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8章 与生俱来的命运

就听一声凄厉的嚎叫,鲜血在太阿剑上绽放,清纹剑发出铮铮地悲鸣声,无论如何我也没有想到董秀才会是死在太阿剑下的第一个人。

风停了,一切仿佛静止。

我缓缓站起身,发现自己一身的内力竟然已经全然消失,此时此刻我已经提不上一点力气,竟然被太阿剑全然吸收。

僵纵横也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一身暴戾散尽,怪异的模样也消失,苍白的脸色就像是一个常年生病的人,一动不动。

这岂非就是功力尽失后的模样。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缓缓睁开眼,原本嗜血的双瞳也变得漆黑无比,一双眸子很清澈。

看到这双眼我一阵惊愕,如果僵纵横真的被太阿剑吸走了所有力量,又如何会有如此炯炯有神的双眸。

只有力量达到巅峰的人才会有如此清澈的双眸。

太阿剑依旧漂浮在空中,与之前的狂暴相比此刻已经重新归于平淡。

剑身氤氲着淡淡的光芒,与我手里的幽冥剑交相辉映,仿佛在经过一系列的爆发的之后终于清醒,在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友之后低声哭泣。

僵纵横重新站在我的身前,虽然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力量,不过那一双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神采却熠熠生辉,“真不愧是太阿。”

“现在它已经开锋,他日雄霸天下,这世上唯我独尊!”

“开锋?”我惊愕地看着僵纵横,董秀才死在太阿剑下我本以为是偶然,难道这一切都是僵纵横算计好的。

“你是不是以为这一切又是我算计的?”僵纵横玩味地摇了摇头,缓缓道:“你总是将这里的一切联想到我的身上,熟不知董秀才与你相识本就是一种命运。”

“轮回七世,你这一生注定要承受与前几世不同的命运,所以,你的命中需要什么,上天都会安排过来,成就这个悲剧的其实并不是我,而是上苍。”

“我不过是恰好利用了这个命运,现在太阿剑的力量已经达到一个巅峰,无论是谁得到了它,只要轻轻一挥便可以争霸天下,所以,现在你我要做一个了断。”

僵纵横深吸了一口气,漆黑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单手一抓,虚空竟然变得扭曲起来,只见一把黑漆腾腾的长剑霍然出现,诡谲无比。

“纵然此刻你已经功力全无,不过这世上能够被我看做对手的,仍旧只有你一个人!”僵纵横一声长呵,“此剑冷鳞,势必与你的幽冥一战!”

功力全无,可我仍旧是我,僵纵横也仍旧是僵纵横。

僵纵横手里的冷鳞从出现的那一刻便发出嗡嗡的清鸣之声,仿佛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

我的手开始颤抖,幽冥剑似乎也在这一刻变得疯狂。

僵纵横的嘴角仍旧挂着一丝轻蔑的笑容,漆黑的双眸仿佛一瞬间融进这无尽的黑暗当中。

冷风呼呼,飞沙急急。

风冷的就像他此刻的血液,纷飞的沙好似冷鳞剑上散发的阴风。

僵纵横的目光似火,凝视着我。

凝视着我手里这把可以跟他自以为傲的冷鳞媲美的剑。

早在很久之前他就知道,这世上绝不会有任何一把剑比幽冥更加锋利,只因为太阿虽然号称剑中之王,而幽冥剑却是与太阿源于一身,同时诞生。

他此刻也明白这世上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比我更适合用这把剑,也再不会有人比我更熟悉这把剑,他知道我已经跟这把剑心神合一,无论是在哪个角度以怎样的速度我都能够刺出最恰好的力量。

这早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人尽皆知的事。

僵纵横当然也清楚的很。

而现在这把天下霸道之剑正紧紧地握在我的手里,无论是谁在面对我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都难免会产生一丝畏惧,可是我明白僵纵横绝不会。

因为他那一双清澈的眼中已经充满了自信。

很多年前他便有了这种自信,他相信这世间纵然我是他唯一的对手,也无法抵挡他精妙的剑法,虽然他从未在人前展示过他的剑法,可是那剑法早已经过千年的锤炼,达到一个巅峰,达到一种最理想,最夺命的境界,已经改无可改。

他相信没有人能够战胜他那无可挑剔的剑法。

我也是人,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僵纵横的嘴角挂着一丝蔑视的笑容,就像走进这祭宫之时的那种蔑视。

我想,他如此蔑视地看着我,只不过是想增加我心里的压力,或者说他想用这种笑容欣赏我临死之前的表情,向我宣告这世间一切生灵不过是蝼蚁,我心中所谓的情根本就没有意义。

幽冥剑身上暴涨的光芒洒在我的脸上,剑光照亮了我的双眼。

也就是在这一刻,僵纵横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无法形容的,一种难以置信的恐惧。

而他原本轻蔑的笑容也在这一刻忽然消失,苍白的面庞就像是曝晒在阳光下的白雪,迅速融化,然后消失。

这股剧烈恐惧就像是剑一般,刺破了他原本自信的心。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幽冥剑在我手中纷飞。

剑芒所致,冷鳞剑早已失去了原本黑气腾腾的颜色,失去了所有的光芒。

此时此刻那把天下最为霸道的剑已经向着僵纵横急急而去,可是他却没有躲避。

是不是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他已经无从躲避。

然后,幽冥剑消失了,连同那抹刺眼的剑芒一同消失了,天地之间又恢复了原本的黑暗,好似从来没有人用巨斧将其分开。

可是僵纵横仍旧站在原地,原本与黑暗融在一起的双瞳也变得苍白,与这无边无尽的黑暗格格不入。

苍白的眼神象征着什么?

是一个人失去了生机,亦或者活下去的希望?

不是,都不是,苍白只因为他失去了一个人该有的自信。

自信是一个人克敌制胜最为关键的因素,可是僵纵横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下一刻光芒又重新回归现实。

乳白色的剑刃挂着一丝丝的血迹,僵纵横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会败得这么彻底,就像他没有想过上天给他安排的竟是此种命运。

月,是那般清明。

星,是那般孤寂。

月光洒在荆水寒的脸上,皎洁的光芒与他掌中的长剑已经交融,他现在想的是什么?

是月亮注定的命运,还是星辰注定孤寂。

亦或者是一种无法摆脱命运捉弄的凄凉。

有谁知道这种凄凉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有谁明白荆水寒此时此刻的心情。

没有人知道,就像是这世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荆水寒一样。

月仍旧挂在天上。

星仍旧挂在天上。

荆水寒走的时候并没有带走他的剑,只因为他想放弃这早已注定好的命运。

可是这世上千千万万年来有千千万万的人,有谁能摆脱自己的命运,有谁能?

全书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缥缈尊者2缥缈尊者2紫影飞扬|仙侠佛界名震七界,为保神界传奇人物重回神域;进神秘过度界神兽抵命;三神器会聚一堂,四天尊硬闯混沌密境,解密神界根源,实现元初之言,完成超越神人的存在。
  • 闲饭社闲饭社付初|仙侠闲饭社,顾名思义,就是蹭闲饭吃的社团。母亲消失,父亲变为植物人,我则上了这条大贼船。然而本以为会进入丐帮的我,碰到的都是什么啊——冰山正太,抖S社长,天然呆御姐,比喻句糟糕至极的花花美男还有双马尾哥特伪娘!我的噩梦,就此开始!
  • 九曜星辰九曜星辰南可一梦|仙侠武师境,聚灵境、控灵境、玄灵境、天灵镜、圣灵境、神魂境、永生镜。究竟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道?什么是魔?对错难分,且看一个少年在红尘之中,百炼成仙.....
  • 舟塔记舟塔记雨庄|仙侠鸿蒙初现,混沌初开。经过数亿年的演化,涌现出无数界面。混沌大陆,人族林立,万物灵长自有独到之处,开辟了修仙长生不老之路,宗门派别无数。少年林雨辰踏一条血泊之路,从最初的猎户之家走向大罗山脉,一步一步,迎来了他跌岩起伏的人生······
  • 尊临轮回尊临轮回三叶痕|仙侠诸圣争霸,帝皇争雄。远古强大的存在为何一夕之间消失。那群强大的圣者,号称万劫不死不灭,俯视六合八荒。。帝皇至强,动辄毁天灭地,摘星逐月,至强至圣,为何枯坐神秘门户前。为何天下再无圣者,再无帝皇传说。。。那神秘之门后的怒吼,如神魔在咆哮。。。那时空乱流海眼处为何鲜血长流。。
  • 乾坤十八之锤荡修罗谱乾坤十八之锤荡修罗谱星战传奇|仙侠他是神土孕育,他身怀异禀,却无法为自己所用;修仙有他,搞蛊有他,拯救国家有他,被美女猛追有他……但是他掉进了五世轮回之劫,生涯惨烈本性不改,混元全靠冥冥之意,并且五劫之内,他都活不过十八岁……
  • 全民大修仙全民大修仙微雨霜飞|仙侠穿越了,原来的肉身变成了元婴,杨奕成为了史上第一个还未筑基便拥有了元婴的修士!在这样一个全民大修仙,九年修仙义务教育已经普及到了联盟每一个星球的世界里,杨奕表示自己毫无疑问,从穿越伊始就拥有了雄起的资本!啥?我妹妹从小就是个绝世天才,手里戴着一枚戒指,里面还藏着一个老奶奶?她才是天命主角?面对美丽动人非亲生的妹妹,杨奕挠了挠头,老老实实的站在了自己妹妹的后面。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废柴哥哥守护天才妹妹的故事!
  • 爆焰郎君爆焰郎君明年秋天|仙侠他,他,他怎么会如此倒霉呢?被那个慕小人陷害大老远地赶去支援昱阳宫不算,还在途中被一帮小山贼砍到重伤,耻辱啊这绝对是他宋迎秋一生最大的耻辱!自打碰上这个爱哭又没胆的女人起,他就注定要一路倒霉下去等,等等,他干吗要对这个很可能是奸细的女人这么在意?!不会吧,难不成他,他,他中邪了??!
  • 极品高手极品高手南山树下|仙侠他叫李小千,是千屹集团的老总,王母娘娘给予重任的人才,开冥公司的唯一一个凡人。为了生存,他修炼《战神诀》……一步一步的崛起,对面奇幻莫测的危机,他该如何面对!极品高手,一个都市男人的崛起!
  • 云荒龙女传云荒龙女传大爱张良无双|仙侠倾我一生,许你一座花开不败的城。这究竟是一句至死不渝的誓言,还是自己亲手挖掘的牢门?而她拼命想要把他从那牢里救出来,又何尝不是把自己关进另一座牢门?苏紫羽从生下来的时候就被诅咒,祭司说她是不详的龙女,会给海国带来灾祸,因为母亲的誓死保护和哀求,用自己的生命救下了她,一直被所有人敌视,唯有兄长不离不弃的庇护她,一直以来都是艰难的成长,直到遇见自己想要保护的那个人,想要拼命变强,想要去抚平他心里的伤口,她的成长,他的悲伤。想要变得更强,想要成为龙神,想要保护自己珍视的东西,她一直在努力着,哪怕遍体鳞伤。她的一生,都是在努力守护着珍视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