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4章 大结局

“怎么,你们见过此人?”龙轩……应该是燕玉公主吃惊地问道。

“嗯,见过两次,一次是在高太师的房中,他杀了李柔,昨夜他刚刚去了黑风寨,不过逃走了。”君宛灵喃喃道。

“那么说,你们都见过两次?”

“我是三次,最开始的一次是海王爷让我调查高官被杀一案,在殷府见到的。”君昊玥面无表情道。

海王爷看着君昊玥,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很不自然。

“殷府?”君宛灵皱皱眉头,她不敢多想,难道那个男人真的就是霏哥哥么?她不相信那么好的人,回事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海王爷见众人没有什么话要说,就继续讲述当年的事件。

当时龙轩发现此人之后便禀报了皇上,由于皇后的状态,龙轩不得不放弃去修真界练武,一直陪伴着她,所以皇上便吩咐龙轩的弟弟龙崎一定要进入修真界,虽然龙崎的领悟能力很高,也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才进入,此时的修真界,早已经不见此人。

皇后生下太子之后,便郁郁而终,龙轩有些自责,便做起看护太子的工作,而那个男子之事,随着对方消失在修真界,也告一段落。

而此时,高温良见皇后死后,皇上郁郁寡欢,便带了一位女子入宫,而这位女子竟然对皇上下蛊,让其迷恋房事,将朝廷的事务一切都交予高温良,高温良暗地趁机扩充自己的势力,而此时我已经发觉此事有些不对劲,皇兄根本就不是一个贪图美色之人。

经过我暗中查房,才发现那女子竟然利用迷烟,难怪皇兄早朝之时都萎靡不振,而且身子越来越虚弱,就是这样,皇兄明白了高温良的用心,便与我共商对策。

朝中的人都已经被他拉入旗下,随时都会谋朝篡位,因为最想铲除的人就是我,当然,我到处游玩结交奇能异士,为得就是得到和高温良抗衡的力量,在此期间,我认识了刚刚中状元的殷莫霏。

我见他为人正直,便让皇兄提拔他成为丞相,在朝廷中有人帮皇兄说话,才能逐渐将政权拿回。

就在这个时候,龙崎回到了宫中,然而一半的身体都被烧毁,从他口中得知,修真界已经毁掉,而他要接受惩罚。

一日皇兄召见殷莫霏进宫,当时龙轩也在场,一切就从这里开始变了。

和吸血狂魔相似而有毫无功夫的殷莫霏,便被皇上顶上,为了确定自己是否能相信他,便让卯兔墨儿接近他,过了两年,依然没有露出破绽,而他们之间的感情却越来越深,殷莫霏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和皇兄便考虑让他们完婚,至于他是不是那个吸血狂魔,现在还不能下定论。

在我和殷莫霏的努力下,朝廷上下分成两派,势力与高温良均衡,但是兵权却一直掌握在皇兄手中,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墨儿也称最近殷莫霏有些反常,有时候明明约了自己,却不来赴约,此时龙轩提醒我,在修真界里,任何病都能治愈,但是是一旦毁灭,隐疾就会发作,为了确保我们的猜测,我便让墨儿去寻找紫莲的下落。

十二肖都是很忠心的属下,墨儿也不例外,她离开了很多年之后,殷莫霏才得知她的消息,对于久别重逢的人,我知道她会给殷莫霏说的,不出所料,没过半年,便离奇死在龙阳城。

这点任然不能证明他就是吸血狂魔,而且朝廷也需要他和高温良对抗,所以先以大局为重,便没有在追究下去,知道我想出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

“你们这些朝廷争斗,管我们什么事情?”君宛灵喃喃道。

“但是命运就是这样,谁会知道殷莫霏会认识你,而你有是紫莲的拥有者?”龙轩看着君宛灵手腕上的小黑,轻笑道:“又或许殷莫霏知道你是拥有者,才故意接近你的。”

这番话让君宛灵没有反驳的余地,从她认识殷莫霏,到隍城一切就像是有人在秘密操纵。

“灵儿,听海王爷吧话说完。”君昊玥温柔地说道,抬起头看着海王爷,冷笑道:“你与我相识,便是你计划的开始吧!”

海王爷尴尬地说:“其实开始的时候,的确是结交好友那么简单,特别是知道你高明的医术之后,感觉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龙崎却认出你,说你带着修真界的圣物逃离,让修真界毁灭掉,此时我才想到这个计划。”

如果殷莫霏就是那个吸血狂魔,那么这个计划对双方都有用,如果不是,对付高温良足以。

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高温良便想皇兄推荐李尚书的千金李柔与殷莫霏联姻,皇兄为了装好一个昏君,让对方失去防备,对于高温良的任何条件,他都是答应了的。

然后我就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最先,让高温良误以为自己有把柄落入殷莫霏的手中,变回采取行动,之后他一定会恶人先告状,到皇兄那里参我一本,而龙崎化身的天门也主动勾结高温良,以为自己的势力如虎添翼。

一切事情都进入了轨道,高温良让天门的人暗中杀掉与自己对立的官员,但是没有想到,其中出现了吸血狂魔类似的案件,所以他暗中不动,而龙崎得到他的信任之后,便将我的看管权交给了龙崎,之后,我便到处帮皇兄照料朝中事务,奔波于各大城县。

也许君宛灵住在殷府的缘故,殷莫霏很久都没有出来作案,高温良为了不让你妨碍李柔和他的婚事,便将你卖入青楼,虽然是龙崎的势力范围,但是你差点将事情搅黄,但是你的出现,更加让紫莲暴露,才能让殷莫霏上当。

当然,龙崎想得到它也是正常的,毕竟想恢复自己的身体。

而你被废除武功离开了隍城,殷莫霏的隐疾开始频繁的发作,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死于他的手上,而高温良又想寻找你的下落,让他出城寻找你,而趁机谋朝篡位,于是便让龙崎和他一同上路,在路上伺机杀了他。

而我与皇兄,在上官将军、其他的十二肖将高温良的连根拔起,现关在牢房。

一切事情都结束了。

“这就是你们的所说的真相?”君昊玥冷笑道。

“大致就是这样,其他的细节就不想在多叙述了。”

“你们以为这一切事情完结了么?”君宛灵双手还胸,低喃道。

“本来是,但是刚才你们说所,龙崎根本没有杀掉殷莫霏,我想无夜也凶多吉少。”海王爷喃喃道:“但是高温良的势力已经铲除,天下已经安定,至于殷莫霏皇兄和在下,都希望你们能帮忙。”

“不用你们说,我们也会杀了他。”

君宛灵此时的眼神突然暗淡下来,毕竟她和殷莫霏有着快乐的记忆,但是他已经不再是以前温文尔雅的霏哥哥,而是全身上下散发着邪恶之气的怪物,为了得到紫莲的魔鬼。

这一切都是谁的错?是紫莲,是命运,还是人心?

正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冲开,进来的是樊公公,他气喘吁吁地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一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樊公公何事如此慌张?”燕玉公主首先开腔,打破这个僵局。

“天……天牢……”樊公公吞吞口中的唾沫,才回过气,喃喃道:“天牢出事了。”

“难道有人来劫狱?”

一直未开腔的白瑾皱皱眉头,空气中本来很严肃的气氛,多了一份紧张。

“启禀圣上……不是劫狱,是发生了诡异的事件,犯人全变成了干尸!”

看着樊公公眼中恐惧之色,众人的脑海之中,第一个反应就是拥有红色双眸的殷莫霏,难道他跟踪君宛灵,到了皇宫?为何却到天牢之中?

“我想他诡异的武功就是靠吸人血,才突飞猛进,要不然,此时会吸那么多人的血。”君宛灵喃喃道。

“为何他要去天牢,而不是找侍卫下手,这样不更加方便?”太子疑惑道。

“那是因为天牢里的人被杀,我们不会很快就知道,他可以多吸几个人的血。”燕玉说的正是君昊玥所想的。

看来对方已经离开了大牢,正在暗地窥视着房内的一切,伺机而动,房屋里面的人顿时感觉一股寒气,从脚跟一直蔓延到背部,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感觉他会从不通的地方冲了出来。

房间里安静之极。

突然房门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敲击了一下,众人的目光都转向此处,只见一只带血的手,缓慢地扶过门上的雕花,向里面爬了进来,樊公公双眼睁圆,长着嘴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双脚已经瘫软地发抖,嘴角一直咬住手中的手绢。

君宛灵看到他这个样子,便上前将他拉入自己的身后,死死地盯着这只手,很快它的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披头散发的殷莫霏,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缓慢地走进书房,他双眼通红,便跪在地上,大声地哭诉。

“臣殷莫霏叩见皇上。”

“我说殷大人,你可是差点吓死老奴了。”樊公公看清楚来者,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走到殷莫霏的面前,喃喃道。

他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人着实捏了一把汗,见殷莫霏没有下一个动作,皇上便挥挥手,让其带太子赶快离开,并命令关上房门。

等樊公公与太子离开之后,房间里的气氛几乎到了极致。

“你……殷爱卿,你怎么这副模样?”皇上看着四周的人,又看看跪在地上一直不抬头的殷莫霏,打破僵局道。

“臣奉旨与龙轩缉拿君宛灵,可是那想到在途中,龙轩对我下次毒手,将我打下山崖,幸亏自己大难不死,衣服被一颗树的树枝挂住,才将性命保住,等臣爬上悬崖的时候,发现我的贴身侍卫已经变成一具干尸。”殷莫霏将头重重地叩击在地板上,含着泪水,沙哑着声音道:“龙轩竟然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付无夜,请圣上给我做主。”

“这……”看着殷莫霏悲切的神情,皇上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看了燕玉一眼,又看看海王爷,这样的情景是他未有料想到的。

“霏哥哥……”君宛灵此刻将话题转移开。

听着熟悉的声音,殷莫霏缓慢地转转头,看着君宛灵的那一瞬间,眼睛里闪出一丝光芒,君昊玥下意识将她拉进自己的怀抱,远离对方的攻击范围。

“灵儿为什么也在这里,难道龙轩真的将你带了回来?那我就放心多了。”殷莫霏喃喃道。

此时的他并没有发现燕玉正慢慢地接近自己,寒光一闪,她手中的刀片刺进了殷莫霏的后背,他缓慢地转过头,看些眼前陌生的面孔,然而眼神却是那样的熟悉,墨儿是你么?

不,不会的,墨儿早已经被自己杀了,眼前的人又死谁?殷莫霏缓慢地瘫软在地上,冰冷的四肢不停地抽搐着,也许到了地府,见到了墨儿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看着殷莫霏缓慢地断气,君宛灵紧紧地搂住君昊玥,她不想看到殷莫霏有如此下场,而君昊玥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他不知道事情会突然变得这样的简单,武功诡异的殷莫霏会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且毫无反击之力。

“似乎事情都在一瞬间解决。”皇上松了一口气喃喃道。

“是啊!”海王爷附和着。

也许整个房间只有君昊玥的头脑是清醒的,仿佛后面还有更大的阴谋,他紧紧地搂住君宛灵,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两句,才抬起头来。

“圣上,既然你交付给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们便不在打扰,就此告辞。”

话音刚落,便与君宛灵施展轻功快速的离开了皇宫,从此之后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泰源五年三月,皇上驾崩,同年十月,太子登基,改称国号为龙,大赦天下,而破例册封燕玉公主为国师。

“册封一个女子当国师,你开什么玩笑?”海王爷冲进皇宫,踹开当今皇上的房间,大声吼道。

里面春光无限,他赶紧将脸扭到别处,奇怪的声音却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回荡。

“你们两个够了吧,我辛苦打下的江山,难道要让你们毁掉?”

听到此话,房间里的声音逐渐没有了刚才的声音,只是传来悉悉索索穿衣服声。

“海王爷,你还好意思说,这是你辛苦打下的江山?”柔美的女子声从白色纱帐里传来,她缓慢掀开纱帐,只看见披散的长发承托着美艳的脸庞,喃喃道:“要不是我们姐弟三人,你会这样容易得手?再说了,我龙轩可不是龙墨儿那么好摆布的,要不然也会莫名其妙地死去。”

“你的意思是这个天下都要属于你?哼,别忘了,太子始终是皇族的人,而且你的弟弟龙崎却一直在我手里,难道你不念姐弟之情?”

“哼!就算你杀了他,我也不会妥协!因为很久以前我就将龙崎和太子调换了,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对太子如此之好?”龙轩的眼睛中泛出一丝红色的邪光,冷冷道:“劝你最好还是不好惹我,小心让你变成干尸,滚出去!”

海王爷有些失魂落魄的看着对方,白色的纱帐中窜出一个人来,竟然是太子,他拉着龙轩的手,便让她回到了床上。

一切的努力都白做了……想想将来的日子,也许死了来的痛快……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花仙轮回缘:穿回古代做公主花仙轮回缘:穿回古代做公主腐败的小妖|古言这是一个讲述了花仙转世的恶女被一个来自地府的二缺小仙给整到不知名古代然后遇上魔君转世的冰块男开始各种不对盘后来又看对眼施展各种追求炮灰掉一个个情敌中间打打小喽啰KO掉几个大小boss最后抱得美男归的虐心虐身(并不)的励志故事!
  • 鬼才女将鬼才女将李小呆|古言廖清止一出生就被迫戴上紫铜面具,天生丽质却无人知。她是将帅,武艺超强,带领手下冲锋陷阵,奋勇在前。她和康伯箫在战场上相遇,两人过招,似乎康伯箫常常居于下风。她扮作翩翩佳公子苏凌雪与康伯箫私下接触,发现他是一个难得的良师益友,两人高山流水,如伯牙子期,相知渐深。但是她和他始终是敌人。他要做回自己的皇子,他娶了自己不爱的女人但仍然怜爱有加。她的惊人美貌也终于被发现并被迫嫁与皇帝成为他的皇后。他们以为对方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人生里,但是十六年后,当他看到自己亡母的遗物出现在那个十六岁的男孩子身上时,往事如江河滚滚而来……
  • 绝色萌后从天降绝色萌后从天降璃婉潇|古言初入公司,得罪蛇蝎美人,一朝被害,坠落万丈深渊。没想到,坠落悬崖竟是穿越,穿到架空王朝,砸到腹黑皇上,玩转美男王爷……看都市小白领如何在架空王朝翻云覆雨……
  •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天山俏郡主乱帝心紫萱萋萋|古言她,一个弃婴,抛弃在冰天雪地的天山,手臂上秀着雪莲的图案。长大之后,俏丽、妩媚的她瞒着师傅偷偷下天山,查寻自己的身世,却无意邂逅了毁灭自己王国的当朝皇族男人,他靠近耳旁说:“姑娘可是欠我一个人情,打算怎么还?以身相许?”
  • 倾世狂妃:逆天四小姐倾世狂妃:逆天四小姐金纤纤|古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暴君嗜妃成瘾暴君嗜妃成瘾兔爷不乖|古言“是你自己喝下去,还是朕喂你?”黎兮绝望闭眼,喝下那碗苦水,纵身跳下悬崖,“暴君,总有一天,你要为你的罪孽付出代价!”大难不死,浴血归来,黎兮改头换面,脚踏荆棘,誓要拿回她失去的一切。终有一日,大仇得报,她眼睁睁看着暴君倒在血泊之中忏悔,“若有来生,定坚信彼此,执子之手,笑看天涯!”她的心又是否会有半点动摇?
  • 重生异世之绝代惹风华重生异世之绝代惹风华翩然生|古言【这是一个男强女更强,重生虐渣渣,一对一,你追我就跑的变态杀人魔故事】无人之境,十年孤独,混沌在手,天下我有。当医女重生得混沌元珠,杀该杀之人,报必报之仇。你遭人暗算,被屠杀身边最重要的人,让敌人无所顾忌的折磨伤害,皆是因为你不够强大。除了无法护全自己,更无法保护别人。(??.??)﹉﹉﹉﹉﹉﹉﹉(我是华丽的分割线)东阳顾府嫡女?那个奇丑无比的女子?就是那个杀了长姐姨娘妹妹的人?不不不……不是我。曾经鱼美人店铺的幕后老板?……怎么可能是我。封候拜将权倾天下的谋士顾决然?……我叫顾倾然。﹉﹉﹉﹉﹉﹉﹉﹉﹉﹉﹉﹉﹉﹉﹉﹉乾坤在手,当无颜丑女化身北昆指点江山的谋士,手握百万雄师,精明睿智,成为北昆众女子最想嫁的‘男子’。可是某年某月的一天,她们致死不敢相信,这个神一般存在指点江山的男子竟然是一个女的!还做了北昆另一个男神的帝妃?难道天下最优秀的两个天神般的男子是……龙阳之癖?可当有一天北昆帝妃出现时,再次亮瞎了天下人的眼。她肤如凝脂雪,眸可摘星辰。口如含朱丹,柳眉清如画。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绝代倾人国,淡雅惹风华。-.--.--.--.--.--.--.--.--.--.--.--.--.--.--.--.--.--.--.--.--.--.-片段一:女子在烛火的映衬下越发显得肤如凝脂,云雾缭绕中,几缕乌黑如墨的发丝贴在精致的锁骨上,更添了别样的妩媚诱惑,玉手搭在浴桶边缘透着一丝慵懒,似是遗落凡间的神女洗尽一身铅华……不知为何连平时看起来布满红斑丑陋至极的面孔也变得不那么刺眼了。顾倾然再睁眼时,却发现有一长相人神共愤的男人在一旁看她泡澡。!!!-.--.--.--.--.--.--.--.--.--.--.--.--.--.--.--.--.--.--.--.--.--.-片段二:她换了一张平凡普通的易容皮,不仅连容貌换了,连声音都变得如男人一般,这世上,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就是顾倾然。那个面容极丑陪他入墓的女子。……皇上,虎符在此,三十万大军草民亲手为您奉上。……皇上,兵不厌诈,远赴疆场有臣出谋划策,且不费一兵一卒,全胜?也未尝不可。……旱灾水灾?皇上,臣有办法可解。-.--.--.--.--.--.--.--.--.--.--.--.--.--.--.--.-(我是华丽的分割线)片段三:即墨渊亦俊美无比的脸上带着阴沉,周围的空气都寒冷了几分,虽面色淡然,目光如炬,但眸中却划过一丝喜悦。“你是女子?”“臣不是”……“传朕旨意,即日起,封一品大将军顾决然为皇朝帝妃”闻言,顾倾然颇感讶异,妃?就算是后位她也不稀罕。“皇上,臣不愿为妃”!!!……“报!皇上”“说”“顾将军府的门前挤满了王公贵族,似乎……似乎是……”闻言,即墨渊亦一脸阴沉。“说”“似乎是在上门提亲!”正在批改奏折的即墨渊亦听完太监的禀报,一切都来不及细想了。“常涛”“属下在”“今日贼寇作乱,带着御林军去顾将军府慰问一番”闻言立于一旁的常涛想到顾倾然那赶人的模样,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是!”
  • 因为爱你所以愿意因为爱你所以愿意Qian|古言第一次练笔用,内容不新仪还请见谅!因为一次偶然中的必然,她来到了他的世界,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在追求无果后,自行闯荡,当他在她离开后发现自己爱上了她,为了追上她的脚步,放下了一切......
  • 王爷莫追,呆萌王妃要翻墙王爷莫追,呆萌王妃要翻墙伊沁纯|古言许念烟,不过一个落败商人之女,却让三个臭皮匠争夺不休。许念烟表示很无奈,就因为这,她成了皇后王妃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什么?必须要三选一?许念烟看着眼前这三个男子,无语望天。徐皓云,原是逼不得已才取了她做妻子,却没想这个女人是个超级麻烦精,只会给他惹些没必要的麻烦,娶新人,断手足,弃王妃,即使她如此刁蛮任性,最后还不是爱她爱的深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皇后权利大:谁做皇上我来定皇后权利大:谁做皇上我来定沈悠|古言这年头穿越自然是好事,可是像她这样穿成个宫女……什么,不是宫女,是太监? 泪奔,她穿成个太监能过来干什么,宣传计划生育吗? 咦,她不是太监?还好还好,她不求大富大贵,就每天看看遍地的帅哥,顺顺当当地过完她的穿越日子就好了……咦? 原来她还有一个身份,她就是传说中的未来皇后,而且……这皇上的人选也可以由她来定? 这个……她是不是可以说现在天大地大她最大,她在宫里横着走也没关系了? 嗯哼,低调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