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4章 放不下她

孙媚儿将自己的衣物慢慢的褪下,准备躺在夜寻旁边。当褪去外衣,她看到自己粉色的肚兜的一刻,她又犹豫了。真的要用这样的手段得到夜寻吗?

最终,孙媚儿没有马上褪去自己的最后一层衣物,而是爬上床,在夜寻的身边躺下,听着他轻微的鼾声。呆呆的看着她的身体。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始行动。

一圈一圈又一圈,孙媚儿的手指在夜寻茱萸间画着圈圈,夜寻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但鼾声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孙媚儿的动作继续着,她的手指慢慢的朝夜寻身下滑下去。除了身体的轻微颤抖,夜寻又有了新的反应,他的嘴里呢喃着。“小芸……小芸……”

孙媚儿有点生气。明明跟他一起的人是她,可为什么,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底有哪一点好?

想着想着,孙媚儿手里的力道忽然加大了,她将所有的愤怒,储蓄到手指上,最终一起用力。疼痛让夜寻的酒意一下子清醒。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并没有醉得太厉害。

夜寻从床上弹起来,微带醉意的眼睛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孙媚儿和光着的自己,他一下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

“寻哥哥……我……”

方才的情绪失控,此时已经能控制。孙媚儿呆呆的看着夜寻,不知该说什么。她怎么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因为这情绪,一切的计划都被她搞砸了,只差那么一点,她便要成功了,一切就这么前功尽弃了吗?不……她不甘心,明明就快要成功了的。

孙媚儿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了多套计划,最终,她决定装可怜,希望能获得夜寻的同情。

“寻哥哥,我……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

“喜欢我?”夜寻想笑,却笑不出来。这个女人是他的妹妹,他的妹妹居然对他说喜欢他,这真是……那个女人当初那般对他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是这样的人呢?

冷静片刻,夜寻找回了理智。这一切根本就不可能那么简单。这个所谓的妹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把衣服穿好,快点出去吧。乘我还没有后悔之前,最好赶快离开,否则,我不确定,我会做什么事情。”

怎么说,眼前这个女人都是他名义上的妹妹,夜寻不想用自己那暴虐的一套对她。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妹妹还没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

“不,我不走。”好不容易换来的机会,孙媚儿怎肯轻易放手。

“你想做什么,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

在此之前,夜寻真的以为孙媚儿只是来陪他聊聊,可现在,看到孙媚儿这副打扮,不用说也知道她的目的了。他不认为孙媚儿真的是因为喜欢他才来找她的,他很清楚自己这张脸,除了耿暮芸,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不害怕了。孙媚儿一定是有其他目的。

“媚儿,我因为你是我妹妹,所以,没有对其他人那一套,可是,你若再不把衣服穿好,我真的不保证会做什么事。”

醉酒的疼痛又一次侵袭了夜寻的脑袋。眼前的孙媚儿显得有点模糊。怎么回事,他不记得他有喝很多酒啊,难道是酒里有问题?

“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夜寻厉声问。

“只是一些******。”孙媚儿淡淡的说。

原来,孙媚儿知道夜寻的酒量很好,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灌醉的。所以,她在酒里放了一些******,让夜寻更容易醉酒,并且,让他的身体无法抗拒她的*。

可惜,夜寻不是什么女人都要的,尤其是孙媚儿。就算是因为药物的作用,他无法抗拒身体中蓄势待发的欲望,他也不会选择孙媚儿。

“我不会动你的,你快走。”

“为什么?难道,在你心里,我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嘛?”

以为只要有了催情剂,夜寻便无法拒绝她。可是,他情愿被那满腔的浴火烧死也不要动她。难道,她就这么没有魅力?一开始,她的心里想的是,像夜寻那样的,总带着一个铁面,没人会喜欢的。而她也看不上。所以,她愿意自动送上门来,他应该欣然接受。可是,他一次一次拒绝。她再也无法忍受,也无法继续伪装自己是一个淑女,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得到夜寻。

孙媚儿不顾一切的,整个人朝夜寻扑上去,而夜寻也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火,坐立起来。他本来还想给孙媚儿留几分薄面。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对于不要脸的女人。他也丝毫不会客气。

夜寻举起手,对准孙媚儿的左脸就是一掌,五个火红的手指印,清晰的印在孙媚儿的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从脸颊传到头顶。

孙媚儿盯着夜寻,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涌上心头。从来没有人动手打过她,夜寻是第一个。他居然动手打她。难道,对于他来说,她真的这般的不堪,连一个拥抱,她也是吝啬的,连一个亲吻,也都是她的奢望吗?

“到底,那个耿暮芸有什么好,你情愿碰她,都不要我!”

提到耿暮芸,夜寻一下清醒过来。他努力的压制住药物的作用,从床上拿起衣服披上。然后,他从床上下来,径直从门口走去。

“寻哥哥,你要去哪里?”

“你不出去,那就只有我出去了。”

孙媚儿也跟下床来,朝夜寻冲上去,一把抱住夜寻的脚。“寻哥哥,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

“你走开,放手,快放手!”

“不,我不放,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耿暮芸?到底哪里比不上她!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走开。”夜寻不想解释什么。他对孙媚儿再也没有必要留情。他踢了一脚孙媚儿,孙媚儿整个人摔倒在地。夜寻走出房门,头也不回。

孙媚儿狠狠的看着夜寻的背影,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天的一切,她都会要夜寻还回来的。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夜寻逃出她的手掌心的。

寻梦园——

寻梦园是杭州最著名的红楼,夜寻虽然不经常到这一类的地方来,但寻梦园的老板娘还是对他很熟悉。

“哟,这不是夜少爷吗?您可是好{炫&书&网}久没来了。”老鸨子一看到夜寻就贴了上去。夜寻的特点太明显了,想要不被认出都不太可能。

“少废话,把你们这最漂亮的姑娘给我找来。”

“好,夜少爷,你稍微等等。我这就给你叫柳绿来。柳绿啊,可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

“既然如此,还不快把人给我找来!”

今天夜寻的火气显得特别的大。

也难怪,本来是想好好的清净一下,结果,被孙媚儿捣乱了一切。之前虽然他暂时压制住了******的发作,但是,这药物的功效远比他想象的要猛。若不是他压不住药物的作用,他是不会来这个地方的。

老鸨为夜寻准备了一间上好的厢房。然后又找了寻梦园里最红最漂亮的姑娘来陪夜寻。

柳绿刚进房间就被夜寻一把抱住。她已经听老鸨说过,夜寻是一个不可得罪的人。虽然,这个夜寻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铁面,看起来很奇怪,但是,为了多赚点钱,她也顾不上心里的别扭了。

“夜少爷,别急啊……”

夜寻无法清醒,他感觉到自己心中的火已经快要烧混他的头脑。他需要发泄心中的这股火。无论眼前的是什么人,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柳绿感觉到夜寻的力度。她倒是没想到,这个夜少爷如此的按奈不住心火。*还没坐热,就已经开始。

夜寻的手在柳绿的身体上游离,柳绿娇艳欲滴的红唇,嘤咛出声。她半眯着眼睛,看着夜寻。其实,现在就算她不魅惑夜寻,夜寻也一样会触碰她的身体。

指尖划过柳绿的身体,柳绿的身体微微颤抖。顺着她那光滑的脖子,夜寻开始进一步进攻。然而,当他将自己的身体全部压在柳绿的身体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浮出了小芸的影子。

那一夜的缠绵悱恻,小芸的哀怨与忧怜,他强迫的占有了小芸。掠夺她的身体,却还要那样的玷污她,说她是个不贞不洁的女子。虽然说,小芸是占据了耿暮芸的身体。可是,他的心里明明感觉到小芸那如雪一般的纯净。

他想小芸了,真的想了。当看着柳绿的身体,他的脑海里出现的是小芸那若白雪的*。每触碰一次柳绿,他都会想起那一夜,触碰小芸的身体时的感觉。小芸现在在哪里?她是不是在某个孤独的街角傻傻的坐着?她冷不冷,她会不会感觉到饥饿?

柳绿心中的火刚被挑起,夜寻却停止了动作了。柳绿主动迎合上去,奉上自己的朱唇。然而,夜寻却一把推开了她。

“夜少爷,你怎么了?”

“你走吧!”夜寻冷冷的说。此刻,他的脑海已经完全的清醒了过来。他没办法碰别的女人,他的脑海里全是小芸的影子。他怎么能说,是因为他心里想着另一个女人所以才无法继续呢?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是怎么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祸水精灵魅惑天下祸水精灵魅惑天下红尘乱世称帝|古言她是精灵国的公主,他是精灵国的王子,他们在地球上生活了几年,在地球上创建里一个又一个奇迹。却因为相爱,去了异世。异世的他是一国太子,她是女皇的干女儿。她在异世桃花朵朵:他,一国皇帝,为了他抛弃自己的国家;他,全国首富,为了她倾家荡产;他,他,他......一个个都被她所痴迷,都深爱着她。他们和她,该何去何从?是接受,还是拒绝?
  • 暴君的孽宠:第一夫人暴君的孽宠:第一夫人丢了石头的皮|古言一场意外事故。她灵魂出窍,附在一位家族落魄惨遭追杀的郡主身上。家人遗弃,朋友背叛,她亡命四处逃串,她背井离乡。她遇到他,他宠她,疼她,让她离不开他。她原以为可以安稳过活,可阴谋诡计一次次将她推向危险顶端。他可以宠她到天上,也可以下一秒就把她摔进地狱里……她失去朋友,他说“你的身边只许有我”她失去孩子,他说“你只可以爱我一人”他说她是他的歌,也是他的城。
  • 血色罂粟:倾世妖娆血色罂粟:倾世妖娆三鲤鱼|古言无尽媚态,致命的诱惑,亦是罂粟花的瘾她醉仙居的头牌身价上亿两黄金媚态丛生,世俗扰人她究竟是谁?将军府的千金?遭人唾骂的花痴女?有太多的秘密还未解决她体内五芒星阵中的男人是谁?这个萌到爆的少年是谁?突然冒出的父母又是谁?真真假假,凌乱的世俗,佛曰:不可说也
  • 邪帝的失宠小逃妻邪帝的失宠小逃妻慕尘烟|古言她本是苦逼上班族一枚,一朝穿越成为被冷落的皇后。他是九五之尊,万万人之上,却大权旁落,成为一名可悲的傀儡。他说:“女人,朕一定要毁了,谁让你是那人的女儿!”她一笑置之,第二日便计划着逃跑事宜,奈何却重新被抓回去。他居高临下的说:“素心,这辈子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就在素心绝望的时候,另一个男子翩翩出现了……
  • 凤妃倾城凤妃倾城简汐|古言在这个皇权至上的朝代,沐千华韬光养晦,只求为自己求得一方宁静,却不想,最终还是沦为了他人的棋子。当那所谓的夫君一剑刺穿自己胸膛的时候,沐千华笑的妖艳,挥剑斩断一头青丝,决然转身。她不信命,也从不认命,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跟自己厮守到老……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 暄和皇贵妃传暄和皇贵妃传饭炒蛋|古言一场飞机失事让现代剩女莫名穿成古代不受宠的小贵人,后宫人情冷漠,帝王生性凉薄,不想屈居人下,不想未老先衰,抱紧皇后先度日,撒娇卖痴刷帝王。且看现代淡漠理智女如何在异世混的风生水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绝恋如水滑入我心》《绝恋如水滑入我心》兮水妖姬|古言我,是可以称为凤朝最辉煌的女性了吧?手握凤朝三分之一的兵力。在人们心目中是最耀眼的一道光了吧?一手托起了凤朝女性的地位。可为什么上天要这样作弄我?······我竟然爱上了自己的皇兄!!!真是不可饶恕!!!皇兄他作为继父皇后最伟大的帝王怎么可以和我做这种事??!!可是事事不可预料,在光辉岁月中,皇兄他······在我抛下一切去接受时,却看见皇兄那平静的目光,只听他轻轻道:“对不起!”什么?你在说什么呀?!我完全听不见呀!我冷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我一定是在做梦!你看呀,梦中的女主好傻哦!可,为什么女主那么像我?!为什么我感觉却这么真实?!快来人叫我醒来呀!!!人呢?都去哪了??!!
  • 天价弃妃:嫡女不愁嫁天价弃妃:嫡女不愁嫁雪紫菲菲|古言苏瑛一朝穿越,沦为爹不疼娘已死的嫡二小姐。只因外传不知进退粗俗无礼,明王娶了公主抛弃了她。那个病怏怏的安王,竟然深藏不露,对她情有独钟。穿越而来她定要遇神杀神,遇鬼杀鬼。前世没有过的,她要一一占有!看她优雅浅笑,活出锦绣人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表里不一娘子你是谁表里不一娘子你是谁人小灵|古言女主:传说中,江湖的监督人中的雪色莲花是个皑如山上雪的高贵冷艳的绝色佳人,冷若冰霜的脸上从未见过笑颜,并且惜字如金…………当然,传说是骗人的!谁能想到被许多人奉为雪莲仙子的她其实笑点极低并且是个话唠啊!天啦噜,平时忍笑多辛苦你们造么!Q_Q––––––––久泠雪的心中留下两条宽面条泪男主:男主真男神,江湖少侠榜连续五年蝉联第一名。一身正气,爱好打抱不平。据江湖八卦书院称:男神极其爱好出游。这样肤白貌美大长腿,正气凛然不死宅的男神你们不爱么?Ps:作者是个文案废,很多年的脑洞,总之……(⊙o⊙)…就这样?看文吧
  • 穿越之傲妃倾天下穿越之傲妃倾天下墨殇璃|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嗜血孤傲,从小练习杀人,多年的杀戮,让她从不轻易信人,再一次任务中,被自己唯一信任的爱人所杀死,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年代,成为宰相府中性格最懦弱,人人欺负,最没有用的废材七小姐身上。他是灵玄大陆的冷面王爷,从不让人轻易靠近自己,如万年冰川一般,天赋惊人,是万千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而他却独独钟情于她,视她为珍宝。看欧阳苏夙怎样玩转古代,与冷面王夜擦出爱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