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9章 你的身份

“嗒嗒嗒……”

走廊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近。

“你不是也调查了这件事,这件事不能怪她。”薛明俊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病房里的两人都愣了一会。

“你怎么……怎么过来了?”最先出声的是叶冬凝。

封玥冷哼一声,睨了叶冬凝一眼,扭头看向薛明俊。

“这么晚了,你是过来找谁夜谈的吗?”她手抱着双臂,语气里满是刻薄。

薛明俊神色坦然,迎上她审视的目光,沉声道:“冬凝刚生产完,身子需要好好的补,我过来给她送饭。”

“哟,笑话!”封玥忍不住冷笑出声来。她别过身子,小步走到叶冬凝跟前,微低下头,笑着问道:“小凝,我封家是已经穷困落魄到这种程度了吗?封家儿媳妇还需要别人来养了?”

叶冬凝片刻失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皱眉道:“小姑姑,你明明知道明俊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封玥摊开手,耸了耸肩。

“我知道啊,他是个男人,单身的……男人!”她刻意拉长了男人这两个字,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叶冬凝觉得莫名其妙,肚子里憋了一堆窝火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干脆扭过头不看封玥,目光放在隔离窗里封景霖的身上。

封玥是受了刺激,但她又不是存心为难叶冬凝,看着她吃瘪,心里虽然痛快又有点小愧疚,可让她道歉,这是万万说不出口的。

她的手在裸露的手臂外侧来回摩擦,薛明俊也不说话,站在房外静静看着两人,场面一时尴尬起来。

封玥咳嗽了两声,不自然的低下头,轻声道:“你早点回去休息,我先回去一趟,处理点事情。”

说完,她便大步跨了出去。

入了夜,温度降的幅度大,白天穿的短袖在晚上硬是要加一件外套才能在街边挺直背走路。

封玥一边搓动着手臂一边从大堂往外走。

值班的工作人员都认识她,礼貌的跟她打招呼。

“封小姐。”

薛明俊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封玥急促的步子却没有因此停了下来,而是放慢了速度,一边走一边等着薛明俊走近。

有些话,在医院这种公众场合不好说。

出了的堂,外面的风更大,呼啸的风声里已经有了冬天的味道。

封玥把双臂搂得更紧,她强行让自己不要弯腰,以免在薛明俊面前输了气势。

“你追我下来干什么?”此时不正是他献殷勤的好机会吗?

薛明俊的手上仍提着保温壶,走得着急,忘了递给叶冬凝。

“我觉得我有事情必须和您方面交谈一下。”

他神情认真,语气严肃,与往日温和的模样有所不同。

“交谈什么。是交谈叶冬凝还是交谈景霖呢?”封玥兴趣不大,并不觉得有什么好交谈的。

“交谈一下这次的车祸。”薛明俊沉声道。

封玥的神色一下就暗沉了下来,她不耐烦的偏过头,审视一般的目光紧紧的盯在薛明俊的身上。

穿堂的风把她的头发吹在脑后,没了束缚,头发肆意飞舞,看上去有些凌厉。

“你肯定调查了是不是,你也知道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意外。当然,在你看来,封景霖的生命比叶冬凝的重要多了,但你有没有想过,封景霖怎么可能让叶冬凝处于这种危险之中。”

薛明俊坦然说出自己的想法,提着保温盒的手已经生出了一层薄汗,背脊处顶着风,话都说出去了,也不能收回来。

封玥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下一秒她却转过身迈开步子继续朝前走去,一句话也没说。

被忽视了?

薛明俊握着保温盒的手猛的收紧,用力吸了一口气,又快步跟了上去。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封玥漠然的抱着双臂,头也没偏,高跟鞋叩击在瓷砖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在夜晚里尤为清晰。

“我说中了什么,你心虚了?”薛明俊不甘心的低吼了一句。

高跟鞋的叩击声戛然而止,封玥终于在下台阶前停下了脚步,正眼看向薛明俊。

“我觉得你似乎忽视了一个问题。”

“什么?”薛明俊不解的问道。

“身份!”封玥语气加重了些。

“薛明俊,首先,我是你的长辈,其次,叶冬凝是我封家的儿媳妇。”

话不用太多,点到为止即可,薛明俊又不蠢,自然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封玥说完便下了台阶,高跟鞋叩击地板的声音在夜色里渐闻渐远,最后微不可闻。

薛明俊站在台阶上吹了会冷风,好一会才回过神,慢慢往回走。

从大堂到六楼母婴区最多只要五分钟,但薛明俊走了半个小时。

有些事情得好好想想。

“你怎么还在这?”刚从六楼的电梯里出来,恰好与回房的叶冬凝碰个正着。

薛明俊愣了两秒,立马走上去,把手里的保温盒递给她。

“你赶紧喝了,不知道冷了没有。”

叶冬凝的手还扶着墙,根本腾不出手去接,她眼神对薛明俊示意了一下,扶着墙接着往房里走。

薛明俊看她走得艰辛,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扶她,耳边又回响起方才封玥的话,手探出去半许,又落寞的收了回来。

叶冬凝回到病房,躺在床上放松了一把,用力吸了几口气又坐了起来。

她朝薛明俊招手,示意他过来。

“把汤给我。”

薛明俊皱着眉不解的看着她:“你真的要喝?”

叶冬凝也皱着眉,同样不解的问道:“难道不是给我带的?”

薛明俊连忙把保温盒打开,盛了半碗出来,递给她。

“我以为你会拒绝我。”

叶冬凝翻了个白眼,接过汤一口饮尽,咂吧了几下嘴。

“有点冷了。”

“一个小时前,如果你给我,说不定我就会拒绝,不过现在我就不会了。”叶冬凝自己动手,又盛了满满一碗。

“为什么现在不会?”薛明俊从角落里搬出椅子,在她的床前坐了下来。

“因为……我饿了呀。”

叶冬凝大口大口的吞咽汤,发出满足的声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小跟班小跟班王小剑剑|现言从童年到少年,赵湘陪魏其远爬了无数次青山,看过青山的四季变幻,可自从魏其远五年前去了美国以后,她便一次也没有再来过。当年,魏其远是在这里丢掉了她。“少爷,我听他们说您要退出娱乐圈,要去美国了,是吗?”瘦弱的少女低着头,紧紧握住双拳,终于把心里的话问了出来,是要走了吗?不准备把我也带过去吗?谁都知道了,为什么只有我最后知道?您究竟,把我当成什么?终究,只是下人吗?女主不弱,男主很很傲娇
  • 契约婚姻:总裁的客串新娘契约婚姻:总裁的客串新娘暮色妖娆|现言“我缺一个老婆!”“我缺一套房子!”“正巧,我们合作吧……”她是他临时找来的客串新娘,他是她将同往一个屋檐下过日子的伙伴。他爱的人,做了逃婚新娘;她爱的人,逃了她的情网。他不爱她,却要她的全部。“我们的婚姻只是场交易”“白纸黑字,你是我的妻”我路过你的心,就成为了你心里的路人甲!所以,请不要爱我……
  • 总裁的独宠娇妻逃婚99次总裁的独宠娇妻逃婚99次Z周莹|现言“少爷,夫人又逃了。”秘书胆颤的说道这已经是夫人这个月第23次逃跑。”逃了,给我派人不惜一切代价去把夫人追回来。“似笑非笑的说道。”少爷,夫人在商场看上件衣服,听说被你的绯闻女友抢了“秘书说道”什么,把那家商场拆了,那个女的送到她面前,任她处置“嘴角勾起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白天,他是叱咤风云的首席总裁,黑道白道通吃,人人惧怕却又想得到的人晚上,他宠她如命,”宝贝,要不要再来一次“某男不要脸的说道。
  • 鹿晗之鹿总的小妖精鹿晗之鹿总的小妖精望尘叶|现言看着网上的留言那张婚纱照里另一个女人和他甜蜜相拥,那张照片里两个人的微笑深深的刺痛她的心,“鹿晗为什么你要娶她!我对你不好吗?我的心你不知道吗?”崔纤悦苦苦哀求,他还是那个无情的他,她下定决心离去,但是临走之前还偷了他的种!再次相见她为了女儿和他下了契约,“做我的女人!我就给你血”,她愣一下“你的尊严和原则呢?”,但是却不知自己引狼入室,于是鹿晗开始宠妻模式“小妖精吃你就够了”。“你忘记他曾经是怎么抛弃你的吗?你这么多年来是这么走过来的难道你都忘记了吗?”他蓝御心有不甘,为什么他付出这么多却得不到她的心,鹿晗一站在她的面前一个月不到就连魂都勾走了!【本小说与现实不符!不要拿两者对比!】
  • 单纯与堕落的PK单纯与堕落的PK宝贝鉲|现言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故事,她从青涩蜕变到成熟,从成熟走向现实,再从现实走向虚荣,最终走向的会是哪里?是人们眼里的堕落还是她眼中的成功。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要走的路的权利,谁又能说谁选的是对的,谁的选择是错的。在这个色彩缤纷的城市中,有谁能不虚荣,有谁能不贴着脸皮过日子...有谁不是一步步的与当初那稚嫩的理想一点点的疏远...她是爸妈眼中的人才宝宝,是同学眼中的开心果,是个悲哀的暗恋者,是个让很多男人发誓要将她抢到手的女孩,是个爱情完美主义者,是别人的情妇,还是…这些都是她扮演的角色,可是哪个才该是真正的她…没有人知道,甚至她自己…
  • 民国往事:魂梦与君同民国往事:魂梦与君同燕微雨|现言一个奇异的梦境,娓娓道出民国年间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一对翠玉耳环,缓缓揭开几对男女错综复杂的身世之谜。一座经久不变的石塔还能不能圆起那一段历经了大半生还绵绵不绝的民国旧梦。--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孽缘之最温柔的守护孽缘之最温柔的守护笺抒|现言韩若无是韩氏集团的大公子,可是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存在感极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然而这却不能怪韩家,既不能怪他的父亲韩棠,也不能怪他的继母宋玲,要怪只能怪他自己的亲生母亲沐明雪,那个偷偷地爱上了她不该爱的男人的女人。那是一段孽缘,一段真真正正的孽缘,不仅葬送了他母亲沐明雪的生命,而且也给韩若无戴上了一幅沉重到无以复加的枷锁。
  • 侠女临门侠女临门Katze|现言古代侠女一朝穿越到现代,机缘巧合被有社交恐惧症的宅男漫画家收留彼此一起跌跌撞撞地开始摸索生活的意义温柔的导演,勇武的警察,执拗的医生,外表帅气内心腹黑的大明星……一大波花美男正在靠近……——————————————————[女强文,女主太强,花美男们都要被秒成渣了,/(ㄒoㄒ)/~~我好心痛~~~]
  • 王呵呵与苏端庄王呵呵与苏端庄甘霖口渴|现言陈巴掌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略带严肃的问:“你说幸福是什么味道的?”王呵呵也坐了起来,睡眼稀松。她歪着头想了片刻。仰头吻上了他的脖子,再堵住了他的嘴巴。陈巴掌砸了砸嘴巴,恍然大悟。陈巴掌突然放下了筷子,仔细摆平整了。然后才张口问道:“你说,幸福是什么味道的?”苏端庄皱了皱眉,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她理了理头发,接着开始玩起指甲。陈巴掌对此无可奈何。于是埋头吃饭,吃着吃着眉头就舒开了。抬头刚好看到她也正笑意嫣然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味道怎么样?”“比想象中要好!”
  • 痴缠:小东西,别想逃痴缠:小东西,别想逃洛欢颜|现言“小微,我们永不分离”是谁曾经反反复复的在彼此的耳边说着永不分离,那些十指紧扣的时光又丢在了哪?“小薇,我爱你”“爅,我也爱你”一句我爱你,让夏凉微和沈寒爅彼此纠缠,就像那高墙上的藤蔓彼此缠绕,不得喘息。一场阴谋,一场车祸,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咫尺天涯。“夏凉微,我也要让你尝尝我曾经所受的苦,我不幸福,你也别想得到幸福”,他恨戾的说着。因爱生恨,不停的伤害,不仅伤害了她,也将自己伤的体无完肤。到最后才发现,上天早已织了一张网将彼此困住,无法逃脱······请大家支持我的新文《强欢:暖情毒爱》,嘿嘿,新文的链接是http://novel.hongxiu.com/a/456215/谢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