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1章 大结局

“被人拒绝一下就灰心了?啧啧......你要加油啊!”赵晓影微挑了一下眉头,低声鼓励她道。

“小影姐,你......算了,以后再说吧。”薛雅诗最后仍是摇了摇头,心中叹了一口气,不想再说什么了。

“随你吧,只要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行了。”赵晓影也没有多说什么,目光看向了已经向他们走过来的尹清寒和七月。

这一天,七月很开心,虽然订婚仪式邀请的亲友人数并不多,但是她并没有因此有什么不满,五个小时之后,众位宾客和前来助兴了明星嘉宾也都慢慢的离开了,最后离开的是七月一家,尹老爷子因为岁数真的大了,比王爷爷还大了四五岁,所以他只是留在这里半个多小时就回酒店休息了。

“我只希望我们两人能携手到白头,平平安安的。”回去的路上,七月依靠在他的怀中低声呢喃了几句,就睡着了。

“我也是,只想与你白头到老,如果有来世的话,或者三生三世也不错......”尹清寒淡淡的笑着,低首在她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口。

。。。。。

在七月订婚之后的半个月之后,《天下清欢》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宣传,正式的在各大卫视播放了,网络播放稍微晚了一步,但是收视效果却是节节的攀升,情形一拍喜人。

对于这部戏的成功,七月自视也十分高兴,同时也有一些媒体人开始注意到这部戏的作者以及编剧,可是除了知道其人名叫——一萌宝之外,再多的信息就一点儿都没有了,甚至除了这一部戏,她就没有了其他的作品。

“小七,你要是再推出一部小说,一定会有很多影视制作人找上门来的,你......”薛雅诗喜滋滋的跟她打着电话,说道。

“不写了,现在没有那个精力了。”七月咬了一口苹果,身体窝在沙发里,意兴阑珊的看着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的《天下清欢》,现在再看她的这个小说,她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些地方不满意了。

“好了,那就算了,你好好在家里养胎吧,挂了。”她撇了撇嘴,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七月眯着眼睛将手中剩下的苹果胡准确无误的扔进了茶几旁边的垃圾桶里,然手伸手将尹清寒又递上来的一颗剥好的葡萄塞进了嘴里。

。。。。。

时间眨眼,匆匆而过,眨眼间已经过完了年,尹清寒过了初七才在七月依依不舍的目光里离开了,七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怀孕,亦或者是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的缘故,她对他的依恋不再像以前那般似有若无,而是那种爱恋刻入骨髓,让她不舍。

有时候她想,如果这个时候尹清寒这个男人要是出轨了什么的,她会不会想不开,会发疯!

不过事实很快就告诉她答案,因为一晃半个月之后,她发现她还好好地,除了没事儿的时候想想之外,她也没有感觉什么特别的,所以她总结出来了,她就是没心没肺。

过完年之后,年味还在,但是已经有人开始上班了。

程醒在过年的时候去看了一下赵泽西,毕竟这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不过当他看到这小子的时候,着实的是吓了一跳。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程醒看这给他开门的赵泽西,这小子上段时间看他的时候还像个人拿,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像丢了魂儿似的。

“......”赵泽西苦着一张脸,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就无精打采的反身坐回到了房间的椅子上,目光呆滞地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喂?你是怎么了?”程醒抬腿踢了他一下,让他缓缓的抬头又看了他一眼,嘴巴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程醒凑前了一点儿,贴近了几分。

“没了......没有了......不好使了,看不到了......没了......”他反过来调过去就是这两句。

“什么呐?什么没有了?”程醒挑眉,他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着,似乎打算在其中找到什么线索。忽的,他的目光落到了电脑上,先前他还没注意,原来他的电脑是一直打开着,不过上面却是什么都没有,因为是白天所以一时间他竟也没注意。

“没有了?你......哼!你这个小子,不学好是不是?怎么你还中了她的毒吗?混蛋个色胚!给我,把以前她的监控录像都交出来。”程醒阴沉着脸,神色异常严肃的说道。

“啊......什么?交......不要啊!”赵泽西恍惚了一会儿,最后惊呼了一声,身体就朝着一个地方扑了过去,不过却是被程醒一脚踢开,在哪里他拿出了这套监控设备,不管是不是她的录像备份,他都打包拿了回来。

等回来的时候,他只是略微研究就知道了发生了什么,原来因为卓臻臻怀孕了,在原来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卓峰就将她带走了,也就是说她搬离了原来被尹清寒安放了监控设备的房子,后来她又剪短了头发,至此,赵泽西完全失去了女神的妖娆身影......

“可恶的小子!”程醒低声咒骂了一声,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锁进了箱子底下。

。。。。。。

“那个小子怎么办?”回到公司,程醒并没有跟尹清寒汇报赵泽西这件事,而是问起了另一件事情。

“什么?”年后重新回到了公司,让他忙活的事情挺多的,他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

“姓沈的。”程醒提醒了他一句,不过见他抬头之后眼中依旧是迷茫之色,不由得摇了摇头。

“沈赫程,那个杀人犯。”他提醒了他一句。

“哦。”尹清寒了然的点了点头。

“随你吧。”他说完又低下了头。

程醒皱眉,然后不再说什么,又站了一会儿,就退了出去。

阴雨绵绵的六月,到了七月的预产期,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阵痛,她终于顺利的产下了一名男婴,这个消息传到尹老爷子的耳内,可是把他给乐坏了,嘴里一直嚷嚷着等她做完月子,直接给两个人完婚。

“爷爷是不是想小家伙儿的满月宴和我们的婚礼一起进行啊?”七月舒服地躺在了床上,看着身边已经一岁半的十二脚下步子还不稳当的趴在小床上看着正在熟睡的小弟弟。

“呵呵......可能吧,随他老人家医院吧。”尹清寒淡淡的笑着,将手中已经温热的汤碗递到了她的手上。

“起来喝吧,已经不热了。”他体贴地说道。

“名字呢?起了什么名字?尹爷爷还没有想好吗?”七月喝了一口,抬头问道。

“尹笑。”他只说了简单的两个字。

“淫——笑?”七月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嗯?什么呐?是......算了,这名字。”尹清寒刚开始没感觉什么,只是被七月特意咬重说了这一句,倒是感觉不好了。

“回头跟爷爷说一声。”

“嗯。”七月点头。

七月的孩子是六月初出生的,卓臻臻的孩子出生是在六月末,是一个女孩儿,在这个孩子一出生,就被卓峰抱走了,做了DNA检测,可是结果却是让他傻眼,这个孩子竟然真是他的骨血,看着手中的检验报告,他的手有些颤抖,他不知道这些年他是不是被那个医生给骗了,他的身体有些冰冷,如果卓臻臻......

当他再次拿着卓臻臻与他的DNA化验结果之后,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你这回放心了?”卓臻臻看着他这两天魂不守舍,一直到现在回复自然,还有他眼中对襁褓中的小女孩儿发自真心的疼爱,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臻臻,你跟我好好过日子,我绝对会对你很好。”卓峰抬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卓臻臻闻言神色就是一怔,随即缓缓的她低下了头,眼中有什么在流淌,她可以吗?嘴角溢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淡笑,然后她抬起头。

“好啊,好好过日子。”她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提起那个人,在她的心里或许她真的就已经死了吧?

尹燃周岁的时候,在给他举办周岁宴的时候,七月和尹清寒的婚礼并没有在此时一同进行,毕竟时间有些仓促,而且七月在月子期间真的不方便准备婚事。

所以,在周岁宴的一个月后,他们的婚礼终于如期而至,婚礼在海城盛大的举行。

红光满地,万里飘花,一簇簇、一团团,锦绣满院、花海如歌,七月在万丛芬芳中笑着揽着他的脖子,俏皮的挥手告别亲朋,离家的伤感,一般情况下,新娘子不会体会。

此刻的人海中,她好像是看到一个人影,那个人怎么那么像卓臻臻呢?而且她微微开口似乎对着她说了什么?再仔细看的时候,竟然就失去了她的身影......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林少的乖乖小妻:宝贝,别想逃林少的乖乖小妻:宝贝,别想逃熊baby|现言“说好的最后一次,呜呜。”“宝贝,马上就好了,马上。”“不要了,不要了。”“再来一次,好不好宝贝。”于是又被人拖起来折磨。
  • 风华上海滩风华上海滩言非子|现言十里洋场,灯红酒绿。而她,只能在冰天雪地的夜里,挣扎求存。现实的残酷,亲人的无情,让她已没有选择,不得不走上一条不归路。终于,她让整个上海滩都知道了她的名字。有人说,她是卑贱的舞女;有人说,她是青帮的女流氓;有人说,她是爱国的实业家;更有人说,她是上海滩真正的王者。
  • 99天契约情人 99天契约情人 江悠然|现言99天的契约生活,99天的情人生活,99天改变了女孩的一生。。。。
  • 早安,老公大人早安,老公大人顾熹微|现言迫于家里和领导的双重压力,他需要一个合适的人选做妻子。为了应付新郎突然反悔的尴尬婚礼场面,她需要一个男人扮演临时丈夫。说好分床分房间,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她的被窝一旁说“早安”?!各取所需的婚姻,她信奉相敬如“冰”,他则坚持“日”久生情。情未动,身先行——如果你不爱我,我可以陪你练到爱为止。
  • 生米遇上熟饭:总裁,滚开生米遇上熟饭:总裁,滚开木子花香|现言六年前他从虚拟的网络中跳脱出来强硬介入她单纯的生活,霸道的纠缠,小人的生米煮成熟饭。但是当她狠心抛弃父母离家出走投奔他时,却是换来一场痛彻心扉的背叛。一周后她匆匆的跟师兄远赴美国。六年后再见面时他却完全忘了她,好吧,忘了也好!但是为什么她准备接受一直暗恋她的师兄时他又霸道的介入?哪怕她说自己已经背叛了他仍不肯放弃纠缠?!孩子不是他的?又一个男人?为什么当初的小竹竿变得这么招蜂引蝶了?
  • 记忆里尘封的花龄记忆里尘封的花龄紫牧沁桐|现言我发誓,我江媚颖这一生不过只是想有个哥哥而已,一旦梦想翻倍成真却又遭受物是人非以后,我已经永远地失去一个他了,还会再次错失你吗?
  • 你好,首席大人!你好,首席大人!张妤|现言她,是一个无名小卒。他,是一个众所皆知的商业帝王。黑暗的阴霾笼罩着她,那句话,时不时在她的耳畔回响着“你不配生我的孩子······”三年后······女子携手萌宝强势回归······“Hello,首席大人!”
  • 暧昧的伤暧昧的伤爱梦刚醒|现言霸道的美术才子,平凡的小可爱,关系暧昧,他却选择了别人,在她心里留下了一道无法磨灭的伤痛。她选择逃离,却又命中注定遇到同样有画画才能的另一个他。
  • 论爱情的养成计划论爱情的养成计划云彩的棉花糖|现言某男:有什么想说的吗?某女:我说我想告诉你我的手表是荧光的,你信吗?某男嘴角微微扯了扯:这个答案我不满意,换一个。某女:额,那你娶我吧这个答案怎么样?某男嘴角一丝宠溺的笑:不错,你的证件和我的我都准备好了,半个小时后民政局见!哈喽,大家好,我是糖糖。这是我第一次发文,文笔略有青涩,表介意啦~~
  • 黄花闺女不愁嫁黄花闺女不愁嫁深水怪物|现言马德里时,她大二,从千千万万个胖子里被他挑中有幸成为某部电影女主角——”我和你说了,我不想谈恋爱。“安辄回头,”我没说想和你谈恋爱,可以的话,我想直接让安布叫你嫂子。“毕业时,安布和张蒙已经出柜,没羞没臊秀着恩爱搞着基。而她,早已意识到自己要演技没演技、要天分没天分,尽管当时她的处女座也就是唯一一部作品大红大紫,但还是聪明地选择急流勇退——”我说了,我不想结婚。“安辄一本正经,”我其实也没那么想和你结婚,我更想让你当我孩子他妈。“她皱眉,”你有小孩了?“”没有,等你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