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4章 放不下她

孙媚儿将自己的衣物慢慢的褪下,准备躺在夜寻旁边。当褪去外衣,她看到自己粉色的肚兜的一刻,她又犹豫了。真的要用这样的手段得到夜寻吗?

最终,孙媚儿没有马上褪去自己的最后一层衣物,而是爬上床,在夜寻的身边躺下,听着他轻微的鼾声。呆呆的看着她的身体。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始行动。

一圈一圈又一圈,孙媚儿的手指在夜寻茱萸间画着圈圈,夜寻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但鼾声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孙媚儿的动作继续着,她的手指慢慢的朝夜寻身下滑下去。除了身体的轻微颤抖,夜寻又有了新的反应,他的嘴里呢喃着。“小芸……小芸……”

孙媚儿有点生气。明明跟他一起的人是她,可为什么,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底有哪一点好?

想着想着,孙媚儿手里的力道忽然加大了,她将所有的愤怒,储蓄到手指上,最终一起用力。疼痛让夜寻的酒意一下子清醒。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并没有醉得太厉害。

夜寻从床上弹起来,微带醉意的眼睛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孙媚儿和光着的自己,他一下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

“寻哥哥……我……”

方才的情绪失控,此时已经能控制。孙媚儿呆呆的看着夜寻,不知该说什么。她怎么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因为这情绪,一切的计划都被她搞砸了,只差那么一点,她便要成功了,一切就这么前功尽弃了吗?不……她不甘心,明明就快要成功了的。

孙媚儿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了多套计划,最终,她决定装可怜,希望能获得夜寻的同情。

“寻哥哥,我……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

“喜欢我?”夜寻想笑,却笑不出来。这个女人是他的妹妹,他的妹妹居然对他说喜欢他,这真是……那个女人当初那般对他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是这样的人呢?

冷静片刻,夜寻找回了理智。这一切根本就不可能那么简单。这个所谓的妹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把衣服穿好,快点出去吧。乘我还没有后悔之前,最好赶快离开,否则,我不确定,我会做什么事情。”

怎么说,眼前这个女人都是他名义上的妹妹,夜寻不想用自己那暴虐的一套对她。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妹妹还没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

“不,我不走。”好不容易换来的机会,孙媚儿怎肯轻易放手。

“你想做什么,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

在此之前,夜寻真的以为孙媚儿只是来陪他聊聊,可现在,看到孙媚儿这副打扮,不用说也知道她的目的了。他不认为孙媚儿真的是因为喜欢他才来找她的,他很清楚自己这张脸,除了耿暮芸,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不害怕了。孙媚儿一定是有其他目的。

“媚儿,我因为你是我妹妹,所以,没有对其他人那一套,可是,你若再不把衣服穿好,我真的不保证会做什么事。”

醉酒的疼痛又一次侵袭了夜寻的脑袋。眼前的孙媚儿显得有点模糊。怎么回事,他不记得他有喝很多酒啊,难道是酒里有问题?

“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夜寻厉声问。

“只是一些******。”孙媚儿淡淡的说。

原来,孙媚儿知道夜寻的酒量很好,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灌醉的。所以,她在酒里放了一些******,让夜寻更容易醉酒,并且,让他的身体无法抗拒她的*。

可惜,夜寻不是什么女人都要的,尤其是孙媚儿。就算是因为药物的作用,他无法抗拒身体中蓄势待发的欲望,他也不会选择孙媚儿。

“我不会动你的,你快走。”

“为什么?难道,在你心里,我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嘛?”

以为只要有了催情剂,夜寻便无法拒绝她。可是,他情愿被那满腔的浴火烧死也不要动她。难道,她就这么没有魅力?一开始,她的心里想的是,像夜寻那样的,总带着一个铁面,没人会喜欢的。而她也看不上。所以,她愿意自动送上门来,他应该欣然接受。可是,他一次一次拒绝。她再也无法忍受,也无法继续伪装自己是一个淑女,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得到夜寻。

孙媚儿不顾一切的,整个人朝夜寻扑上去,而夜寻也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火,坐立起来。他本来还想给孙媚儿留几分薄面。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对于不要脸的女人。他也丝毫不会客气。

夜寻举起手,对准孙媚儿的左脸就是一掌,五个火红的手指印,清晰的印在孙媚儿的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从脸颊传到头顶。

孙媚儿盯着夜寻,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涌上心头。从来没有人动手打过她,夜寻是第一个。他居然动手打她。难道,对于他来说,她真的这般的不堪,连一个拥抱,她也是吝啬的,连一个亲吻,也都是她的奢望吗?

“到底,那个耿暮芸有什么好,你情愿碰她,都不要我!”

提到耿暮芸,夜寻一下清醒过来。他努力的压制住药物的作用,从床上拿起衣服披上。然后,他从床上下来,径直从门口走去。

“寻哥哥,你要去哪里?”

“你不出去,那就只有我出去了。”

孙媚儿也跟下床来,朝夜寻冲上去,一把抱住夜寻的脚。“寻哥哥,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

“你走开,放手,快放手!”

“不,我不放,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耿暮芸?到底哪里比不上她!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走开。”夜寻不想解释什么。他对孙媚儿再也没有必要留情。他踢了一脚孙媚儿,孙媚儿整个人摔倒在地。夜寻走出房门,头也不回。

孙媚儿狠狠的看着夜寻的背影,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天的一切,她都会要夜寻还回来的。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夜寻逃出她的手掌心的。

寻梦园——

寻梦园是杭州最著名的红楼,夜寻虽然不经常到这一类的地方来,但寻梦园的老板娘还是对他很熟悉。

“哟,这不是夜少爷吗?您可是好{炫&书&网}久没来了。”老鸨子一看到夜寻就贴了上去。夜寻的特点太明显了,想要不被认出都不太可能。

“少废话,把你们这最漂亮的姑娘给我找来。”

“好,夜少爷,你稍微等等。我这就给你叫柳绿来。柳绿啊,可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

“既然如此,还不快把人给我找来!”

今天夜寻的火气显得特别的大。

也难怪,本来是想好好的清净一下,结果,被孙媚儿捣乱了一切。之前虽然他暂时压制住了******的发作,但是,这药物的功效远比他想象的要猛。若不是他压不住药物的作用,他是不会来这个地方的。

老鸨为夜寻准备了一间上好的厢房。然后又找了寻梦园里最红最漂亮的姑娘来陪夜寻。

柳绿刚进房间就被夜寻一把抱住。她已经听老鸨说过,夜寻是一个不可得罪的人。虽然,这个夜寻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铁面,看起来很奇怪,但是,为了多赚点钱,她也顾不上心里的别扭了。

“夜少爷,别急啊……”

夜寻无法清醒,他感觉到自己心中的火已经快要烧混他的头脑。他需要发泄心中的这股火。无论眼前的是什么人,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柳绿感觉到夜寻的力度。她倒是没想到,这个夜少爷如此的按奈不住心火。*还没坐热,就已经开始。

夜寻的手在柳绿的身体上游离,柳绿娇艳欲滴的红唇,嘤咛出声。她半眯着眼睛,看着夜寻。其实,现在就算她不魅惑夜寻,夜寻也一样会触碰她的身体。

指尖划过柳绿的身体,柳绿的身体微微颤抖。顺着她那光滑的脖子,夜寻开始进一步进攻。然而,当他将自己的身体全部压在柳绿的身体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浮出了小芸的影子。

那一夜的缠绵悱恻,小芸的哀怨与忧怜,他强迫的占有了小芸。掠夺她的身体,却还要那样的玷污她,说她是个不贞不洁的女子。虽然说,小芸是占据了耿暮芸的身体。可是,他的心里明明感觉到小芸那如雪一般的纯净。

他想小芸了,真的想了。当看着柳绿的身体,他的脑海里出现的是小芸那若白雪的*。每触碰一次柳绿,他都会想起那一夜,触碰小芸的身体时的感觉。小芸现在在哪里?她是不是在某个孤独的街角傻傻的坐着?她冷不冷,她会不会感觉到饥饿?

柳绿心中的火刚被挑起,夜寻却停止了动作了。柳绿主动迎合上去,奉上自己的朱唇。然而,夜寻却一把推开了她。

“夜少爷,你怎么了?”

“你走吧!”夜寻冷冷的说。此刻,他的脑海已经完全的清醒了过来。他没办法碰别的女人,他的脑海里全是小芸的影子。他怎么能说,是因为他心里想着另一个女人所以才无法继续呢?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是怎么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邪妃冷帝邪妃冷帝阿颜伊沫|古言传闻中六大强国之首的冥焱帝国的帝王风千傲,妃子在侍寝之后无一都死于非命。六国之中风云帝国十三公主南宫音儿代姐出嫁。冷王是面瘫,邪妃是极品。
  • 凤尊天下:毒魅娘子萌货夫凤尊天下:毒魅娘子萌货夫苏倾念|古言【蓬莱岛原创社团出品】被渣男所弃又如何?她金蝉脱壳,闪亮归来。“重生”后,她以名动天下的玲珑阁阁主身份回归,再见渣男,她不屑一顾。可唯有一人,在他面前,她似乎无所遁形,逃得了天涯却逃不了海角。到了最后,她却忘了到底是爱还是不爱。
  • 颜女初芽颜女初芽JO蒙蒂|古言一个爱她如命,一个伤她刻骨,在两个同样霸道的男人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她的命运该走向怎样的路.....
  • 魅惑系列:妃洛舞Ⅱ魅惑系列:妃洛舞Ⅱ林小夜|古言心爱的人成亲,而新娘却不是她,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这是多么讽刺,多么打击的一件事情.他想要成亲是吧!她无所谓.他想要娶老婆是吧!她也没关系.好吧!那她就大方一点在他成亲的当天送上一份大礼给他好了!保证他一定会喜欢的.这古人不是都喜欢老婆越多越好吗?那就来个妻妾成群吧!没想到这么俗到不能在俗的烂戏码居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想要成亲,那就先问问她的拳头答不答应吧!漫天飘舞的花瓣,为谁舞落了一世的寂寞.是瑶池旁佳人的泪花,还是彼此纠缠的牵挂.
  • 江山为聘:纨绔皇太后江山为聘:纨绔皇太后展琴心|古言大婚当日,不仅未等来心上人的花轿,反而被抬入宫中替老皇帝冲喜。然冲喜失败,老皇帝驾崩,心上人踩着她继任皇位,而她作为谋逆罪妃,被灌哑药挑断手脚筋脉陪葬于地下皇陵之中!以她一人之死,换得所有人鸡犬升天!等她再次醒来,时光竟倒流回三年前,她仍是弱质少女,父慈母贤,亲妹可爱,心上那人依旧一副谦谦君子模样,对她轻声软语恩爱有加。霍明珠在心底冷笑,所有和睦慈爱都是假象,她已糊涂一世,再不会相信他们的花言巧语,上辈子我死,这辈子只能你们亡!要家族荣光是吗?她嫁皇帝为妃,做渣男的皇嫂,是否足够荣光!想要皇位是吗?她辅佐傻太子继位,做母仪天下的皇太后!然而,一直被她当做棋子的傻太子······
  • 盛宠纨绔皇女:搞定高冷帝君盛宠纨绔皇女:搞定高冷帝君公子浅|古言绝世轻狂佣兵王,穿成九州大陆第一废柴。欺她无权无势?谈笑间自建宗门;辱她灵修为零?举手间成强者至尊;咒她灭世妖女?挥手间逆天成凤。他是绝世天才,至强战神,高冷霸道,唯我独尊,却对她宠溺入骨、疼爱至极。顾浅嘴角一抽:帝君,若我胜了,当如何?某君俊眉一挑:你胜了,我嫁你,我胜了,我娶你。
  • 丫鬟王妃丫鬟王妃人鱼的善良|古言她,夜若兮,每天梦想穿越当王妃或皇后,梦想中的穿越在一次考古中实现了!好不容易嫁给王爷,却被打落冷宫。哼!王妃是我的,玩转三十六计,做王府当家主母。
  • 半生愿半生愿文呈|古言皇权没落,天下大乱,各部纷争。她是段部居次,聪慧姝丽;他是大族后裔,谋略过人。她和他因为家族利益相知相识,却又因为家族利益而两相分隔。她是两族之女,肩负重担;他是一方霸主,指点江山。本应是天作之合,却怎奈红线未牵,徒生半腔情愫。这家国天下,这锦衣华服,谁人能与她分享。这辛酸血泪,这悲欢荣辱,谁人能听她倾诉。“今日一别,愿君从此相忘。”“他日相逢,愿你音容如旧。”(故事情节纯属虚构,但为博君一笑尔)
  • 你这个无赖你这个无赖我愿化身为狼|古言一个是冷漠孤傲的女杀手!一个是死乞白赖的无赖“小姐”!亡命天涯的旅途中相遇,从此卷入数不尽的纷争之中......十八年的女子生活,一朝变成男子......几十年前的阴谋在今天翻开!
  • 美人夫君太粘人美人夫君太粘人御疏离|古言同样是魔教教主,看看人家东方不败,手持利器千里之外取人项上人头,杀人如麻嗜血如狂,只身一人血战江湖,江湖人人闻风丧胆,再看看她,神马绝世神功,神马杀人如麻,都是浮云,敌人要来围剿魔教了,大家快点逃命吧!