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4章 放不下她

孙媚儿将自己的衣物慢慢的褪下,准备躺在夜寻旁边。当褪去外衣,她看到自己粉色的肚兜的一刻,她又犹豫了。真的要用这样的手段得到夜寻吗?

最终,孙媚儿没有马上褪去自己的最后一层衣物,而是爬上床,在夜寻的身边躺下,听着他轻微的鼾声。呆呆的看着她的身体。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始行动。

一圈一圈又一圈,孙媚儿的手指在夜寻茱萸间画着圈圈,夜寻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但鼾声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孙媚儿的动作继续着,她的手指慢慢的朝夜寻身下滑下去。除了身体的轻微颤抖,夜寻又有了新的反应,他的嘴里呢喃着。“小芸……小芸……”

孙媚儿有点生气。明明跟他一起的人是她,可为什么,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底有哪一点好?

想着想着,孙媚儿手里的力道忽然加大了,她将所有的愤怒,储蓄到手指上,最终一起用力。疼痛让夜寻的酒意一下子清醒。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并没有醉得太厉害。

夜寻从床上弹起来,微带醉意的眼睛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孙媚儿和光着的自己,他一下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

“寻哥哥……我……”

方才的情绪失控,此时已经能控制。孙媚儿呆呆的看着夜寻,不知该说什么。她怎么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因为这情绪,一切的计划都被她搞砸了,只差那么一点,她便要成功了,一切就这么前功尽弃了吗?不……她不甘心,明明就快要成功了的。

孙媚儿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了多套计划,最终,她决定装可怜,希望能获得夜寻的同情。

“寻哥哥,我……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

“喜欢我?”夜寻想笑,却笑不出来。这个女人是他的妹妹,他的妹妹居然对他说喜欢他,这真是……那个女人当初那般对他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是这样的人呢?

冷静片刻,夜寻找回了理智。这一切根本就不可能那么简单。这个所谓的妹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把衣服穿好,快点出去吧。乘我还没有后悔之前,最好赶快离开,否则,我不确定,我会做什么事情。”

怎么说,眼前这个女人都是他名义上的妹妹,夜寻不想用自己那暴虐的一套对她。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妹妹还没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

“不,我不走。”好不容易换来的机会,孙媚儿怎肯轻易放手。

“你想做什么,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

在此之前,夜寻真的以为孙媚儿只是来陪他聊聊,可现在,看到孙媚儿这副打扮,不用说也知道她的目的了。他不认为孙媚儿真的是因为喜欢他才来找她的,他很清楚自己这张脸,除了耿暮芸,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不害怕了。孙媚儿一定是有其他目的。

“媚儿,我因为你是我妹妹,所以,没有对其他人那一套,可是,你若再不把衣服穿好,我真的不保证会做什么事。”

醉酒的疼痛又一次侵袭了夜寻的脑袋。眼前的孙媚儿显得有点模糊。怎么回事,他不记得他有喝很多酒啊,难道是酒里有问题?

“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夜寻厉声问。

“只是一些******。”孙媚儿淡淡的说。

原来,孙媚儿知道夜寻的酒量很好,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灌醉的。所以,她在酒里放了一些******,让夜寻更容易醉酒,并且,让他的身体无法抗拒她的*。

可惜,夜寻不是什么女人都要的,尤其是孙媚儿。就算是因为药物的作用,他无法抗拒身体中蓄势待发的欲望,他也不会选择孙媚儿。

“我不会动你的,你快走。”

“为什么?难道,在你心里,我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嘛?”

以为只要有了催情剂,夜寻便无法拒绝她。可是,他情愿被那满腔的浴火烧死也不要动她。难道,她就这么没有魅力?一开始,她的心里想的是,像夜寻那样的,总带着一个铁面,没人会喜欢的。而她也看不上。所以,她愿意自动送上门来,他应该欣然接受。可是,他一次一次拒绝。她再也无法忍受,也无法继续伪装自己是一个淑女,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得到夜寻。

孙媚儿不顾一切的,整个人朝夜寻扑上去,而夜寻也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火,坐立起来。他本来还想给孙媚儿留几分薄面。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对于不要脸的女人。他也丝毫不会客气。

夜寻举起手,对准孙媚儿的左脸就是一掌,五个火红的手指印,清晰的印在孙媚儿的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从脸颊传到头顶。

孙媚儿盯着夜寻,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涌上心头。从来没有人动手打过她,夜寻是第一个。他居然动手打她。难道,对于他来说,她真的这般的不堪,连一个拥抱,她也是吝啬的,连一个亲吻,也都是她的奢望吗?

“到底,那个耿暮芸有什么好,你情愿碰她,都不要我!”

提到耿暮芸,夜寻一下清醒过来。他努力的压制住药物的作用,从床上拿起衣服披上。然后,他从床上下来,径直从门口走去。

“寻哥哥,你要去哪里?”

“你不出去,那就只有我出去了。”

孙媚儿也跟下床来,朝夜寻冲上去,一把抱住夜寻的脚。“寻哥哥,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

“你走开,放手,快放手!”

“不,我不放,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耿暮芸?到底哪里比不上她!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走开。”夜寻不想解释什么。他对孙媚儿再也没有必要留情。他踢了一脚孙媚儿,孙媚儿整个人摔倒在地。夜寻走出房门,头也不回。

孙媚儿狠狠的看着夜寻的背影,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天的一切,她都会要夜寻还回来的。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夜寻逃出她的手掌心的。

寻梦园——

寻梦园是杭州最著名的红楼,夜寻虽然不经常到这一类的地方来,但寻梦园的老板娘还是对他很熟悉。

“哟,这不是夜少爷吗?您可是好{炫&书&网}久没来了。”老鸨子一看到夜寻就贴了上去。夜寻的特点太明显了,想要不被认出都不太可能。

“少废话,把你们这最漂亮的姑娘给我找来。”

“好,夜少爷,你稍微等等。我这就给你叫柳绿来。柳绿啊,可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

“既然如此,还不快把人给我找来!”

今天夜寻的火气显得特别的大。

也难怪,本来是想好好的清净一下,结果,被孙媚儿捣乱了一切。之前虽然他暂时压制住了******的发作,但是,这药物的功效远比他想象的要猛。若不是他压不住药物的作用,他是不会来这个地方的。

老鸨为夜寻准备了一间上好的厢房。然后又找了寻梦园里最红最漂亮的姑娘来陪夜寻。

柳绿刚进房间就被夜寻一把抱住。她已经听老鸨说过,夜寻是一个不可得罪的人。虽然,这个夜寻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铁面,看起来很奇怪,但是,为了多赚点钱,她也顾不上心里的别扭了。

“夜少爷,别急啊……”

夜寻无法清醒,他感觉到自己心中的火已经快要烧混他的头脑。他需要发泄心中的这股火。无论眼前的是什么人,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柳绿感觉到夜寻的力度。她倒是没想到,这个夜少爷如此的按奈不住心火。*还没坐热,就已经开始。

夜寻的手在柳绿的身体上游离,柳绿娇艳欲滴的红唇,嘤咛出声。她半眯着眼睛,看着夜寻。其实,现在就算她不魅惑夜寻,夜寻也一样会触碰她的身体。

指尖划过柳绿的身体,柳绿的身体微微颤抖。顺着她那光滑的脖子,夜寻开始进一步进攻。然而,当他将自己的身体全部压在柳绿的身体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浮出了小芸的影子。

那一夜的缠绵悱恻,小芸的哀怨与忧怜,他强迫的占有了小芸。掠夺她的身体,却还要那样的玷污她,说她是个不贞不洁的女子。虽然说,小芸是占据了耿暮芸的身体。可是,他的心里明明感觉到小芸那如雪一般的纯净。

他想小芸了,真的想了。当看着柳绿的身体,他的脑海里出现的是小芸那若白雪的*。每触碰一次柳绿,他都会想起那一夜,触碰小芸的身体时的感觉。小芸现在在哪里?她是不是在某个孤独的街角傻傻的坐着?她冷不冷,她会不会感觉到饥饿?

柳绿心中的火刚被挑起,夜寻却停止了动作了。柳绿主动迎合上去,奉上自己的朱唇。然而,夜寻却一把推开了她。

“夜少爷,你怎么了?”

“你走吧!”夜寻冷冷的说。此刻,他的脑海已经完全的清醒了过来。他没办法碰别的女人,他的脑海里全是小芸的影子。他怎么能说,是因为他心里想着另一个女人所以才无法继续呢?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是怎么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坑害皇子手札坑害皇子手札忆沐|古言现代商业谈判专家,一朝穿越成为细作,貌若花月,命若蜉蝣,身不由己。前有大皇子强取豪夺,后有三殿下腹黑冷情。危机重重间,许菱:我有几个小小的愿望,就是逃离三殿下,整垮大皇子,找个好男人,恩爱一辈子……
  • 孤山雪孤山雪羊儿咩咩|古言一名令人闻风丧胆的江湖杀手,因为同门中唯一的朋友遭门派追杀而一夜间将本门师兄弟弑杀殆尽,并音讯全无,这一惊世血案发生1年后,他唯一的朋友,也是那个骗他背信弃义杀尽同门而后将精疲力竭的他打入湖中的她却发现他健康的跟随在一名普通的渔家女子身边,面容上有她一世未见的柔情,心生恨意。她,年轻貌美,心肠歹毒,害人无数,却是世人眼中的除魔女侠;他,俊逸无双,心地善良,只求一个真心待他的人,却是世人眼中嗜血的狂魔,他的她,只是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渔家女,单纯善良,只求一生平安,寻得心爱之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这样三个人顺从命运的轮回相遇,怎样的剧情会上演……
  • 随身空间:腹黑王妃随身空间:腹黑王妃冬儿|古言爱你,在一缕风里,漾出思念的泪落在雨里。爱你,在一抹秋阳中,写下的眷恋放在秋水里。爱你,躲开了寂寞,却没有绕开幽怨。爱你,一半温水,一半凉水,幸福和伤害无法割舍。于是我在我的城里焚满香火,你可听见,轻轻的经声,念的全是你。
  • 妖孽王爷:倾城王妃开青楼妖孽王爷:倾城王妃开青楼芙洛小狐.CS|古言出嫁路上,他和她相遇,为求生,本想和她演演就好,却忍不住要了他,却连对方长相都不知只留下随身玉佩,便匆匆离去。这一夜的消魂改变了她一生,从此臭名昭著,受尽屈辱与折磨。恨吗,如果不是那个人又怎会如此,想拿一个玉佩打发我吗,我付芊芊还没廉价到此。纤手持玉,轻依栏杆,朱唇轻扯起一抹嘲笑。他本无牵无挂,无情无心,却念念不忘那一晚,为何总不经意想起她,女人,他从来不缺为何总留恋那一晚,地下三寸我也要找到你。
  • 青楼闯出的女皇爷青楼闯出的女皇爷木水海洋|古言姐虽在青楼,但姐的传说流传天下。总有一天姐要让青楼里来的都是娘们,接客的都是爷们。——薛轩梦呓
  • 傻女在古代傻女在古代鬼恋|古言原创作者社团『未央』出品: 一女穿越,先是装傻,再携鸟走天涯! 美男必不可少,看女主玩转后宫!腾讯独家全版傻女续篇《九世鸳梦》增添部分! 此外《男人是祸水》《京城四少》《穿越好事近》鬼恋完结文!   
  • 攻心为上:狡猾医妃攻心为上:狡猾医妃羽翘|古言原本是医学界冉冉上升的小星星,享誉内外,可是没过几年舒服日子,以身试药,灵魂穿越。穿就穿吧,还穿成个爹不疼没娘爱,处处受打压的大小姐?拜托,人怎么可以活的这么窝囊!看她打刁仆,整恶妹。还顺道收拾那害死亲娘的恶心爹!皇帝的私生子,只要他开口,整个天下都是你的。什么?没那么简单?还有哥哥弟弟穷追猛打,姐姐妹妹也来者不善。皇家嘛,最不值钱的就是骨肉亲情。这位小姐姐有些厉害啊。不如咱们结个盟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城嫡妃倾城嫡妃四喜兔子|古言大厅上。“啊啊啊…我不要我不要啊,王爷,不要和我退亲呀…”丑到惨绝人寰的女子哭声震天,吓的男子脱口而出:“这婚非退不可,我已有心上人。”女子凄惨落泪:“既然你真心爱的人不是我,这些年就当我寻错了良人,投错了心,我不怨你,真心祝你和她白头偕老,早生贵子。”说罢,女子飞奔而出,涕泪成行。无人察觉,转头那刻,她笑的比谁都开心。
  • 帝国集团之独爱帝国集团之独爱单于希望|古言“十八岁当爹地,你也许不奇怪,但如果我告诉你,我的老婆是男人,你会不会惊讶一下下?偷偷告诉你:我的老婆是男人,他是我家baby的亲生爸爸。你问我是baby的谁?嘿嘿,悄声告诉你:我是bady的亲生爹地呀!”“哈哈,糊涂了吧?孩子是他亲生的,却也是我的亲骨肉!”(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独宠,冲喜霸妃独宠,冲喜霸妃轩少爷的娘|古言一睁眼,魂穿。再睁眼,毒药!没喝!苦逼的穿越啊!她居然穿到一个冲喜小媳妇身上,不但要为快翘辫子的相公挡灾挡厄,还要三不五时的用血给他解毒。左有看她不顺眼的婆婆!右有时时盼她挂掉,一日三餐外加宵夜下毒的一窝老姨娘们!前有想毁她名节的表妹!后有不成器的公公和纨绔小叔子!更有公主大BOSS,看中她的的渣相公,对她这个绊脚石欲除之而后快。相公要当陈世美,候府要和皇帝成亲家,欺她小孤女,偷毁婚书,降妻为妾!掀桌暴走:老娘又不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来捏两下!有本事统统放马过来!打地鼠谁不会?出来一个锤死一个!★★★★★1公主得意地看着某女,娇笑:“元郎,她这般上不得台面,又低贱,不如远远打发了!”某男迟疑地望着某女,眼神留恋。公主目光一闪,语气尖利:“怎么?舍不得吗?这贱人有什么好?”某女眸色一寒,猛地端起桌上的鲍鱼海参汤扣在公主头上。诸人瞬间石化。“啊!”公主顶着一头的鲍鱼海参,疯狂尖叫:“本宫要杀了你!”某女浅笑敲碗,锋利的瓷片抵着公主脏污扭曲的脸:“你最贱!一个太监样的男人都抢,实话告诉你,他,姑娘我还看不上!配你个傻B正好!”她笑看脸色铁青,羞怒交加的某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二货,祝你世世代代是太监!”谈笑间,将候府深宅搅了个天翻地覆,拍拍屁股,潇洒离开,誓要活出自己的锦色年华!2表妹故技重施,狠狠一撞某女,“哗啦”一声,某女在岸上,表妹尖叫落水。表妹恶狠狠的倒打一耙:“贱人!你竟敢推我下水?快拉我上来。”某女左右张望,撅断一根绿竹,往水中一伸:“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太好。”“贱人…啊啊…咕嘟咕嘟…”表妹被绿竹按入水中。放开竹子,表妹拼命浮了上来:“你个贱…”某女微一用力,表妹又咕嘟咕嘟的沉下去了。如此反复!表妹被灌了满肚子水,气若游丝:“别,是我…自己掉下来…”某女气定神闲:“这年头好人难做,先上来写血书,无凭无据的我怕人冤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