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1章 大结局

“被人拒绝一下就灰心了?啧啧......你要加油啊!”赵晓影微挑了一下眉头,低声鼓励她道。

“小影姐,你......算了,以后再说吧。”薛雅诗最后仍是摇了摇头,心中叹了一口气,不想再说什么了。

“随你吧,只要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行了。”赵晓影也没有多说什么,目光看向了已经向他们走过来的尹清寒和七月。

这一天,七月很开心,虽然订婚仪式邀请的亲友人数并不多,但是她并没有因此有什么不满,五个小时之后,众位宾客和前来助兴了明星嘉宾也都慢慢的离开了,最后离开的是七月一家,尹老爷子因为岁数真的大了,比王爷爷还大了四五岁,所以他只是留在这里半个多小时就回酒店休息了。

“我只希望我们两人能携手到白头,平平安安的。”回去的路上,七月依靠在他的怀中低声呢喃了几句,就睡着了。

“我也是,只想与你白头到老,如果有来世的话,或者三生三世也不错......”尹清寒淡淡的笑着,低首在她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口。

。。。。。

在七月订婚之后的半个月之后,《天下清欢》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宣传,正式的在各大卫视播放了,网络播放稍微晚了一步,但是收视效果却是节节的攀升,情形一拍喜人。

对于这部戏的成功,七月自视也十分高兴,同时也有一些媒体人开始注意到这部戏的作者以及编剧,可是除了知道其人名叫——一萌宝之外,再多的信息就一点儿都没有了,甚至除了这一部戏,她就没有了其他的作品。

“小七,你要是再推出一部小说,一定会有很多影视制作人找上门来的,你......”薛雅诗喜滋滋的跟她打着电话,说道。

“不写了,现在没有那个精力了。”七月咬了一口苹果,身体窝在沙发里,意兴阑珊的看着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的《天下清欢》,现在再看她的这个小说,她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些地方不满意了。

“好了,那就算了,你好好在家里养胎吧,挂了。”她撇了撇嘴,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七月眯着眼睛将手中剩下的苹果胡准确无误的扔进了茶几旁边的垃圾桶里,然手伸手将尹清寒又递上来的一颗剥好的葡萄塞进了嘴里。

。。。。。

时间眨眼,匆匆而过,眨眼间已经过完了年,尹清寒过了初七才在七月依依不舍的目光里离开了,七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怀孕,亦或者是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的缘故,她对他的依恋不再像以前那般似有若无,而是那种爱恋刻入骨髓,让她不舍。

有时候她想,如果这个时候尹清寒这个男人要是出轨了什么的,她会不会想不开,会发疯!

不过事实很快就告诉她答案,因为一晃半个月之后,她发现她还好好地,除了没事儿的时候想想之外,她也没有感觉什么特别的,所以她总结出来了,她就是没心没肺。

过完年之后,年味还在,但是已经有人开始上班了。

程醒在过年的时候去看了一下赵泽西,毕竟这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不过当他看到这小子的时候,着实的是吓了一跳。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程醒看这给他开门的赵泽西,这小子上段时间看他的时候还像个人拿,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像丢了魂儿似的。

“......”赵泽西苦着一张脸,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就无精打采的反身坐回到了房间的椅子上,目光呆滞地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喂?你是怎么了?”程醒抬腿踢了他一下,让他缓缓的抬头又看了他一眼,嘴巴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程醒凑前了一点儿,贴近了几分。

“没了......没有了......不好使了,看不到了......没了......”他反过来调过去就是这两句。

“什么呐?什么没有了?”程醒挑眉,他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着,似乎打算在其中找到什么线索。忽的,他的目光落到了电脑上,先前他还没注意,原来他的电脑是一直打开着,不过上面却是什么都没有,因为是白天所以一时间他竟也没注意。

“没有了?你......哼!你这个小子,不学好是不是?怎么你还中了她的毒吗?混蛋个色胚!给我,把以前她的监控录像都交出来。”程醒阴沉着脸,神色异常严肃的说道。

“啊......什么?交......不要啊!”赵泽西恍惚了一会儿,最后惊呼了一声,身体就朝着一个地方扑了过去,不过却是被程醒一脚踢开,在哪里他拿出了这套监控设备,不管是不是她的录像备份,他都打包拿了回来。

等回来的时候,他只是略微研究就知道了发生了什么,原来因为卓臻臻怀孕了,在原来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卓峰就将她带走了,也就是说她搬离了原来被尹清寒安放了监控设备的房子,后来她又剪短了头发,至此,赵泽西完全失去了女神的妖娆身影......

“可恶的小子!”程醒低声咒骂了一声,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锁进了箱子底下。

。。。。。。

“那个小子怎么办?”回到公司,程醒并没有跟尹清寒汇报赵泽西这件事,而是问起了另一件事情。

“什么?”年后重新回到了公司,让他忙活的事情挺多的,他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

“姓沈的。”程醒提醒了他一句,不过见他抬头之后眼中依旧是迷茫之色,不由得摇了摇头。

“沈赫程,那个杀人犯。”他提醒了他一句。

“哦。”尹清寒了然的点了点头。

“随你吧。”他说完又低下了头。

程醒皱眉,然后不再说什么,又站了一会儿,就退了出去。

阴雨绵绵的六月,到了七月的预产期,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阵痛,她终于顺利的产下了一名男婴,这个消息传到尹老爷子的耳内,可是把他给乐坏了,嘴里一直嚷嚷着等她做完月子,直接给两个人完婚。

“爷爷是不是想小家伙儿的满月宴和我们的婚礼一起进行啊?”七月舒服地躺在了床上,看着身边已经一岁半的十二脚下步子还不稳当的趴在小床上看着正在熟睡的小弟弟。

“呵呵......可能吧,随他老人家医院吧。”尹清寒淡淡的笑着,将手中已经温热的汤碗递到了她的手上。

“起来喝吧,已经不热了。”他体贴地说道。

“名字呢?起了什么名字?尹爷爷还没有想好吗?”七月喝了一口,抬头问道。

“尹笑。”他只说了简单的两个字。

“淫——笑?”七月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嗯?什么呐?是......算了,这名字。”尹清寒刚开始没感觉什么,只是被七月特意咬重说了这一句,倒是感觉不好了。

“回头跟爷爷说一声。”

“嗯。”七月点头。

七月的孩子是六月初出生的,卓臻臻的孩子出生是在六月末,是一个女孩儿,在这个孩子一出生,就被卓峰抱走了,做了DNA检测,可是结果却是让他傻眼,这个孩子竟然真是他的骨血,看着手中的检验报告,他的手有些颤抖,他不知道这些年他是不是被那个医生给骗了,他的身体有些冰冷,如果卓臻臻......

当他再次拿着卓臻臻与他的DNA化验结果之后,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你这回放心了?”卓臻臻看着他这两天魂不守舍,一直到现在回复自然,还有他眼中对襁褓中的小女孩儿发自真心的疼爱,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臻臻,你跟我好好过日子,我绝对会对你很好。”卓峰抬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卓臻臻闻言神色就是一怔,随即缓缓的她低下了头,眼中有什么在流淌,她可以吗?嘴角溢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淡笑,然后她抬起头。

“好啊,好好过日子。”她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提起那个人,在她的心里或许她真的就已经死了吧?

尹燃周岁的时候,在给他举办周岁宴的时候,七月和尹清寒的婚礼并没有在此时一同进行,毕竟时间有些仓促,而且七月在月子期间真的不方便准备婚事。

所以,在周岁宴的一个月后,他们的婚礼终于如期而至,婚礼在海城盛大的举行。

红光满地,万里飘花,一簇簇、一团团,锦绣满院、花海如歌,七月在万丛芬芳中笑着揽着他的脖子,俏皮的挥手告别亲朋,离家的伤感,一般情况下,新娘子不会体会。

此刻的人海中,她好像是看到一个人影,那个人怎么那么像卓臻臻呢?而且她微微开口似乎对着她说了什么?再仔细看的时候,竟然就失去了她的身影......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谢谢你,在我身边谢谢你,在我身边北年.CS|现言不小心去到一个不知道的地方,在那里混的还不错。最重要的是那里还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哈哈哈哈哈,好!凌诺喜欢!但是为什么在战场上莫名地摔下悬崖之后醒来才发现那是一个梦!“不好意思,有人告诉我说,这辈子我只能吻他一个人!”凌诺防备地看着这个站在面前穿着西装革履还极为眼熟的人。然而,那个人却大手一伸,死死地抱住凌诺说道:“同样不好意思,那个人是我!”真真假假,梦里梦外,到底哪是真哪是假?凌诺不知道,但是凌沧瑟告诉她,只要自己和他在一起假的就会是真的,真的就会让自己感到幸福……谢谢你,在我身边!
  • 撒旦老公:恶魔的情史撒旦老公:恶魔的情史恨蝶|现言他们曾经是一对恋人。他的事业布及全世界,他开设航空公司,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在他高中的时候,楚思蕾的梦想就是想要成为一名空姐,但是现在。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她是怎么对他的,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她说:“我看上的只不过是你的钱而已!”现在,该是他报复的时候了。
  • TFBOYS灿如盛夏TFBOYS灿如盛夏欣雪梓曦|现言一次尴尬的邂逅让三个少年与三个少女相遇,年少懵懂的爱恋还没开始就已结束。再次相遇,时光变了,模样变了,他们也变了。因为长大身不由己,不是他倾城怎知他情深,如是他倾城,定知他情深。故事的结局早已注定,只不过无人知晓。时光的沙漏在一点一点的流淌,故事,结局,错过,相遇,在岁月的酝酿下拉开帷幕。“我爱你直到地老天荒”“我爱你,一直是命中注定。”
  • 神选戒神选戒国民大叔|现言凌铭从屌丝到高富帅之间的逆袭只是捡了一枚普普通通的黑戒指,屌丝凌铭哪里知道,命运的抉择让凌铭走上了高富帅土鳖的不归路。从此!妹子?他不屑一顾!钱?银行卡一甩多少位美女朝凌铭身上挤。随随便便开个任务都是上亿。你惹我?富家公子?你家资产过亿没有?看我不顺眼?你爸是省长不是?玛莎拉蒂法拉利就是用来砸的!他要挂了?没事!死了我都给你整活过来!神选戒,命运中注定的那个人!凌铭,爱美人爱江山,将创建他自己的家族企业!做到中国最大的家族!做外国最强的外企!
  • 重生之独爱丑女重生之独爱丑女世子无双|现言他对她说,“你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要家世没家世,要脑子没脑子,我怎么可能喜欢你?”从来没有人如此的侮辱过她,从来没有人!她想如果她情绪激动,岂不是在告诉李慕染她是在自卑吗?如果她愤怒的反驳,岂不是在告诉李慕染她作为女生,真的一无是处吗?于是她,“你不喜欢我,却和我结婚了,你明明可以选择比我优秀,比我家世好,比我身材好,比我脑子好的人,却偏偏选择了我。只有一个可能,你是gay!”推荐已完结作品《重生之我是冯程程》
  • 绑来的新娘绑来的新娘禅心月|现言番外婉武篇她跟他,结婚三年。他没碰过她一下。一场意外,他们纠缠一夜。第二天,他嘶吼着:“打掉孩子,再离婚。”她绝望,心碎,从此远离。却不想他极力掩藏的一个秘密,被他发现。他捏着她的手,眼神几乎要将她吞噬“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偷生了一个我的孩子?”再纠缠,谁是谁的劫?……………………【正文已完结】请放心跳坑!【正文简介】第一次,她失恋去酒吧买醉,被他当成毒贩抓了,关了一夜。第二次,她失业,去KTV飙歌,被他当妓|女抓了,又被他关了一天。第三次,家里安排的相亲宴上,他挑眉看着她一脸嘲讽:“怎么?鸡想从良了?”“滚你M的蛋。你才是鸡,你们一家都是鸡。”她愤怒的拍案而起,端起桌子的水往他脸上一沷。再潇洒的转身而去,完全无视身后目瞪口呆的两家人。而他在她走之后,轻轻的开口:“就她吧。我娶了。”“什么?”两家大人全部呆掉。P。他要娶,她就要嫁吗?她卯足了劲的逃跑,能逃多远逃多远。只是她实在是忽略了某男的卑鄙无耻。“我们头说了。今天嫂子要是不去参加婚礼,绑也要绑着你去。”在她不敢置信的挣扎中,她真的被绑着上了礼堂。去你大爷的。她要投诉,她要反抗,她才不要嫁给他。新婚之夜,她怒视着他神情愤恨:“你不是说我是鸡吗?你娶一只鸡做什么?”“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他挑眉,看着她身上抹胸的婚纱,眼光闪过一丝厉芒。“当兵三个月,母猪赛貂蝉。更何况是鸡?”………………
  • 倾世恋:秦天你看陶花开了倾世恋:秦天你看陶花开了陶倾倾|现言陶倾这辈子干过最傻的事儿就是强了个小肚鸡肠的bt!本以为他花心能助她顺利逃脱不平订婚,谁知这花心大少不是个好人!不他就不是人!他是个禽兽啊!“秦天!你个色狼!你个变态!你你你混蛋啊!”“你别过来再来我喊你强奸!”“刚刚隔壁王叔家母猪被强奸了陶倾你是不是人招!”“倾倾思密达~你看看伦家都被你打毁容了好委屈啊啊呜呜’陶倾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变态明明是你拿着我的手打得自己啊啊...陶倾誓死要把这个怪蜀黍培养成贴心小棉袄,安静美男子,温柔好丈夫......可是。。。。养成记...的结果秦天我错了!惹上这么个花心大少本以为花心才能让一夜情没影谁知遇上她他的花心就这么没了!
  • 凉风吹过夏沐时凉风吹过夏沐时DeathS.CS|现言当流星划过天际,你是否同人一起许诺?当河流流向大海,你是否会想起我?当凉风吹过脸颊时,我想起了你
  • 前夫又来了前夫又来了程白|现言问及程暖对于失败婚姻的看法,她总结出一句大俗话:只怪当年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前夫你好,前夫再贱!
  • 欺婚厚爱欺婚厚爱蓝缪|现言楚嘉洺,女,生平最大爱好就是喜欢钱,遇到富家大少霍景容,被他描绘的金库蓝图所诱惑,包袱款款嫁入霍家,谁知霍景容却是一只铁公鸡,意识到自己被骗婚,楚嘉洺决定要讨回自己应有的财产。于是他们之间的故事拉开了序幕!--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