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4章 大结局

“怎么,你们见过此人?”龙轩……应该是燕玉公主吃惊地问道。

“嗯,见过两次,一次是在高太师的房中,他杀了李柔,昨夜他刚刚去了黑风寨,不过逃走了。”君宛灵喃喃道。

“那么说,你们都见过两次?”

“我是三次,最开始的一次是海王爷让我调查高官被杀一案,在殷府见到的。”君昊玥面无表情道。

海王爷看着君昊玥,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很不自然。

“殷府?”君宛灵皱皱眉头,她不敢多想,难道那个男人真的就是霏哥哥么?她不相信那么好的人,回事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海王爷见众人没有什么话要说,就继续讲述当年的事件。

当时龙轩发现此人之后便禀报了皇上,由于皇后的状态,龙轩不得不放弃去修真界练武,一直陪伴着她,所以皇上便吩咐龙轩的弟弟龙崎一定要进入修真界,虽然龙崎的领悟能力很高,也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才进入,此时的修真界,早已经不见此人。

皇后生下太子之后,便郁郁而终,龙轩有些自责,便做起看护太子的工作,而那个男子之事,随着对方消失在修真界,也告一段落。

而此时,高温良见皇后死后,皇上郁郁寡欢,便带了一位女子入宫,而这位女子竟然对皇上下蛊,让其迷恋房事,将朝廷的事务一切都交予高温良,高温良暗地趁机扩充自己的势力,而此时我已经发觉此事有些不对劲,皇兄根本就不是一个贪图美色之人。

经过我暗中查房,才发现那女子竟然利用迷烟,难怪皇兄早朝之时都萎靡不振,而且身子越来越虚弱,就是这样,皇兄明白了高温良的用心,便与我共商对策。

朝中的人都已经被他拉入旗下,随时都会谋朝篡位,因为最想铲除的人就是我,当然,我到处游玩结交奇能异士,为得就是得到和高温良抗衡的力量,在此期间,我认识了刚刚中状元的殷莫霏。

我见他为人正直,便让皇兄提拔他成为丞相,在朝廷中有人帮皇兄说话,才能逐渐将政权拿回。

就在这个时候,龙崎回到了宫中,然而一半的身体都被烧毁,从他口中得知,修真界已经毁掉,而他要接受惩罚。

一日皇兄召见殷莫霏进宫,当时龙轩也在场,一切就从这里开始变了。

和吸血狂魔相似而有毫无功夫的殷莫霏,便被皇上顶上,为了确定自己是否能相信他,便让卯兔墨儿接近他,过了两年,依然没有露出破绽,而他们之间的感情却越来越深,殷莫霏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和皇兄便考虑让他们完婚,至于他是不是那个吸血狂魔,现在还不能下定论。

在我和殷莫霏的努力下,朝廷上下分成两派,势力与高温良均衡,但是兵权却一直掌握在皇兄手中,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墨儿也称最近殷莫霏有些反常,有时候明明约了自己,却不来赴约,此时龙轩提醒我,在修真界里,任何病都能治愈,但是是一旦毁灭,隐疾就会发作,为了确保我们的猜测,我便让墨儿去寻找紫莲的下落。

十二肖都是很忠心的属下,墨儿也不例外,她离开了很多年之后,殷莫霏才得知她的消息,对于久别重逢的人,我知道她会给殷莫霏说的,不出所料,没过半年,便离奇死在龙阳城。

这点任然不能证明他就是吸血狂魔,而且朝廷也需要他和高温良对抗,所以先以大局为重,便没有在追究下去,知道我想出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

“你们这些朝廷争斗,管我们什么事情?”君宛灵喃喃道。

“但是命运就是这样,谁会知道殷莫霏会认识你,而你有是紫莲的拥有者?”龙轩看着君宛灵手腕上的小黑,轻笑道:“又或许殷莫霏知道你是拥有者,才故意接近你的。”

这番话让君宛灵没有反驳的余地,从她认识殷莫霏,到隍城一切就像是有人在秘密操纵。

“灵儿,听海王爷吧话说完。”君昊玥温柔地说道,抬起头看着海王爷,冷笑道:“你与我相识,便是你计划的开始吧!”

海王爷尴尬地说:“其实开始的时候,的确是结交好友那么简单,特别是知道你高明的医术之后,感觉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龙崎却认出你,说你带着修真界的圣物逃离,让修真界毁灭掉,此时我才想到这个计划。”

如果殷莫霏就是那个吸血狂魔,那么这个计划对双方都有用,如果不是,对付高温良足以。

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高温良便想皇兄推荐李尚书的千金李柔与殷莫霏联姻,皇兄为了装好一个昏君,让对方失去防备,对于高温良的任何条件,他都是答应了的。

然后我就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最先,让高温良误以为自己有把柄落入殷莫霏的手中,变回采取行动,之后他一定会恶人先告状,到皇兄那里参我一本,而龙崎化身的天门也主动勾结高温良,以为自己的势力如虎添翼。

一切事情都进入了轨道,高温良让天门的人暗中杀掉与自己对立的官员,但是没有想到,其中出现了吸血狂魔类似的案件,所以他暗中不动,而龙崎得到他的信任之后,便将我的看管权交给了龙崎,之后,我便到处帮皇兄照料朝中事务,奔波于各大城县。

也许君宛灵住在殷府的缘故,殷莫霏很久都没有出来作案,高温良为了不让你妨碍李柔和他的婚事,便将你卖入青楼,虽然是龙崎的势力范围,但是你差点将事情搅黄,但是你的出现,更加让紫莲暴露,才能让殷莫霏上当。

当然,龙崎想得到它也是正常的,毕竟想恢复自己的身体。

而你被废除武功离开了隍城,殷莫霏的隐疾开始频繁的发作,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死于他的手上,而高温良又想寻找你的下落,让他出城寻找你,而趁机谋朝篡位,于是便让龙崎和他一同上路,在路上伺机杀了他。

而我与皇兄,在上官将军、其他的十二肖将高温良的连根拔起,现关在牢房。

一切事情都结束了。

“这就是你们的所说的真相?”君昊玥冷笑道。

“大致就是这样,其他的细节就不想在多叙述了。”

“你们以为这一切事情完结了么?”君宛灵双手还胸,低喃道。

“本来是,但是刚才你们说所,龙崎根本没有杀掉殷莫霏,我想无夜也凶多吉少。”海王爷喃喃道:“但是高温良的势力已经铲除,天下已经安定,至于殷莫霏皇兄和在下,都希望你们能帮忙。”

“不用你们说,我们也会杀了他。”

君宛灵此时的眼神突然暗淡下来,毕竟她和殷莫霏有着快乐的记忆,但是他已经不再是以前温文尔雅的霏哥哥,而是全身上下散发着邪恶之气的怪物,为了得到紫莲的魔鬼。

这一切都是谁的错?是紫莲,是命运,还是人心?

正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冲开,进来的是樊公公,他气喘吁吁地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一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樊公公何事如此慌张?”燕玉公主首先开腔,打破这个僵局。

“天……天牢……”樊公公吞吞口中的唾沫,才回过气,喃喃道:“天牢出事了。”

“难道有人来劫狱?”

一直未开腔的白瑾皱皱眉头,空气中本来很严肃的气氛,多了一份紧张。

“启禀圣上……不是劫狱,是发生了诡异的事件,犯人全变成了干尸!”

看着樊公公眼中恐惧之色,众人的脑海之中,第一个反应就是拥有红色双眸的殷莫霏,难道他跟踪君宛灵,到了皇宫?为何却到天牢之中?

“我想他诡异的武功就是靠吸人血,才突飞猛进,要不然,此时会吸那么多人的血。”君宛灵喃喃道。

“为何他要去天牢,而不是找侍卫下手,这样不更加方便?”太子疑惑道。

“那是因为天牢里的人被杀,我们不会很快就知道,他可以多吸几个人的血。”燕玉说的正是君昊玥所想的。

看来对方已经离开了大牢,正在暗地窥视着房内的一切,伺机而动,房屋里面的人顿时感觉一股寒气,从脚跟一直蔓延到背部,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感觉他会从不通的地方冲了出来。

房间里安静之极。

突然房门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敲击了一下,众人的目光都转向此处,只见一只带血的手,缓慢地扶过门上的雕花,向里面爬了进来,樊公公双眼睁圆,长着嘴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双脚已经瘫软地发抖,嘴角一直咬住手中的手绢。

君宛灵看到他这个样子,便上前将他拉入自己的身后,死死地盯着这只手,很快它的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披头散发的殷莫霏,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缓慢地走进书房,他双眼通红,便跪在地上,大声地哭诉。

“臣殷莫霏叩见皇上。”

“我说殷大人,你可是差点吓死老奴了。”樊公公看清楚来者,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走到殷莫霏的面前,喃喃道。

他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人着实捏了一把汗,见殷莫霏没有下一个动作,皇上便挥挥手,让其带太子赶快离开,并命令关上房门。

等樊公公与太子离开之后,房间里的气氛几乎到了极致。

“你……殷爱卿,你怎么这副模样?”皇上看着四周的人,又看看跪在地上一直不抬头的殷莫霏,打破僵局道。

“臣奉旨与龙轩缉拿君宛灵,可是那想到在途中,龙轩对我下次毒手,将我打下山崖,幸亏自己大难不死,衣服被一颗树的树枝挂住,才将性命保住,等臣爬上悬崖的时候,发现我的贴身侍卫已经变成一具干尸。”殷莫霏将头重重地叩击在地板上,含着泪水,沙哑着声音道:“龙轩竟然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付无夜,请圣上给我做主。”

“这……”看着殷莫霏悲切的神情,皇上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看了燕玉一眼,又看看海王爷,这样的情景是他未有料想到的。

“霏哥哥……”君宛灵此刻将话题转移开。

听着熟悉的声音,殷莫霏缓慢地转转头,看着君宛灵的那一瞬间,眼睛里闪出一丝光芒,君昊玥下意识将她拉进自己的怀抱,远离对方的攻击范围。

“灵儿为什么也在这里,难道龙轩真的将你带了回来?那我就放心多了。”殷莫霏喃喃道。

此时的他并没有发现燕玉正慢慢地接近自己,寒光一闪,她手中的刀片刺进了殷莫霏的后背,他缓慢地转过头,看些眼前陌生的面孔,然而眼神却是那样的熟悉,墨儿是你么?

不,不会的,墨儿早已经被自己杀了,眼前的人又死谁?殷莫霏缓慢地瘫软在地上,冰冷的四肢不停地抽搐着,也许到了地府,见到了墨儿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看着殷莫霏缓慢地断气,君宛灵紧紧地搂住君昊玥,她不想看到殷莫霏有如此下场,而君昊玥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他不知道事情会突然变得这样的简单,武功诡异的殷莫霏会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且毫无反击之力。

“似乎事情都在一瞬间解决。”皇上松了一口气喃喃道。

“是啊!”海王爷附和着。

也许整个房间只有君昊玥的头脑是清醒的,仿佛后面还有更大的阴谋,他紧紧地搂住君宛灵,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两句,才抬起头来。

“圣上,既然你交付给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们便不在打扰,就此告辞。”

话音刚落,便与君宛灵施展轻功快速的离开了皇宫,从此之后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泰源五年三月,皇上驾崩,同年十月,太子登基,改称国号为龙,大赦天下,而破例册封燕玉公主为国师。

“册封一个女子当国师,你开什么玩笑?”海王爷冲进皇宫,踹开当今皇上的房间,大声吼道。

里面春光无限,他赶紧将脸扭到别处,奇怪的声音却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回荡。

“你们两个够了吧,我辛苦打下的江山,难道要让你们毁掉?”

听到此话,房间里的声音逐渐没有了刚才的声音,只是传来悉悉索索穿衣服声。

“海王爷,你还好意思说,这是你辛苦打下的江山?”柔美的女子声从白色纱帐里传来,她缓慢掀开纱帐,只看见披散的长发承托着美艳的脸庞,喃喃道:“要不是我们姐弟三人,你会这样容易得手?再说了,我龙轩可不是龙墨儿那么好摆布的,要不然也会莫名其妙地死去。”

“你的意思是这个天下都要属于你?哼,别忘了,太子始终是皇族的人,而且你的弟弟龙崎却一直在我手里,难道你不念姐弟之情?”

“哼!就算你杀了他,我也不会妥协!因为很久以前我就将龙崎和太子调换了,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对太子如此之好?”龙轩的眼睛中泛出一丝红色的邪光,冷冷道:“劝你最好还是不好惹我,小心让你变成干尸,滚出去!”

海王爷有些失魂落魄的看着对方,白色的纱帐中窜出一个人来,竟然是太子,他拉着龙轩的手,便让她回到了床上。

一切的努力都白做了……想想将来的日子,也许死了来的痛快……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宠冠天下:夕颜花宠冠天下:夕颜花安淇天使|古言她,生性淡然,不喜与人相争,却莫名其妙的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他,性格冷酷,做事绝不心慈手软,却在遇到她时失去一切理智。他们,本以为自己是最清楚皇室伪装的人,却在不知不觉中向对方靠近,两颗以为已经冰冷了的心,又开始温暖起来她说,若有来生,她再也不要生在皇室,但是,她仍叫夕颜,只因他说会永远记住那个叫夕颜的女子!那个温婉的女子
  • 皇上,奴家不做妾皇上,奴家不做妾半面红妆|古言她身负细作之命,深入虎穴,步步为营,苟且偷生。从深宫六院最卑微的婢女到冠宠六宫最高贵的皇妃。她行的谨慎,做的小心。一次意外,让她得遇命中良人,却也由此踏上不归路。且看一代婢女皇妃,如何得遇良人覆手天下!
  • 教主给我站住:画师万岁教主给我站住:画师万岁扣扇子花|古言现代天才画家跑到架空时空来回来去被某教主折腾的故事,提醒一下,教主这人作者都神烦。
  • 浮欢谋:帝京之乱浮欢谋:帝京之乱陆笑蝶|古言浮欢,浮欢,浮世清欢。她以为属于她的应是太平盛世,却没想到她这一生早已注定波诡云谲,万象横生……失踪十年,重归故里,父母双逝,长兄早夭,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她说,她的心是硬的,血是冷的,她活着的唯一目的只有复仇!从宅门到后宫再到朝堂,她遇神杀神,遇佛斩佛,凡是拦她路的人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只是奈何心无旁骛,却躲不开红线牵,尘世缘……那人衣袂翩跹,疏风朗月,于千军万马之中与她执手相看。他言:能入我心者,当世唯卿一人,你生我陪你笑看天下浮沉,你死我为你荡平阴曹地府!
  • 君不留我君不留我紫言红妃|古言苏言锦表示:钱不是万能的!金手指才是万能的!众人皆醉,唯我独醒~长孙云墨表示:钱不是万能的!美色才是万能的!一夫当关,万女防守~顾琉表示:钱不是万能的!帅才是万能的!普天之下!莫非我帅~长孙云君表示:钱不是万能的,权才是万能的!……我,我爸是李刚!众人(怒):把这倒霉孩子扔下去!某女配:嗷嗷,我接着呢~放心丢~康忙,北鼻~长孙云君:::>_<::!
  • 众里寻他千百度众里寻他千百度猫小莹|古言一世的相遇却不能相守,终到轮回的那一天才发现,原来她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他许下诺言轮回转世之后,一定会在人海茫茫中找到她。第二世,两碗次等的孟婆汤,一段不可磨灭的真挚爱情,终是打破轮回束缚,有情人终成眷属。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天月素白天月素白握日|古言嗯。。。。。。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作者太高冷
  • 我不是你的妃我不是你的妃亦寒|古言他,是当朝太子,他当朝贤王,文韬武略。他,是叱咤风云的武林盟主。而她只是相府小姐的一个陪读丫环,却命运弄人代小姐嫁入东宫。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当一切真相揭开时,她该何去何从。--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嫡女要逆袭重生嫡女要逆袭尘烟|古言21世纪金牌整容师竟然穿越成古代村妞?没银子没爹娘也就算了,居然还嫁了个傻子!傻子身材劲道,眉眼勾人,无奈脸若猪头!不怕,小娘子妙手回春,一记还我漂漂拳,傻相公变成超级大帅哥。什么……原主真实身份竟然是相府嫡女?门不当户不对怎么办?不怕,傻子其实超级官二代!--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公主倾国:红颜覆乱江山公主倾国:红颜覆乱江山粟彦|古言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他是任人欺负的乞丐。一次外出——却意外碰见、是缘还是孽?十年之后他们长大成人,她天真浪漫却被自己最爱的人背叛。她的国他灭、她的亲人他杀,她所拥有的一切他毁。最后她问:“放过我好吗?”他答:“不可能、从第一次见面这一世我都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