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04章 大结局

“怎么,你们见过此人?”龙轩……应该是燕玉公主吃惊地问道。

“嗯,见过两次,一次是在高太师的房中,他杀了李柔,昨夜他刚刚去了黑风寨,不过逃走了。”君宛灵喃喃道。

“那么说,你们都见过两次?”

“我是三次,最开始的一次是海王爷让我调查高官被杀一案,在殷府见到的。”君昊玥面无表情道。

海王爷看着君昊玥,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很不自然。

“殷府?”君宛灵皱皱眉头,她不敢多想,难道那个男人真的就是霏哥哥么?她不相信那么好的人,回事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海王爷见众人没有什么话要说,就继续讲述当年的事件。

当时龙轩发现此人之后便禀报了皇上,由于皇后的状态,龙轩不得不放弃去修真界练武,一直陪伴着她,所以皇上便吩咐龙轩的弟弟龙崎一定要进入修真界,虽然龙崎的领悟能力很高,也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才进入,此时的修真界,早已经不见此人。

皇后生下太子之后,便郁郁而终,龙轩有些自责,便做起看护太子的工作,而那个男子之事,随着对方消失在修真界,也告一段落。

而此时,高温良见皇后死后,皇上郁郁寡欢,便带了一位女子入宫,而这位女子竟然对皇上下蛊,让其迷恋房事,将朝廷的事务一切都交予高温良,高温良暗地趁机扩充自己的势力,而此时我已经发觉此事有些不对劲,皇兄根本就不是一个贪图美色之人。

经过我暗中查房,才发现那女子竟然利用迷烟,难怪皇兄早朝之时都萎靡不振,而且身子越来越虚弱,就是这样,皇兄明白了高温良的用心,便与我共商对策。

朝中的人都已经被他拉入旗下,随时都会谋朝篡位,因为最想铲除的人就是我,当然,我到处游玩结交奇能异士,为得就是得到和高温良抗衡的力量,在此期间,我认识了刚刚中状元的殷莫霏。

我见他为人正直,便让皇兄提拔他成为丞相,在朝廷中有人帮皇兄说话,才能逐渐将政权拿回。

就在这个时候,龙崎回到了宫中,然而一半的身体都被烧毁,从他口中得知,修真界已经毁掉,而他要接受惩罚。

一日皇兄召见殷莫霏进宫,当时龙轩也在场,一切就从这里开始变了。

和吸血狂魔相似而有毫无功夫的殷莫霏,便被皇上顶上,为了确定自己是否能相信他,便让卯兔墨儿接近他,过了两年,依然没有露出破绽,而他们之间的感情却越来越深,殷莫霏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和皇兄便考虑让他们完婚,至于他是不是那个吸血狂魔,现在还不能下定论。

在我和殷莫霏的努力下,朝廷上下分成两派,势力与高温良均衡,但是兵权却一直掌握在皇兄手中,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墨儿也称最近殷莫霏有些反常,有时候明明约了自己,却不来赴约,此时龙轩提醒我,在修真界里,任何病都能治愈,但是是一旦毁灭,隐疾就会发作,为了确保我们的猜测,我便让墨儿去寻找紫莲的下落。

十二肖都是很忠心的属下,墨儿也不例外,她离开了很多年之后,殷莫霏才得知她的消息,对于久别重逢的人,我知道她会给殷莫霏说的,不出所料,没过半年,便离奇死在龙阳城。

这点任然不能证明他就是吸血狂魔,而且朝廷也需要他和高温良对抗,所以先以大局为重,便没有在追究下去,知道我想出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

“你们这些朝廷争斗,管我们什么事情?”君宛灵喃喃道。

“但是命运就是这样,谁会知道殷莫霏会认识你,而你有是紫莲的拥有者?”龙轩看着君宛灵手腕上的小黑,轻笑道:“又或许殷莫霏知道你是拥有者,才故意接近你的。”

这番话让君宛灵没有反驳的余地,从她认识殷莫霏,到隍城一切就像是有人在秘密操纵。

“灵儿,听海王爷吧话说完。”君昊玥温柔地说道,抬起头看着海王爷,冷笑道:“你与我相识,便是你计划的开始吧!”

海王爷尴尬地说:“其实开始的时候,的确是结交好友那么简单,特别是知道你高明的医术之后,感觉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龙崎却认出你,说你带着修真界的圣物逃离,让修真界毁灭掉,此时我才想到这个计划。”

如果殷莫霏就是那个吸血狂魔,那么这个计划对双方都有用,如果不是,对付高温良足以。

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高温良便想皇兄推荐李尚书的千金李柔与殷莫霏联姻,皇兄为了装好一个昏君,让对方失去防备,对于高温良的任何条件,他都是答应了的。

然后我就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最先,让高温良误以为自己有把柄落入殷莫霏的手中,变回采取行动,之后他一定会恶人先告状,到皇兄那里参我一本,而龙崎化身的天门也主动勾结高温良,以为自己的势力如虎添翼。

一切事情都进入了轨道,高温良让天门的人暗中杀掉与自己对立的官员,但是没有想到,其中出现了吸血狂魔类似的案件,所以他暗中不动,而龙崎得到他的信任之后,便将我的看管权交给了龙崎,之后,我便到处帮皇兄照料朝中事务,奔波于各大城县。

也许君宛灵住在殷府的缘故,殷莫霏很久都没有出来作案,高温良为了不让你妨碍李柔和他的婚事,便将你卖入青楼,虽然是龙崎的势力范围,但是你差点将事情搅黄,但是你的出现,更加让紫莲暴露,才能让殷莫霏上当。

当然,龙崎想得到它也是正常的,毕竟想恢复自己的身体。

而你被废除武功离开了隍城,殷莫霏的隐疾开始频繁的发作,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死于他的手上,而高温良又想寻找你的下落,让他出城寻找你,而趁机谋朝篡位,于是便让龙崎和他一同上路,在路上伺机杀了他。

而我与皇兄,在上官将军、其他的十二肖将高温良的连根拔起,现关在牢房。

一切事情都结束了。

“这就是你们的所说的真相?”君昊玥冷笑道。

“大致就是这样,其他的细节就不想在多叙述了。”

“你们以为这一切事情完结了么?”君宛灵双手还胸,低喃道。

“本来是,但是刚才你们说所,龙崎根本没有杀掉殷莫霏,我想无夜也凶多吉少。”海王爷喃喃道:“但是高温良的势力已经铲除,天下已经安定,至于殷莫霏皇兄和在下,都希望你们能帮忙。”

“不用你们说,我们也会杀了他。”

君宛灵此时的眼神突然暗淡下来,毕竟她和殷莫霏有着快乐的记忆,但是他已经不再是以前温文尔雅的霏哥哥,而是全身上下散发着邪恶之气的怪物,为了得到紫莲的魔鬼。

这一切都是谁的错?是紫莲,是命运,还是人心?

正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冲开,进来的是樊公公,他气喘吁吁地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一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樊公公何事如此慌张?”燕玉公主首先开腔,打破这个僵局。

“天……天牢……”樊公公吞吞口中的唾沫,才回过气,喃喃道:“天牢出事了。”

“难道有人来劫狱?”

一直未开腔的白瑾皱皱眉头,空气中本来很严肃的气氛,多了一份紧张。

“启禀圣上……不是劫狱,是发生了诡异的事件,犯人全变成了干尸!”

看着樊公公眼中恐惧之色,众人的脑海之中,第一个反应就是拥有红色双眸的殷莫霏,难道他跟踪君宛灵,到了皇宫?为何却到天牢之中?

“我想他诡异的武功就是靠吸人血,才突飞猛进,要不然,此时会吸那么多人的血。”君宛灵喃喃道。

“为何他要去天牢,而不是找侍卫下手,这样不更加方便?”太子疑惑道。

“那是因为天牢里的人被杀,我们不会很快就知道,他可以多吸几个人的血。”燕玉说的正是君昊玥所想的。

看来对方已经离开了大牢,正在暗地窥视着房内的一切,伺机而动,房屋里面的人顿时感觉一股寒气,从脚跟一直蔓延到背部,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感觉他会从不通的地方冲了出来。

房间里安静之极。

突然房门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敲击了一下,众人的目光都转向此处,只见一只带血的手,缓慢地扶过门上的雕花,向里面爬了进来,樊公公双眼睁圆,长着嘴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双脚已经瘫软地发抖,嘴角一直咬住手中的手绢。

君宛灵看到他这个样子,便上前将他拉入自己的身后,死死地盯着这只手,很快它的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披头散发的殷莫霏,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缓慢地走进书房,他双眼通红,便跪在地上,大声地哭诉。

“臣殷莫霏叩见皇上。”

“我说殷大人,你可是差点吓死老奴了。”樊公公看清楚来者,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走到殷莫霏的面前,喃喃道。

他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人着实捏了一把汗,见殷莫霏没有下一个动作,皇上便挥挥手,让其带太子赶快离开,并命令关上房门。

等樊公公与太子离开之后,房间里的气氛几乎到了极致。

“你……殷爱卿,你怎么这副模样?”皇上看着四周的人,又看看跪在地上一直不抬头的殷莫霏,打破僵局道。

“臣奉旨与龙轩缉拿君宛灵,可是那想到在途中,龙轩对我下次毒手,将我打下山崖,幸亏自己大难不死,衣服被一颗树的树枝挂住,才将性命保住,等臣爬上悬崖的时候,发现我的贴身侍卫已经变成一具干尸。”殷莫霏将头重重地叩击在地板上,含着泪水,沙哑着声音道:“龙轩竟然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付无夜,请圣上给我做主。”

“这……”看着殷莫霏悲切的神情,皇上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看了燕玉一眼,又看看海王爷,这样的情景是他未有料想到的。

“霏哥哥……”君宛灵此刻将话题转移开。

听着熟悉的声音,殷莫霏缓慢地转转头,看着君宛灵的那一瞬间,眼睛里闪出一丝光芒,君昊玥下意识将她拉进自己的怀抱,远离对方的攻击范围。

“灵儿为什么也在这里,难道龙轩真的将你带了回来?那我就放心多了。”殷莫霏喃喃道。

此时的他并没有发现燕玉正慢慢地接近自己,寒光一闪,她手中的刀片刺进了殷莫霏的后背,他缓慢地转过头,看些眼前陌生的面孔,然而眼神却是那样的熟悉,墨儿是你么?

不,不会的,墨儿早已经被自己杀了,眼前的人又死谁?殷莫霏缓慢地瘫软在地上,冰冷的四肢不停地抽搐着,也许到了地府,见到了墨儿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看着殷莫霏缓慢地断气,君宛灵紧紧地搂住君昊玥,她不想看到殷莫霏有如此下场,而君昊玥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他不知道事情会突然变得这样的简单,武功诡异的殷莫霏会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且毫无反击之力。

“似乎事情都在一瞬间解决。”皇上松了一口气喃喃道。

“是啊!”海王爷附和着。

也许整个房间只有君昊玥的头脑是清醒的,仿佛后面还有更大的阴谋,他紧紧地搂住君宛灵,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两句,才抬起头来。

“圣上,既然你交付给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们便不在打扰,就此告辞。”

话音刚落,便与君宛灵施展轻功快速的离开了皇宫,从此之后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泰源五年三月,皇上驾崩,同年十月,太子登基,改称国号为龙,大赦天下,而破例册封燕玉公主为国师。

“册封一个女子当国师,你开什么玩笑?”海王爷冲进皇宫,踹开当今皇上的房间,大声吼道。

里面春光无限,他赶紧将脸扭到别处,奇怪的声音却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回荡。

“你们两个够了吧,我辛苦打下的江山,难道要让你们毁掉?”

听到此话,房间里的声音逐渐没有了刚才的声音,只是传来悉悉索索穿衣服声。

“海王爷,你还好意思说,这是你辛苦打下的江山?”柔美的女子声从白色纱帐里传来,她缓慢掀开纱帐,只看见披散的长发承托着美艳的脸庞,喃喃道:“要不是我们姐弟三人,你会这样容易得手?再说了,我龙轩可不是龙墨儿那么好摆布的,要不然也会莫名其妙地死去。”

“你的意思是这个天下都要属于你?哼,别忘了,太子始终是皇族的人,而且你的弟弟龙崎却一直在我手里,难道你不念姐弟之情?”

“哼!就算你杀了他,我也不会妥协!因为很久以前我就将龙崎和太子调换了,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对太子如此之好?”龙轩的眼睛中泛出一丝红色的邪光,冷冷道:“劝你最好还是不好惹我,小心让你变成干尸,滚出去!”

海王爷有些失魂落魄的看着对方,白色的纱帐中窜出一个人来,竟然是太子,他拉着龙轩的手,便让她回到了床上。

一切的努力都白做了……想想将来的日子,也许死了来的痛快……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轩王宠妃之溺宠轩王宠妃之溺宠二丫宝宝|古言圣旨赐婚?渣男,你什么意思?你明知我不想成亲你还去请圣旨?“丫头,本王可是为了你啊”什么为了我?好,既然你想娶我,那我就闹得你鸡犬不宁嗷,“王爷,您的银狼被王妃剥皮说要炖了吃”某男宠溺的笑了“问问王妃够不够吃,不够再去把飞儿宰了,哦对了,去把上次皇上赏的血灵芝拿给王妃吃了补身的'嘭,“渣男,我把你书房拆了,你不会怪我吧”某男放下手中的兵书“婕儿,本王怎会怪你呢?够拆吗?要不要为夫再给你找间房子给你拆?”某女凌乱了“男人,你就不会生气吗?生气就休了我吧,唔,恩,你干嘛”某男眼中尽是得意“我的女人就得宠,还得宠上天,还有婕儿不准再提休字啦”是玩笑?还是真心?看女主如何被虏获真心
  • 倾城冷妃:恶魔王爷的专属倾城冷妃:恶魔王爷的专属将暮|古言她是他连拜堂都不愿参与的妻,大婚当日被他无情地送进血腥的囚室……他是她爱恨交叠的夫,被他无情的伤害,却依然逃不开他的魔掌……一个是邪魅狂妄的帝王,此生情系于她,却屡屡错过。一个是阴冷残暴的君主,此生与她就扯不清,越爱便越伤她越深。一个是深藏不漏的江湖第一杀手组织的幕后首脑,原以为不会动心,可是却为她倾尽了所有。“今天她必须得跟我走!”喜庆的婚礼之上,就差一步,她就可以幸福了,他贸然出现宁愿对着自己的敌人屈尊降贵跪地叩首,也要生生将她带走。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的时候,他却另娶他人,贬妻为妾,后宫纷争,她步步为营,他的爱有多重,她的痛就有多深!
  • 凤凰泪:无心皇女惹尘埃凤凰泪:无心皇女惹尘埃花落终飞去|古言重生成女尊王朝里的皇女,她本意无心走天下,唯一的责任便是护父亲安康。然而,无心之举,却惹上不该招惹的人,他,是太女的正君,却因为撑伞之恩,甘愿以命为她博出退路;他,是叱咤风云的第一公子,却为了改变她的命劫,从此再不能剑舞;他,是阴柔妩媚的新皇贵君,却最终成全她的平凡生活;他。。。
  • 浴火狂妃浴火狂妃某十七|古言她,只是因为怀了不该怀的孩子,爱了不该爱的人,却被他害死,一尸两命。她,只是宅院庶女,爹不疼,娘不爱,却因为一道圣旨,变成了十五王妃,却在王府里香消玉殒。一朝醒来,她亦是她,睁眼所见之人,竟然是他。只是一颗炽热的心早已被伤的体无完肤,再见,已无爱,只剩下恨。一纸和离书摆在他面前,冷傲逼人。“王爷既然不爱,那便签了这份和离书吧,从此嫁娶婚否,我与你毫不相干。”【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妃你莫属:王爷请娶我妃你莫属:王爷请娶我施阳阳|古言他是王爷了怎么了,只要她喜欢,他就得娶她,什么公主什么圣女,她都不要管,因为爱上了,谁也不能来阻止,哪怕是父王母后,哪怕是王公大臣,哪怕是三纲五常,只要她喜欢就够了,只要他答应就够了,爱是两个人的事,就算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她会嫁的,但那人必须是…
  • 何以缘起时何以缘起时小粉红的麦兜|古言简介:妹妹活泼可爱,弟弟恭顺谦和,父亲疼爱自己,可是这一切都在一场阴谋中覆没了,依依表示不甘心,她要复仇,一个披着狼皮的羊开始冲锋了,只不过……
  • 偷得浮生共未央偷得浮生共未央Dfay|古言这是一场天衣无缝的阴谋,这是一个无人可解的死局。当一个人为了摆脱这种僵持时,她与他是否能够放弃注定要爱的人?
  • 《遇上穿越帅屌丝》《遇上穿越帅屌丝》(江户川百黛)|古言身为杀手,最大的忌讳便是动情,作为女子,同时也是杀手,忌讳便比其他杀手要多了许多。但是江百黛作为嗜血暗夜的第一女子杀手,自然知道担在自己肩上的这份责任的重大。面对同门的质疑,陷害,身世的迷离,主上的抛弃,她毅然决然地带着那只傻不愣登的废柴又帅气的屌丝沐泽跨上了江湖之路,为了洗清罪名,更是为了自己。本书作者弃坑了。。。。。。。。。。。。。。。。。。。。
  • 宫斗这件大事宫斗这件大事凉凉苡菲|古言噩梦醒来,她成了上吊未遂的废妃。挨了打,被暗杀,穿越不到24小时,她差点又死一回。冷宫里哪有苟且偷安这一说?亲妹手段高明,宠妃诡诈阴险,偏遭遇个瞎了心的皇帝,通通装作看不见!她还能怎么办?目睹幼女惨死,严一凌不能再淡定了。她不是严碧,那个只会委曲求全的受气包!她抗争,反击,连环计,不信自己走不出这座冷宫。她说谎、做戏,哪怕献媚,不信傲娇皇帝能不动心。她就是想活出个样来,哪怕是穿越!可他怎么能一张霜脸冷到底?“喂,我说皇帝,你这样视若无睹真的好么?给点回应啊!”严一凌气得跳脚。“我就是喜欢你——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某人很得意!
  • 只有你能恨我只有你能恨我韵星歆|古言无法忘记的记忆让他将心爱的人推向死亡,单纯善良的她从此有了痛苦的记忆。是爱还是恨她不清楚,他的心不断迷失,而她将恨变为力量将事件一次次改变。恨与爱她和她不知如何选择,千年前的爱恋是否能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