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9章 你的身份

“嗒嗒嗒……”

走廊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近。

“你不是也调查了这件事,这件事不能怪她。”薛明俊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病房里的两人都愣了一会。

“你怎么……怎么过来了?”最先出声的是叶冬凝。

封玥冷哼一声,睨了叶冬凝一眼,扭头看向薛明俊。

“这么晚了,你是过来找谁夜谈的吗?”她手抱着双臂,语气里满是刻薄。

薛明俊神色坦然,迎上她审视的目光,沉声道:“冬凝刚生产完,身子需要好好的补,我过来给她送饭。”

“哟,笑话!”封玥忍不住冷笑出声来。她别过身子,小步走到叶冬凝跟前,微低下头,笑着问道:“小凝,我封家是已经穷困落魄到这种程度了吗?封家儿媳妇还需要别人来养了?”

叶冬凝片刻失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皱眉道:“小姑姑,你明明知道明俊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封玥摊开手,耸了耸肩。

“我知道啊,他是个男人,单身的……男人!”她刻意拉长了男人这两个字,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叶冬凝觉得莫名其妙,肚子里憋了一堆窝火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干脆扭过头不看封玥,目光放在隔离窗里封景霖的身上。

封玥是受了刺激,但她又不是存心为难叶冬凝,看着她吃瘪,心里虽然痛快又有点小愧疚,可让她道歉,这是万万说不出口的。

她的手在裸露的手臂外侧来回摩擦,薛明俊也不说话,站在房外静静看着两人,场面一时尴尬起来。

封玥咳嗽了两声,不自然的低下头,轻声道:“你早点回去休息,我先回去一趟,处理点事情。”

说完,她便大步跨了出去。

入了夜,温度降的幅度大,白天穿的短袖在晚上硬是要加一件外套才能在街边挺直背走路。

封玥一边搓动着手臂一边从大堂往外走。

值班的工作人员都认识她,礼貌的跟她打招呼。

“封小姐。”

薛明俊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封玥急促的步子却没有因此停了下来,而是放慢了速度,一边走一边等着薛明俊走近。

有些话,在医院这种公众场合不好说。

出了的堂,外面的风更大,呼啸的风声里已经有了冬天的味道。

封玥把双臂搂得更紧,她强行让自己不要弯腰,以免在薛明俊面前输了气势。

“你追我下来干什么?”此时不正是他献殷勤的好机会吗?

薛明俊的手上仍提着保温壶,走得着急,忘了递给叶冬凝。

“我觉得我有事情必须和您方面交谈一下。”

他神情认真,语气严肃,与往日温和的模样有所不同。

“交谈什么。是交谈叶冬凝还是交谈景霖呢?”封玥兴趣不大,并不觉得有什么好交谈的。

“交谈一下这次的车祸。”薛明俊沉声道。

封玥的神色一下就暗沉了下来,她不耐烦的偏过头,审视一般的目光紧紧的盯在薛明俊的身上。

穿堂的风把她的头发吹在脑后,没了束缚,头发肆意飞舞,看上去有些凌厉。

“你肯定调查了是不是,你也知道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意外。当然,在你看来,封景霖的生命比叶冬凝的重要多了,但你有没有想过,封景霖怎么可能让叶冬凝处于这种危险之中。”

薛明俊坦然说出自己的想法,提着保温盒的手已经生出了一层薄汗,背脊处顶着风,话都说出去了,也不能收回来。

封玥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下一秒她却转过身迈开步子继续朝前走去,一句话也没说。

被忽视了?

薛明俊握着保温盒的手猛的收紧,用力吸了一口气,又快步跟了上去。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封玥漠然的抱着双臂,头也没偏,高跟鞋叩击在瓷砖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在夜晚里尤为清晰。

“我说中了什么,你心虚了?”薛明俊不甘心的低吼了一句。

高跟鞋的叩击声戛然而止,封玥终于在下台阶前停下了脚步,正眼看向薛明俊。

“我觉得你似乎忽视了一个问题。”

“什么?”薛明俊不解的问道。

“身份!”封玥语气加重了些。

“薛明俊,首先,我是你的长辈,其次,叶冬凝是我封家的儿媳妇。”

话不用太多,点到为止即可,薛明俊又不蠢,自然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封玥说完便下了台阶,高跟鞋叩击地板的声音在夜色里渐闻渐远,最后微不可闻。

薛明俊站在台阶上吹了会冷风,好一会才回过神,慢慢往回走。

从大堂到六楼母婴区最多只要五分钟,但薛明俊走了半个小时。

有些事情得好好想想。

“你怎么还在这?”刚从六楼的电梯里出来,恰好与回房的叶冬凝碰个正着。

薛明俊愣了两秒,立马走上去,把手里的保温盒递给她。

“你赶紧喝了,不知道冷了没有。”

叶冬凝的手还扶着墙,根本腾不出手去接,她眼神对薛明俊示意了一下,扶着墙接着往房里走。

薛明俊看她走得艰辛,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扶她,耳边又回响起方才封玥的话,手探出去半许,又落寞的收了回来。

叶冬凝回到病房,躺在床上放松了一把,用力吸了几口气又坐了起来。

她朝薛明俊招手,示意他过来。

“把汤给我。”

薛明俊皱着眉不解的看着她:“你真的要喝?”

叶冬凝也皱着眉,同样不解的问道:“难道不是给我带的?”

薛明俊连忙把保温盒打开,盛了半碗出来,递给她。

“我以为你会拒绝我。”

叶冬凝翻了个白眼,接过汤一口饮尽,咂吧了几下嘴。

“有点冷了。”

“一个小时前,如果你给我,说不定我就会拒绝,不过现在我就不会了。”叶冬凝自己动手,又盛了满满一碗。

“为什么现在不会?”薛明俊从角落里搬出椅子,在她的床前坐了下来。

“因为……我饿了呀。”

叶冬凝大口大口的吞咽汤,发出满足的声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青春宴席青春宴席魏曦晨|现言我们的相遇本就是一个谎言的开始,无数个圈套正在向我们靠近。,而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越陷越深,到最后无法自拔。
  • 婚然天成:首席蜜爱不休婚然天成:首席蜜爱不休灵歌|现言家人捅刀,爱人背叛。本是被捧在手心的富家千金,一夜之间坠入地狱。祸兮福所倚,身边突然出现的男人又有什么目的?她骂他变态,他还会叫她小可爱。“凌旭尧,你这样怎么有女人敢嫁给你。”她咬牙切齿。“我跟他没可能,他就是个扫把星,大变态!”她义正言辞。“嫁给我。”他唇角勾起,温热的气息扑向她的耳垂,“反正我也不会放过你。”
  • 狂暴总裁的试婚萌妻狂暴总裁的试婚萌妻轻晚|现言“臭男人,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啦!”倒霉催的,一觉醒来,她居然躺在某个陌生男人的床上,而且还被成为他的试婚妻子!凭着一纸协议,从早到晚,被脾气狂暴的他千般欺负!哆嗦着身子想要逃跑,却被他一把扯回来!“本少还没嫌你体如木板、颜值不堪,你居然还敢跑?……嗯,现在这个样子,勉强过关!”
  • 名媛养成名媛养成姑娘笑|现言外表柔弱的她,内心却是强大无比,杀鱼,打人什么的不在话下。什么?妈妈怎么能忍?走,送你去贵族学校,看看名媛是啥样的。他要重振家业,年纪轻轻,扛起家庭重担。归国之后,他已是天之骄子。我有点聪明,就是没你聪明,你不会嫌弃我笨吧?
  • 巧遇萌宠之废材大逆袭巧遇萌宠之废材大逆袭魔鬼的天使|现言白小飞,在他5岁那年,父母却因一次意外而离他远去,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生命与父母同去,而是更努力坚强的活了下去。现在是青山中学的一个高三学生,费用昂贵,每天靠捡废品为生。有一天,他无意中捡到一个普普通通的青色盒子,却怎么打也打不开,随带回家慢慢研究,一夜之间,这青色盒子里竟是四个长相萌萌哒精灵的栖身之所。虽长相可爱,但性格犹如天壤之别。霸道女王冬冬:“别叫我冬冬,叫我女王大人!”矫情小女春春:“哥哥,我好饿,饿的都要晕了啦。”女汉子夏夏:“好哥们,以后谁敢欺负你跟姐说!”唯一正常的秋秋:“哎,白小飞,我..喜欢你。”这四个精灵的出现,不仅扰乱了白小飞的生活规律,而且还改变了白小飞的命运。
  • 绯闻娇妻:总裁大人坏透了绯闻娇妻:总裁大人坏透了洛无忧|现言那么多的女人,只有这个女人让他贪食如饕餮,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的心绽放。矜贵如他,卑微的哀求,“做我的女人”得到的却是背叛。她接近他,只是为了实施美人计,偷窃他家族的专利技术,然后消失,他不计任何代价的寻找她,等来的却是她的失忆。
  • 情有不甘情有不甘苏清绾|现言他是功成名就的名律师,她是平淡无奇的落魄孤女。遇到傅其深,是温思凉这辈子的劫难。那年,她父亲身亡无家可归,他在大雨中抱起她将她带回了家中,他温柔地抵着她的额头轻语:“思凉,以后我来照顾你。”她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心莫名安定,用力点头。他因恩师照顾她十年,可是,一切的平静都因她心中萌芽的感情而被打破。“傅其深,我不要你和别的女人结婚!”她向来温顺,可当他要和别人结婚时,她倔强地如同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样。情人节,她准备好了惊喜在家等了他一晚,却等到了他深夜带着真正的情人回家。她眼眶通红地看着他:“为什么要带别的女人回家?为什么不回家陪我过节?”他只是冷笑,不似当年的温柔:“思凉,你从来不是我的情人,更不是亲人!”每一次她都咄咄相逼,而他总是恪守位置步步后退。她绝望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不能爱我?”“我只答应替你父亲照顾你,没有义务爱你。而且,我们相差十二岁。”————————他结婚当天,她遭遇车祸。医院醒来,对上的却是他凉薄的脸:“这又是你的苦肉计?”当她最终决定黯然退出,嫁给深爱她的男人的时候,他却步步紧逼:“温思凉,只要是个男人你就敢嫁?!”她冷笑扬眉:“傅其深,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可你不爱我。所以,嫁给谁都一样。”
  • 别提遥远的曾经别提遥远的曾经有只猫咪|现言在我上高中的时候遇到过一个人,从来都不用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不管结局是好是坏我想,在最纯真的时候喜欢上的那个人才是永远都无法忘记的那个。。。根据我的自身经历写下的,每个女孩应该都幻想过将最美好的恋爱经历写成一本书给大家分享,不管结局是好的还是坏的
  • 我是霸主校草我是霸主校草今天你爱了吗|现言叶楚南是一个英俊少年却放浪形骸,在高三(四)班掀起一次次波涛,携校园美女香手,揽妖娆老师芳腰,看他如何一次次在惊险中拥得美人归……
  • 重生复仇:扑倒腹黑男神重生复仇:扑倒腹黑男神苏烟|现言被最爱之人所害。蜕变归来,她要复仇。他爱她宠她。她要的一切,他都会让她得尝所愿。她想复仇,他为她递枪。她想尝试各种新鲜,他为她一一送到眼前。她想踏上巅峰,他为她铺路搭梯。她说:“沈凌越,我最近看上了一个男人,你不是对我一直有求必应的吗,你去帮我把他带过来。”一听这话,某男阴笑。“没错,你也知道我向来是对你有求的,既然你求我了,我又怎么能让你失望?”话音刚落,某女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早已经被吃干抹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