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28章 与生俱来的命运

就听一声凄厉的嚎叫,鲜血在太阿剑上绽放,清纹剑发出铮铮地悲鸣声,无论如何我也没有想到董秀才会是死在太阿剑下的第一个人。

风停了,一切仿佛静止。

我缓缓站起身,发现自己一身的内力竟然已经全然消失,此时此刻我已经提不上一点力气,竟然被太阿剑全然吸收。

僵纵横也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一身暴戾散尽,怪异的模样也消失,苍白的脸色就像是一个常年生病的人,一动不动。

这岂非就是功力尽失后的模样。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缓缓睁开眼,原本嗜血的双瞳也变得漆黑无比,一双眸子很清澈。

看到这双眼我一阵惊愕,如果僵纵横真的被太阿剑吸走了所有力量,又如何会有如此炯炯有神的双眸。

只有力量达到巅峰的人才会有如此清澈的双眸。

太阿剑依旧漂浮在空中,与之前的狂暴相比此刻已经重新归于平淡。

剑身氤氲着淡淡的光芒,与我手里的幽冥剑交相辉映,仿佛在经过一系列的爆发的之后终于清醒,在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友之后低声哭泣。

僵纵横重新站在我的身前,虽然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力量,不过那一双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神采却熠熠生辉,“真不愧是太阿。”

“现在它已经开锋,他日雄霸天下,这世上唯我独尊!”

“开锋?”我惊愕地看着僵纵横,董秀才死在太阿剑下我本以为是偶然,难道这一切都是僵纵横算计好的。

“你是不是以为这一切又是我算计的?”僵纵横玩味地摇了摇头,缓缓道:“你总是将这里的一切联想到我的身上,熟不知董秀才与你相识本就是一种命运。”

“轮回七世,你这一生注定要承受与前几世不同的命运,所以,你的命中需要什么,上天都会安排过来,成就这个悲剧的其实并不是我,而是上苍。”

“我不过是恰好利用了这个命运,现在太阿剑的力量已经达到一个巅峰,无论是谁得到了它,只要轻轻一挥便可以争霸天下,所以,现在你我要做一个了断。”

僵纵横深吸了一口气,漆黑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单手一抓,虚空竟然变得扭曲起来,只见一把黑漆腾腾的长剑霍然出现,诡谲无比。

“纵然此刻你已经功力全无,不过这世上能够被我看做对手的,仍旧只有你一个人!”僵纵横一声长呵,“此剑冷鳞,势必与你的幽冥一战!”

功力全无,可我仍旧是我,僵纵横也仍旧是僵纵横。

僵纵横手里的冷鳞从出现的那一刻便发出嗡嗡的清鸣之声,仿佛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

我的手开始颤抖,幽冥剑似乎也在这一刻变得疯狂。

僵纵横的嘴角仍旧挂着一丝轻蔑的笑容,漆黑的双眸仿佛一瞬间融进这无尽的黑暗当中。

冷风呼呼,飞沙急急。

风冷的就像他此刻的血液,纷飞的沙好似冷鳞剑上散发的阴风。

僵纵横的目光似火,凝视着我。

凝视着我手里这把可以跟他自以为傲的冷鳞媲美的剑。

早在很久之前他就知道,这世上绝不会有任何一把剑比幽冥更加锋利,只因为太阿虽然号称剑中之王,而幽冥剑却是与太阿源于一身,同时诞生。

他此刻也明白这世上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比我更适合用这把剑,也再不会有人比我更熟悉这把剑,他知道我已经跟这把剑心神合一,无论是在哪个角度以怎样的速度我都能够刺出最恰好的力量。

这早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人尽皆知的事。

僵纵横当然也清楚的很。

而现在这把天下霸道之剑正紧紧地握在我的手里,无论是谁在面对我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都难免会产生一丝畏惧,可是我明白僵纵横绝不会。

因为他那一双清澈的眼中已经充满了自信。

很多年前他便有了这种自信,他相信这世间纵然我是他唯一的对手,也无法抵挡他精妙的剑法,虽然他从未在人前展示过他的剑法,可是那剑法早已经过千年的锤炼,达到一个巅峰,达到一种最理想,最夺命的境界,已经改无可改。

他相信没有人能够战胜他那无可挑剔的剑法。

我也是人,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僵纵横的嘴角挂着一丝蔑视的笑容,就像走进这祭宫之时的那种蔑视。

我想,他如此蔑视地看着我,只不过是想增加我心里的压力,或者说他想用这种笑容欣赏我临死之前的表情,向我宣告这世间一切生灵不过是蝼蚁,我心中所谓的情根本就没有意义。

幽冥剑身上暴涨的光芒洒在我的脸上,剑光照亮了我的双眼。

也就是在这一刻,僵纵横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无法形容的,一种难以置信的恐惧。

而他原本轻蔑的笑容也在这一刻忽然消失,苍白的面庞就像是曝晒在阳光下的白雪,迅速融化,然后消失。

这股剧烈恐惧就像是剑一般,刺破了他原本自信的心。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幽冥剑在我手中纷飞。

剑芒所致,冷鳞剑早已失去了原本黑气腾腾的颜色,失去了所有的光芒。

此时此刻那把天下最为霸道的剑已经向着僵纵横急急而去,可是他却没有躲避。

是不是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他已经无从躲避。

然后,幽冥剑消失了,连同那抹刺眼的剑芒一同消失了,天地之间又恢复了原本的黑暗,好似从来没有人用巨斧将其分开。

可是僵纵横仍旧站在原地,原本与黑暗融在一起的双瞳也变得苍白,与这无边无尽的黑暗格格不入。

苍白的眼神象征着什么?

是一个人失去了生机,亦或者活下去的希望?

不是,都不是,苍白只因为他失去了一个人该有的自信。

自信是一个人克敌制胜最为关键的因素,可是僵纵横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下一刻光芒又重新回归现实。

乳白色的剑刃挂着一丝丝的血迹,僵纵横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会败得这么彻底,就像他没有想过上天给他安排的竟是此种命运。

月,是那般清明。

星,是那般孤寂。

月光洒在荆水寒的脸上,皎洁的光芒与他掌中的长剑已经交融,他现在想的是什么?

是月亮注定的命运,还是星辰注定孤寂。

亦或者是一种无法摆脱命运捉弄的凄凉。

有谁知道这种凄凉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有谁明白荆水寒此时此刻的心情。

没有人知道,就像是这世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荆水寒一样。

月仍旧挂在天上。

星仍旧挂在天上。

荆水寒走的时候并没有带走他的剑,只因为他想放弃这早已注定好的命运。

可是这世上千千万万年来有千千万万的人,有谁能摆脱自己的命运,有谁能?

全书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仙侠奇缘之血色彼岸仙侠奇缘之血色彼岸北季姑凉|仙侠每次绽放一朵彼岸花,证明了一个的新生,枯萎一朵彼岸花,证明了一个人即将来到冥界。他叫夙卿,一直守着这些花,对于人的生死司空见惯,第一世的她,是夙卿亲手送进轮回道。第二世,夙卿被迫亲手拔掉她的彼岸花,为了她,他甘愿冒着被封印进十九层地狱的危险,为她重新种下彼岸花的残根,却再也没有开过花……夙卿不解,“为什么不让你的彼岸花开放?这样你就能活过来了!”她笑了,转身拥抱着他,“唯愿彼岸不开花,这样,我就能永远跟你在一起了……”
  • 腹黑小王妃:惑世妖瞳腹黑小王妃:惑世妖瞳杨家二小姐|仙侠本书已完结,请放心阅读她,因为有一双象征灾难的妖瞳而被父母遗弃。她,用自己聪明绝世的头脑在社会的黑暗面成就了“千面妖瞳”的不世盛名。她,双手不沾血腥,却有无数人因她而失去生命。她,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却一不小心做到了权倾天下。这样的她,却死于一场普通的交通意外。命运让她重生在异世,并成为官家子弟,生来就注定不会平凡的她,将如何让妖瞳之名重现?QQVIP群:250082825非VIP群:104118852
  • 修的不是仙修的不是仙野生白菜|仙侠走过,路过,不能错过。胸口碎大石了。一个拿着锤子的小屁孩说道。不一样的修仙路,不一样的水文巨作。你说看这水文干啥,我说排解无聊烦闷就好。
  • 修真之重生都市修真之重生都市我吃芋头|仙侠“凌厉!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才不会嫁给你,你不配!”未婚妻傲然道。“正好,我也觉得你不配。”凌厉冷笑,心中浮现了佳人俏影:“梓涵你一定要等我……”飞升渡劫饮人恨,重回少年时期。那时的他是个窝囊少爷,留下多少遗憾。但这一次,他是睥睨九天十地的修真界第一人,要亲手把遗憾统统都弥补回来!
  • 妖气凌霄妖气凌霄乌尔奇奥啦|仙侠大罗金仙孔霄,被仇人所害而死,却重生少年时期。前世所受的屈辱,今生一一报复回来!前世所有的仇敌,今生统统杀光!快意恩仇,横行三界。孔霄:我要这天地,都匍匐在我的脚下!
  • 孟小刀的刀很猛孟小刀的刀很猛左木右卯|仙侠我刀划破长空,带起阵阵嘶鸣,却带不走那爱恨情仇!毛头小子孟小刀坎坷的英雄梦,如梦如真,如痴如幻!
  • 废材重生:特工逆袭异世界废材重生:特工逆袭异世界奢香|仙侠二十一世纪女特工魂穿异世,本以为重生在了一废材身上,后来才发现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这一世本来可以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可在遇到了妖孽皇帝过后,一切都改变了。契约超神兽,得神器,神秘种族的追随,这些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接踵而来。一日得知妖孽皇帝要纳妾,她趁夜闯入他的寝宫,在挑、拨的妖孽皇帝脸色潮红时,丢下一句“魂淡!你敢纳妾,我就爬墙”翩然而去,留下妖孽皇帝眼冒邪、火的吼道,“该死!给我把那些女人丢出去……”读者群:292169159
  • 惊仙奇缘惊仙奇缘在己有悔.CS|仙侠传说,太古洪荒之时,天地混沌未分,无日无夜、无生无息。兹鸿蒙初开,发生万物。有上古智者载书《奇石怪志》曰:乾气降、坤气升;天地交合、群物皆生。在这之后的无数岁月里,日新月异,造化无常。天地自然,万物滋生幻化,造就了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钟灵神秀、山水多奇的神州浩土之上。一段惊奇瑰丽的不凡之旅,阅尽天下奇闻异事。这里,有妖,有魔,有鬼,百怪千奇这里,有人,有兽,有禽,千般变化。这里,有泪,有爱,有恨,万种风情。三界六道,阴阳交合,相生相克,生生不息。
  • 仙国大道仙国大道正月初七01|仙侠一个外界的灵魂,偶然来到九州,卷入了一系列的事件中,打破了别人写好的剧本。九州,武道界要重现辉煌,修道界争雄天下,秦皇要建立仙国霸业,魔族要重现祖先荣光,诸神也要争夺。实力弱小时,没有人会注意到你,等到有了一定实力,你或许是别人的棋子,等你到了别人只能仰望的地步时,你就是下棋的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无数人的地方就有无数精彩的故事。
  • 残剑弑仙残剑弑仙白月樱|仙侠大学屌丝意外穿越修仙世界,没有门派,没有导师,要想活下去只有无尽的战斗,唯一能信任的只有手中的剑。他终于踏上了修仙之路,却意识到自己似乎发现了更大的秘密。这就是所谓的修仙?这就是所谓的仙人?我陆子墨以手中残剑起誓,我要将这些贪婪可悲之辈全都送入地府,至于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仙人,不是在下无义,而是汝等太过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