虽然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力量,不过那一双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神采却熠熠生辉,“真不愧是太阿。”

“现在它已经开锋,他日雄霸天下,这世上唯我独尊!”

“开锋?”我惊愕地看着僵纵横,董秀才死在太阿剑下我本以为是偶然,难道这一切都是僵纵横算计好的。

“你是不是以为这一切又是我算计的?”僵纵横玩味地摇了摇头,缓缓道:“你总是将这里的一切联想到我的身上,熟不知董秀才与你相识本就是一种命运。”

“轮回七世,你这一生注定要承受与前几世不同的命运,所以,你的命中需要什么,上天都会安排过来,成就这个悲剧的其实并不是我,而是上苍。”

“我不过是恰好利用了这个命运,现在太阿剑的力量已经达到一个巅峰,无论是谁得到了它,只要轻轻一挥便可以争霸天下,所以,现在你我要做一个了断。”

僵纵横深吸了一口气,漆黑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单手一抓,虚空竟然变得扭曲起来,只见一把黑漆腾腾的长剑霍然出现,诡谲无比。

“纵然此刻你已经功力全无,不过这世上能够被我看做对手的,仍旧只有你一个人!”僵纵横一声长呵,“此剑冷鳞,势必与你的幽冥一战!”

功力全无,可我仍旧是我,僵纵横也仍旧是僵纵横。

僵纵横手里的冷鳞从出现的那一刻便发出嗡嗡的清鸣之声,仿佛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

我的手开始颤抖,幽冥剑似乎也在这一刻变得疯狂。

僵纵横的嘴角仍旧挂着一丝轻蔑的笑容,漆黑的双眸仿佛一瞬间融进这无尽的黑暗当中。

冷风呼呼,飞沙急急。

风冷的就像他此刻的血液,纷飞的沙好似冷鳞剑上散发的阴风。

僵纵横的目光似火,凝视着我。

凝视着我手里这把可以跟他自以为傲的冷鳞媲美的剑。

早在很久之前他就知道,这世上绝不会有任何一把剑比幽冥更加锋利,只因为太阿虽然号称剑中之王,而幽冥剑却是与太阿源于一身,同时诞生。

他此刻也明白这世上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比我更适合用这把剑,也再不会有人比我更熟悉这把剑,他知道我已经跟这把剑心神合一,无论是在哪个角度以怎样的速度我都能够刺出最恰好的力量。

这早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人尽皆知的事。

僵纵横当然也清楚的很。

而现在这把天下霸道之剑正紧紧地握在我的手里,无论是谁在面对我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都难免会产生一丝畏惧,可是我明白僵纵横绝不会。

因为他那一双清澈的眼中已经充满了自信。

很多年前他便有了这种自信,他相信这世间纵然我是他唯一的对手,也无法抵挡他精妙的剑法,虽然他从未在人前展示过他的剑法,可是那剑法早已经过千年的锤炼,达到一个巅峰,达到一种最理想,最夺命的境界,已经改无可改。

他相信没有人能够战胜他那无可挑剔的剑法。

我也是人,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僵纵横的嘴角挂着一丝蔑视的笑容,就像走进这祭宫之时的那种蔑视。

我想,他如此蔑视地看着我,只不过是想增加我心里的压力,或者说他想用这种笑容欣赏我临死之前的表情,向我宣告这世间一切生灵不过是蝼蚁,我心中所谓的情根本就没有意义。

幽冥剑身上暴涨的光芒洒在我的脸上,剑光照亮了我的双眼。

也就是在这一刻,僵纵横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无法形容的,一种难以置信的恐惧。

而他原本轻蔑的笑容也在这一刻忽然消失,苍白的面庞就像是曝晒在阳光下的白雪,迅速融化,然后消失。

这股剧烈恐惧就像是剑一般,刺破了他原本自信的心。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幽冥剑在我手中纷飞。

剑芒所致,冷鳞剑早已失去了原本黑气腾腾的颜色,失去了所有的光芒。

此时此刻那把天下最为霸道的剑已经向着僵纵横急急而去,可是他却没有躲避。

是不是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他已经无从躲避。

然后,幽冥剑消失了,连同那抹刺眼的剑芒一同消失了,天地之间又恢复了原本的黑暗,好似从来没有人用巨斧将其分开。

可是僵纵横仍旧站在原地,原本与黑暗融在一起的双瞳也变得苍白,与这无边无尽的黑暗格格不入。

苍白的眼神象征着什么?

是一个人失去了生机,亦或者活下去的希望?

不是,都不是,苍白只因为他失去了一个人该有的自信。

自信是一个人克敌制胜最为关键的因素,可是僵纵横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下一刻光芒又重新回归现实。

乳白色的剑刃挂着一丝丝的血迹,僵纵横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会败得这么彻底,就像他没有想过上天给他安排的竟是此种命运。

月,是那般清明。

星,是那般孤寂。

月光洒在荆水寒的脸上,皎洁的光芒与他掌中的长剑已经交融,他现在想的是什么?

是月亮注定的命运,还是星辰注定孤寂。

亦或者是一种无法摆脱命运捉弄的凄凉。

有谁知道这种凄凉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有谁明白荆水寒此时此刻的心情。

没有人知道,就像是这世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荆水寒一样。

月仍旧挂在天上。

星仍旧挂在天上。

荆水寒走的时候并没有带走他的剑,只因为他想放弃这早已注定好的命运。

可是这世上千千万万年来有千千万万的人,有谁能摆脱自己的命运,有谁能?

全书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烛彻乾坤烛彻乾坤鲤跃为龙|仙侠日月为明,何为日月?天地为纲,何为天地?天地以利欲司世人,何以司众神?请诸君耐下心神,且听我细细道来!
  • 升级成神升级成神今凡|仙侠古往今来,修仙问道之人多不胜数,可又有几人吞天食地,掌破乾坤?陈风巧合穿越修仙界,因是灵根不全之人而不受待见,又因穿越之固而又身负升级BUG。人善遭人欺,马善遭人骑。在死亡的威胁下,陈风踏上破天之路。仙途渺渺,岁月如梭;踏天之途,血流成河。是成,是败,是生,是死,是成仙?是入魔?一切还是未知……
  • 曼珠狐缘曼珠狐缘洛蝉靡|仙侠若记得重生的含义,那就别忘记。若记得空谷的蓝天,那就别忘心。
  • 通玄通玄吾等凡人|仙侠这里豪门林立,这里家族遍地,同样的这里没有弱者生存的一隅之地。也在这里,一个家族悄然建立......
  • 至尊仙途至尊仙途万慕白|仙侠被父母买去当苦力的天邪,却无意间救下了修真者。入宗门,踏仙途,断绝亲情一心修真。师兄记恨,师傅无情,仙门残酷,他生死之间看透一切。师伯为他背叛师门,邀月宗为他大斗修真界!其妙的收女功法,隐秘的逆天宝物,就看他能不能躲过重重追杀,携美登上至尊强者之巅……
  • 孤独千年的神孤独千年的神五十求一|仙侠那一世,你忙忙碌碌,一刻不曾停歇,却一事无成,烟消云散,化为世间的一段记忆;那一世,你霸绝天下,俯瞰众生,却在最后选择重入轮回。你到底要去往哪里,你究竟要辜负多少人方能做回自己……
  • 太剑太剑枇杷|仙侠徐川,一个活生生的屌丝,不知踩了什么狗屎,一觉醒来,居然莫名其妙被穿越到了一个修仙者的世界。悲催的成为了一家铸剑师的传人,铸剑技术没来得及学会,这便宜父母就双双归天了,无奈之下,扛起家传断剑剪道抢劫,没料到反而被抢……
  • 红尘可笑红尘可笑回眸一瞬|仙侠“笑一声红尘,无聊也罢看破也好此生已是过眼云烟,无处可寻只想换半生的逍遥自得醒时对人笑梦里忘不对酒当歌,也好。”原是武林至高一样的存在,却独自隐在民间。不为人知的秘密,难言的痛~这不是终局,这只是开始,看美男变化美女,笑世间红尘!
  • 异能嫡妻:王妃我最大异能嫡妻:王妃我最大垂杨舞|仙侠想她堂堂巫家继承人,二十一世纪最杰出的捉鬼师,竟然会栽在这个法力不高的艳鬼身上!莫名其妙穿越不说,还穿在一个爹爹不疼,娘亲不爱的女人身上!更过分的是,竟然要把她嫁给残废…
  • 符剑仙游符剑仙游庸懒道人|仙侠坐吃等死的华国少年林墨穿越来到修真界,他低调腹黑,扮猪吃老虎,逍遥游走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